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二十八章 小怔为谁立

第二十八章 小怔为谁立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清晨,一夜未眠的林风看着窗外的树枝头上的叽叽喳喳的小鸟在枝头跳来跳去,那欢快的欢叫声让林风看了心里羡慕,心说你没事起来那么早干什么,不知道多睡一会啊!

    心里羡慕,这鸟也比人幸福得多了,哪象人啊,早起晚归的,一生没完没了的了。

    心里叹气,人比之鸟之不如,大感不忿之下嘴里的内气束成一缕,轻轻的一吐,那一缕内气就从哪窗口径直的击打在了那小鸟所站立的枝头,叭的一声,那树枝应声而断。

    那小鸟一惊,在那树枝猛地落地的时间发出一声鸣叫,之后就扑棱棱的飞了起来,然后,就在空中飞跑了,似乎受到多大的伤害一般,而恶作剧的林风则是没心没肺的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却是不防惊醒了怀里的女孩,王楠听到林风的笑声,揉了揉眼,之后睡眼惺忪的看小林风说道。

    “风,怎么了?你怎么这么高兴?”

    之后看到了窗外的一缕阳光,一愣,之后娇嗔的道,“你也不说叫醒我,”说着就从林风的怀里爬了起来,一张小脸一下就变得通红,白了林风一眼。

    夜里她的那股一往直前的勇气也不知道到了那里去了,这女孩就是这样,一时间忽地又想到自己夜里的大胆,在心里欢喜的同时也怕林风把自己看轻了。

    不过,一转眼就看到林风在那里没心没肺的轻笑,一瞬间她的芳心里面就充满了喜悦。

    道,“你还笑,还笑。”

    说着用小手推了林风一把,“叫你笑我,”虽是用手在推林风,不过,那就一完全的一副女孩撒娇的口气。

    林风笑了一声说道,“我没笑你,我在笑外面的小鸟。”

    这小王楠就奇了,“外面的小鸟有什么好笑的?”

    “骗人?”

    那粉润的小嘴一嘟,让林风有了一种一下抱住这丫头狠狠的亲上去的冲动,心里的一股火气瞬间就生了起来。

    真是一个祸国的女孩,绝世的精灵。

    林风暗暗的在心里给王楠下了个评价,笑道,“你看,说着从衣服里拿出了一枚硬币,在指间滴溜溜一转,看好了。”

    就在王楠的一双目顺着林风的示意下看向外面的时候,林风的手指一弹,那硬币就象子弹一般的瞬间就击发了出去,在一闪而没的时候发出了一声锐利的啸声。

    “啪”,的一声就击打在了那棵大树上,一枝树枝应声而断,那树枝猛地往下一落,那树枝上的小鸟就像刚才一般的猛地就惊叫了起来,随后就翅膀一张飞了起来,那样子有多狼狈就不说了,一时间让王楠看得一声轻笑。

    而就在这时,楼下却是转来了一生惊叫,“哎呀,这谁呀,哎呀,疼死我了。”

    林风扑到窗口就要往下看,王楠一把就拉住了他,“你等一下,要不然人家还以为是你干的。”

    说着小脸羞红的看了一眼林风,“那小树枝,害不了人的。”

    林风乐了,“嗯,好。”

    心想这么美丽的女孩也有这么顽皮的时候。

    看林风看她,王楠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说道,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坏蛋。

    林风摸了摸头,嘿嘿的笑了起来。这时就听到下面的人叫到。

    “哎呀,疼死我了,这大清早的这树枝怎么就会掉了下来,这就了怪了,真是他妈的晦气!哎吆哎吆。”

    这上方的林风和王楠这时是相视而笑,这事真是好笑,这随便的这么一弄,谁知这就砸到了人。这时二人伸头向下看去,却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这时在那里捂着头哎吆。

    林风的眼力是何等的厉害,一看就看到了那中年人的头上起了一个包。林风顿时无语,心想就刚才那么小的一根树枝就把人的脑袋砸了一个包,这地球的引力还真是够大的啊!

