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三十一章 校内秋千校外道

第三十一章 校内秋千校外道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看着小姑上了车,二人扭头向校内走去,王楠则是一把抓住了林风的手臂,这小丫头现在是放开了,不管是在校里校外都是这样,不管有没人在。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不过林风的脸皮薄,连忙抽出了自己的手臂,无语的瞪了她一眼。

    小丫头同样的瞪了他一眼,“胆小鬼!我一个女孩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这样。”

    林风气到,“你也不看看这是在学校里,怎么那么的张狂,也不知道收敛一点。”

    王楠眨眨眼笑嘻嘻的说道,“那你的意思是不在学校里可以那样的了。”

    “你,”

    林风顿时无语败倒!瞪了一眼这个胆大的小丫头不看她,转头看向一边。

    而这下小丫头看林风的样子,嘻嘻的轻笑了一声,到是不在拉林风的手了。

    “别生气了吗,好不,笑一下,乖!”

    林风......。

    看林风那无语的样子,这小丫头笑道,“小姑来这里是不是有事?看她很着急的样子。”

    林风扭头说道,“还不是昨天那边的事,小姑也是害怕我在这里面有什么事,真是的。”

    轻叹了一口气,他和姑父两个都是山里出来的实在人,那里加过这城里面的龌龊事,这些黑社会分子!一时心里害怕也是正常的。

    王楠看了他一眼说道,“以前的事过去了,不过,以后的事,你要什么事都要和我说一下,还有,以后小姑那里有什么事我也能办,不管你怎么想,这个社会就这样!”

    “那有什么事都是正常的,就连那口口声声说着民主的西方不也是这样那样的事都有吗?你这么聪明,也该知道这些,不管是中外,或者是历史上,又那里没有这样的事了。”

    林风轻叹了一口气不语,这小丫头说的何尝不是那样,不过,明白是明白,但是这心里却是另一种想法,一路到了教室,不过却是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林风的心里不喜,一路到了后面自己的坐位,拿了那立兰亭序来看,不过,林风却是看不进去,一时间心里烦闷,而在这教室里面却是无法修习那虚无**。

    索性放下了那兰亭序,迷着眼看这教室里面的男男女女学生,心想着这人的一生不就是一本本的吗!

    各人的人生际遇,起点,从出生到死亡,这其中的悲喜,欢乐,高兴,悲哀,人的际遇不一样,这的内容也不一样,有精彩的,也有平凡的,不过有有一点就是,这其中各人的心思,内心的想法,也只有自己明白了,这些,都不是外人所知道的,一直到了盖棺定论,一切他人说去。

    不过,就是那样,别人说的也就是从外表所看到的。这样也就是说不论是怎么样,一切的事物到了过去,也就没了当时的那种真实的感觉。

    比如,一个人的恩怨,在当时或者在两至三代都不会忘却,不过,在之后那,在之后的之后那?

    自己的目标,就是自己的,也就是当时的,过去了这个时间,或者是一段时间,那么,也许就过去了。

    重要的是,现在,将来。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就好象自己遇到了清灵老人一般,自己的人生乍然的就变了,人生的际遇是外力,而自己的思想却是永恒的,而他林风以前的思想就是有足够化的钱,家里人的平安,再然后,自己能走多远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他林风的潜意识里,一直就没想多大的事,就是心里想的是在山里悠然自在的生活,这,就是他的想法。

    而现在呢,现在的他,已然不能算一个常人了,这一方面,林风自己的心里清清楚楚,就这一段时间,他的手里沾满了鲜血,在一些事上,他就是主宰,一种单方面的主宰。

    那些所谓的黑社会,在他林风的眼里就是一个笑话,一群蝼蚁!

    他就好象一个神灵看着一群蝼蚁一般!

