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二十六章 风起 心魔生

第二十六章 风起 心魔生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屋内,两口子相视而笑,王卫东笑道,这丫头怎么性急,说就走。   (w w w . v o dtw . c o m)

    王向红笑道,还不是随了你这当爹的性子,不过幸好长得不像你,若是象你就惨了。

    王卫东笑着道,咱就那么难看,真要是那样子的话你还会嫁给我?说完他得意地笑了起来。

    王向红忽地说到,我说老头子,我觉得不对劲啊?

    王卫东一听有些发愣。

    “怎么了?什么不对劲?”

    王向红慢悠悠地说道,你那宝贝丫头怕是喜欢上了林风那个小子了,要是真的那样子,我看你个死老头子怎么办?

    王卫东嘿嘿一笑道,这个丫头不也是你的吗?这事你看着办就是了。

    王向红一听心里有了底,道,丫头不是你的了?

    “那我不管,我天天忙得不着地,那有时间管这些。”

    王兴红瞪他一眼说道,那我也不管,你老王家的女儿。你这当爹的不管,我操什么心。

    王卫东笑着说到,其实我看这个小子也不错,人有人样,才气更是高得吓人,这个小子将来一准是一个人才,一定是潜力股,我看好他,只是现在他们小了一点。

    王向红一瞪美目说道,我当年不就是这么小就被你骗了吗?哼哼,小了一点,一点也不小了,在一些地方,这个年纪只怕都结婚了,甚至都了孩子!

    王卫东一怔,说道,这个也是麻烦事,这样,这些事你是女人,给丫头说说,王向红点了一下头说道,也只好这样了。

    王卫东忽地说道,当年我要是不抓紧一点,你就被老肖那个家伙给骗了,我能不早打算吗?要是你这么漂亮的老婆被老肖骗了去了,我那不后悔死。

    王向红嗔怒地推了他一下说道,你就不知羞你,忽地又说道,老头子,你就不觉得林风这个孩子有点奇怪么?他年纪轻轻的那里能弄那么多的钱来。

    王卫东拧了一下眉头了一下眉头说道,这也是我叫他上来的原因,不过,这个这小子不是凡人,我可以断定,这个小子的将来一定不是池中之物。

    一个成功的男人所具备的一切他都具有,而且,这个小子最可怕的是他有一种泰山崩于前一点也不变色的气势,老婆,你也知道,我出身特种部队,出去执行任务是常有的事,可以说,就是一个高官也得我的气势之下心生惊惧,而这个小子,嘿,邪了门了,好像我在他的眼前不敢和他对视一般。

    而在联系他刚才所说的话,我断定这个小子,他所说的在山里猎杀野猪和野狼的事一定是真的,而且,也觉对不是他所说的那样,这里面,一定不简单!

    这一下,王向红有些发愣了,“你真是这么看的?”

    王卫东说道,“我可以却定百分之八十!”

    一下子,王向红是真的愣住了。

    良久,她才说道,“你这么说,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个林风是一个全才,一个文武全才!”

    “是!”王卫东的眼里的精光一闪说道。

    老婆,你说,我要是把这个小子弄到军队里,你看怎么样?我估计,一个将军是跑不了的。

    王向红摇了下头说道,“你就死了心,就咱家的丫头那一关就过不去。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楠楠已经是对林风小子死心塌地的了。”

    王卫东一愣笑到,“行啊,我家丫头的眼光就是好,这么好的潜力股一眼就看到了,好眼力。”

    王兴红白了他一眼说道,我还以为你像一些豪门一样的想把持楠楠的婚姻呢。

    王卫东一笑,你是一点也不了解我不是,咱们家的丫头,不需要那样子。

    “现在的一些人,哼,为了一些不着调的事,就拿小辈的婚姻来开玩笑,真是活得倒回去了。”

    你能这么想就好,之前丫头的心里还很紧张的呢,我听她说过,她的一个同学就遇到了这样的事,而楠楠的那个同学的家里就一个局长而已。

    “哎,这个世道,什么人啊这是,对了老头子,我看小林不是那种不知分寸的人,楠楠和他咱们就不要管了。”

    “行啊,你说不管就不管。”王卫东说道。

    且不说这两口子在这里商量他们的一切事,而这时的王楠和林风,一路到了李小三定的地方,一看,好吗,这个小子,这哪里是什么饭店,分明就是一个酒。

    林风看了笑了,感情这几个小子是找了个借口出来玩来了。这哪里是聚会,就是玩!

    他也没问是那个家伙想的,到是有几个女同学好奇地看着王楠和林风一路而来,一个个大是好奇,有情况啊!

    而王楠这个丫头是一点也不怕的样子,反而一脸的微笑。

    几个女孩一哄而上拉住王楠审问是怎么一会事,王楠笑笑说是碰巧而已。以霍小丽为首的一干女孩那里会放过她,一直审问她,而这个丫头到了最后就一个态度,不招,不过,也不否认,这一下,可就真是说不清了。

    而没有和一群女孩一起上前审问王楠的李冰洁则是一脸微笑的用一双美目似笑非笑地看着林风,一副我看明白了的样子,只不过,她的心里是怎么样的谁知道。

    林风被她看得心里发毛,心说这个丫怎么回事啊?没见过咱这么帅的帅哥?别的同学是一个假期没有见了,你一个插班生一来就这么**裸地看人,这么看合适吗?

    这时李小三早已是过来一下勾肩搭背的搂住了林风的肩膀说道。

    “头,你丫的行啊,平时是不显山不露水的,这一下就拿下了?”

    林风的心里一抖,“死远一点,你就没有一点的正行,什么事到了你小子的嘴里就没意思了。”

    李小三哈哈大笑不已,“有意思,你丫的是哑巴蚊子咬人闷下口。”

    林风气得一抬手,而李小三是早就防着他的这一下,在他也说完的时间里就一闪,满以为自己这一下一定能多过的,不料想他的头上啪地一下响了起来。

    众人一下哄笑不已,李小三摸了一下头,干笑两声说道,行啊头,这打人的本事是大大的见长啊。

    林风大笑,“你小子以后有的老实了,不然,有你小子的。”

    一般的王兵大老远的就怪笑说道,“哎吆领导,您老怎么这才来啊?弟兄们是望眼欲穿啊,我说班头,你们就不能体谅一下我们这些小弟的情绪?”

