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二十五章 初到王家

第二十五章 初到王家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林风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这哥两个闲聊,扯来扯去,就是一些无聊的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一直到学校里里放了学,大门一开,嗬,当真是人如潮水,一时间一个个青春无敌的少年男女欢快地向大门而来。

    出了门,然后就好像鸟兽一般四散而去。

    林风看着那向外而来的人群,大约过了十分钟的时间,就看到了李小三刘辉一群小子相伴而来。

    几个家伙打打闹闹的一路而来,而由于林风是在门口里的值班室。这几个家伙并没有看见林风,而林风也就没和这几个家伙打招乎。这几个小子一过去不久,一群女孩子就一路走来。

    林风看了就觉的奇怪了,看那王楠和李冰洁也就是认识一天,这就象多年的朋友一般。

    和小孟两个搭了声招乎,先一步走出了校门,来到了一边的路边等着。

    几个女孩一路出了校门,之后四散而去,但那一些在学校里住的除外。

    恰好王楠和那李冰洁一路,瞪到了那一群女孩散开了,王楠是一双美目四下里看,等看到了林风,瞪了他一眼说道,玩疯了?

    林风笑笑。

    “你早来了?

    “没,也就一会的时间,”林风说道。

    王楠点了一下头,那就好,她的眼中不经意间闪过一抹的羞喜之意。

    而一边的李冰洁则是静静地可着林风。

    王楠说道,我刚才还和冰洁在说你呢,想着你是不是又不来了,也没看到你,说话之间她的脸上的羞意更甚。

    看了林风一眼,李冰洁忽地说道,呀,林风,你的脸怎么那吗的红?

    “哦,没什么事,就喝了一点酒。”

    林风愣了一下说道,心想这丫头怎么就看见了,这个丫头很细心的吗。

    王楠忽地凝了一下眉头,只后看了林风一眼说道,“行啊,这出去喝酒去了?”

    林风干笑了一声不知如何说才好,这个丫头这话说得真是很暧昧,就象她管着林风一般似的。

    这丫头转而对林风说道,“风,你不是要送我爸妈山货吗?这里面就是吗?”

    林风点点头,“嗯,里面就是。”

    “那你现在没事了?”王楠美目看了林风一眼,只不过那里面的光芒却是让林风不敢说有事,太吓人了!

    “那好哦,我们这就走,这么多,我可拿不动。”看了林风一眼。

    林风鼻中闻着两个女孩的身上那让人迷醉的香味,但是他的心里却是在打鼓。

    “怎么,不行啊?我爸妈就那么的可怕吗?你又不是没见过,怕什吗?”

    林风听了心里更是发苦,这个丫头的话,就真的像是去见长辈一般似的。

    “亏我常说你这个人懂事呢,我爸妈还说让我带你上我就家里玩呢。”

    王楠一脸的不屑,“就这胆!就象个女孩子,说着一把抓住了林风的手。”

    一边的李冰洁看了轻笑不语,林风挣了一下,不想人家王楠抓得紧紧的,心里暗叹一声只得从了。

    随着王楠李冰洁一路而去,同时想悄悄地松开王楠的手,不料这小丫头狠狠地看了他几眼,林风就砌底败下阵来。

    三人来到了公交车前,王楠一把拉住林风向前的手,道,我就在这里坐车,你还往前走什么啊?说完,她自己就先笑了起来。

    林风瞪了王楠一眼,心里大是无语,这丫头,是真吃定自己了啊!

    不想那李冰洁也是在这里搭车,只不过不是一趟车而已。

    王楠等的车先来了,王楠林风二人和李冰洁再了见,王楠拉了林风上车,她的手就一直没松过。

    只不过,王楠自己的心里也是心跳得惊人,只不过是这么好的机会王楠再也不想错过而已。

    这小子,开窍了啊!机会难得,得抓紧了。

    却说李冰洁看着林风二人上了车,然后目送二人而去。

    她的心里却是徒然的升起了一股心酸,一股的失落,看到王楠拉着林风的手的样子,她的心里就很不自在,就好想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生生地抢了去一般,可是,自己却无能为力。

    心酸失落之余,她的心里又在想林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上课逃课,老师还挺喜欢他,而且不是一般的喜欢,成绩顶尖,行事有些古怪,到不如说是孤僻,清高!也不全是,就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一种清冷。

    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又想到在街上的第一次见面的情形,自己领着小表妹的时候,李冰洁的脸上,不由的泛起了让人惊心动魄的笑来,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她的笑,虽然很浅,但是,却足以有了这一种堪比古词的惊心之美!