    也许,以后的他该以另外一种思考方法来看事物了,不自禁的苦笑了一声,顺手要拿烟,不过,猛然之间就想到了这里是在教室里,不由哑然失笑,一边的李冰洁看了他一眼,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林风无语,这丫头,就是给人白眼也是这么的迷人,这么的,那啥……。

    无奈,又拿了一本史出来看,经过一番观察众人的表情,林风的心里也是沉静了不少。

    顺手一翻,却是翻到了战国时的那一篇。慢慢的看着里面的篇章,那里面的内容,心里却是想到了那泣血短刀,听青灵老人说那是站国时大秦一代名将白起的随身之刀。

    白起此人,在当时那绝对是一个绝世凶人,此人在当时的名气只在那王翦之下,不过,他的凶名却是在乎王翦之上。

    在大秦此人是一代战神,但,在别国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神,他在长平一举坑杀了赵国四十万降卒,那是多么残忍的场面,而这把泣血在那时想来也沾了不少人的血!要不然,这泣血怎么会有了一种刀灵一般的存在!

    轻叹了一口气,继而又想到了那大秦始皇帝,一代帝王,此人的气魄是当真前无古人后来者,一生平诸国,修长城,建阿房宫,修骊山陵墓,可说是一代绝对的帝王,不过,就在他死后,他所建立的大秦却是迅速的就被瓦解毁灭!

    也就是在他的儿子二世胡亥的手里!

    一声轻叹,纵是一代帝王又如何!当然,这里面有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过,结局就是如此!

    合上本,心里却是在思索着那历代的人物的生平作为,以及得失。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下课,收拾了桌上的本,心想到老程的办公室里去喝茶去,转头就出了教室,心里在想这老程的茶不错,不过现在自己也算是有钱人了,那天自己也去买上一包,放老程那里没事的时间到那里和老程喝茶聊天也不错。

    转而一想不如到外面弄上些什么吃的,这样的话也有意思了。于是出了校门,到不远的地方弄了些牛肉,整了几个猪蹄,一些油炸花生米,给了那胖胖的老板娘钱,拎着一路走到了门口和那哥两个打了个招呼,知道不是老程的课,相必这时在办公室里,径直的就向老程的办公室里走去。

    不料刚到楼转角处,就听到了小丫头在叫他,心想着小丫头真是缠人。

    小丫头快步走来,道,“风,你跑那里了?我这刚和李冰洁她们说了句话,你就不见了,你又想着逃课了?”

    林风干笑说道,“我这不是没事,就想到老程那里喝茶去。”

    王楠点点头,“那好,到了放学的时候你等我啊。”

    林风一听忙说道,“你放学就走,我今天住校,不出去玩了。”

    王楠静静的看了他一眼,就好象是在看林风是不是在说谎话一般,良久才说道,“这样啊,那好,我去上课了。”

    说完溜达着去了教室。

    林风看着王楠那欢快的身影,心里轻笑,这小丫头,就一小女孩心性。

    到了老程的办公室们口,一看,门虚掩着,轻敲了几下,里边老程说道,进来。

    老程在办公桌那里一看,“好小子,又来喝茶啊。”

    林风嘿嘿的笑道,“我这不是怕您老在这里一个人没意思吗,这不,我带来了一些吃的。”

    老程一怔,笑了,“好小子,有心了啊,来,来,放这,放这,好,猪蹄子,这个好。”

    “林风,你小子这一次可是办对事了啊,你是不知道。你师母在家里把我管的那个严啊,这不让吃,那也不让吃,嘿,这个老婆子,还有这酒也不让喝,还有啊,我家的那丫头也跟着瞎胡闹,我这嘴里整天少油没盐的,哎,难过啊。”

    林风听了一时傻眼,看来老程的日子也不好过呀,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想着老程也是没办法心里憋屈了,要不然也不会说这话。

    不料老程看出来了林风的心思,“小子,你也别笑老师,我给你说啊,这是咱老程的福,你小子懂不懂?来,来,吃,嗯,这个猪蹄不错,娘的!”

    “额,”

    噗嗤一声,林风嘴里的一口茶就喷了出来,这老程斯斯文文的,这话也说了出来。

    “笑什么笑,”老程瞪他一眼,”咱老城是看你小子顺眼这才爆了粗口,这有什么。”

    林风哑然失笑,”那这么说老师您这平时就都是装的了?”

