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三十二章· 痴念

第三十二章· 痴念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待到了二人吃完了米线出门,却是发现外面早就天色黑了下来,而且让林风无语的是,这外面竟是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小雨虽小,但是却是在这个时间里有一些凉凉的,似乎有一点的冷。

    迎面来了一丝的清风,王楠的脖子一缩,林风看离这不远处有商店,就说道,你在这里稍等一下,自己就跑步到了那里,好在那里刚好有雨伞卖的,林风买了两把。

    看到了这远近没人,一是心情大好,脚尖一点地,身子就好象影子一般的一掠十余丈鬼魅一般的一闪而至,瞬那间就到了王楠的身边。

    王楠猛然间看到了林风这鬼魅一般的出现,一下就瞪大了一双美目,啊的一声大吃一惊,满脸的震惊,你你,你怎么跑那么的快啊?

    林风不满的瞪了她一眼说到,那你这么大声的叫啊,想让多少的人知道啊?

    这丫头痴痴的一声娇笑,吐了一下小香舌,很是有一些不好意思,“我高兴,我乐意。”

    林风无语的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了。

    打开了伞,这小丫头说一把就好了,然后就自己把自己缩到了林风的怀里,拖了林风就走.

    林风无奈,只得随着这小丫头往前走去,可这小丫头却是专往那不好走的地方走,一路上踢得那水花四溅,而她却是得意的大笑不已.

    林风好奇,“你不着急回家了?这走的什么路啊。”

    小丫头看了他一眼,“你就没一点的情趣,这样多好啊。“

    林风这下不知道怎么说了,也只得随她去了。

    看着这小丫头的小脸上有些发冷的意思是,赶紧的脱下了自己的上衣,道,快穿上。

    王楠不穿,“说道,你也冷啊。”

    林风笑了,“你忘了,我会武功啊。”

    “哦,也是,”小丫头笑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就下大雪的天我也不会冷。”

    穿上了林风的上衣,小丫头也不是多么的冷了,林风看看这小丫头的脸上一脸的满足,心里一叹,悄悄的内力荡起,瞬那间就把两人的身上以及四周覆盖上了一层的真气,而那烈阳**里面的真气也瞬间就把这里面边得暖洋洋的。

    小丫头一怔,“好奇的说道,咦,不冷了啊,奇怪了?”

    林风也不理她,这事没法说。

    不料这丫头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忽地说道,“这暖气不会是你弄出来的?就想那电视上里边的那样子,一发功,就有了气功的了,是不是就是就象那神雕侠侣哪里边一样的?”

    “对了,就刚才的时候你那一下就飞了过来,对对,我想起来了,你刚才就是飞过来了,不是跑过来的,就和电视里边那小龙女一样,会飞似的。”

    一连串的话就好象连珠炮一般的瞬那间就打了过来,林风一时就崩溃了。

    这丫头把他堂堂的大老爷们当成了金大侠里面的一个人物!

    而且是和一个女人相比,真是让他林风情何以堪啊!

    这真是郁闷的没法说理去,“我从小就在山里打猎,就是练的打猎的技巧,林风无语的说道。

    “骗人,”

    王楠的小嘴一张说道。

    林风不禁有些失神,那小嘴里面吐出来的香味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让人迷恋!

    林风不禁的有些失神,看着眼前的精致完美的俏脸,那莹白如玉一般的小鼻子,让人**的朱唇,荡人心魄的美目,那眼中那浓浓的柔情,微微张开的小嘴里面突出的香气,在怀里不时扭动一下的娇躯。

    顿时,林风的心里就是一阵的茫然。

    而王楠在林风那灼灼的目光之下心里这时也是一阵的悸动,悄悄的闭上了眼,那微微张开的小嘴似乎是在等待林风的到来。

    而这时,林风却是自己强自的一摇头,瞬间心里清明一片,心想这样的场面以后还是尽量避免才好,佳人如玉,但,自己!