    那男子捂着头在哪里站了一会,嘴里嘟哝着捂着头就走了。

    而楼上的这两个家伙却是没心没肺的在那里笑个不停,王楠这个小丫头更是笑得弯下了腰,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二位,这是什么好事啊这是?至于这么笑么?有这么高兴么?让咱也乐呵一下。”

    就在林风和王楠得意忘形的时间,他们的身后转来了说话的声音。

    二人转身一看,好吗,身后的人齐了,三男一女都在奇怪的看着而人。

    “哦,是这样的,就刚才,一根树枝掉了下来,刚好落下去砸在了一个人的头上,觉的好笑而已,”林风一脸正经的说道。

    “真的?”

    刘辉说道。

    “当然是真的。”林风说道,说着看了一眼王楠。

    而王楠的心里却是在暗笑的同时也在想,这家伙说起假话的时间就连眼都不眨一下,这以后要严加看管才好,不然,这个家伙弄不好就会有鬼点子出来。

    而林风这时要是知道王楠这是时的心里的想法,只怕是说什么也不会有了刚才的那一说。

    “哦,是真的,真是好笑。”王楠看了一眼林风说道。

    “这样啊,”

    刘辉说道,“就这都值得笑这么欢,赶明儿上上找一些好笑的好好的笑个够”。

    好在李小三的家里有备用的牙刷之类的,几人麻利的洗脸刷牙,然后又是林风去买早餐去,不过,这一次却是陪同一起去,而三个家伙却成了大爷,这也是让王楠和李冰洁二女鄙视不已。

    吃过早饭,林风和楠李冰洁三个却学校,而李小三三个家伙却是继续在这里胡闹,这三个家伙的身上都有伤,今天要休息一天,不过这样也对了三个人的心思。

    一路到了学校,学校的学生对于林风和学校里的两大美女同行,自是少不了一番八卦,林风的脸上一阵的燥热。

    而王楠下丫头的脸上却是一服理直气壮的摸样,甚至要去拉林风的手,不过却是被林风挣开了,开玩笑不是。

    小丫头的胆子大,林风的胆子可没那么的大。

    而李冰洁的脸上看上去是一脸的平静,不过,心里却是怎么也平静下来,似乎是视若无睹。

    一些无良的学生却是大叹命运不公,怎么这样的好是没让自己碰上!同时也是不平的想到天理不公,妈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不过却是忘了自己也是那一类人的一种。

    进了教室,却发现已然来了不少的同学,甚至是一些晚到的也来了。林风的心里诧异,却也没想那么多,径自去找了自己的座位,拿了一本兰亭序出来,还没等林风看上多少。

    他的身边就来了一群的同学,我说哥们,你怎么那么厉害?一戴眼镜的仁兄说道。

    林风太头看了一眼四周,慢声细语的说道,什么那么利害啊?什么呀?

    “我说哥们,昨儿不是,不是?”

    “哦,这样,昨晚啊,看了一会,然后就睡觉了,还做了个梦,说的是和周公的女儿来了个场幽会,嗯,很香艳的那种!”

    “之后又被周公他老人家发现了,然后就拉着我谈了好长时间的八卦,再然后就是见到了庄子,和他谈了一下人生,生命,理想,再后来就天明了,”林风一脸的平静的说道。

    而一干学生看着林风那一脸的淡然,一脸的正经,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而林风的心里也是无奈,这些家伙,这大清早的就来问这个,这不是没脑子是什么?

    看了一下四周的那些看着他的学生,无奈的说道,“哦,你们说的是这个呀,扬了扬手里的兰亭序说道,这法之道,就想人生一般,该收笔的就该收笔,该张扬的时间就该张扬。”

    “你看那张旭的狂草,简直就是龙飞凤舞,可是能学的人却是不多,而如颜真卿的法,却是厚重而有张有弛,是以练习的人就多。这其中的道理啊,嗯,你们就想!”

    说着拿在自己的头上轻敲了一下说道,“去,嗯,去。”

    眼镜兄揉了一下头说道,“哦,这样啊,有道理,有道理,不过这是什么意思?”

    林风和一干人绝倒!

    而眼镜兄依然说道,“好像迷迷糊糊的。”

    “眼镜,你的作业交了没?”