    老程难得的没反驳,但是这也显露了他心里面的直爽和真性情。

    “嗯,林风小子,你小子这样,咱两个今天难得的自在,不如来点?”

    林风装糊涂说道,”什么来点?”

    “你,你小子,”老程乐了,”就能,你去外面弄一瓶,别让人看到啊,说着从以内拿出一张老人头来。”

    林风大笑,一手推开了他的手,到,这次我来。

    老程就奇怪了,你小子发财了?

    林风笑笑,也不理他的话,“什么酒?”

    “你看着办。”

    到了门口回身说道,“您老可别把那猪蹄啃完了啊,给我留两个,说完转身就跑。”

    老程在里面气结,这小子!

    一路出来,心里却是在偷笑,这老程,也太有才了,上班时间偷喝酒,怕老婆知道,嘿,绝了!

    有谁能想到,一个教师在上班的时间在办公室里和自己的学生喝酒!绝了!

    林风去不多时就会来了,带回来了一瓶宋河。

    老程不客气的打开,一次性的纸杯,倒上了,二人拿纸杯碰了一下,老程说道,小子,这宋河不错,口味发甜,喝起来软绵绵的,不过就是后劲大,记得有一次我就是和老同学喝的这个宋河,当时没注意,以为这宋河度数低,就喝多了,不想最后出了洋相,轻笑了一声,想起来就好笑啊。

    随后那几个家伙就这个事没少笑我,到了现在也是时不时的提起来说说,而这还不算,这个事到了最后你师母知道了,当时我是不知道了吗,不过,到了我清醒过来之后,老婆子那个唠叨啊,烦死了,就他娘的想唐僧念那紧箍咒一般。

    我想想都头大,“来,尝尝,”说着向林风举起了杯子。

    林风举杯,喝了一口到,“这酒还行。”

    “那是,这酒也算是名酒了。”来来,干了。

    林风看了心里发笑,想来老程这是在家里被师母难为的狠了,要不然这样的急不可耐。

    这师生两个一边闲聊一边喝酒,不知不觉之间老程的脸就发了红,而林风的脸依然是那样,就在这时有人敲门,老程说道,“进来,门开。”

    不想开门的是王楠这下丫头,这丫头一进门一看就张大了嘴愣在了那来。

    “你,你们,你们在喝酒!”

    小丫头一脸的呆痴!一双美目更是瞪得大大的。

    “额,”这下就是老程也是不好意思了,“那个,嗯,王楠啊,有事吗?”

    “没,没事。”

    王楠机械的说道,“你们在这里,这里。”

    “喝酒怎么了。”

    老程一翻眼说道,“老师就不能喝酒了?你这个小丫头的心里是怎么想的,老师也是要喝酒的不是。”

    “啊,是是。”王楠愣怔的说道。

    “你这个小丫头,那么大的声音干什么。”老程不高兴了,黑着脸发话了。

    王楠乐了,“是是,我不大声说话了。”

    心说你们在这里喝酒还有理了,想来这是做贼心虚的一种虚张声势,要说也是,一个老师在上课的时间不在教室里而是在办公室和自己的学生喝酒,这事是够可笑的了。

    但更可笑的是,还被自己的学生看到了!这不好意思是当然的了。

    其实这小丫头也是没事,就是看到了林风来了这里,小丫头苦恋林风这么时间而在这两天里得到了突破,这少女的芳心一但打开,那是一刻也不想离开林风,要是一刻不见了林风,那心里就没抓没挠的。

    所以,这就跑来了这里。不想却是看到了这样的结果。

    小丫头的眼珠转了转,看到了办公桌上的猪蹄,嘻嘻一笑,“猪蹄,我也来一个。”说着,不客气的上前就拿了一个,小嘴一张就啃,不过这下到是让老程的尴尬少了一些。

    林风看了心里点头,小丫头精明着呢,不愧是自己的女人,忽地,林风的心里苦笑了起来。

    自己不知不知不觉之间就把这丫头当做了自己的女人,心中苦笑一声,这也许就是自己的心里的一种潜意识!