    心里暗叹了一声,道,你不知道啊,我小时候家里面穷,而且山里面种的粮食也不太够吃,就是山里面的人在山里弄一些山货吃,再不然就是卖了换钱。

    而林风在说这话的时间,王楠的心里却是气苦,这个混蛋,木头,自己,还想着这家伙开窍了呢,不成想却是这样的。

    一时间,王楠的眼里面带着复杂的眼光看着林风,不过,就在林风说到了那些受苦的时间,她的心里面猛的一阵的难受,林风的少年,那是受了多少的苦啊!

    我爷爷和大山叔他们都很辛苦,林风淡淡的说道,那时就是一个温饱的问题,山民也就是那种封闭的生活。

    林风的声音渐渐的消沉了下来,记得有一次我发烧,烧得厉害,我爷爷和大山叔他们就把我往山外面背,山路难走,这个你是知道的。

    而我爷爷和大山叔他们就把雨布都盖在了我地方身上,一直到了山外面,那时,那里又有山路,不像现在。

    林风的声音低沉。自行车也没有,爷爷和大山叔他们把我背到了医院之后,他们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就湿透了,而那一次,是在夜里!

    林风的声音里面是那么的无奈,那么的平淡,但是,却是那么的伤感。

    随着他的声音的延续,似乎这小雨也多了一些伤感。

    王楠听了,一时间心里痛得难受,“风,我,我以后在也不会让你说这样的苦,绝不!”说着,把小脸贴在了林风的胸前。

    林风的声音幽幽的响起,那次到了医院之后,我爷爷和大山叔他们就累得不会动了,也就是那一次,爷爷他得了风湿性的关节炎,而大山叔他也有,只是现在他正是壮年,不太明显而已。

    但是,就在那一次,大山叔有了一些哮喘,尤其是在冬天,而山里寒冷,林风淡淡的苦笑了一声。

    那时,是那一年的秋尽冬初,而山里面,却是比山外冷!

    说着这话,林风的眼里渐渐的有了泪花,这是第一次,第一次他在人前说着这样的事。

    那一年,我四岁,但,我却是记得清清楚楚!随着林风的话,他的心里,那种伤痛也渐渐的宣泄了出来。

    “小风,小风,风,”王楠轻轻的说道,似乎,她怕自己的声音大了一些就伤害了林风一般。

    紧紧的抱住了林风,以后再也不会让你这样的,再不!

    一种不容置疑的话轻轻的话说出来,但,这话里却是有一种坚定!似乎,一切在她的面前都是浮云!

    而林风就好象没听到王楠的话一般,犹自轻轻的自语,就在那一次之后,我就对自己说,这一生,我要让家人过上好的日子好的生活,少无忧无虑!

    现在,我做到了!而且,只要我愿意,这个世上,我做不到的事,很少!

    说道这里,林风的脸昂首向天,似乎,天地之间在也没用什么能挡住他一般。

    在那一次之后,我就为了这个目标奋斗,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丝的寒芒,就在别的小孩在家人呵护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到了山里,在山里琢磨着怎么下陷阱,就在算计着怎么捕杀野兽,当别的孩子还在大的怀里撒娇的时候,我就开始扑野狼,野猪之类的猛兽!

    次过后,爷爷说我要是在去山里干那样的事就不要我了,让我自己好好的疯去,不过我知道他是骗我的,我就不听,他没办法我。

    “嘿嘿,”

    但是就在那一次之后我老实了一段时间,怕爷爷再揍我一顿,不过那一段时间山里的野兽少了我去收拾它们啊,便宜了,林风一脸的惋惜样。

    而王楠在林风说到了这里也是渐渐的被他的话所吸引,开口说道,风,以后你的事要多和我说啊,不许骗我,不过,咱以后别再去那山里面捕杀那些狼啊野猪啊什么的了,挺吓人的,不许去了,说着小手拉着林风的手轻轻的晃悠撒娇。

    “在他们在学校里面玩到时候,我也早就看完了中学甚至是高中的!”

    林风的情绪有些失控,我不信天,要是信的话,哼!这天下有我,可为什么就是一个差一点葬身苍茫大山里面猛兽蛇虫之腹的小小孩童!

