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三十三章 暗影

第三十三章 暗影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秋雨沥沥,晶莹帘幕如丝,点滴悄然落地。   (w w w . v o dtw . c o m)清寒悄然起,依人飘然去,幽香依依,怅然叹别离,落花化残泥。

    且说林风和王楠在王楠家门口分别,心里一是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正所谓少年情怀乍开,却是又有制约的情况下,那种患得患失的心理是那么的怪异,饶是他林风聪明盖世如斯,而且是那么的非人一般的存在,却是逃脱不了这朦朦胧胧的情关!

    就好象这眼前的细雨,虽然小,他林风的身影就好象是一是丝雨夜里的流光般的一闪而逝,但,却是在这小雨里面,依然……

    就在以前,林风很小的时候,他就有一种奇怪的习俗,那就是在小雨中游荡,那种在雨中缓步而行感受那丝丝的凉气和寒气,让他的心灵一片的空灵,一片的宁静,他的思想,心思,感受,一切的想法,就在雨中得到了安宁。

    他异常的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潮湿的空气,泥土的气息。

    一时间心情大好,身影一动,就好象一缕流光一般一闪而逝,就是离他不远的人似乎也之是感到了一股狂风一掠而过转瞬而逝。

    一路林风暴风一般划过雨幕,不便刻到了郊外,那泥土的潮湿越发的让林风兴致大发,让他有一种虎入山林的感觉,仰面向天,心里一阵的感概,要是在以前,他的最好的想法就是在家里把家里的房子盖的好好的,一家人在一起过不是多么富足但却不愁生活的日子就好。

    而现在?林风在心里都有些迷茫了,原先的那种闲来钓鱼捕猎的生活,好象,离自己远了 。

    一时间,林风痴了。

    也不管那细雨淋湿了身上的衣服,就在那里静静的发呆,就在林风发呆的那一刻,忽地,一声清脆的冷兵器的撞击声传到了林风的耳中,林风一怔,自他修**法以来,从来都没见过习武之人,更别说打交道了,一时间好奇之心大起 在他的心里,也有一种要见识一下这个社会上的那些武者,当然,不是那种公园里面打太极拳的老人。

    林风的心里面,更是有把自己的虚无**和那些人做一番比较的心思,按青灵老人的说法,现今的那些所谓的武道中人,那里明白那些真正的武道,历史上所传的那些,大多早就消失在了历史中,而所留下的,只是一代代的去其精华留其糟粕而已。

    而林风所修习的,老人自傲的曾经道,不说这虚无**,就是老人生前所修习的烈阳**,在战国时,那也是修道之人中的极致存在。

    这个问题,林风毫不怀疑,林风就此自己闲来好奇以烈阳**中的烈阳指一指炸裂了巨石,老人轻笑说那就一小孩的本事,林风于是脸色讪讪。

    道,道也,极致处,引天地混沌之气,万物生灵精华,天地阴阳,一切皆可入道也,如此是为道也!

    老人语。

    林风的身影就好象影子一般的一闪再闪,便刻之间就到了一个地方,身子一闪,就到了一棵树上。一双眼中精光闪灼的看着不远处的地方。

    那里有三个人在围攻一个人,出奇的是几个人都不说话就是一个劲的闷头进攻,间或冷兵器的撞击声响起来,和一声声的喘息声,这拼杀多的那的激烈程度就看那刀光的冷芒就好象闪电一般的就知道了。

    而林风看了,地上还有两具尸体,之所以说是尸体,那是因为地上的那两个早就一动不动,而林风的内息探视之下也是早就没了声息。

    而此时,那被围攻的那个高瘦的人在喘息了数口之后,手里的短刀猛的一个奇异的角度划向一侧的一个人,那刀极窄,就一指来宽,而此刻就好象毒蛇一般迅猛而一往无前的刺了过去。

    这人的左手则是带着一个奇怪的半圆形的闪着冷芒的东西,一闪,就划向了另一个人。

    而这时剩下的一个人他却是没法理会了,围攻的三人同时发出了冷哼声,正面的那人一抬手,一声轻响,挡住了汉子的左手一击,下面却是悄没声息的一脚飞起,而汉子划向一边的那人一声大喝,手里抬起了一把弯刀,当的一声,好险的才挡住了汉子的一击,跟着,一边早就蓄势待发的一个长刀一扬,刀光闪灼之下,斩开雨幕一刀劈来,这三人,配合的完美无缺!显然是多次这样干了。