    小丫头啃了两口,看了林风一眼,小风,有好吃的也不叫我,说着狠狠的白了林风一眼,那一眼是那么的妩媚,那么的柔情满满,就完全的是一个女孩在向自己的男人发娇嗔的样子。

    “还说是来喝茶。”

    老程适时的给林风打掩护,“这是我叫林风去弄的,不管这小子的事啊,你丫头可别拿这小子出气。”说着,意味深长的轻笑了起来。

    王楠的小脸一红,看了林风一眼,“我去上课了啊,你别喝多了,走了。”

    说着拉开门走了出去,一边还啃着那手里的猪蹄,小丫头那自然的样子让林风看了发呆。

    “小子,别发呆了,人走了。”老程笑到。

    林风的脸一红。

    而老程好死不死的又说道,“这丫头不错,”

    看了林风一眼,“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林风瞪他一眼,“管好你自己的事就好。”

    小丫头走了,林风和老程就继续喝,不过就是那一瓶也差不多了,不多时就喝了个底朝天。

    老程的脸也红了,说道,“小子,下次咱爷两个还在这里喝,下次你小子早些来,不,老子叫你。”

    林风听了发怔,这老程,这是多了啊,一瓶酒就这水平,不过,好象这一瓶是老程喝的多,家里师母管得狠了啊,真是可怜。

    这时猪蹄什么的也差不多了,烧了些水泡了茶,两个喝完茶,这也就到了放学的时间。

    老程说道,“别再外面胡说啊。”

    林风嘿嘿直笑,“不会,走了。”林风说着先一步走了出去。

    而老程也锁门准备回家。

    林风出了校门,顺路向前溜达,现在的他有点迷上了这夜生活,他认为夜里清净,少了白天的喧闹,功利,而多了一些宁静,虽然比不上山里的那一种天地灵动的韵味,但,这在这城市里,这也算是好的了。

    当然,这样的想法是林风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看法,到了别人那里,也许就是另一个看法了,也许会认为这夜里的城市更有一番白天没有的韵味。

    比如,那在白天里忙了一天的青年男女,在夜里,是他们宣泄精力的时间,放松自己的时间,也许,也是猎艳的时间,邂逅一场爱情或者是一场难忘的情感的时间,当然,也有更多的是***的期待!

    一路到了门口和门口的那哥两打了个招乎,就向外走去,林风和这门口的两个现在到是熟悉的很。

    “哈,就知道你在里边呆不住,”一声清脆的娇笑声传来。

    林风就笑了,这小丫头,无所不在啊!现在这小丫头就像牛皮糖一般的黏着他。

    “你怎么还没走?”

    林风扭头看着那让人神魂颠倒的绝色容颜说到,要不是林风的心里存了林大山一家的那种心思,林风的心早就想这个丫头敞开了,就因为这一点,林风的心里一直是心里顾虑重重不敢放开了。

    “我担心你自己又要在外面胡乱的吃上一些什么,那样不好,”小丫头小嘴里说着。

    林风的心里一暖,这个小丫头,总是在林风的心里有了这样那样的想法的时候突然的来上一句让林风心软的话,一下子就把林风的心俘虏了。

    再说了,这等的绝色的少女,谁能有林风这样的抵抗力,也就是林风这样的心坚志毅之人才能这样。

    林风的心里不想伤害林大山一家,但,对于王楠这样苦恋他的绝色少女,这样的绝色,他的心又那能是一丝不变的!

    看着眼前的少女,那绝美的玉脸。那修长曼妙的身材,一双长长的**,轻轻淡淡但是却是真心的的满眼的柔情。

    一时间,林风看着王楠的目光痴了……。

    王楠在林风那痴痴的目光之下,一张小脸瞬间羞红,但是在她的心里却是满心的欢喜,这个木头,开窍了。

    上前拉住了林风的手臂,温柔的说道,走。

    林风忽地清醒了过来,说道,“你不是早就该走了吗?”

    “哦,我在班里有一点事,就走得晚了一点。”

    “木头,你想吃什么?”