    不待王楠发话,林风的脚下一飘,叭地一声,这个家伙的头上也来了一个爆栗。

    一下这个小子吃痛怪叫了一声,众人哈哈大笑。

    “活该,”李小三笑道。

    王兵咧了一下嘴郁闷地说道,“你小子不也挨了一下,我就发迷了,我这里这里到头那里有两米多远,这怎么就也挨上了。”

    众人又笑,敢情是这个小子自认为离林风那里的距离远,这

    才说风凉话,不料想也中了招。

    林风笑道,“你小子就贫。”

    这时,一些远近的人都看向这里,一群少年男女,青春年少,而这面却是有两个惊人的女孩,一个个不似人间女孩,如何不引人注目!

    而林风在这一群少年男女的人之中,那清俊飘逸出尘的形象,更是引人注目,一时间,注意的人是越来越多。

    李小三看着林风看来看一下四周说道,我们进去。说完,带头走进了酒。

    而后面的一干少年少女跟着一路走了进去,酒里面的人很多,一群人找好了做位坐下,而王楠则是有意无意地来到了林风的身边坐下。

    而紧挨着她的是冰洁,然后是一些女孩,而林风的另一边则是李小三刘辉一群家伙,不过这一次的人没来齐,一班学生来的有三十来个人。

    男女混坐,李小三代表男生要了啤酒,而女孩子的一边则是王楠要了一些饮料,另外要了一些其它的吃食。一大帮子的少年少女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李小三是找王兵拼酒去了,这个小子今天是铁了心要把王兵喝高了出洋相,而另一边的女孩子则是是凑到了一边说些女孩子感兴趣的话。

    忽然之间林风觉的自己有一些和着些少年男女格格不入,就好像他是一个世外之人一般。

    他们或者她们个个都有一个温暖的家,家里有爸爸妈妈,有温馨的家,一放学到了家就有关心的家人,可口的饭菜,可以顽皮,任性,撒娇……..

    总之,可以在父母的羽翼之下自由自在地过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少年。

    而自己,想到这里,林风的心里就一痛,心里恨意大起。既然不要自己,那么干什么要生下自己?多少年来,自己也直就想不明白这个道理,这个世上,有这样的父母吗?虎毒尚不食子,而人呢?

    心里苦涩,脸上的笑也干了一些,在别的孩子任意撒娇顽皮不堪的时候,自己那,一个人呆再深山里仰天长嚎,虽然家里爷爷和林大山一家以及山村的人对自己一点也不见外,完全的把自己当做了山村的一份子,但是,林风心里的那一种痛,又岂是这一种亲情所代替的了的,只因为林风少的,是这个世上人人都该有的父子母子之情!

    这方面,林风的心里一直就看不开。

    人心太过聪明,而这看事时就走了极端,要是一个平凡的人,也许就不这么执着了。

    端起了酒杯,一杯杯的下肚,似乎喝的不是酒,而是心中的愁绪。

    忽地想到山里青灵老人一个人在那样子的原山里的大山里,一个在数千年的时间里一直古井不波。

    那样的心境,那该是多吗的厉害!一时间,林风痴了。

    转而又想到那一架古琴,心里就是一暖,那家古琴,就是老人的精神所在,要不然,老人的琴艺也不会那么的惊人。

    可又想到老人所说他自己是纯阴之体,琴音之中少了阳气,所以,完全达不到古琴的绝顶之意,而林风,却对是可以做到那样子的,这后面的话,是老人对林风所说的。

    而林风也知道这一点,在山谷的时间里,他是一心沉醉于修武之道,对于这一方面,是顺带而已。心里越想越多,一时之间,林风的心有些乱了,轻叹了一口气,却是深刻地想到了那一句剪不断理还乱的贴切。

    而林风的这一切的眼中的变化,一切的情绪的微妙的变化,他不知道的是,早就被一边的两个女孩看在了眼里,林风的心里有一些烦闷,就起身说道,你们先玩,这里太闷,我到外面透透气。

    一帮子的少年男女也不在意,王兵那厮更是挥了一下手,林风看了哑然失笑,这个小子,这时正在对一个叫小雨的女孩大献殷勤。自己一个人走了出去,而他的身后,两个美丽得让人不敢正视的女孩看了心里不由得心也跟了出去。

    一路避开疯狂舞动的男女,林风看着这一些舞动的人心里就是好笑,在白天,谁也不会这样的,而在夜里,一个个的就在夜色的遮盖之下释放了白天的面具,把自己的另一面释放了出来。

    在台的地方要了一包烟,拆开点上了一支,一口下去,顿时那一股幸辣的烟味冲入了口中。

    “咳咳。”

    林风一阵的轻咳,惹得一边的一个男子一阵轻笑,老弟,刚开始的抽烟?

    林风点点头,是啊,这烟也不怎么样啊,这么冲。

    男子笑道,这你就不懂了,这刚开始学抽烟啊,就不能抽味重的,就像你这样一上来就抽这三五烟,就不太合适,你应该要要要些味轻一些的。

    林风一笑说道,我那里知道。

    男子笑了,刚开始是这样子的,不过,等到你的烟瘾上来的时间,就喜欢那味重的。

    轻叹了一声说道,就象一些吸大烟的人!