    那汉子一个轻喝,肩头一闪,那长刀划过胸前,撕裂了胸前的衣服,带起了一抹血花,而正面的那个人的脚却悄没声息的一蹬,却是一下踹在了他的肚子上,汉子一声闷哼发出,随之就飞了出去,的一声摔倒了在了地上。

    地上,一片水花四起,而那三个围攻者,一声不吭的缓步而来,手里的长刀半样,做出了一副可攻可守的姿态,显然地上的人他们也是相当的忌顫。

    “暗影,任命了,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暗影死在了这里,哈哈,要不是你自大,我们还不会这样顺利,不过,就这样,你还杀了我们那么多的人,果然不愧是暗影!”

    “哈哈,哈哈哈,”说完一阵阴沉的低笑发出。

    那瘦高的汉子一声不吭,眼中闪过一抹决绝,身形就好象饿狼扑食一般暴起,那极窄的刀一闪而出,当前说话的那人暴退,但,他仍然慢了一些,瘦高的汉子手里的极窄的小刀一下就刺穿了他的臂骨,这一下,可说是把他的一条手臂永久的废了。

    而这被称为暗影的人出刀也是奇异,竟是一刀自肩甲处插入,生生的断了他的臂肩上的骨头,那人一声惨痛的大喝,亡命般的飞起一脚,正中那汉子的胸口,汉子嘴里飞出一口鲜血,向后飞了出去。

    “暗影,死道临头还这样,好,受伤的那人捂着自己的肩头阴沉的说道,上,杀了他!”

    地上的暗影一声轻叹,“妈的,老子流年不利啊!竟然死在了一群小鬼子的手里!说完,竟是认命了一般的不动了。”

    林风听了一愣,这他妈的小鬼子!

    忽地,猛然就想起了看到的那围攻的人手里拿的不就是小鬼子的倭刀吗?

    自己,还真是不长见这个,一时没想到啊!要是这样的话,那么,地上的那位就一定是国人了,怪不得刚才听他们说话是那么的别扭!这得帮着了,自己人啊,妈的,不管是什么人,就他娘的不是你小鬼子能杀的。

    林风素来看各种各样的,关于抗战方面的不少,而一些关于日寇在沿海一代历代的行为自然是知道的不少,这一下,就一下的让林风的淚气上升了起来,日寇犯华,在华夏烧杀抢夺,所过之处十室九空,荒郊野外到处是没人掩埋的尸体,而当时的中国女子,更是凄惨,奸.杀后暴.尸于野,而有的更是挖开了肚子用刺刀挑出了肚中的孩子,这样的事,可说是天怒人怨,林风的心里,就一直对这小鬼子极度反感!

    “真当华夏没人了?怎么?小日本跑到了华夏来杀中国人,哼!当这里是你那弹丸小国,一群不开化的野人!没人性的畜生!”

    一声冷喝响起,林风那清冷的声音一起,地上的人都是身上一震,这里什么时候来了个人,怎么就没人知道!

    募然之间,三个小鬼子一惊,这时,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飘然而下一个少年,一个清秀绝伦的少年!少年缓步而来。

    看上去走的不快,但是,却是似乎就在几步之间就走到了近前。先前受伤的小鬼子开口了,阴沉地说道,你,什么人?

    清冷的雨幕之下,这三个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丝的杀机,同时,三人悄然的向前,以一个包围的角度走去,林风的心里明白,也懒得理会,径自上前,在三个小鬼子的眼里最好的一举可以杀了林风的角度,在林风看来那就是一个笑话。

    “快走,”那叫暗影的汉子一声大喝,仰天吐出一口血花,手里一扬,一缕光芒一闪而逝,但,他这尽力一击,却是被早就有了防备的小鬼子躲了过去,而他自己也是一下就昏了过去。

    林风轻笑摇摇头,这个汉子不错,不枉自己救他一命。

    冷雨之中,林风看了一眼暗影吐出的那一抹血花,在雨中是那么的妖艳,“是么,我到是要看看,这小鬼子有多大的道行!”