    “我不是木头,”林风闷闷的说道。

    “就是,”小丫头说道,

    “我说是就是。”

    林风败退,不语。

    王楠看林风一脸的郁闷,噗嗤的一声笑了起来,“要不是我走得晚,那能逮住你。”

    林风更是无语,用语不当啊!看小丫头那淡然一笑百媚生的摸样,林风的心里也就平衡了,谁叫人家小丫头长得漂亮呢!就这让人忍一点,咱忍了。

    小丫头挽着林风一路向前,那一脸的幸福的摸样就差一点在脸上写着了,这个就是她的男人,嗯,她王楠的小男人!

    “我渴了,”林风说道,我去买瓶水,这喝完酒渴。

    “哦,那往前边走,那里有卖的,”小丫头说道。

    可刚走了不远,就看到了前边一群小青年在围着李冰洁说着什么,看来,是这群小子看到了李冰洁的绝色起了歹心,要占李冰洁的便宜,或者是调戏。

    “走,看看去,”王楠一拉林风说道。

    这丫头,想来看不顺这样的人,更不要说是班里的女孩了。

    而林风在这时已然向前走了过去,这一群混混一看就不是好人,一个个身上穿的就好象是那什么,说不来,林风形容不出来这是什么装束,而他们的头上也是五颜六色的,一个混混的头上甚至头发染了几种的颜色。

    这时就听见李冰洁怒声说道,你们干什么?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呀!小妹妹,你看你说得那么难听,报警,我们干什么了?”一个混混说道。

    “你,”李冰洁的玉脸顿时就气得涨红。

    “警察来了能怎么办?嘿嘿,”混混嚣张的大笑,不就想交个朋友么,哥哥也没干别的什么,警察来了也没办法。

    李冰洁顿时无语,只是玉脸越发的涨红了。

    “滚!”

    募然之间一声冷喝乍起,那冰冷而无情的话语让众人徒然一惊!你们这样的人渣!

    “小子,你谁,我和我们大嫂说话,你小子找死的不是,”一个后面一点的混混说道。

    “你,你胡说什么?”

    李冰洁一下气得浑身发抖。

    这混混的话让一直性子清冷的李冰洁气得一双美目里流出了眼泪。

    王楠也是气得不轻,松开了林风说道,“风,好好的修理一下他们,这帮混蛋!”

    这时小丫头完全忘了自己不让林风打人的话了,一双凤目之中闪灼出来了一丝丝的寒光。

    “滚!”

    林风那冷冷的话中冷意更深了几分。

    李冰洁这时看到了林风,眼泪一下刷的一下就象小溪一般的流出来。

    “风!”

    一时间,心里的惊惧害怕,委屈无助,就在这一刻,完全的放开了一声娇呼,抖动着娇躯一下就扑倒了林风的怀里!

    那边的几个小子一下怒了,看着那绝色的小美女一下就扑到了对面的少年的怀里,这几个混混大怒。

    “小子,那里混的,赶紧的死一边去,要不然,老子给你放放血!“说话间这几个混混就一个个的拿出了家伙。

    林风这时一下怔在了那里!

    随后,看着对面那走过里的一群混混,心里怒了,不知死活!

    手一动,那李冰洁就在林风的怀里出来了,而林风的心里却是在怀念她身上那幽幽的香味。

    一股有别于王楠身上的香味。

    而这时一下上来了两个混混,滚你妈的,说着,一人一边就冲林风的脸上打来。

    后面的王楠李冰洁一声惊叫声起。

    林风的脸上这时带出了一丝嘲讽的冷笑,脸上的寒意大增,瞬间,林风不退反进,两手前伸,拨开了两人打来的拳头顺势上扬,只听呯的一声那来那个混混就啊的一声惊叫脸上鲜血四射,随着他们的惨叫声两个人猛的向后倒去!

    一个照面,紧紧是一个照面就让着两个混混倒地不起而且受伤如此!

    一瞬间,那一群混混惊住了,在之后,带头的那个大喝一声,一起上,废了他!