    说时,这男子的眼里闪过一抹无奈。

    林风看了他一眼,心里了然,这个男子的心里也是有事的人,不过,那是人家的事,交浅言深,自是不好说什么。

    男子吐了一口烟,那一缕烟雾升腾而起,那男子说道,老弟,这烟啊,刚开始是一小口的吸,让烟在你的口中回味,吸进腹中味,在之后你就能慢慢地知道他的魅力了。

    不过,我建议你不要学吸烟,不好,一但上了瘾,想戒掉,那就难了,当然,就象一些人,是离不开的,我就是,说着轻轻一笑。

    林风也是轻轻一笑,抽烟,在我看来,不单单是抽烟,而是在味人生中的酸甜苦辣。

    男子一惊,他是怎么也想不到林风惊是说着这么一番话来。

    这时,林风听到了里面有酒瓶摔烂的声音,他愣了一下说道,里面好像在打架,而这市里面的重金属音乐依然在疯狂地响个不停。

    老弟,这你就不知道了,这种事,是再正常不过了,要是在这里有一个礼拜不打架,那就是真的奇怪了,可以说,几乎每天都要打架。

    而这里是什么地方,也许几句话就要打架,不过,这里是虎哥的地方,一般的人是不敢闹大的。

    对了老弟,我看你还是一个学生,这些事不要往前凑,这一不留神弄到了身上血了那就不好了。

    林风笑了一声,是是,那男子又说道,说起来这个虎哥啊,那可是一个汉子,听说当年的时间,自己一个人一把刀砍翻了十几个混混,而后来虎哥的名声也越来越大,在他的地方闹大事的人就少了,有也是一些小打小闹的。

    而且听说这个虎哥现在和上面的人也是很熟,一般的人谁在这里干事?这些人,黑白通吃啊!

    就在这时,里面传来了一声女孩子的尖叫!跟着,又是一声尖叫,紧跟着,是一声大吼,之后,又是一声尖叫!

    他的手一扬,手里的烟头划过一抹流光,瞬间消失不见,“抱歉,”林风的话一落,他的人依然不见!

    我的天!男子一声惊呼,我是不是遇到了鬼了?怎么这一转眼人就不见了?

    而林风在次出现的地方,已是酒的舞场之中,拨开人群一看,还真是自己的一帮子同学,而这时的李小三满脸是血,而刘辉和王兵则是躺在了地上。

    林风的心里突然生起了一股怒气,他的身上的气息瞬间显得阴沉了起来。

    而这时对面的几个流里流气的汉子之中的一个道,给脸不要脸,一群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哼!活腻了不是,这一次让你们长一点记性!

    林风这时看了一眼。地上除了李小三他们还有几个同学,而王楠和李冰洁则是被两个男子强行拉住了。

    两个女孩的脸上满是泪水,一边挣扎一边尖叫,而同学们也在那一群的汉子的逼迫之下所在了一个角落,不过还好的是,没有一个退缩的。

    “哭,再他妈的哭就要你好看!一个大汉喝到!

    王楠和李冰洁两个顿时不敢哭了,不过,王楠到是沉着,说道,你们现在放了我们,你们也许不会怎么样,要不然!

    “不,他们就是先在放了你们也晚了!”

    林风的声音阴冷地传来!

    “风!”

    王楠一惊说道。

    李冰洁也是一喜,叫到,“你快跑。”

    林风笑了,只不过是残忍的笑!

    “小子,活的不耐烦了不是?”

    一个大汉一语未落,他的人便如雷击了一般飞了出去!

    瞬间,满场皆惊!

    一瞬间,就连舞动的人也动静了下来!

    太吓人了!那拉住王楠和李冰洁的混混也是呆了。

    “楠楠,冰洁,不要怕。”林风说道。

    “啊!”

    一声惊呼响起来,是一个跳舞的女孩子的声音。

    林风看了一眼,道,“你们闭上眼睛。”

    而这时的所有人都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少年不是易于之人。

    而对面的一个混混头子说道,“小子,不要趟这趟浑水,不是你能管得了的,一边去,你今天的消费算我的。”

    而那些小混混这时的脸都发白了,刚才被眼前少年一下击飞的人,这时是死活不知,眼前的少年,出手就伤人啊!

    他们的心里是怕了,一个个虽然手里拿的有钢管之类的,但是,一个个对林风却是怕得要死!

    也许是看林风没有丝毫的让步的意思,为首的混混说道,小子,你就一个人,一招手,看看我们,你就相信你一个能打得出去!

    而拉住李冰洁的混混则是会来事的拉住李冰洁用了用力。

    林风看了他们一眼,阴沉地说道,“一句话,放了人,跪下,自断一臂!然后滚!”

    “什么?”

    那混混为首的一愣,“你是不是神经病?”

    “哈哈!哈哈哈!”

    林风看了王楠李冰洁说道,“听话,闭上眼,最多十秒钟!”

    “嗯,我听你的。”

    王楠说道。

    而,李冰洁则说道,“你快跑,报警。”

    林风看了她一眼,阴冷轻笑声起。

    “一群土鸡瓦犬,哼!”

    声落,人影一闪不见!

    而就在同时,那两个拉住王楠和李冰洁的汉子混混一声不吭就倒飞了出去!

    “站好了,林风的声音响起!

    “住手!”

    一声的大喝响起,而这时的林风,那里管这些,随着一声声的惨叫想响起,一个个的混混几乎是在同时倒飞了出去!

    呆痴,也许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一大群二十多个混混就一个不剩地倒了满地。

    不还有一个,就是那为首的混混,那混混张大了嘴,艰难地咽了下嘴里的吐沫,只不过,是艰难的干涩!

    叫到,“何公子,救我!”

    而林风没有管这一切,冷冷地看着他,“到,小三,辉子,你们要不要紧,问题不的话就下起来照顾女孩子!

    “好好,”李小三几个说道。

    林风又说道,“我说过,自断一臂,跪下,然后滚,不过,你们没照办,那么,就多断一腿!

    “而你,做为头子,断四肢!

    这血淋淋的话,一瞬间,就惊呆了所有的人,“朋友,太过分了。”

    “过分?”

    林风笑了,转头看向了说话的青年。

    “她们一些女孩子被他们强行的控制,继而进行非礼就不过分了?”

    “你,”那男子一怔,“说道,那不是人没事吗?”

    林风笑笑,“若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事,就是你主使的?”

    男子看一眼林风一眼,“不要以为你能打你可以为为所欲为!”

    说着,拿了电话打电话。

    “林风,”这时李冰洁一下扑进了林风的怀里。

    林风一愣!