    忽然之间,他那身上的怨气冲天而起,瞬那间天色似乎也阴沉了许多!

    风,也大了一些。

    这一瞬间,他体内的阴阳两股气息瞬间融合!

    “在大了一些,我就进了从没人敢进的原始深山,那里,有不尽的名贵草药,那里,有更多的蛇虫猛兽可以捕杀!”

    说道了这里,林风的脸上闪现了淡淡的傲然之色,他的脸上却是忽地出现了一抹轻笑,记得第一次我猎杀了一只野狼,精疲力竭的回了家,满以为爷爷要称赞两声的,嘿嘿,没想到的是,爷爷他一声没吭的脱了鞋就把我揍了一顿,那一顿真是好揍啊!

    林风咧了下嘴,爷爷那一次是真是下得去手啊,说着自己的脸上似乎有了当时的那种疼痛一般,丝丝的吸了口气,不过我爷爷把我揍了之后自己却是哭了。

    最后还是我捂着自己疼的要命的屁股去哄的爷爷,嘿嘿,说道了这里自己嘿嘿的笑了起来。

    末了爷爷问我在山里捕杀狼的经过,害怕的不行,胆子小的很,嘿嘿。

    这时的林风就好象一个小孩一般的说自己爷爷的坏话,那里像平时的那个少年。

    不过这一次心里的事说出来了一次,他的心里也开朗了许多,要不然,这样的事在心里也是一种负担。

    “风,以后咱再不去山里面了,好不好嘛?乖,听话,咱以后不去山里干那么危险的事了。”

    这时撒娇的王楠,也是那里有平时的那个模样了,完全的就一个在自己男人跟前撒娇的小女孩。

    林风无语,这时的小雨依旧是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不过这一会林风的心情大好,经过了刚才的一番宣泄,到是有了一种大喝一声狂奔一场的念头,不知不觉之间就到了王楠家的小区门口。

    林风轻轻的说道,“楠楠,你自己回去,我回学校去了,刚才我看见你妈在门口看呢。”

    王楠一呆,抬头,老天,这怎么就到了我家门口!

    林风哑然失笑,这一切就是他在潜意识里有意把这小丫头带到了这里来的,只不过是这个小丫头自己不知道而已。

    小丫头看了他一眼,一把就抓住了他,回什么学校,这下着雨的,这都走到了这里,我爸妈你都见过的,怕什么的,快走,再说我妈还要你到我家里去住那,不然我妈该等急了。

    “不是啊,林风苦着脸说道,我在生地方睡不着。”

    “你,你就狡辩你,”王楠气了。

    你到了睡我的床,说着,自己的小脸顿时通红。

    林风也是一呆。

    “木头,我说的是你睡我的床我去客房睡!想那里去了。”

    林风干笑不敢回话,讪讪的说道,“我不去,改天我再来好不好,今天不合适。”

    “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走。”小丫头拉住林风的手说道。

    这时林风的眼看到了王楠的老妈开门向着这里走来,顿时大急,把雨伞往王楠的手里一塞,我走了。

    瞬间就从王楠的手里滑了出来,脚下一滑,他的身影就象虚幻一般的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王楠是气得直跺脚,不过,看到了林风那虚幻一般的消失的速度,一时间就张大了小嘴。

    半晌才喃喃地说道,这木头,好快!这是人的速度吗?

    怔了一会,听到了她老妈的叫声,应了一声这才转身回家,到了门口,她老妈满脸的焦急,说道,丫头,要不是你在打电话里说你回来的晚,我都要满大街的找你去了。

    “嘻嘻,妈,我这都这么大的人了,找什么找,嘻嘻。”

    王向红白嫩的手指一下点在了王楠的头上,你啊,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个永远的小丫头。

    “是啊是啊,我就在长上好几十年,在您的面前还不是一个小丫头吗?”