    一声清冷的声音传来,眼镜的身体一抖,干笑了一声说道,“我,我,我这就走,这就走。”

    说完一溜烟的就跑了,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还在想今天是怎么了?也没招惹这小姑奶奶啊,这刚开学的,就听了一番林大仙的一翻论,也不至于。

    看到了王楠走了过来。一群学生顿时就轰地一声作鸟兽散,而王楠径直走到了林风的的身边。不客气的一把抓过了他手里的那本兰亭序,看了一眼又递给了他,说道,“不知道你怎么就这么多的爱好,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林风看了她一眼翻了翻白眼。

    王楠瞪了他他一眼,说道,“放学的时候那等我啊。”

    林风压低声音说道,“你别管我了,我不去外面了。”

    王楠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还得管我吃饭呢。”

    林风一惊,“别啊,我就一穷人。”

    “我管你!”

    小丫头强硬的说道。

    “我,…….”

    林风张了一下嘴,看了下小丫头那你敢拒绝那就试试的眼神,很是识相的不吭声了。

    王楠看了他一眼,心里得意心说这人就是贱!拿好言好语的他不吃那一套,这自己一但厉害了这木头就老实了。

    不想这时林风说道,“中午我真的有事。”

    “你,你是不是真是的不想和我在一起,”

    王楠一听激动的声音有些大了。

    林风一下吓了一大跳,赶忙说道,“不是,不是啊!”

    王楠这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情绪过了,声音压低说道。“那好,你说。”话语之间,依然是美目翻红。

    林风的心一下就软了,说道,“是我小姑那里有事,真的,晚上也有事,所以可能晚上也不会来了,可能一会就要走了。

    王楠一听笑了,说道,“那你不早一点说。”

    林风无语,早一点你也没问不是,我这一句话还没说完,你这就那啥了不是。

    心里却是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下丫头是当真的了!这要是真的那啥了,自己将来可怎么办!

    王楠看了一眼四周向这里看来的男女同学,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白了他一眼,一转身,走了。

    林风叹了一口气,这丫头终于走了!

    林风发了一会怔,一直到了上课,却是老程的课,这下就没人打扰林风了,好,林风的心里舒舒畅畅的上了一节课,这一节课林风是一点也没听。

    而老程也知道这厮的习性,也是懒得理他,反倒是在中间转悠到了他的身边的时候叮嘱他不要拉下了课程,更不要拉下了成绩,重要的是记得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的那一场比赛。

    问了一下李小三他们为什么没来,一切按林风的说法就是完美,然后在老程那里喝茶,之后又到了其他的老师那里请了假,之后就出了学校,找了公交上车,一路上在琢磨怎么处理小姑饭店的事。

    经过昨夜的事,林风明白,要是经过一些明面的处理,只怕是难以达到自己的要的效果。

    最见效的就是,忽地,林风想到了这里,他的心里的那一股爆淚的气息一动,瞬间就想到了昨夜里自己在暴力修理那些家伙人的情景,人,或者不能说是人的一些人,那么,最快的办法就是人间蒸发!一瞬间,林风的识海里面风雷大起!

    忽然之间林风一怔,那就是,在他出山的时候青灵老人那一番话,随心而为么,道心为上!那些蝼蚁,杀了就杀了,那又有些什么!

    林风在当时他的心里虽然不赞成,但却是没有说什么,而现在,他忽地明白了,不说他修习虚无**的关系,那么,就是一点,那就是,当一个人有了神一般的能力,在世上可一无所顾忌的时候,那么,一切的人,或者物,在他的眼里,那不就是蝼蚁是什么!

    而自己呢,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的心就变得阴冷,看一些不平之事和人就有了灭杀而毫不在乎的心理!

    这是一种冷漠!一种对人的冷漠!

    一时间,林风的心里波澜四起,然而,要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对别人怎么还是一如以往!这个,不是自己的虚无**的问题,而是自己的心境的问题。

    林风苦笑了一声,也就是说,自己现在有了不可思议的本事,但,自己的心里也发生了变化!