    随着这个带头的长毛的一声喝叫,剩下的混混呼啦一声拿了家伙就向前冲来。

    而那长毛自己却是在腰间拿出了一把小刀,一把闪着寒芒的刀!他的脸上也是有了丝丝的狞笑,随着前面的那几个混混的冲到,这个小子也悄然的向前,他的意思是在那些混混的后面悄然的给林风一下暗的,一刀把林风干倒。

    浑水摸鱼,暗地里下黑手!

    这样的话,前面的那些混混的作用就有了作用,他也看出来了,这眼前的人不是善类,所以,这家伙就有了这么一个阴险的计划,不过,就在他的悄然狞笑的目光里,忽地,这个阴险的不声不响想咬人的狗一下就呆在了那里!

    在他的眼前,那个少年,那个看起来瘦弱的少年身子一飘,就好像是他的身体没了重量一般,不,就想是影子一般的一飘,瞬间,就到了一个先到的混混的面前!首先迎面的那个混混就大叫一声,他的小腿的迎面骨就好象撞到了铁棍之上一般,那种剧烈的疼痛还没大喊出来,他的手腕一紧,就好象是巨蟒缠绕上了一般,身子迅猛的猛然就飞了起来,这时,他的惨叫才发出。

    到了落地之时,他的感觉就是撞到了巨木,他的身上那种痛苦让他连叫都没了力气,但,他却是不用叫了,在落地的那一声呯然声中,他就昏了过去!

    而这时的林风,他的身子就好象是鬼魅一般的似乎看不到了影子,似乎,就是一瞬间,他面前的两个混混就觉得自己的面前有了一个黑影,不及反应,两人的头相撞,就连一声惨叫也没叫就到在了地上。

    林风的脚起,一边的一个混应声倒飞,而林风,犹如恶鬼临世,双手大张,瞬间就把那些个混混一个个的摔在了地上,倒地之后们在也没一个能站起来!

    这一切,就好想发生在一顺间,而林风就在一瞬间干倒了这些混混之后,身上的衣服猎猎作响,脸上的阴沉狞笑就好象是在地狱里刚收了无数的小鬼一般,双目直视那最后的那个混混,而这时,这最后的混混一脸的呆痴的看着面前的林风,就好象见到了鬼一般!

    不过,不管他的脸上的表情是怎么的震惊,林风动了。

    似乎,林风本来就是在他的面前一般,一伸手,他手里的刀就掉在了地上,而他的手,他的手去是在这一瞬那间就变了形,腕骨被生生的折断,以一个奇异的方式在他的面前出现,这还不算,林风的手一抬,叭的一声就击打在了他的下巴上,随着响声,他的口中就飞出了几颗牙,当然,还有一口血花!随之,他的身体就在那巨大的惯性之下向后倒去!

    而这时,李冰洁一声惊呼,之是因为,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这时,李冰洁才来得及又一次的扑倒林风的怀里,一把就抱住了林风,“风,你没事,啊,你说话啊?”

    同时,她的眼泪就好象不要钱了一般的留下来,这一刻,李冰洁的抱是那么的紧,那么的真切,那么的柔情显露,在这一刻,清冷的她在再不想隐瞒自己的少女的那种不是朦胧但却是在梦里就时时出现的他!

    “我……,哦,我没事,没事了,没事了。”

    林风轻声的说道,对于李冰洁这个美丽得让人不敢正视的女孩,这个美丽的让人心惊的女孩,就在林风刚来的那一次的商业街的那一次的偶然相遇,他就深深的震撼这个女孩的美丽。

    这个是一个足可和王楠相比美丽的女孩,两个女孩之间的美丽是两种极端,王楠是一种高贵大气,一种天生而来的似乎是王者之气的气质,高贵让人心里生出一种此女高高在上的感觉,美丽,却是让人不敢正视,是那种不沾烟火气的高贵美丽。

    而这李冰洁却是一种绝对是清冷,没有一丝的烟火气,就好象仙子落到了凡尘一般的清冷,这是一种没到了极致的清冷,就好象那天山绝壁上的千年雪莲!