    虽然,现在的李冰洁还小,一个只有十七八的少女,但是,这一种美丽,却是已然展露了出来。不过,在她的惊心笑容之后,她的玉脸,却是渐渐的冷了下来,渐渐地,她的眼中多了一丝的伤痛!

    看着那早已不见的车影,人,痴了。

    她浑然不知道,她要等的车,早已是过去了两班!

    而林风和王楠所做的车上,王楠的一双妙目悄然的时不时的看一眼林风,她的心里被一种美妙所填满。

    而此时的王楠和林风做在车上,那里知道李冰洁的心思。

    而林风这是却是看着玻璃窗外的人来人往发呆,一个个的行人来来去去,归途又在那里?……..

    而林风的心里却也是忐忑不已,不知到了王楠的家里又会怎么样?见了他的父母又该说些什么?不会她的父母那么想。不过他一转眼就笑了,自己,想的太多了啊!

    人家一权贵之家,又那里是自己所想的那样,自己也太高看自己的了。

    而他的身边飘入鼻中的少女幽香却是在提醒他,他的身边有一个绝色的少女,一个让人荡气回肠的少女!而他的身体在这一刻动也不敢动一下。

    王楠拉了他一把说道,“你在看什么的那?”

    “看外面的行人,”

    林风平淡地说道,你看那些路人,有的走的急,而有的却是走的慢,而各人的的事情又有个人的经历,人,社会,人之间的交往,家庭,自己的事,一切,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生活!

    机遇不同,出身不同,根基也不同,而人的命运也不同,他说着就一转头,看了王楠一眼说道,就比如你,看了她那玉一般的悄脸,心里轻叹一声,你应该有一个不错的家庭,而如我,就之是一个山里的小子而已。

    王楠笑了一下说道,那也不尽然,出身低的往往能成大事的呢,自古以来英雄每多屠狗辈,倒是锦衣玉食混吃等死的比比皆是!

    林风看了她一眼,心里倒是对王楠多了一中看法,这个女孩,眼力见识不凡!

    而王楠又说道,“一切,在人而已。”

    说着,一双妙目直直地看着林风,似乎,她的眼里在传递着什么东西。

    许久,她轻轻地说道,“风,你明白我的话里的意思了?”

    说着,她那白嫩的小手毫不犹豫地抓住了林风的手。

    在她一个小姑娘来说,只怕这就是最大的举动了!一个少女做出了这样的举动,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这一刻,王楠的心里徒然地提了起来。

    而林风的心里也是一抖,这个丫头是要逼宫啊!

    而王楠这一刻的心里更是紧张的不行,这个傻瓜,自己都这样了,他要是再不明白,自己干脆一脚踢死他算了。

    林风一被王楠的白嫩的小手抓住,他的心里就一抖,轻轻的一挣,而王楠的小手更是紧了一紧。

    林风的心里轻叹一声,不在动了。

    而这一个举动,无疑让王楠的心里一喜。

    这个傻瓜,这个冤家!一时间,她的心里被一种巨大的喜悦所充满,有了这第一步,那下一步,还远吗?

    “不,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而林风的心了在这一刻不知怎么的,他的脑海之中忽地里出现了李冰洁的绝美的身影,那个美丽得让人心惊的女孩子。

    林风的心里,在这一瞬间,乱了。

    王楠对他的一情深,而那个刚来的女孩的清绝的姿容,看自己时的那水一般的柔情目光!