    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想通了这些事,林风的心里也好了一些,远远的就看到了小何强那小子在饭店的门口玩耍,叫了一声,小何强这小子听到了林风的声音,大叫了一声小哥撒开小腿一路就跑了过来。

    林风抱起了这小家伙,一路就进了饭店,小姑在忙,而姑父则是在里面忙活。

    和小姑打了一声招乎,林风放下小何强,也上前帮忙,小姑林娟心里想着那黑社会的事,脸上一直显得不是多么的好。

    而林风看在了眼里,心里他们也在寻思该下怎么样的手才合适。中午直到了将近晚上,这时小姑的脸上的愁云也是更重了一些,林风看了一眼,看着小姑父何清泉说道。

    “姑父,那些人来吗?”

    何清泉他们了一口气说道,没来呢,不过,估计今天晚上就要来了。

    林风看了他也眼说道,是这样的姑父,那些人来了就先把钱给他们,然后你和小姑就你不要管了。

    何清泉看了他一眼说道,“好,风啊,你不是说你的同学的家里有人么?

    林风笑笑,道,“姑父,这事人家也答应了,不过,人家也得了解之后才好办。”

    何清泉听了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林风,不忍再打击林风了,在这城市里生活了这么久,他怎么不知道,那根本就是人家不想帮忙,要不然,就不会是这样的了。

    也就是林风这个少年没经历过这社会上的事不明白才这么相信。

    林风看了何清泉的脸上的神色就明白了他的心里的想法,心里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姑父,你就放心!您见过我办过什么差错的事吗?

    何清泉看了他一眼,“我知道的,小风,那就这样,大不了不赚钱了咱不干了不是,有什么的。”

    林风听他心里那一股不甘,暗自叹了一口气,山民,或者农民,在这城市里面就是这样,低人一等啊!想找一个出路就是这么难!什么鸟人都来找事!一瞬间,林风的心里杀意横生!

    “他娘的,老子还就不信了,出了这里,还就找不来干事的地方了。”

    随着何清泉的一声不甘的话出口,就这一瞬间,也就等于决定了林风要以人的血,人的生命来平息他心中的煞气!

    小风。不行我就和你小姑回去跟你叔他们干,对了,你不是说你叔他们在家里也干得很好的吗?要不就在家里干!

    何清泉的声音里有了太多的不甘,愤怒,委屈,不平,以及心酸!

    林风轻叹了一声说道,姑父,相信我!

    何清泉看了他一眼道,你要是胡来当心我揍你,别认为我不会揍人!

    林风顿时傻眼,这个是那个一直温厚的小姑父么。

    “小风,不是我说你,你这孩子就这一点不好,性子太烈,为了这事,不值当,现在咱就是吃一点亏,有什么,又不是不能生活了。咱只当狗咬了!”

    林风哑然。

    左右无事,林风在接下来带小何强给他买来了一把玩具枪,就是饭店的边上的超市,林风的心里有了计较,那里会远去。

    这小子到是高兴的不行,回来的时候小姑拉着林风问一些家里的事,也问了老爷子的身体什么的。

    林风一一的回答了,看小姑他们的兴致不高,林风就说了自己和家里的人一起干的那些事,在山里的收获,小姑他们也是听得惊讶不已。

    末了小姑好一顿训斥林风,说什么胆子大,也不知道家里人的担心,老爷子的心里的害怕,总之,一顿就把林风训得低头不敢说话了。

    而一边的女孩小晴看林风的眼不一样了,“看不出来啊,你这小家伙这么胆大,嗯,象个小男子汉。”

    林风无语,道,“我这本来就是男子汉好不好。”

    一直到了饭店不是太忙的时间,也就是九点多的时间,此时店里的顾客已然是不多了,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在吃饭,这时,一群大概二十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走了进来。一个个穿得是不三不四的,一看就不是好人,领头的是一个面露凶相的耳朵上带了耳环的大汉,一脸的凶相,这家伙一走进来就大马金刀的大叫到。

    “老板,老板,妈的给我们准备好了吗?

    他这一声就吓得那些吃饭的一个个的扔下钱就走了。

    林风看了心里的怒火升腾,看了一眼惊惧的小姑一眼。以及小何强,强自的压下了心里升腾的爆淚之气,不过,他的眼里,看着这些人,那就是象看一些死人一般。

    小何强吓得抱住小姑直哭,林风从小姑的手里抱过了这小子,小何强在林风的耳边说道,小哥,小哥,就是这些人在上次打的爸爸!