    随着林风的一声轻喝,那三个小鬼子一声不吭的就爆然而上,三人的速度快的惊人,一股杀气猛的迎面而来。

    中间的小鬼子手里的是一把刀,而两边的小鬼子手里拿的是一把短一些的类似军刺一样的奇门兵器,狼一般的凶性,无遮拦的煞气。

    一声轻笑,就在三个小鬼子满以为一击必杀的一次完美的围杀成功的时候,他们的面前,猛的失去了先前的那个一脸轻笑的少年!就在三个小鬼子心里发毛的那一瞬间,一声轻笑响起,“小鬼子,”三人急转身,面前,不就是那个少年吗!一脸的不屑,嘲弄,就好象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灵看着几个蝼蚁一般。

    “小鬼子,就这个水平就敢到华夏来撒野?”一丝的嘲笑挂在了林风的嘴角,嘲弄的说道。

    “ 你,阁下,这事和您没关系。”

    当前的小鬼子说道,在他的眼中,一丝丝的惊惧闪现。

    “是么?林风轻笑,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中国!”

    林风的脸上的笑渐渐的消失,就在三个小鬼子心里亡魂大冒的时候,林风那清冷的声音响起。

    “你那小小的弹丸之地,自古以来学习华夏经济文化,武学更是如此,不思恭敬也就罢了,而屡屡犯上!在华夏做下人神共愤之事,而现在,这就是找死!呵呵,这是我第一次杀小鬼子,就当杀畜生。”

    一声的轻笑起自林风的嘴里。

    “ 阁下,我们,没用冲突,”当前的小鬼子说道,这样的人,他和另外的两个人都明白,要是这人要杀了他们,那就是一个死,绝对跑不了,是以,他是真怕了。

    “来,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华夏武学!”

    林风的双手背负,昂首向天,瞬那间一种清冷霸烈的气息向四下荡了开去。

    呀的一声大喝,三个小鬼子齐齐的向前冲去,他们一动,林风也动了,身体就想鬼魅一般的一闪, 瞬移一般的就到了小鬼子双手分击,呯的一声两个小鬼子一声不吭的就向后倒飞了出去,然后就啪的一声摔在了水中,显然是在没落地之时就断了气。

    而林风的手,一只瞬那间就抓在了那先前说话的小鬼子的头上,那人的头上发出一声喀拉的骨头碎裂声,瞬间双眼爆出,口鼻眼而顿时就冒出了血来。

    林风的手一抖,瞬间,就在三人的尸体上浮出了淡淡的影子,瞬间,就在林风那霸烈的阴阳气息之下化作了至纯的阴气被林风吸收。

    阴灵,自林风出山以来,第一次强行的吸取人的阴灵,要说上一次小姑那里的那些混混,那一次,林风爷杀了一个混混头子,不过,林风并没有吸取他的阴灵,而这一次,林风狠这小鬼子竟然这样嚣张,也就不客气的在杀了他们之后强行的吸取了他们的灵魂,也就是鬼魂,再然后,转化为阴气,自己吸取!

    瞬间,一股精纯的气息运转到了气海,林风轻叹了一声,这些人的灵魂所化气息,有一股淚气啊!显然,还不如在山谷里那阴河中的阴气精纯!

    缓步上前,走到了那昏过去的暗影面前,看了一眼,道,“我说,死了没?”

    没动静,细看了一眼,却是听到了微弱的气息声。想来是伤势过重昏了过去,当下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顿时一缕气息散入他的体内。

    这暗影顿时就身上一暖,瞬间一动,一睁眼,就看到了林风,猛的一声惊叫。

    林风凝眉,“叫那么大声干什么?就你那胆!”

    暗影顿时就一怔,瞬间看明白了自己面前的人,苦笑了一声,想自己怎么也是一个国际上大名鼎鼎的杀手,一个世界上的很多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今天竟然落到了这个地步,而且,还被嘲笑胆子小,这个世界,还真是可笑啊!

    暗影苦笑了一声,“那个小老弟,那些小鬼子呢?”