    林风的心里,再也不能象往日一般那样清冷如同幽潭冷水一样了。

    而这时,王楠幽幽地说道,“风,你是不是讨厌我?不喜欢我?”话语之间显得大是失落。

    “不,不是,”林风轻叹一声到道,我只是山里的一个小子而已,你却不同,再说了,我们还太小。

    林风的话语里,没拒绝,但是也挑明了一种两个人之间的那种关系。

    “哼,你这就是借口。”王楠一听不是风不喜欢她,顿时她的心里就欢喜了起来,本就清脆的话语里更是多了一种撒娇的口气。

    今天总算是知道了林风的心思,她如何不喜。

    心里有了结果,她的玉脸之上就更是多了一种红霞,秀美而又娇羞,饶是平时里大大咧咧的,而在这一刻,也是羞涩得不行,一时之间。

    两个人都陷入了无言中,不知不觉之间到了王楠的家的路口,下了车,又一路到了王楠的家的所在,一看,林风不禁苦笑不已,他的心里已经是有了充分的估计了,不料想还是估计的低了。

    哦,是就没有想到,原来两个人是到了一个高档的别墅群,而这个别墅群却是占地极广的一大片地方,而其中的每栋别墅也是占地很大,独门独户不说,而且是家家二层小楼,造型别致,绝对是精,门口的门卫个个是精壮的汉子,一看就是军人出身。

    林风看了心里想到,这怕这里的每一家都是非富即贵。

    王楠一直搂着林风的手臂,看林风一脸的惊讶,她的心里一动,就多少明白了林风的想法,“走,这都到了。”

    王楠轻轻地说道。

    “那个,楠楠,我忽然想到我家里还有事的,那个,我就不去你家了,”林风看着王楠呐呐地说道。

    “这些山货你带回去好了。”

    说着就想把手臂从王楠的手里抽出来。

    王楠忽地娇笑了一声说道,“怎么,这你就怕了,你不是胆子很大的吗?不就是见一下我爸妈的吗。”

    “瞧瞧你那一点出息,你不会送礼就这样?你要知道我爸妈一直可是念叨你小子的呢。”

    “瞧瞧你那平时的作风,不像啊,”嘻嘻地笑了起来,不过她的手却是一点也不放松。

    林风干笑了一声说道,“我这不是真的有事吗,你不知道,我小老表还要我带他出去呢。”

    他的话一出口,就想打自己一巴掌,这话说得,看着王楠那笑笑咪咪的样子,自己苦笑了一声,干脆的不吭声了。

    而王楠这丫头看了林风那无奈的尴尬的样子,心里更是好笑。行了,看你脸红的,我爸妈不会吃了你的,小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欺负了你呢,嘻嘻地一笑。

    看林风的脸越发的红了,对了,以后不许偷偷地喝酒,要是喝醉了没人知道怎么办?那不难受死了,你才多大啊,就喝酒啊?

    白了他一眼,搂着他的手臂道,走。

    林风的脸上苦笑,那个,楠楠啊,我这,我这,得,不等林风说完。

    王楠白了他一眼,在这样我就生气了啊!

    林风哭笑。这个丫头,自己要是一但和她成了恋人,那么就可以想象得道,这个丫头不把自己管的死死的。

    不远处门口的门卫看着这两个一脸的暧昧,这让林风更是不自在。

    而这时,一辆红色的宝马无声无息地滑到了两个人的身边停下,只后打开了车门,车门一开,从里面子出来王楠那个美艳无比的妈妈。

    一个看起来就象二十来岁的女孩的女子,只不过,她那脸上的高贵雍容的气质却是让人明白,这是一个过了二十来岁的年纪的女子,是一个成熟富贵的豪门女子。

    林风对王楠的妈妈是认识的,而王楠的老妈也是认识林风,“楠楠,这个不就是你的同学林风吗?你们怎么不到家里而在这里说话?

    “阿姨好,”林风这时反到平静了下来,向王楠老妈问好道。

    “恩,好,好,”女子笑道。你这个小家伙,我家楠楠可是在我家里没少说你的。

    “妈,人家的架子大着呢,王楠笑道,看了林风一眼白了他一眼笑到,我这不是再求人家到咱家里的吗。

    林风一听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个丫头,还真敢说啊,就不知道这样让人很难受?死丫头!