    而王楠更是一愣,这事,应该是自己的事啊?

    她怎么就扑进了林风的怀里了?

    这一下,一干同学都惊住了。

    而李冰洁则是不管不顾的哭得那个爽快啊。

    “哦,没事了,没事了。”林风看了王楠一眼说道,脸上那个干笑啊…….

    而王楠则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林风心里苦笑,拍了一下李冰洁说道,“没事了。”

    李冰洁从他的肩膀上爬起来,摸了一把泪水,冲他嫣然一笑。一时间有一种百花齐放的感觉。

    林风看了心里一呆。

    转头看了那男子一眼,又看向那混混头子。

    那混混头子的身体一抖,不过林风没有理他,而是脚一起,一脚踩断了身边的一个人的腿!

    腿骨的断裂声响起,所有的人的心里都是一抖,太狠了!这个看上去俊秀的少年怎么这么凶残!

    林风没有理别人的看法,一个个的踩去,一声声的惨叫响起,这一刻,不管是谁,心里就一个念头,这个少年,是一个绝对不能招惹的人。

    而林风的心里,脑海之中,爆淚的气息翻腾冲撞,而这一切随着林风进门的那一刻起,看到了那一幕的情形起,他的心里的爆淚就爆发了。

    “你就是叫虎哥的?”

    林风冷冷的问道。

    “不不,我我,”说着,为首的混混竟是让人惊讶的跪了下去,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连续的惨叫响起,这个虎哥的四肢变了行,完全的扭曲了起来。

    这一下,只怕是在好的医生也治不好了,他的整个人一下就昏了过去。

    “你!”

    那青年一脸的震惊,你就不怕法律的制裁,你玩了,你杀了人,你这一辈子完了。

    “哈哈,你完了,哈哈。”

    “这个世上,没有人能把我怎么样!除非我原意!”

    林风冷淡地说道!

    “什么?什么?啊,你还真是一个神经病啊。”男子大笑道。

    “楠楠,是不是这个人的指使?”林风指向男子问道。

    “应该是他!”王楠说道,我和李冰洁上卫生间见到了他,然后就出事了!

    林风点点头,我知道了。

    “风,你不要那样子了,我已竟给我爸打过电话了,你不要再伤人了。

    “人?哼,在我眼里,就是畜生!”林风阴冷地说道,已所不为,忽施于人,哼!

    那男子这是大笑道,“你很好,不过,我看你是怎么逃过去的,你打残了这么多的人,哼,你就等着。”

    说着,他看向王楠和李冰洁的眼里满是**。

    林风看了冷哼一声,手一扬,一声惨呼乍起,男子的一条腿应声而断。

    “啊,”一声的惨呼似乎要把人的耳朵震聋。

    “你,你你你你,你踢断了我的腿,啊啊。”

    “知道痛了,你在想着人家女孩的时间怎么就不想想人家心里的感受!嗯!”

    “啊。”

    随着林风的动作,男子的另一条腿也应声而断。

    林风此时的杀机狂暴地冲天而起,阴沉地一笑,在我的眼里,只有人和畜生,要么,生而为人,要吗,就死!

    抬腿,脚起!

    一声惨呼,那男子一声凄厉地悲鸣响起,瞬间飞了出去后一声不吭就没了声息!

    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是噤若寒蝉!

    这个少年,他就是一个地狱来的魔鬼,一个无情的修罗!这一刻,他的狂暴的气息充斥了整个酒。

    无一人敢说一声,无一丝的声音发出,林风的这一切,太吓人了。

    “风,你,”王楠看了林风一眼说道,你…….

    而李冰洁这时呆痴地拉着林风的手发呆。

    “你,没事?”

    王楠说道,你怎么看起来那么可怕啊?

    林风一愣,看了一下四周。

    刘辉点了一下头说道,“头,班长说得不错,你真是好吓人啊。”

    林风的心里一激灵,心中似是若有所思,轻轻地一笑,瞬间,那个风轻云淡的温文尔雅的少年又回复道了他的身上,我就这样子的,一但心里遇到了不平事,或者是这样的人渣,我就不把他们当人看了。

    你们知道,我在山里杀狼屠蟒,猎杀各种猛兽,心里的杀气太重!

    他的话是对刘辉他们说的,不过,他自己的心里却是也这样想的,只不过刘辉他们是不知道林风心里的想法而已。

    看到林风回复了那个清俊的少年摸样,拉住她的李冰洁也是轻舒了一口气。

    道,“风。这些人太坏了,我和楠楠被他们强行拉住了的,太坏了,转而看了一眼地上的一群哀嚎的混混说道,我们怎么办啊?说道这里,赶紧又到,我和我爸打个电话。

    林风看了一眼昏迷的男子,阴沉地一笑,心想你想打我的女人的想法,那么就不要在当男人了。

    一脚下去,那昏迷的男子一声变了调的惨叫响起,顿时,他的身体强烈地触动了起来。

    李冰洁拉住了林风的手臂说道,“风,不要再打他了,他要是死了就麻烦了。”

    林风一笑不语,而王楠则是凝了一下细细的柳眉,一瞬间,她的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们没有事?”

    林风轻轻地问道?

    “我没有多大的事,就是刚才晕了过去,头上流了一些血。王兵那小子大概也没有什么多大的事,刘辉这个家伙就不太好了,软受伤。“

    刘辉咧了一下嘴,“还好,就是他娘的痛得慌,哎吆,他大爷的,真狠啊,这帮他人杂碎!”

    “风,你也没事?”

    王楠抱住林风的另一边的手臂说道。

    “我能有什么的事,就是打打人而已。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等下想来警察一定要来的,你们知道该怎么说的?

    “知道,”李小三等人说道。

    王楠说道,“风,你下手太狠了,只怕会有麻烦。”

    林风淡淡地一笑,我只干我想干的事!不论其他。

    这时李小三的无赖劲就又上来了,领导就是领导,我说头,你怎么就这么的厉害?