    一边说,一边自己探查自己身上的伤势,还好,体内的伤势不是太重,不过,这一会怎么奇怪,怎么就好象好了许多一般?外面的刀伤相比之下倒是好的多了,肩膀上的那一刀外,在腿上尚且有一刀,大概有半尺长,皮开肉绽,看上去吓人,想来是刀锋划伤的,其实,这个到是小事,这一刀要是直接砍上的,那么,这一条腿就不说了。

    林风轻声说道,“看来你没多大的事。”内息探查之下,林风自是知道他的身体的情况。

    “多谢,”

    暗影说道。显然不太爱说话。

    “不用,随手的事。”林风淡淡的说道,说着,不待暗影说话,一把就抓起了他的身子,脚尖轻点,瞬间就滑过了地面,在雨水中一闪而逝!

    而在林风腰间的暗影却是惊得不轻,这个少年!还是人么?在他的腰间夹着自己不说,却是在这雨中就好象轻如无物一般的轻飘飘的风一般的飘进,好快!

    不!就在暗影心里震惊的时候,他的嘴,一下就张开了,张的不能再张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让他更加震惊的事,这个少年,他的身上,没一点滴的水!这怎么可能!

    在雨中这么长的时间,这怎么可能?瞬间,暗影有了一种自己是不是在梦里一样的想法,可,上面的雨水依然,依然在林风的风一般的速度中荡散开来。

    而这时,暗影又看到,林风的脚,不,是鞋,竟然也是一点的泥水也没有!

    不片刻,一是到了近郊,林风的身子瞬间就好象是顿住了一般的瞬间停住,问道,你到那离去?

    “我,暗影苦笑,我也不知道。”

    林风听了轻笑一声,你的内伤我也给你治疗的差不多了,“要不,我在那里你认为合适的地方把你放下来?”

    暗影心里苦笑,这人,心里对自己排斥啊,这话说的是多么的明了。

    苦笑一声说道,“我这样子,”轻叹一声,黯然不语。

    林风看了无奈,看了一眼天上那小雨依然,淡淡的说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不过,你弄好自己的伤势之后就走,以后的事,想来你也知道,明白我的话吗?”

    “明白,暗影干笑。”

    林风的话清冷带有一些寒气,以暗影的修为自是知道,自己要是不按他说的办,那么,自己的下场想来也好不到那里去!此人,盖世之才,却是一个绝对的隐士,他的生活,摆明了不想自己打扰。

    这时,林风那清冷的声音响起,以后,你从来没见过我,明白?

    “我,明白,”

    暗影苦笑,自己,一个世界上的杀手界声名赫赫的人物,在这里却是这样,不过,看这少年那骇人的一身功夫,只怕一个手指就能要了自己的小命!

    当下林风拦车,不过,在下雨的时间出租本来就生意好,而这时却是一辆辆的过去,没有一辆停下来的。

    林风看了一眼暗影,看来,你这样子吓着了人,人家不拉你。

    暗影干笑一声,“怪我连累了您了。”

    “你在这里等一下,”说着,之后一闪就人影不见。

    暗影这下更是惊呆!这,是人的速度吗?老天!

    不片刻,人影一闪,林风就轻笑着站到了他的面前,轻淡的说道,‘我朋友对我的事不知道,明白?”

    “ 噢,明白了。”暗影一愣说道。

    “ 那就好,”林风轻笑一声,走,说着,一身手,就在暗影潜意识里想要反抗的时候,自己已是被林风抓在了手里,跟着身子一动,瞬间就好象腾云驾雾一般而去,而他的耳边,那风声和雨声是那么的刺耳,那么的……那么的让他心惊!

    这一刻,他的心里是真的明白了,自己,好象遇到了传说中的那种不世出的奇才了!不,是神人了!

    一路上林风在影子一般的速度上越过一辆辆的人和车,在雨中就好象一缕妖风一般的一闪而过。

    不多时就到了李小三的家那里,身子一顿,瞬间就停了下来。林风打了电话,知道了李小三的爸妈出差没回来,这小子这一会正自己一个人在家看电脑发呆,一听林风要来,大喜,自己可是拉住一个作伴的人了,自己刚才还在捉摸是不是明天把林风拉来自己家,这一个人在家,可怜啊!

    林风带着暗影上了楼,一开门,这小子就看到了暗影,一下就长大了双眼,“头,这是?”