    王向红一愣,接着轻笑了起来,“牙尖嘴利。”

    王楠嘻嘻直笑。

    “怎么到了现在才回来,你爸都急了,这也出去接你了,你走的那一条路?等下回来看他怎么训你。

    王楠叫到,打电话,我老爹早就该回来了。

    看着王楠那撒娇的摸样,王向红揉揉她的头发,轻笑了一声,拿了电话来打,和王楠老爸说了一声王楠到了家,挂了电话。

    这边母女收了雨伞,进了房,王向红不放心的又开始了训话,你说说,为什么这么晚回来,这得有一个理由。

    忽地看到了王楠身上的那一件林风的上衣,惊呀的说道,丫头,你这是穿谁的衣服?男孩子的,又是咦了一声说道,不对,这衣服我看着有些眼熟,让我想想,忽地说道,对了,这就是你常说的那个到咱家的那个孩子的,就是林风那小孩的。

    对了,是他送你回来的,怎么不到家来坐坐?上一次我不是说让这孩子住咱家来的吗?怎么了这是?

    丫头,你们是不是闹别扭了?

    一连串的问题,王楠傻眼,道,妈,我该怎么说。

    王向红忽地笑了。

    王楠的脸一红,眼里发虚的说道,是啊,就是那个家伙的衣服。这家伙看我冷,就把自己的上衣脱了给我,嘴里这么说着,但是脸上的表情就好象说别人的事一般,一脸的淡然,一脸的平静,不过,她的心里却是乱了,自己的老妈那是多么精明的一个人!

    就在这时,门锁声中,门开,王卫东走了进来。身上带着一些湿痕。

    “回来了爸,”王楠乖巧的说道。

    看了自家的丫头一眼,王卫东平淡的问道,去那玩去了,这么晚才会来?你妈看天下雨了,打电话关机,就火急火燎的让我找你。我这还没到家的就让你妈催我。

    王楠的小脸一红,哎呀!爸!我就在外面时间多玩了一会,我妈至于吗,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老王一听乐了,那好,吃饭,今天部队里事多了一些,你妈催命似的。

    说着父女两个到厨房端菜什么的,王楠也就罢了,而王卫东却也是如此,浑然没了一点在外面的将军的架子,就好象一个居家男人一般。

    这一顿饭没有王楠心里想的那样,就是盘问,也没自己家老爸的一番时常的一边看新闻一边发表意见。

    而王向红看到了王楠就少少的吃了一些,秀美的眉毛轻轻的皱了一下,也就不在说什么了。

    饭后王楠少有的去泡了茶一脸轻笑的端到了自己老爹的面前,正在低头看报纸的王卫东有些疑惑的说道,有事?

    王楠一笑说道,爸,我这不是看你天天跑前跑后的累吗,我这不是心疼你不是,那有什么事,真是的。

    “哦,那就好,”王卫东接了茶,喝了一口看向自己老婆。期间眼光里面多了一种问询的意味。

    而王向红则是会意的点点头。这两口子和他们的女儿玩起了心眼,王卫东继续的低头看报纸,一服浑然不知一切的样子,而老妈也让是看她的电视剧,就那种叫人深恶痛绝的电视剧。

    而王楠有些傻眼的看着自己的老爸老妈,看看这个,然后再看看那个,心说这就怎么都不说话了?

    良久,自己有些沉不住气的说道,“爸?”

    王卫东头也不抬的说道,“哦,没事的话就早一点去睡觉,这都疯了半夜了。”

    话说得很好,很好,好的就让王楠一下就有一种一拳打到了空气中的感觉,小丫头一下就没话说了。

    王卫东的心里也是在偷笑,这丫头,这就沉不住气了啊,不过,以他一个堂堂的少将身份,一眼就看穿了自己家丫头的心里有事,只是这一刻他的心里起了看看自己家丫头要说什么的心思,就来了一招以退为进的花招,这不就干等着王楠自己招了。

    王楠有些气闷,而自己的老妈也是一服什么也不管的摸样,一门心思的看着自己的肥皂剧,只不过,她的眼角却是不时的在往这边看,这一切就王楠自己心里有事看不明白而已。

    王向红两口子的心里明白,自己家丫头的眼光之高那是不用说的,就是在她的嘴里,整天就是一个人的名字,那就是那个叫林风的男孩,就是现在王楠身上的那件男孩的上衣主人。

    这两口子的心里也是在琢磨,之前自己家的丫头就在外边玩了很晚,这几天更是如此,而今天,今夜,丫头的身上又披上了那小子的上衣,这个,嗯,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是不是那小子?