    林风翻翻眼,就小子这是受伤的轻,不然就该叫唤了。

    “好了,先上医院看伤再说,走。

    说着领着刘辉向外走去,这时酒里的服务生一类的人早就不知道跑到了那里了,一个个躲的不知所踪。

    就连虎哥都被人打得那样子了,还不跑,不是傻子是什么?

    好在剩下的一帮学生到是没有几个受伤的,这到是让林风省下了不少的心思,一帮子惊恐的少年男女一个个走得飞快,怕是一个不小心就落在了后面就被人拉住了一般。

    拐过来了两条街,方始听到了由远而今的救护车呼啸而过。片刻后就是尖厉的警笛声划过夜空的声音,林风的心里很是无奈,也许,今夜他是下手他狠了一些,不过,就这一件事来说,他要是不下手狠一点的话,那吗,又怎么能以雷霆一般霸烈的震撼压之一切!

    哦,还有那个叫虎哥的家伙,最有可能有一些背景的那个叫何公子的家伙,想到这里,林风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的阴森的轻笑。已所不为,忽施于人,既然不能平淡与世,那么,又有什么不可能以一种秦骑如雷一般的狂野压制那些不知所为的人,在这一些人的面前,就之是一个办法,死!

    林风的心里想着,而他那俊秀的脸上就不知不觉地现出来了一丝的阴森,一丝的滔天的怒气,不知不觉之间,杀气横生!

    “风,你,怎么了?”

    一直抱着她的李冰洁痴痴地看着他说道。

    林风一愣,脸上的神色瞬间平复了下来。

    “风,你怎么这么大的杀气?”

    王楠在这一瞬间明白了一丝,道,我知道的,为什么?

    “我,”林风看了她一眼,轻吐了一口的心里的郁闷之气,丫头,什么是杀气?

    王楠一愣,幽幽地看了他一眼,摇了一下头,抱着他的另一只手臂紧了紧,似乎怕在一刻林风就不见了一般。

    而林风却是明白了,这个丫头是看明白了,心里暗暗一叹。自己也不知怎么说了。

    一时间气氛有一些尴尬,刘辉看了一眼林风左右的两个紧紧抱着他的女孩,心里在羡慕林风的同时,也在替林风担忧,头,你不是抽烟了吗?给我来一支,刘辉说道。

    林风看了他一眼,给了他一只,“你小子,也想抽烟?”

    刘辉不屑地说道,“我早就抽了好不好,只是抽得少,你们不知道而已。”

    “头,这个家伙就一坏小孩,”王兵咧着嘴说道。

    一下众人大笑,“来一根,有好事不要自己吃独食。”

    林风看了一眼这个小子一眼,干脆的拿了出来。

    李冰洁顺手接了扔给了李小三,这个顺手的动作那叫顺畅啊。

    王楠看的心里冒火,一把抓下林风嘴里剩下半截的香烟,道,“不许在抽了。”

    林风一呆,不过看到这个丫头的清冷的不容置疑的小脸,缩了一下脑袋,不敢吭声了。

    王楠的这一手一下就搬回了刚才李冰洁那些暧昧的温情,而且是干脆利索,在场的那一个人又是傻子了,此刻谁看不出来这两个女子在挣风吃醋!

    一个个的心里明白,但是在此刻却是不敢说话,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热闹了。

    而李小三这个家伙则是在和王兵两个在挤眉弄眼。

    林风的心里苦笑。

    “头,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最后还是刘辉解了林风的围。

    林风的嘴上泛起了一丝的笑来,轻轻一笑,在酒里,打架的事是几乎是天天都有。

    看了一眼王楠和李冰洁,这两个女孩的背景惊人,而且她们也往家里打过电话,想来下来的事有人一定会去了解的。

    凉拌!

    林风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的意味深长的轻笑,随即昂首向天,一丝的无奈,一丝的决绝,一丝的看破世情的阴郁悄然浮上心头!

    “风,你没事?”

    李冰洁再一次的问道。

    林风摇了一下头。

    “没有事,环视了一下四周之后说道,好在今夜咱们的人没有事,你们不要多想,该干嘛就干么吗,就当没这一回事,说时,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丝狞笑,心想要是这事不按自己的设想发展,那么,就只能怪那些人命短了。

    说不得自己就要大开杀戒,屠尽这些混账了!

    “各位,看来也都没有什么的事,那么就都回家。”

    林风淡淡地说道,“今夜未能尽兴,改天我们在出来玩。”

    “等等,”刘辉说道。

    “头,我们要就刚才的事说一下。

    林风看他一眼说道,“那你说。”

    刘辉说道,“要是有人问起,我们就今夜的事实话实说,当然,事情的起因要突出来。”

    刘辉沉声说道。

    “林风有一些话不说,但是我们要说,今夜,可以说是林风一人救了我们!”

    林风看了他一眼说道,“没那么严重。”

    “不,”刘辉道,这是事实,就是说,要是没有林风在,今夜会发生什么事,我想谁都知道。

    众人一起道,“头,你就放心,我们知道的。”

    王楠忽地说道,风,没有事了,我爸打了电话,他说,要我和你说,不要放在心上,一切有他,而且,爸爸还说,再遇到这些事,让你下手不要顾忌,只要不出人命就好。

    “不过,我不让你打架。”

    林风听了一笑,这个结果,也是他预想的一种之一。

    而李小三坏笑一声,“班头,你这就管上了?”

    林风一呆!

    王楠的玉脸一红,横了他一眼说道,那又怎么了,我还就管上了,死小李子,死一边去。

    李小三瞬时无语,众人大笑。

    林风的心里暗叹,这个丫头,这一次,是在众人的面前砌底的摊了开来了,难到这个丫头就不顾忌她的家里的父母吗?

    而李冰洁的脸上一白,瞬间有一种眩晕的感觉,强自的站稳了身体。

    不过,挽着林风的手却是更紧了,似乎要不紧一些,在下一刻,林风就消失了一般。

    “散了散了,”刘辉说道。

    一众人告别而去,当然是男同学顺便送女孩子回去,同学都散去,现场就只剩下了林风李小三几个,林风有些诧异地看着王楠李冰洁说道,你们两个怎么不回去?