    “路上遇到的,看着可怜就带回来帮一下。”林风一脸轻淡的说道。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朋友那。”李小三说道。

    “兄弟,给您添麻烦了。”暗影说道,他到是眼色很足。

    “哦,没事,李小三应了一声,看了他身上的伤一眼。道,我说哥们,你这黑社会也不好混啊?”

    “额,”暗影一怔,干笑了一声,是啊,这不是早些年不学好,这生活不下去了不是。

    林风在一边听了心里哑然失笑,这个暗影,这家伙是意有所指啊,这是在间接的提醒小三要好好的上学,不要走了邪路。

    林风看了他一眼,说道,那里有卫生间,“你自己没问题?说着,就把自己放在李小三这里的一身衣服拿了过来,那穿着个好了。”

    “ 哦,好,好,谢谢,谢谢。”

    暗影答应了一声,点了一下头,就自己走去了卫生间洗澡去了。

    “我说头,怎么什么事这你都能遇到?”

    暗影刚要走进了卫生间,李小三就说道。

    “就是街上遇到的,你说,我能见死不救么?”

    “额,这样啊,当然要救,只是他要是一绝色的美女就好了。”

    “滚!林风轻喝,以后别说我认识你,丫的也别说是我兄弟,丢人!”

    李小三脸上的颜色一点也不变,“你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你丫的一个人占了咱学校的两个大美女,这个哥就不说了,可是哥这心里,要是那一天有这么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情节也是好的,真的,说不定那天我的人一爆发,得了,你就看哥们我的,这厮一脸的憧憬的样子,林风顿时就干到了一阵的恶寒。

    “ 头,赶明天你就来我家,一个人,苦啊!”

    “ 死一边去,你小子是自己懒,想要我来给你做饭的对?”林风一语道破了李小三的心思。

    “不是,我做,我做饭,这样总成了,求你了,哥,你是我亲哥。”

    “怎么,有压力了?”

    林风一怔说道。

    李小三讪讪的笑,“没办法,老爸老妈说了,这次要是再不去,就把我的经济断了,电脑断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啊!不行,老大,你这当老大的,一定得要拉我一把。”

    林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这话怎么听着就好象是电影里面那国民党军被包围时的话,兄弟,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

    李小三讪讪而笑,可不就是那样的情形么,“总之,我老爸来了电话,就一句话,怎么样!那个斩钉截铁啊,我这小心肝吓的直跳。”

    林风不屑的说道,“你丫的不吓得慌那心也是直跳!怎么,叔叔这次当真的了?”

    “怎么不是当真的了,老爸一句话,那就是,要么上一大学,要吗,嘿嘿,我老家那里有山地,给我买上一群羊,然后,然后,哥就是一新世纪的羊倌了!”

    “哈哈,哈哈哈,”林风一阵的大笑,一只到了直不起腰。最后在李小三那满脸的无奈满眼的幽怨中这才止住了大笑。

    “额,这样也不错哦,以后我们可是有羊肉吃的了,哈哈,哈哈哈……。”

    “ 额,好,你别那样的眼神看人好弄不好。”林风败退,看李小三一脸的伤心样,那种你在这样我就哭给你看的样,心里一阵的恶寒,于是就举双手投降。

    “这还差不多,”李小三得意。

    林风摆摆说说道,早就说过你,现在迷过来了,不过,你的事我一直在记着那,你就是上两个学期拉下了,早前的一直不错,好办。

    这样,我回头给你专门补习一下,两个月就上去了,甚至要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刘辉那小子的底子也不错,王兵也马马虎虎,就你小子让人操心。

    “那好,事成之后哥请你吃饭,李小三一锤定音的说道。”

    “吃什吗?“

    “当然是,……,包子豆浆了……!”

    林风,仰天长叹,有友如此,夫复奈何!

    转而说到,“我说小三,叔叔阿姨他们也是为了好你才这么逼你的,不是我说你,这要是对你死心了不管你了,凡事不问,那时,你该怎么想?他们对你的爱,你可能一时想不到,不过,现在,就咱们的年龄来说,一些事,你啊,想想。”

    李小三沉思良久,不语的拿了两支烟,给林风一支烟,点上,“头,我明白了,这些事,说真的,以前也想过,就是自己做不到,老想着凡事有爸妈那,现在想来,我错了。”

    林风点点头,所为子欲养而亲不在就是这样子的了。

    “头,那位,真的是路上捡的?”