    心里暗恨不已,脸上的苦笑却是更甚。

    不过王楠的妈妈却是一个明白的人,瞪了王楠一眼说道,你这个丫头,就会欺负人家,小林,你别理她。

    看了林风一眼说道,“你这是?”

    原来他是看到了林风带的那两个包了。

    “阿姨,这是我在我们那里的山里弄的,有一些野物之类的,也有一些山货。就是木耳,菌菇之类的。”

    这不是假期里没事的时间进山里弄到的,就带来了一些让您和叔叔尝尝。

    王楠的老妈一听笑了,你这个小子,来就来,还带来了这些,好了,我很高兴你能想起给阿姨这些,不过,下次可不能这样了。

    “走,到家里,我做饭你们两个吃,你是不知道,丫头在家里整天就把你挂在嘴上了。”

    林风的脸一红说道,阿姨,不了,我有事呢,改天再来麻烦您。

    他的话尚未说完,王楠就在一边说道。

    “是啊是啊,我们一会要去同学聚会呢。”

    林风一听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个丫头!

    王楠的老妈一听笑了,看林风那不自在的脸说道,“上车。”

    王楠拉了一把林风。

    放好了山货,王楠的老妈开了车,宝马的流线形的车身一动,无声无息地滑了出去。

    车上,美丽的王楠的老妈王向红说道,小林啊,你这一次知道了家里的地方,以后就常来。

    笑了一下,“忽地说道,我就不明白了,就这一个假期没有见到你这个小孩,你那怎么就这么大的变化那?要不是我老早就看到了你们的话,我还真不敢认你呢,至少在大街上不敢认你。”

    人都说女大十八变,你这个男孩子却都是男大十八变,这样的话,我家丫头这以后不得天天把你挂在嘴上啊。

    林风听了干笑一声不敢接话。

    而王楠的玉脸一红,娇嗔了一声说道,妈,你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王向红轻笑不言语了。

    到了王家,下来了车,林风拎下来包,王楠一点也没有要拿一个的想法,只是毫不避忌地搂了林风的手臂,林风看了一眼从前面下车的王向红一眼,悄然地想抽回自己的手臂,可惜的是,人家小丫头抱的紧紧的,一点也没用要放松的意思。

    林风无奈,只得委屈的从了这个丫头的意志,而从前面下车的王向红看了林风力两个的亲密的样子,只是笑了一下,就不在说什么了。

    只是在她的那一眼之下,林风有一种狠狠狠地不自在的感觉,就象是在人家的妈妈的面前泡人家的姑娘一样,而事实上就是这样。还好的是,人家就好象没看到。

    林风悄然的抹了一把的冷汗,瞪了一眼身边的轻笑的小丫头,而这个小丫头一点也不在乎,反而在他的耳边悄悄地说道,“我妈妈知道我喜欢你!”

    林风听了一呆,浑身如雷击了一般不动了。

    这个丫头,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走啊,”王楠就象得了心爱的玩具一般的小孩一般拉来了林风一把。

    “傻站着干嘛?”

    林风好不容易回过说神来,嘴上干笑了一下,“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小丫头轻笑了一声,“你那么的聪明,你认为这是玩笑吗?”

    林风无语轻笑,得,这一下,一切的面纱,就轻轻地被这个小丫头挑起来了,直接的,就这么的挑破了。

    王家,林风被里面的大气豪华所惊讶。

    王向红打开了电视,“小林,你先看电视,我去给你们做饭。”

    林风笑了一声,“阿姨,麻烦你了。”

    王向红轻轻一笑,摆了摆手,径自去忙去了,风,王楠小丫头跳过来说道,“风,我去把我爸的茶给你那泡上一杯来,”说着一溜烟的跑了。

    林风哑然失笑,这一刻,这个才是真正的小姑娘的本分,完全的不象校里的那个冷静沉着的女孩。

    此时王楠的父亲尚且没有回来,林风看了一下自己没事可做,而现在到了这里,他的心理的一切也就放了下来。

    索性不如帮一下忙,自己带来的腌制好的野猪肉自己也怕王楠的妈妈不会弄。

    于是走到厨房门前说道,“阿姨,我来帮您?”