    王楠气得嘟着小嘴不说话,心里却是早就把林风骂了个遍,你这个木头,傻瓜,混蛋。

    看着王楠冷着的小脸,心里顿时明了,看向李冰洁。

    这个丫头说道,“我这个样子怎么回家?”

    心里却是黯然,面对王楠,李冰洁的心里有一种无奈,一种失落,一种无力。

    对面的女孩,漂亮的惊人不说,更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气质。就好象是一个女王一般。

    而自己再她的面前,怎么就有一种无力感。

    林风无奈,看向王兵,王兵苦笑,道,别看我,哥们就这个样子可不敢回去,不然,我老爹不揍死我才怪!

    林风无语。

    刘辉大笑。

    李小三也是坏笑得厉害,就连一脸清冷的王楠和李冰洁也是笑了起来。

    林风看着这个家伙道,“知足你小子,心里去是一黯。”

    王楠敏感地看到了林风的心里的变化,拉住他的手臂说道,我妈问你怎么样,说要不你跟我回家住?

    林风张了一下嘴,却是说不出话来,心里却是怪异地想到。这是不是她的家里的一种意思,一种暗示。

    而其他的人又如何听不出来这里面的意思。

    林风看了一眼几人说道,谢谢阿姨了,不过,这么晚了就不打扰阿姨了。

    “这样,小三,你爸妈不是出差了吗,今夜就麻烦你好了。”

    李小三翻了翻眼,道,我正要说呢,我一个人在家里无聊死了,这一下热闹了,早前就叫你小子来我家和我作伴,你小子就不来。

    “走走走,”干脆都去我那里凑合一夜算了,反正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也是看电视玩电脑,不过,就是我那里只有方便面了,说时显得很是不好意思。

    林风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小子不就是想让哥几个给你把你的厨房里和冰箱里放满吗?直说不就是了,还绕那么大的一圈子,累不累啊你。

    李小三听了一笑,道,知我者,头也,没办法,这几天囊中羞涩啊!

    林风无语地看了他一眼,顺手从兜里拿出了一沓钱,看了一下大概有两三千的数目,顺手就扔给了他,小子,明儿省着花,别没几天就没了。

    李小三大喜,还是头好啊,前几天找刘辉这家伙接济一下,这家伙才给了三百块,小气。

    刘辉一翻眼,“你丫有没有良心,老子就三百六十二快,你丫的是不是人啊?”

    众人大笑。

    王兵笑道,“这年月,地主家里也没有余粮啊。”几人又是一番大笑。

    林风就奇怪了,你爸妈出去的时间你不是给你留了足够的饭钱和零花钱吗?

    李小三讪讪地不说话。

    刘辉嘲笑到,“人才啊,人家天天说自己是大师,可不想在上被人骗了个精光!哈哈哈……..

    李小三气恼地说道,死辉子,你就没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几人一路向李小家里走去,只不过,几人刚一开始走,就在路口的一出阴影之处,一股怪风突然而起,这一古怪风来的突然,怪风仿佛有一种灵性一般,而在它出现的同时,周遭的空气就好象忽然间进入了冰天雪地之间。

    而且,似乎更是有一种的让人心寒的气息,而四周的气流也好象有一种无形的大手在拉扯。

    而这时这正是午夜时间,这样的奇怪现象真是让人心惊。

    王楠几人看了一下吓的不轻,王楠一把抓住林风的手臂,“风,我害怕,那风怎么那么吓人啊,好奇怪啊?”

    而另一边的李冰洁也是好不到那里,一双手紧紧地抓住林风一点也不放松,一张小脸更是发白,最后竟是双手跑住了林风的腰间,“风,风啊,我也害怕。”

    林风哑然失笑,看了强自撑着的李小三三个一眼说道,你们是不要说你们也好怕啊?

    刘辉说道,“不怕,才怪!”

    这一次出奇地没有人和他抬杠,林风看了一眼,心知那怪风里面是那两个阴魂,暗自苦笑,这两个阴魂,就不能弄得声势小一点吗。

    “头,我看我们还是快走,真他娘的吓人。”王冰说道。

    林风看了两个小脸煞白的女孩一眼,点了一下头,说道,好,在这个时候,这几个人真是吓的不轻,也没有人说别人的胆子小了,而李小三三人为成了一团。

    李冰洁和王楠自是恨不得都整个人都钻进林风的怀了,就连小脸也不敢向外看一眼了。

    而那李冰洁更是悄悄地说道,“风,你不会害怕的是吗?

    林风苦笑,看了一眼悄然抬头看他的王楠一眼,说道,“是啊,我会的,一语未了。”

    他的腰间一痛,知道是王楠这个丫头暗地里下了黑手,没办法,认了。

    心里发苦,这是什么事啊这是!

    就是这样,他的嘴里还说道,没事,就一旋风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在山里这样子的风多了去了,而且比这个还要吓人,仅仅是风而已。

    不过,林风的心里却在寻思,有时间的修理一下这两个混蛋了,没事弄这么大的动静干什么,很威风吗?

    拍怕两个女孩的粉背说道,“没事,你们先走,我马上来。”

    “不,”王楠两个几乎同声说道,我们就一起走。

    “是啊是啊。”李小三说道。“这太吓人了。”

    林风看了那仍在盘旋的选风一眼,摇了一下头,这两家伙。真是,欠修理啊。

    感受着两个女孩怀抱的温暖,林风甚是无语,这两位,胆子太小了。

    好不容易找了两辆的士,上了车,一路向前,而那股旋风依然在车的后面快速的盘旋追逐,而这一切,更是让李冰洁几个怕得要死,就连那司机也是下的不轻。

    好不容易到了李小三的家里,走了的士,几个看那怪风还在不远处盘旋,更是惊吓的脸色发白,一路逃也似的到了李小三的家。

    两个女孩还说紧紧地抱着林风不松手,“风,那风怎么那么的吓人啊?李冰洁说道。

    王楠几个也是一脸的看着林风。林风看着身体都发抖的几人,轻轻地笑了。

    “就这胆子?小三,你不是常吹是什么大师么?”