    这时何清泉从里面走了出来,那大汉看到了何清泉从来出来,哈哈大笑说道,“老板,我这回以为你死了呢,妈的,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出来?”

    “我,我在里面洗手,洗手,”何清泉低下头说道。

    “少他妈的废话啊,钱拿来,要不然,这饭店你就不要在开了。”

    何清泉一声不吭的从衣服里面拿出了一把钱来,那大汉一般抓过,看了一下,“嗯,还不错,够懂事,要不然,你他妈的就自己想,”看了一眼饭店里的众人一眼,哈哈大笑着走了出去,而他身后的一群混混也在大笑声中走了出去。

    何清泉气的脸色煞白,胸口一起一伏的,“妈的,这饭店老子不干了!真他娘的受气!”

    而小姑也是在一边直抹泪,而那方小晴也是小脸发白,“太欺负人了!这世界就没法理了,要不,报警?”

    “报警,有用吗?你报了警,那警察不知道什么时间到不说,就是他们来了,好,人早就走了,而且就是那些人没走。证据,证据那?在不说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了。临街的一家老板不就是报了警,后来那里?那例子就放在那里,哎,算了,这些人,咱惹不起。

    何清泉低声叹气说道。

    而林风悄悄的放下了何强,道,我回学校里再找一下我同学,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

    身后小姑叫了一声,“路上小心。”

    而林风早消失不见,在一条街上,一个混混看着那领头的大汉说道,“刚哥,咱还想着那个山里个家伙有多么的硬气,不成想这么就没了劲,少了热闹啊!”

    那大汉冷冷的说道,“硬气,一个小山里的小农民,硬气个鸟!”

    “今夜是他识相,要不然,打断他的腿不说,烧了他的饭店,让他什么也落不下,让他见识一下,长些见识,在这省城,不是在他那山里!”

    就在这时,大汉的声音忽地顿住了,看着前面的一个阴影,看了又看,大声说道,“谁在那里!”

    “不阴不阳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妈的,吓人啊,找死也不看看地方!”

    阴影之下,那人影缓步而来,脚下轻灵似乎是不沾地一般轻轻的而来。

    “老子是收保护费的,把身上所有的钱全拿出来,然后自断双臂,再然后,滚!”

    “什么!”

    大汉一听就好象听到了什么世上最可笑的话一般哈哈大笑不止,良久,大汉挥手止住了身后人的大笑之声,道,你他妈的在说一遍!

    但,那人影却是没在说什么,而是仰天轻轻一声阴厉的一声长笑。

    瞬间,似乎天地之间募然之间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天地之间就在这一刻瞬间变得阴寒无比,要知道,这是在夏季,天正热的时候!

    不,就是刚过去最热的时候,不过,就是这样的时间,却是有了这样的巨变!

    就在大汉心里惊惧的时候,那人影好象一动,然而,就是这一动之间,却是让人就连害怕的时间都没有!

    一瞬间,哀嚎声起!

    那带头的大汉一声未吭的就到在了地上,他的脑袋之上**瞬间就流了一地,而他身后的那些混混却是一个个如风中飘萍一般一个个的向四下飞去,然后就哀嚎不已!

    而此刻的林风却是心中的怒气升腾,一时间他身上的爆淚之气在四下蔓延,那惊心的气息让远近的一切都似乎在抖动,在颤抖。

    林风这时的杀心大起,有心把这些人都杀了,不过,在动手的那一刻,林风的心里轻叹了一声,这,是在国内啊!他也不想在国内造成惊恐,在那一刻,林风的心软了!

    看着地上的一个个惨嚎的混混,他的心里面没有波动,只是有一些冷漠,做过的事,就要有承担的后果!

    看了一眼地上的一个个四肢尽断的混混,轻轻的冷哼了一声,脚下一动,就想鬼魅一般的一闪就到了那死去的大汉的面前,一伸手就抓出了来自小姑家的那些钱。看着地上一个个没昏死过去的混混那惊恐的眼神,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原来,一个混混吓得竟然尿了一地!往后一闪退了两步,清冷的说道,以后,管住自己的嘴,要是在管不住自己的嘴出口脏话,一伸脚,一个混混凌空而起,啪的一声摔在了远处的路上,落地之时没了声息,也不知是死了还是昏过去了。

    “记住,这一片要是再来,死!”