    “不用,”王向红笑道,你就和楠楠再那里等着就好。

    林风笑笑说道,“阿姨,我给您带来了野猪肉,就那次你碰到我的时候之后的事,我进山里猎杀的,腌制好的,我帮您,要不然,您也许不太熟悉这野猪肉的做法,这个和城市里的猪肉的做法不一样,不太好做,不好炒。”

    王向红一听笑了,“嗯,是这样啊,那好,小林,你来帮阿姨。”

    林风笑笑,洗了手,王向红在一边看了笑到。

    “看不出来,你这个小孩会炒菜。”

    林风笑笑,“习惯了。”

    拿了野猪肉,麻利的削下一块,这是一条后腿,只不过是为了好腌制割了开来。

    而这一块有十余斤,林风手里的刀光霍霍,在王向红那惊讶的目光之中,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以极短的时间切好了一盘,只后又加了一些别的菜。

    这时王楠探头进来,看了一愣说道,“看不出来,风你还会做饭?”

    林风一笑,“早就习惯了,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些年来早就会了。”

    看了王楠一眼说道,“我和爷爷相依为命,是以这些事就是小菜一碟,也没什么难做的。”

    “我别的本事没有,不过这一方面还不错。”

    王楠母女听了一愣,就王楠也是不知道林风是一个没有父母的人,一时间,一时间,她愣了。

    王向红迟疑地说道,“小林,我不知道你家的情况,你的父母呢?是怎么一会事?”

    林风淡淡地说道,“也没什么的,我就一弃婴,是我的爷爷在深山里捡了我而已。”

    王楠听了更是一怔,“风,你。”

    林风淡淡地笑了,“没什么,我早就看开了。”

    王向红沉默了一下说道,“小林,你以后就当这里是你的家,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别把自己当外人,知道吗?

    林风笑笑说道,“谢谢您阿姨,”林风的心里一暖,不禁对这一家产生了好感。

    只是见了两面的人,却是能这样的对自己这样,也确实是难得的了。

    林风一边心里想一边把手里的菜出锅,手法利索,而香气浓郁。

    “风,你喝口茶,”小丫头端过来泡好的茶说道。

    林风笑笑接过喝了一口,一边的王向红看了两个人一眼,心里暗自寻思,这个小家伙不论从哪一方面都是一个人才,也不枉了自家的丫头对他的一片心思的了。

    虽然心性易变,尤其是这么小的孩子,正是心性不稳的时间,心里自己暗自笑了一声,不在多想了。

    一连的又做了两个菜,而这时的门一响,进门大声的说道,做好了饭没有,饿了。

    说完一抬头就看了林风,笑了,“是你小子啊,什么时间来的?对了,你小子不是叫林风吗?”

    林风笑笑说道,“是我,林风,叔叔您好?”

    “嗯,好,好,你小子这是开学了来的?”

    “是啊,林风道,这开学了,不会来不行啊。”

    “嗯,那就好,那就好,”王卫东说道。

    “象你们的年纪正是上学的时间,”可不能不走正路,忽地一笑,乐了。

    “哦,我差点忘了,你小子是一个出名的逃学的小家伙。”

    林风一怔,脸上的尴尬顿时显现,转头看了王楠一眼,心说我的大小姐,您老总是给我留一点面子啊。

    看了林风的不好意思,王卫东两口子看了哈哈大笑。

    王楠回瞪了林风一眼说道,“我又没胡说你,妈,你看。”

    林风的心里一抖,心说这丫头想吓死自己啊,这可是在你的家里啊!姑奶奶啊,你就不能收敛一点吗!