    嗯!王向红的心里猛的一惊!心说别是已经同居了!心里愣怔了好半晌又觉得不太可能。

    自己家的丫头的性子就象她老爸,直爽,认死理,但是绝对的精明,看事物的眼光那就是自己这个商界女强人也时时的吃惊!

    不过,就这丫头平日里那对林风那小孩的那种赞叹,那种不离嘴的说法,以及,忽地,王向红徒然一怔,自己的丫头,往日说那个林风小孩时的时候,那种眼光!

    一瞬间,王向红就想通了想通了一切!心里一声轻叹,丫头的眼光不错,就是现在小了些,她们的年纪还小,自己的丫头是那种绝对的认死理的女孩,绝对的会一条道走到底。而那个林风小孩,不说家世一切都是绝对的人才!一个长得俊秀的让人吃惊的俊美,气质出尘,就好象不是一间男孩一般。

    这些都不说,但,忽地,王向红的心里轻叹了起来,这样的男孩,那绝对是女孩的一种药!一种女孩子一但遇到了就想吃药了一般的男孩!而且最让人吃惊的是,这个男孩拥有吓死人的智商!看来,以后,丫头,要吃苦了。

    就在王向红的心里患得患失的时候,就听到了自己的宝贝丫头叫自己老公的声音,心里一怔,知道正事来了,这丫头有话要说,当下沉下了心来静听。

    “爸,我有事,”王楠牙痒痒的说道。

    “有事和你妈说啊。”王卫东说道。

    这时王向红也做了过来。

    王楠顿时就有了一种被审问的感觉,一时间脸上一红,而王卫东两口子对视一眼,眼中就多了一种明了的意味。

    王楠在心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道,爸,林风会武术,就是那种很厉害的武术!

    “哦,这个很重要么?”王卫东看着她说道。

    “当然!”

    你是说,这小子很厉害?

    王卫东顿时就来了兴趣,目光直视。

    王楠就有了一种看穿的感觉,很厉害,厉害的爸你想不到!真的,这个也很重要!

    “是么,说来听听,”作为一个职业军人,一个军队里面的高级军官,他当然对这样的人好奇,而且,这个人好象在眼下好象就要和自己家的丫头不一般了。

    军中,是一个崇尚强者的地方,而他作为一个高级的军官,一个铁血军人,一个少将,曾经在战火里面冲杀出来的军人,当然明白,而自己的宝贝嘴里的很厉害,那就是真的很厉害了。

    是以,王卫东就起了兴趣,在他的直接的管理下,就有这个中部军区的特种部队的培训基地,而且,他王卫东是整个军区的特种部队的指挥官!

    “爸,妈,你们知道吗?我前两天的那一次的夜里没回来的那次,你们知道的?”

    王楠的玉脸上羞红更甚,王卫东两口子对视了一眼,心说果然发生了那样的事。

    那次的事,我没对你们说是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这样的。那次的起因是我们在酒里玩,而林风素来不喜欢那种热闹的地方,那一次,好象他的心里有事,他就走了出去透气。

    不过,风一出去就好长的时间,我就和另外的一个刚来的女孩一起到外面找他,而那个到外面的地方要经过下面的舞池,而就在那的舞池那里,王楠脸上的怒色一现,那些小流氓就拦住了我们,在我们的叫声中,我的同学就跑了过来,和他们吵,但是,那些社会上的人怎么会把我们这样的少年男女放在眼里,这个结果就是,我的一些同学被打到了现在地上,而那混混中的领头的就拉我和另一个女孩,就那个和我一起到外面找风的女孩。

    听到了这里,王卫东的脸上怒气乍现,自己的宝贝丫头,那些混混竟然不长眼的想要调戏!哼!这是在找死!说下去。

    王卫东沉声说道,心里却是在想着怎么要好好的整治一下那一带的混混了,这些混混,竟然调戏到了他一个军中大佬的头上,就这个城市,甚至于这个军区数个省,有几个有这个胆子敢调戏他王卫东的女儿!