    话落,林风的身影隐没在了阴影之中片刻就消失不见。

    看到了林风的身影消失不见,一群没昏过去的混混长处了一口气,这个魔鬼,走了,他们,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林风一出了这一带,身影就象流光一般的一闪在闪,数闪之后就消失不见,而就在林风消失之后不久,警笛声起,一辆辆的警车尖叫着开了过来。

    而这些,林风就不管那么多了。

    有些人,该死!

    林风走了便刻,他的身子忽地就停了下来,缓步徐行,心里也在想这一次出手的得失,在自己内力的做用之下,不要说什么指纹,那就是不可能的事,自己只要不是想刻意的想要留下指纹,那就没那一个可能!

    而自己要做的是,这次出手自己心里的变化,不过,就现在来说,自己就没有那有的人说的那一种心理上奇异的感觉,或者是后怕什么的,林风淡淡的笑笑,也许,还是自己的自身的原因,自己从小就在山林里面和各种凶兽搏杀,也许就是那个时间就养成了自己的心里面的这种心性!

    林风轻笑了一声,给小姑打了一个电话报平安,然后就淡然的缓步徐行而去,而这时的那些混混一地哀嚎的那一条街上,警车紧急的刹车,停下,一个个的警察匆匆的跳下,散开,然后,再然后,一系列的救护,调查,而后一个个相关部门的人的到来。

    而这个地方的派出所的头叫牛二喜,这厮是一个中等身材的人,吃得白胖,一双不大的眼里面闪动着精明狡诈的光芒,不过,在这时,他的眼中再也闪不出来了那种精明狡诈的光芒来了,这时的他,一脸的苦涩,这里,出了人命案,这可不是小事,一般来说,只要不出人命案,那就是小事,但就有一点,只要一出人命案,那么就好看,这是一定要查到底的!

    而牛二喜担心的是,自己和这些混混是清白的吗?

    不,当然不是,而是一种黑白勾结的奇异而实在的现象,一种大多地方都有的几乎是明面上的勾结,那就是,你给钱,我办事,就是在一定的时间看着办!

    而这时,牛二喜担心的就是,这一次的事把他出来!看着那一地伤残的混混,心里叹了一口气,狠狠的暗骂,要不是你们干的太狠了,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不过,也许是那个杀人的家伙故意这样干的也不一定!

    而市里那些刑警看着一地的混混也是头疼,这样的案件,不好办啊,就听这些混混的话来说,那个人是一个有着惊人的杀伤力的人,这样的人,只怕就只有国家那些精英或者一些武术世家的人,或者是一些杀手干的,而这样的案件,一般来说就是死案,这样的人,不是他们这样的普通人能捉到的,没留下任何的痕迹,这案子,怎么办。只有走过程了,悬案,一般来说这样的就是一个悬案的下场!

    看着一地的伤残,这样的情景就一个环境来形容,那就是战场,大战过后的一地伤残。

    不说一干市里的刑警在调查取证,而牛二喜悄然的走到了一边,悄然的打起了一个电话,轻轻的说道,这事大发了,我干不了,弄不好我自己的帽子就要掉了,你的人一个完整的也没有。

    “而且,那个谁死了,很惨!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不等对方回话就挂了电话。

    而就在市区的一个酒里面,一个房间里面,一个汉子狠狠的把一个精致的茶杯摔了个粉碎!

    一边的另一过看上去阴柔的人轻轻的说道,“大哥,先不要急,先想办法弄清楚是怎么一会事再说,我就不相信了,一个小小的街区里面会有这样的人?”

    那大哥一愣,“你的意思是说?”

    阴柔的人点点头,“是,就是那样的。”

    汉子听了他的话,一时间就沉静了下来。

    好久之后,他阴沉沉的说道,“我到要看看,是谁在老子的头上动土,要是让老子查出来,哼!”说话之间,汉子的身上瞬间就透出一股狠淚的气息。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