    在林风看来,王楠和这李冰洁相比,可说是不好说,但要真的相比较的话,这李冰洁还真的要比王楠美丽上一些,也就半分而已,但,就是这半分,这天下,那里去找这样的绝色女孩!

    美到了极致就是这样!

    那一次的邂逅,那一次的惊鸿一面,一次的偶然相逢,就在林风的心里种下了心灵的悸动。

    林风不知道的是,这个李冰洁对他何尝不是那种一见钟情的爱恋,本以为那次在林风的飘然离去之后,两人在这茫茫人海之中再也没了见面的机会,那知道,天意如此,就在这省城里的高校里,两人又相遇了。

    当时李冰洁的心里那中激动啊,就在他看到了林风的那一刻,她那芳心里就在呐喊,看到他了,又看到他了!一切的激动,心里的少女的春潮心思,在那一刻,似乎,有了希望,有了少女梦里的主角!

    但是,在她尚且没有和林风有什么的时候,她却是看到,在这个班里,那个同样美丽得惊人的女孩班长王楠对林风的情意,那种温情脉脉的眼光,还有,那几乎不避她人的大胆的柔情!

    这一切,不算什么,她李冰洁也不是美丽得次于她王楠的女孩,但是,林风,这个她梦里夜夜见到的男孩,他对王楠的态度,同样是那种温情脉脉的态度!

    这一切的一切,让李冰洁的心碎了,甚至,她就觉得自己的心没了,在那一次的酒里,林风那身上的那种说不上来的一种味道让她迷醉,在那一次后,在林风抱过她之后的那件衣服,李冰洁就再也没穿过,那一件,她放起来了,只是在自己一个个人的时候才那出来看一看,放在自己的眼前好好的看看,再闻闻,那上边,有林风的气息!

    而这一次,这一次……。

    这时的林风,他的心里虽然迷恋这丫头身上的香味,那种让他欲罢不能的香味,但,他却是无奈的双手举起,抱,他是不敢抱的,这一边的王楠在看着那,那眼神,那恶狠狠的眼神,太吓人了!

    犹豫了好久,心里轻叹了一口气,拍拍李冰洁的香肩,“好了好了,我没事,你别哭了,这人家要是不知道的话就好象我怎么了你似的。”

    李冰洁听了他的话,抬头白了他一眼,噗嗤的一声就笑了起来。这一笑就好象百花盛开一般的美丽。

    林风一下就看的呆了,看到了林风看自己那痴痴的眼光,李冰洁心里欢喜不尽,玉手在林风的腰上轻轻的按了一下,坏蛋,声音几不可闻,但却是那么的羞涩,象撒娇,似是呢喃。

    她的心里,是舍不得拧林风一下的,所以,就那么的轻轻的按了一下。

    “啊,哦。”

    林风一惊,然后干笑了一声,转眼看了一眼王楠,这丫头一双美目正看着他哪。

    李冰洁红着脸离开了林风的怀抱,虽然她是那么的不想离开。

    “冰洁,这是怎么回事?”王楠问道。

    “哦,是这样的。”

    李冰洁说到,我放学之后就要走的,可这些人在路上就拦住了我,说着,她那晶莹如玉一般的俏脸上就起了羞怒之意,这些人,非要和我,和我,说时她的声音渐渐的小了下去。

    中间看了林风一眼,似乎怕林风误会一般,我不去理他们,他们就不让我走,李冰洁看了一眼地上那些混混一眼,美目中寒意大盛。

    林风听了,心里明白了,一切,都是美丽惹的祸啊,她太美丽过分了,这才招惹到了这些校外的混混!

    冷不防看到了王楠看他的一眼,那眼里杀气四溢,林风的脑袋一缩,这一下,这小妞是真是要收拾自己了。

    不由心里苦笑,转眼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带头的混混,轻笑道,别装了,要不然,我就把你这一只手的指头一根根的折断!