    王楠的脸上这时显出了一丝的红潮,而就在危险的时候,林风回来了。

    林风让这些混混限时放了我们,不过,这可能吗?后果就是,那些混混那着钢管刀子什么的就冲上来了,那个样子是要把风弄残了。

    这事,虽然已经过去,她的俏脸上还是有一种惊色,就连王向红也是这样。

    “后来,后来怎么了?”王向红急急地问道。

    “后来,嘻嘻,嘿嘿。”王楠一声的轻笑,我就没看清,那些混混就到了一地,一个个叫得惨啊,而且是个个都有骨折的地方!

    王卫东的身子一震!这时他才猛地知道,丫头嘴里说的这个小子的厉害是多么的惊人。

    一个就连看都看不清的速度,就倒了一地的人,那该是多么的惊人,至少,他手下的那些兵王是做不到,能打倒人不是问题,问题是你就没看清!你就没看清是怎么一回事!这,才是可怕的!

    当时我都看傻了,王楠说道,之后林风又踩断了那个头头的腿和打掉了他的下巴。

    王卫东沉思了一下,说道,楠楠,你确定那小子是在你没看清的情况下就打倒了一地的人,而且还个个伤残?

    “爸,我确定!你听我说完,之后,我们就去了一个同学家里,其他的回了家,而去到了我同学家的人就没几个,我和之前的那个叫李冰洁的女孩,另外的就是风的几个死党了。

    就是李小三王兵刘辉他们,说着,王楠的脸上现出了古怪的意味,还有就是一丝的惊容。

    “爸,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林风的身上有很多神秘的地方,但是我说不上来。”

    她想说的是那天晚上那奇怪的旋风,那吓人的旋风。

    “爸,您和我妈知道那珠海路?”

    王向红说道,“我到是听我的秘说过这件事,一群黑社会的混混,听说是一个人弄伤的,个个残废,而且那带头的死了,怎么了?”

    “那次的事,我就怀疑是风干的。”

    王楠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的苦涩,爸,你没亲眼看到风的不可思议,就不知道他是多么的厉害,就好象不是这个世上的人一般。

    一个不可思议的人!

    王卫东拧了一下眉头,说道,为什么?

    王楠苦笑,因为,那里,有风的小姑的饭店在那里,而恰好的是,那些混混连着收了风的小姑家好几个月的什么的保护费!而风的性格,是那种不动则以,一动就是狂风暴雨!

    而他所拥有的那不可思议的本事,在加上他那让人想哭的智商,这个世上,我想,只要他想,有什么事什么人能挡得住他!

    王卫东拧了一下眉头说道,丫头,不要胡思乱想,你这是自己吓自己。

    这句话,里面有太多的含义,但,这一刻的王楠又那里听得出来。

    就说今天的事,就在放学的时候,我那个女同学,就刚来的那个李冰洁,那个美丽得惊人的女孩,也是来了一群的混混拦住了她,我和风刚好走到了那里,我就让风上前帮忙,结果就是像上前的那样,瞬间,我就没看清,就倒了一地的人。

    不过,这一次的风,也许是在白天的原因,出手轻了许多。

    王卫东沉默了一下说道,这个小子,是真的让人期待啊。

    王向红忽然说道,楠楠,你和爸妈说,你,是不是和林风那小孩,嗯,就是那个意思?

    王楠的脸一红,瞬间就霞生满面。透出了一种少女羞涩的摸样,但,仅仅是一瞬间,王楠就抬起了她那羞红的粉面,一双目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爸妈,道,是,是真的,我喜欢他,就喜欢上了他,喜欢他,甚至比喜欢我自己还要喜欢!