    “小子,听说你小子是一个怪才?”王卫东说道。

    “那有,”林风干笑道,那不知道是谁胡说的。

    “我,那个人是我,”王楠大义凛然地说道。

    林风看了一眼,扁了一下嘴不吭声了,惹不起你啊,小丫头不满地看着他说道。

    “你就不能变得笨一点,我都那么的努力了,在你的面前还是那么的无奈,你这不是怪物是什么?”

    林风看了一下这一家一眼,无奈的说道,那我也没什么办法啊,你难道不知道,我也是很用功的,我在家里和夜里天天都到半夜。

    “切,骗谁那,”王楠不屑地说道,你的话谁信,李小三他们早就把你卖了。

    “就你不知道,你的事谁不知道。”

    林风呆了一下说道,“这一帮小子,不地道啊!”

    顿时,王楠一家笑了起来。

    “哦,看来这事是真的了。”

    王楠的老妈说道,那是不是有什么的学习的窍门?

    “那有,”林风笑笑说道,就唯有一点,用心而已。

    说道这里,他的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凝重,但凡任何事,唯心而已!比如儿童张口背,竟一日之功,也许没有用心一遍。不过,各人的智力也是一个问题,笑笑不在说了。

    “其实,楠楠也够可以的了,在我们的学校里,一直是前几名的。”

    王楠白了他一眼,那还不是比不过你。

    林风干笑,一下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对了,你天天上学睡觉,你老师也不管你?”王卫东好奇地说道。

    林风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苦笑更甚,心说您老是一个小孩吗?

    看了一眼王楠的老妈也是一脸的好奇,就无奈地说道,是这样的,我和老师定的有协议,就是,就是我的成绩一直不拉下来,而他们也不管我。

    而林风的这个和老师的协议,就连王楠也是第一次知道,当下也是大感好奇,听了林风说过之后也是无语至极,这样的事,只怕全国就此一家了!若不是一切是如此的现实,若不是林风一直以来的表现如此,说出去谁能相信!一家人听说了之后大是感叹了一番。

    “你小子,人才啊,不过你小子是什么意思?学校里教不住你了?那怎么不往上上。”

    “上大学?”林风笑笑说道,早些年家里没有钱,我也年纪小,爷爷不许,现在就混呗。

    王卫东的大手一拍林风说道,好,你小子有个性,老子喜欢。

    “来,吃饭,说着率先坐下来。”

    王楠和老妈上了饭菜,王卫东这时一眼看见了林风手里的茶,笑道,好小子,好待遇啊,我的好茶丫头都给你泡上了。

    林风听了心里一抖。

    “丫头,丫头。”王卫东笑向王楠道,丫头你真舍得啊,你老爸我都不舍得喝。

    林风听说了他的话心里更是不好意思。

    不过人家王楠一点也不给她老爸面子,说道,“你乱说什么,什么叫你不舍得,不就是一点茶叶吗,看你大惊小怪的,还是一个将军呢,就没一点的将军的威严,气度。”

    林风听了一下笑了起来。

    王卫东一下笑了起来,道,丫头,你那一张嘴就不能给你老爹留一点的面子?

    这一下几个人都笑了,林风也是深深地位这一家的感情所吸引,不由就笑了起来。

    “我们这个家啊,我们这个丫头是天老大,谁都不敢惹。”王向红笑道。

    “妈,”王楠拉住王向红撒娇道,人家林风就不理我。

    林风听了心里一抖,这个丫头,疯了吗?

    而王向红两口子一听,果然一齐看向林风,林风不由心里紧张了起来。

    然而人家两口子奇怪的却是没有说什么,而只是似笑非笑地看向林风。

    林风一时间如坐针毡,头也不敢抬起来了。

    而小丫头看了林风一眼,心里暗暗得意,眼珠一转,想到也不敢把林风逼得太紧了。

    转而说到,“爸妈,人家林风可是就喝茶还说了一番大道理呢。”

    “哦,”王卫东起了好奇之心,什么道理?