    那混混听了在地上的身体一抖,睁开眼说道,我没装,我晕过去了。

    黑着脸的王楠和一边脸上犹自梨花带雨的李冰洁都是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这个家伙,也太有才了不是。

    林风听了也是轻笑不已。

    “哦,你晕过去了,晕过去了还能听到了我说的话。”

    “啊,我没装死,真没装死,没装死,能说话。”

    “哦,能说话就好,”

    长毛看着林风惊惧的说道,“那,那,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怎么样,但是,要是让我再知道了你和你的那些混混弟兄再来这里干着样的事,我就拆断你的双手双脚!

    说话的同时,他的身上的寒意徒然大增,就在一瞬间,那冷厉的寒气就让着一片的空气猛的下降了下来!

    长毛刚趴起来的身子猛的倒在了地上,看着林风的眼光,他的心里惊得剧烈的狂跳不已,这个人的眼光怎么这么惊人,就好象不是人的眼光一般!一瞬间,他的身上的衣服就好象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而且,他身上的那种气势,就好象,好象,好象是自己被什么猛兽盯上了一般,不,比猛兽盯上更厉害!这种感觉,这一辈子,在也不要见到了。

    “带上你的人,滚!”徒然冷喝声起!

    长毛的身子一抖,好好,我们滚,滚,这就滚!说完,爬了起来,一个个的上前拉起来,能走的拉着不能走的,一个个的逃命一般的逃去,那惊惧的样子,就好象是被猎人盯上的猎物一般的仓皇逃命而去。

    那狼狈的样子让没心没肺的王楠噗嗤的一声笑了起来。

    “没事了啊冰洁,你要是没事的话就赶紧的走,回去晚了你家人就该急了啊,”林风笑笑说到。

    李冰洁不禁气苦,心想你就这么的讨厌我,看了一眼的王楠一眼,却是说不出什么话来,伸手抹了一下双眼,谢谢你了,说罢,刚好有一辆公交来到,看了林风一眼,眼神中那一抹悄然流露的柔情让林风看了一呆!

    不舍!不愿!不甘!无奈!委屈!伤感!

    一切,随着公交车的车轮的转动,缓缓的渐渐的远去!

    这时王楠挽住了他的手臂,说道,去年就是这一群人,哼,小丫头的小嘴一撇,他们也是拦住了我,哼,也是说要和我交朋友,哼,也不看看自己那德性。

    还好我及时的打了我爸的电话,我爸就派了一个班的军人来了,一个个的带了枪,就是九五式突击步枪,嘿嘿,搞笑死我了,那一次的一个带头的当时都吓得尿了。

    就这胆子,还敢找本小姐的麻烦,不知死活!

    林风哑然,心想就那样的情况下,只怕是没几个人不怕死的。突击步枪都带来了,而且还是拿枪要开枪的样子,谁的命是两条的,就一条命啊,死了就没了!

    “这些人还不长记性,”王楠哼哼道。“

    林风这下明白了,说道,“该!看来这一次打的没错,只是不知道以后长不长记性,那个,楠楠啊,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咱们去吃饭,这丫头不接他的话反而这样说道,”看她的样子很是坚决。

    林风就从了这丫头的话,二人走着向前,这小丫头依然是挽着他的手臂,一路一副小鸟依人的摸样。

    来到了一处小吃街,林风领头到了一家新疆羊肉串的地方,这丫头好象是第一次吃这个东西,一手拉着林风,一只手拿着羊肉串在小嘴里吃得有滋有味,还不时的把手里的羊肉串递到林风的嘴边让林风吃,虽然林风的手里也有,但是小丫头就是这样。

    而林风手里的羊肉串小丫头也是时不时的要去咬上一口,这小丫头的这种小孩子一般的做法很是让林风无语,同时也觉得很不好意思,那就是远近的不少人在看他们。

    不过人家小丫头可不管这些,按她的说法就是这样很好。

    来到了一就家米线店,小丫头的心大好之下一人要了一碗,这下是吃得满面通红,连说以后常来这里。

    而林风听她这么一说心里是直犯愁,似乎,还有一丝丝的期待,一丝丝的无奈,一丝丝的柔情。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