    李小三讪讪地一笑,“那不是好玩的吗。”

    林风摇了一下头,说道这里,林风的心里忽地一怔,这两个家伙一直跟到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

    一想之下,看了林风的心里就想法多了起来,当下在意识中分出一丝意识透过虚空散入那远处的怪风之中。

    在李冰洁几人看不到的地方,那两股怪风在一碰到林风的那一丝的气息,顿时,那两股怪风之中就显出了隐隐的两个阴森的两个鬼脸,两个一看之下就足以让人吓晕的阴森可怕的狰狞鬼脸。

    虚空之中,林风也瞬时就见到了这两个家伙的紧张情绪,心头一怔,心想莫不是真的有什么事发生不成?

    当下说道,我到外面一趟。

    “不,不要,”王楠和李冰洁几乎同声说道,一个紧紧地抱住了林风的手臂,而另一个更是直接,竟是直接的抱住了林风的腰。

    这一下,一下让李小三王兵和刘辉看得长大了嘴巴!

    林风亦是一呆!

    “这个,是什么情况?”

    不过脑子的王兵说道。

    李冰洁的脸一红。

    而王楠则是一瞪美目说道,“管你什么事?”

    王兵一缩脖子不坑声了。

    林风看了赶紧打开话题说道,“那啥,我就到外面看上一看,怕什么啊。”

    “咦,那怪风怎么不见了。”

    李小三忽地说道,众人一看,可不是,刚才还在的怪旋风不见了。

    而林风的心里却是在笑,这一切是他在意识里让那两个恶灵退的远了而已。

    “我去看看,”林风说话之间身体一动,不等王楠李冰洁两个女孩有所动作,就开了门走了出去。

    “风,风,”后面。两个女孩和刘辉几个叫也是来不及了。

    林风一出门,就身体一飘而逝,就如鬼影一般,远处的一条小街里的一出地方,林风的身影乍现,他的面前,一古怪风在贴地盘旋,它的四周散发着一种让人心寒的冰冷气息。

    林风的身影一显现,那旋风中徒然从中现出两张狰狞的鬼脸,继而,现出了两个鬼影,“主人。”两个阴灵齐声说道。

    “嗯,你们这是干什么,来有人的地方要害人吗?”

    林风清冷地说道。

    两个阴灵的身体一颤。

    “主人,我们不敢,也不会。”

    阴魂说道,“主人,是这样的,我们在乱坟岗感到了主人您的气息很狂暴,似乎您很生气的感觉,所以,我和他就来了。”

    “主人,请您不要生气,真是这样的。”

    另一个凶灵也是赶紧的点头,“是啊是啊主人,我们绝不敢害人的。”

    林风听到这里轻笑了一声说道,“那就好,阴阳相对,人鬼殊途。你们应当知道这一点才好。”

    “是啊主人,我们知道的,绝不会让您生气失望的。”

    “主人,您,是怎么了。”

    林风淡淡一笑,“没事,就是碰到了一些小混混而已。”这世上,总是有有些人渣的。

    那凶魂说道,主人,就这样子的人,只要杀了就是,那里用得着烦恼。

    林风看了他一眼说道,现在的社会不是古时,要考虑的事多。而且还要遵从法律。

    那阴魂就不接话了。

    “主人,像您这样子的人还要遵从法律么?在古时,就您这样子的人,是不屑于当世的制度的。”

    林风笑笑,不是你本事的问题,而是人心的问题,人的心里应当有一种分寸,这是一种大众社会的道德理念,要不是这样,人人都不遵从一点,那么,人人都无所顾忌,那么,这个社会将是什么样子的了。

    就象你所在的那个时代,皇权至上,可是呢,事实就是造就了人心的无所顾忌,也造就了社会的不公平。人,就该有一种约束。

    “主人,这个我不懂。”阴魂说道。不过,我就知道,人有该死与不该死之说。

    林风摇了一下头,“这里没事,你们回去。”

    “好的主人,主人,一句话不知该说不该说。”

    “什么话?”林风问道。

    “主人,您是一个修道之人,不能在一些小事上太过注重了。不然,对您的道心不好。”

    林风一愣,“你怎么懂这些?”

    而在林风的心里,却是在想,这样做,合适吗?

    “主人,我的那个年代,有一些修道之人,就送我鬼像的那个道人,不就是一个修道之人吗,所以,我多少知道一些。”

    林风听了一呆,说道,“在你的那个时代,还有不少的修道之人吗?”

    “不,很少,”阴魂说道,我就见过两个而已,这样的人就不出世,不过他们的本事却是真的吓人。

    林风挥了一下说道,“好了,我还有同学在等我,你们回去。”

    “是,主人。”旋风一起,刷地一声随即远去。

    林风看着那远去的阴风不禁苦笑,刚才只顾想阴魂说的话,就忘了交代这两个混蛋出去的时间动静小一点了,得,这两个,一点也不知道收敛一点,生怕动静小了。

    看了一下四周,索性信步而去,一路找来,却也发现了一些卖吃的地方,就是夜市,林风干脆的买了一些羊肉串烤鱼,还一些吃的,一并提了,顺路返回。

    只是这回来的速度太惊人了一些,只不过也没人看的见而已,就有人前而过,也只是有一丝风而已,也许连影子也看不到。

    到了李小三的家里,还没等林风敲们,那门就刷地一下开了,一下,就扑出了两个女孩。

    一下,林风的身上就香风满怀。

    后面。李小三三个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一个个傻了一般。

    “风,林风。”

    林风看着两个女孩,一个个小脸上梨花带雨。

    林风惊了一下说道,“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刘辉说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就是这两个姑奶奶担心你,我说你也是的,怎么就一去就去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不是让人担心说什么?”李小三两个一起点头。

    林风的心里顿时一暖,“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好不容易的哄好了两个女孩,林风把手里的买来的吃的放下,看了李小三脸上的上一眼说道。

    “怎么还没有处理一下。”

    李小三白了他一眼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你走后这两个姑奶奶就不安生了,一个个的要去找你小子,嘿,真不知道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这么大的两个大美女为你着急上火的,”我就不明白了。

    林风翻了他一眼,看了一下两个玉脸通红的女孩一眼,心里却是不知道怎么才好了。

    “小三,来,把药上一下。”

    林风弄了热水,刘辉三个一个个也互相把身上的伤弄一下。

    这时林风问道,“哎,我就忘了问了,今天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王楠李冰洁的脸上同时一红。

    王兵翻着眼说道,“还不是你小子,王楠和李冰洁同学看不到你,这就四下里找你,不料她们在下面就碰到了那一些混混,你想啊,以班头和李同学她们两个的妖孽美丽,那不出事才怪!”