    “当然,林风瞪了李小三一眼说道,一脸的正气,一脸的威严,你小子不要多想了,这个事就这样,明天就给我忘了,知道,明白?”

    “嘿嘿,当然明白。”

    “不过,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咱这哥几个在不远的将来是要分开的,你这是不用说的了,那里想去你那不是三个指头捏田螺,一下一个准,刘辉那小子也不错,就我和王兵那家伙有点悬。”

    “不过,这也是自己的问题,没办法啊,”李小凡说道,难得的脸上多出了一些沉静。

    等等,你小子今天是咋的了?发烧了?”林风一脸的好奇?

    “不是,我刚才夜观天象,对于天相有了一些感悟……”

    “死一边去,”

    林风乐了,“你就不能把自己的心思放在正路上,整天就胡扯。”

    说话间卫生间的门打开,暗影从里面走出来,那有些白的脸上多了一些的血色,看来好的多了,点点头,双方都没说话,林风上前看了看他的伤口。

    李小三这时看到了暗影身上那可怕的刀伤,一时惊得不行。

    林风看了,上前帮暗影处理伤口。同时悄然的在往他的身上灌注了一些内息进去。

    而李小三这家伙到是明白,我去弄一些吃的。说完就自己进了厨房。

    暗影身上的伤口弄好,而李小三的所为吃的也弄好了,就是方便面加鸡蛋,里面再加了火腿片,或者是快,这小子,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这火腿切的是那个难看啊!好在这家伙弄的分量够,三人一人吃了,那暗影自己吃了两碗。

    李小三看了直瞪眼,道,“我说,老哥,您老慢点,这可别噎着了,那什么……,我这不就麻烦了不是。”

    暗影笑了,“老弟,笑话了,我这就这个吃像,没事。”

    看了林风一眼,轻轻的一笑,“有时间的话,我请你,你们,就是朋友间的吃饭。”

    看看林风一脸的木然,心里暗叹了一口气,这人,对自己有戒心啊。

    这一夜暗影睡的是客房,而李小三拉着林风一直聊到了后半夜,这家伙这才睡觉。

    到了天亮,开了门,一看,桌上有一张白纸,上面有字,看了却是飘逸的行,字不多,就两个字,多谢!

    林风看了一笑,心里却是在琢磨这个人可不是那种没文化的人,就这一手字,只怕很多的人就没那个水平能写出来。

    李小三迷糊着眼走了出来,“咦,人走了?”

    林风平淡的说道,“不走你管他啊?”

    李小三讪讪的一笑,“这个人就看这一手字就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

    林风抬头看了李小三一眼,道,“你小子说得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看这字,笔锋老辣而堂堂正气,要是心底阴险之辈是写不出来这样的字的,”看了一眼窗外,心里琢磨,这人,怕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不过,他能牵扯上那小鬼子,就知道这事不小,那几个小鬼子的本事不小,但是在他的眼里就不是那一回事了。

    心里轻叹,人生,就是这样!走了,也就走了,以后,双方就再也不见,人生路如此,太多的人,太多的事,管不了,也没那个时间,纵然他林风有惊天之才,非人之能,那又怎么样,一个民族,靠的,是一个整体,一个国家,亦是如此!

    林风和李小三两个洗脸刷牙,之后锁门上路,到了学校附近的小吃摊上吃了油条豆浆,完了李小三一路抱怨说怎么现在的油条是越来越小了,豆浆是越来越淡了,没了以前的那种香味,就一点,盛豆浆的碗也是越来越小了。

    说笑之间到了校门口,却是见到了王楠这小丫头悄生生的站在那里,一袭淡黄色的轻衫,一条白色的七分裤,脚下一双精致的凉鞋,一双美得让人心惊的玉足之上十个脚趾晶莹如玉,白嫩而浑圆,上面涂着粉色的指甲油,看上去靓丽,青春,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双美丽得让人不敢逼视的双眼灵动而又神彩飞扬,就直直的看着走来的林风,就好象这世间的一切没了似的,就只有林风一个的存在!