    王向红两口子一下就怔住,果然,这个小子就是一个偷心的小贼,悄然的就偷走了自己家的宝贝丫头的心!

    相视苦笑,我就知道,王向红说到。

    “还真的就让我猜对了,”王卫东一脸的平静。

    就在那次的小城的时候,你看那小孩的眼神就不对,可那小孩他喜欢你吗?那小孩可是一个有性格的孩子。再说了,你的年纪还小,我不希望你就在这个年纪谈恋爱。

    “妈,你的话我知道,看爸妈对自己的话没多大的反应,就好象早就明了了一般,”王楠的心里平静了许多。

    他喜欢我不喜欢我不知道,但是至少不排斥我,我想,应该是喜欢我,王楠的小脸上羞涩更重。

    “他,他有些抵触出身好的,有些自卑的心思,也许,这就是他一时不敢和我,和我,和我完完全全的那样的原因。再说年纪,妈。爸,你们不是就在我这个年纪就,就成家了么?”

    王向红瞪她一眼,什么话,我说过那个时候被你爸骗了,这才和你爸谈朋友的。

    王楠笑笑,反正都是差不多。

    王卫东却是在自己老婆的白眼种自得的一笑,心里却是在捉摸自己宝贝丫头这下怕是真的要把那林风小子拿下了。

    象自己啊!这丫头一开头就不可能回头的,这一点,自己老婆也是心里清楚的,正在心里琢磨的时候,王楠轻叹了一口气,王卫东就笑了,怎么,我这当爹的不说话,丫头就不高兴了。

    不是的,爸,你不知道,我是觉得自己是越来越看不透他了,就像今天晚上,我看到风就好象会飞一般的,那么远的距离,就在一瞬间,就到了我的面前,我当时就吓的惊叫了一声,他还埋怨我说怕别人知道了。

    “什么?”

    王卫东一下就惊住了,说仔细一些!

    当下王楠轻叹了一口气,就把当时的情景说了一遍。

    王卫东一下就怔住!

    这样的人,以他的身份,多少知道一些,在国家最神秘的一些部门,好象,就有这么样的奇人,当然,还是那种最最顶级的人!这小孩若是真的这样,那么,这个小孩,就是一种绝顶存在!

    王向红看着王楠说道,楠楠,这么说,你是认定林风那小孩了?

    “嗯,”

    王楠沉静的说道,认定他了,这一生,就他了。

    王向红轻叹一声,这事,我也不是反对,但是,你首先要知道的是,这个孩子可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不说别的,首先,你们的年纪还小,心性不定,也许是一时的冲动,楠楠,我不说你,你的性格爸妈知道,而是说林风那小孩,知道么?这万一以后你受伤了怎么办?那孩子是那么的出色,人又那么的俊秀,这以后你要是和那还子到一起了,就要有心理准备,这样的男孩,可是要用心去看住的。

    王楠的俏脸上顿时就泛起了轻愁,我知道的,不过,妈,您以为,我苦恋了他近三年,就能放手么?

    王向红两口子顿时就是一呆。

    王卫东轻叹,楠楠,这小子就那么的牛,我就不明白了,以我家宝贝丫头这摸样,那小子不迷得浑天昏地才怪。

    王楠苦笑一声,别把那木头当正常人看,那就一不正常的一个人,当然,要不是这样,也不可能是那么样的一个妖孽的存在了。不管怎么样,爸,妈,谢谢你们。

    王卫东的话让王楠心里高兴的同时,心里也是一时的黯然,那李冰洁,看风的眼神,那不就是自己看风的眼神一样的吗。

    “丫头,不管你怎么处理那小子,把那小子拿下,老子还就不信了,这个世上,比我家宝贝还漂亮的女孩老子还没见过呢!老子到是要看看,这个小子就能对丫头免疫,这不可能!

    王楠苦笑,爸,你就别自己吹了,至少,那李冰洁就美丽的让人心惊!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