    林风听了一愣,心里一下是又甜又苦,这一下,只怕自己的事来了。

    王楠对自己的情意自不必说,而这个李冰洁看自己的眼光那是一个傻子也看的出来的。

    林风一边处理李小三的上口一边说道,“楠楠,小三家的浴室在那里,你和李冰洁先去洗洗。”

    “哦。”

    王楠应了一声,反过来说道。

    “那你呢?”

    “我,”林风一怔。

    “我说班头,头这么大的人了,在我家里你就不用操心了,真是的,他在这里就像在自己家一样的,这都管到这里来了,真是甜蜜啊。

    王楠一瞪眼怒道,“就甜蜜了,你管的着啊你。”

    李小三一张嘴愣了一下,嘿嘿地笑了,“是是,我们当然是管不着了。”

    李冰洁在一边听了心里黯然。

    王楠当下拉着李冰洁去洗去了。

    李小三三个看着林风一个个的眼里是满满的好奇。

    “头,这个是什么个情况?你这是怎么一会事,先前李冰洁没来的时间你狠心地拒绝王楠的情意,而这李冰洁一来你就开窍了?这一下就来了一个双喜临门,还玩左右逢源?”

    “哥几个可告诉你,不说那李冰洁的家世如何,就看她那气质魅力,以及衣着就知道,她的家里绝对是豪富或者大贵家庭,而这王楠你也知道,家里是军人出身,她的老爹想来也是将军一类的,你小子可别犯傻,要是认准了你就一心的对人家,千万别玩那什么一心两用的把戏。”

    林风笑笑到,说道,我要说我现在和她们谁都没有一点的关联,你们信吗?

    “信,当然信,”

    刘辉说道,我们信了才怪!看她们一个个对你投怀送报的,你说没关系,你就骗谁呢。

    林风无语,这年头,说真话没人信啊。

    “不过,”刘辉说道,头,说话,就她们这样子的美女,在整个省城还真没见过,大概也就你这一级的能配的上,别人,我就看不顺眼了。

    这样的女孩是神一级的存在,是掉落凡尘的仙女,凡人看了就是一种不敬,头,你知不知道,先前,王楠在学校里是学生们公认的和你一对,别人,想去。

    而现在这又出现了一个李冰洁,这下是真的热闹了。

    林风凝了一下眉,“辉子,这话在这里咱哥几个说说就了,你就看不明白吗?咱是什么人,一个山里的小子!”

    “人家,是标准的大户啊!你就不弄明白?”

    “切,这都是什么年代了,你还说这个。”刘辉不屑地说道。

    林风不语,也许,不过。这话是他在心里说的。

    “我说头,你这还有什么事没告诉弟兄们呢,你这今天的这一出,可是让人大吃一惊啊。”

    林风笑笑说道,“我没说过吗?我这就是在山里的时间长了,猎杀的野兽多了就这样子的了。”

    “切,谁信!你就接着骗。”

    林风无语,到,“好好,我招了,是这样的,在我小的时间,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老人,老人一看到我就说,小孩,我看你骨骼清奇,一看就是练武的不世之才,怎么样,跟我学习古往今来的不世奇功。”

    “于是,我就跟了老人学无习不世奇功了。”

    三人听了哈哈大笑不已,好久方才停下。

    “好了,哥几个也不难为你了。”

    说话之间王楠和李冰洁二人走了出来,洗浴后的女孩更是美丽的让人不敢逼视,那惊人的美力是那么的让人心动。

    李小三几个几乎不敢向两个女孩多看。

    林风看了也是心里一阵的激动。

    王楠走到林风的身前,看了一下林风面前的茶水,林风的心里发干,顺手拿起就喝以掩饰自己的激荡。

    王楠白了他一眼,一伸手拿过,“我渴了。”

    咕咚咕咚一气喝下一半,这才往林风的手里一塞。

    林风哑然无语,刘辉几个也是看的张大了嘴。

    林风干笑道,“那个,你们怎么回去?要不我们送你们回去?”

    王楠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么晚了,我和冰洁说了,我们都不回去了。”

    林风一惊说道,“那怎么行?”

    “怎么就不行了。”

    王楠瞪他一眼说道。

    林风干笑一声不说话了。

    王楠又说道,“我妈可是说了,反正有林风跟着呢,对了,我妈还说了,让你以后上我家住去,我家里的房子有的是地方,而且你的吃饭问题也解决了。”

    “而且以后我们可以一起上学,一起回家。”

    说着,她那秀美的美目若有似无的看了一眼李冰洁。

    果然,李冰洁听了王楠的话一下身子晃了几下,玉脸一下变的发白。

    王楠的心里一下难受了起来,这个坏家伙,就这么招女孩子,狠狠地在心里把林风骂了一顿。

    不过也无奈,这坏家伙就是一个木头,一个不开窍的家伙。

    而刘辉一帮子人可是被王楠的这一下惊住了,这个是什么意思,家里这就认了女婿了?这就成未来的女婿了?

    一个个的惊愣之余发起呆来。

    林风也是愣怔了之后干笑说道,“那啥,谢谢阿姨了,我这还是在外面找房子的好,我的事情多,就不麻烦阿姨了。

    王楠一听就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哼,小家子气。”

    林风干笑不敢应对。

    而李冰洁在听到林风这么一说之后就好象放下了一个大包袱一般悄悄的出了一口气,心中的那一丝的柔情,在不知不觉之间就悄悄的缠绕了起来。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