    脸上,那轻淡的笑意,是那么的美,那么的纯!

    林风看了头皮发麻,这丫头,不知道这里是学校啊,不过,他可不知道人家小丫头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而且这家里的人也是大力的支持,人家才不管这个那个的呢。

    “呀,王大班长,您老这是怎么大清早的就在这里来了啊?”

    李小三小嘻嘻的说道,“怎么,有事,等我们哥俩的?还是,等我们头的。”

    王楠美目一瞪,“死一边去,不然有你好看的,”说着小脚就欲踢上一脚。

    李小三怪叫一声跑了。这小子可不是那种没眼色的主,不过,这小子临走还不忘口花花,格格息怒,小的告退,不打扰您那个啥了,一溜烟的去了。

    林风哑然无语,这小子,混蛋一个。

    王楠听了直跺脚,这个混小子,白了林风一眼,也知道这个小子是林风的哥们,道,你也不管管。

    林风抽抽嘴不说话,这个小子,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走,我带了早饭。”小丫头轻笑着说道。

    “哦,那个,刚才我和小三一起吃过了。”林风呐呐的说道。

    而小丫头才不管他什么理由,一双小手拉着他向里走去。

    林风挣扎,人家小丫头一瞪眼,林风就软了。

    “我真的吃过了,你吃,小丫头一瞪眼,以后不准在外面吃,不干净不说,弄不好还是地沟油,知道么,以后我从家里带。”

    林风听了一呆,“不用麻烦了。”

    “那要不以后到我家住,咱们一起,我也就不麻烦了,”小丫头美目一眨说道。

    林风顿时就不说话了。

    说话间小丫头剥了鸡蛋,“吃了,我,林风看着面前的小白手,那手上的鸡蛋,伸手要拿,小丫头拍开了他的手,径直的送到了嘴边。“

    林风无奈只好一张嘴吃了,不想一下咬了一半。

    “慢点,”小丫头瞪了他一眼,自己把林风咬下一半的鸡蛋张小嘴咬了一口。

    林风看了心里又是一呆。

    “喏,热的牛奶。”小丫头说着神奇的那了一保温杯,打开。

    林风这一次学乖了乖乖的就着喝上一口,这小丫头,把他当小孩养了啊。

    这样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喝着,林风说了几次自己已经吃过了,不过,就在小丫头那一双美目的直视下一次次的败退了。

    “对了,昨夜那跑那么快干什么?我能吃了你?”

    小丫头想起来了这事,心中大是不满。”

    林风低头不语。

    “我爸要见你。”

    林风一惊,“见我干吗?”

    “就见你一面呗,有什么的,”小丫头淡淡的说道。那么大惊小怪的干嘛,说着眼中的妩媚一闪而逝。

    这一眼,就让林风的心里一呆,这丫头,是越来越发的迷人了,这样下去,自己,说不定哪天就栽在了她的手里了。

    心里淡淡的喜悦加上淡淡的愁绪,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她一个将门之女,一个绝色的女孩,而自己却就是一个山村的小子!

    轻轻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风,我知道你的心思,王楠温柔的说道。但是你只要明白,我在你的面前就是一个女孩,一个喜欢你的女孩子!

    面上浮现了淡淡而诱人的红晕,而我的家,我爸妈,你只要明白。他们,也只是我的爸妈,而不是在外面的将军和一个董事长,你该知道,一个家,不管他们的身份是什么,但。他们都是自己孩子的爸妈!

    林风一呆,瞬间就明白了这丫头的话里的意思,而就在下一刻,他的心,就是一阵淡淡的伤感。

    这时,王楠那轻柔的话继续想起,知道么,天下的父母,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有好的将来。

    说着,看着林风,温柔的笑了,你不要说你将来养不起我,要是那样的话,我养你,怎么,不相信?

    看着林风那吃惊的眼神,王楠笑了,我告诉你,我们的事,我还和我爸妈说了。

    “什么?”

    林风大惊,一瞬间,林风的脑袋里就好象电击了一般,这丫头,这也太强悍了!

    这几天的事,就是王楠自己……,那啥,好想自己弄得那啥了,自己完全的被动不是,也没说要确定那啥关系不是。

    不过,这时林风是万万不敢说出来这样的话的。

    “就你那胆子,怕什么啊。”

    格格一阵轻笑,我家世代军人,那里那么啰嗦,小丫头仰着小脸得意的说道,我不管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不过,这一生,就你了!我会让你知道,我爱你,更胜过爱我自己的,明白了么,小傻瓜。

    “嘻嘻一笑,我就要象当年我奶奶征服我爷爷一样征服你!”

    林风听了顿时傻了,这丫头,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不过,她们家好象是,那啥,那啥什么的……。

    这小妞死是看穿了林风的心里的想法一般,我爷爷奶奶那时是战争年带,双方都喜欢对方,可那时我爷爷要上前线,我奶奶也就采取了主动。

    嘻嘻,看林风的眼神里有了变化,王楠一愣,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就你的脑子里想些什么呢,我奶奶就是向我爷爷主动的表白了自己的意思。

    “就,就这样?”

    林风傻傻的问道。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结果?”小丫头反问。

    “呃,”不是那个意思,林风讪讪的说道。

    “到了后来我爷爷从前线回来就组合了家庭,就这时我太爷爷还说我奶奶好呢。

    林风这下算是明白了,人家这是标准的军人世家,干什么事都是直来直去。

    王楠白了他一眼,你这个木头,我爸妈对你很喜欢的,你就放心。

    林风听了心里更是心惊肉跳,你爸要见我,什么事?林风心里瘆的慌,怕啊!

    “也没什么事,就是说了你的一些事,我爸可能感兴趣,看看,瞧你这胆子,有什么的,不一样,你啊,就别拿一将军当回事就好了。”

    说着,小丫头挽住他的胳膊,走,该进教室了,对了,这几天我发现你好象又长高了一些。

    林风心想着丫头看的是真的仔细了,自己这几天好象也觉得长高了一些了,照这样的态势,只怕要不了多长的时间自己的衣服就小了啊,可惜了林婶买的衣服了,当时买的时间怎么就没有想到买大一点那?

    这是不是在山谷面自己吃了太多的珍奇药材的原因?林风不知道,但,这却是事实!

    心想那么多的不世出的珍宝级别的药材,那要是我这要不在这一方面有一些好出那就奇怪了。

    在说了,林风修习了那虚无**,现在他的身体早就超脱了世人的程度,而这一切,林风就是没想到而已。

    “楠楠,那啥,我这一段时间忙,那………。”声音,却是越来越小,渐渐的,变成了几不可闻。

    “真忙?”小丫头美目灼灼,一脸的饶有兴趣。

    ………。林风,脸上微汗,头,渐渐的下低。

    小丫头白了他一眼,拉住了他的手,“走。”

    “额,好,”心说这是要见老丈人啊这是,心里一阵的哀叹,好一下犹豫,道,“楠楠,我的一些事,你不明白,也不了解,能明白了我的意思了么?”

    “那有那么多的意思,”小丫头一瞪眼说道,要是星期天没事的话就星期天.”

    小丫头一语定音。

    “不是,我星期天有事,得回家里去,把钱拿回家里,要不然,家里他们心里没着落。”

    王楠一听说到,”那也是,这也是正事,要不我们请假,反正你的学习好,不用担心这个,”小丫头到是想得美。

    心想林风只要一答应这事就好了,自己跟着他,到了那时到他老家看看。

    这小丫头精明着呢。

    林风听了一阵的头大,小丫头这是不肯罢休了,可自己又不知道该怎吗和这小丫头说,而关键的是,自己确实是对这小丫头有感情,要不是家里林大山他们的心里的想法在左右着林风的内心,林风早就和这小丫头在一起了。

    这两年来,这小丫头对他林风的点点滴滴,林风不是木头人,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再说了,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子,纵观整个省城,有几个女子或者女孩比得上的。

    看着小丫头那精致绝美的玉脸,心里渐渐的软了下来,“以后,看那天有时间好了。”

    林风在心里轻叹了一声,内心里有太多的甜蜜,也有太多的苦涩。

    而小丫头一听顿时就兴奋了起来。看了一下四周,好不容易才把自己想要在林风的脸上来上那么一口的冲动按了下去。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