    这一下就连林风也是好奇来了。不知道自己什么时间说过什么道理来。

    忽地一想,八成是李小三几个把自己喝茶的那一番道理说了出来。心里苦笑了一声,这几个小子,惹事精啊。

    果然,就连王楠老妈也是起了兴趣。

    是这样子的,爸妈,当下王楠把林风先前所说的那一番喝茶的理论重复了一遍,王楠的一番话说完,王卫东两口子看林风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林风是浑身的不自在,“叔叔,阿姨,那都是我一时的胡扯,您别信就是了。”

    两口子对视了一眼,你小子,要不是亲眼所见,我只当是一个老头子说出来的这一番话。

    林风笑笑,挠挠头,那几个小子,大嘴巴啊。

    王楠白了他一眼说道,“就你自己不知道了,现在学校里不知道的只怕没有几个了。”

    林风听了干笑,来,小林,王向红给林风夹了一筷子菜,你正是长身体的时间,多吃点。

    而另一边王楠也是一筷子的过来,吃饱啊。

    “嗯嗯,”林风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老两口子,一看心理一惊,王卫东没什么,就是自己吃菜,而王向红这个王楠的美丽的妈妈却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个人,林风的心里一抖,赶紧的低头吃菜。

    “小子,就你今天的那一番茶论,也不亏了我的茶了。”王卫东呼地说道。

    林风愣了一下抬头。

    你小子要是和楠楠的爷爷闲聊一下,你们老少两个想来一定聊得不会错。

    林风听了更是一愣。

    而这时王向红看了王卫东一眼说道,吃饭时你扯你那么远干什么。来,小林,说着又给林风夹菜。

    “哦哦。谢谢阿姨,我自己来。”

    王卫东看了王向红一眼,郁闷地说道,我只是看这个小子说的话有深度才有这么一个想法。

    王楠白了她老爸一眼,小鼻子不满地哼了一声,“爸,这个是风做的菜,你偿一下。”

    王卫东说道,“哦,那我可要尝尝了。嗯,不错,不错,香,好吃,小子有一手。”

    “爸爸,这是风从山里捉到的野猪杀了腌制的,还有这一个,嗯,这个是风做的麻辣兔肉。

    “嗯嗯,真是看不出来啊小子,小子你有心了。”王卫东一时之间是吃得食欲大起。

    “小子你来上一点。”王卫东那了一瓶汾酒说道。

    “不了叔叔,”您来。他的言下之意是不喝了。

    不料王楠径自去拿了两个杯子,给林风两个一人倒上了一杯。娇嗔了林风一眼道,你就陪我爸喝一杯。你又不是不会喝。

    林风听了干笑,这个丫头,今天算是把自己降得死死的。

    “小风,王向红说道进山里打猎很危险?”

    林风笑笑,算是,不过是看人的。“笑了一下,道。

    “我们那里的是原始的深山,而我家的地方就是原始深山的边上,再往里,就是从未有人到过的地方了,里面什么凶险都有,巨蟒猛兽,毒虫沼泽之类的有的是,可以说是无人敢进去。

    而王楠忽地拉着他说道,以后你在也不许进山里去了,知不知道。

    “哦,这个,这个,我,林风一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王卫东看了王楠一眼说道,“楠楠,你不用紧张好么。”

    “小林不是那种没分寸的人,”王楠听了一怔,随即她的玉脸上红了起来。一下羞的不知道怎么才好。

    “小林,你是怎么捉到野猪的?”

    “这个啊,”林风一听心里大喜,心想真是好机会,道,是这样子的,我这一次用的是陷阱,捉住了大的,还捉了一窝小的,一群小猪仔那,我准备把小猪养起来。

    王楠一听大喜,说道,那小猪长得什么样子?是不是和家猪一个样子的?我还没有见过呢。

    王楠的老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只怕丫头你连家猪你都没有见过。”

    王楠一听大是不好意思。

    而王卫东却是一下子就抓住了林风所说的话里的关键,“小林,你是说你捉了一窝小猪,而且你想养起来。”

    王卫东可是知道,那野猪可不是好捉的,那家伙性子野,而且皮厚,口中的獠牙更是吓人,就是虎豹也是不轻易地招惹它。

    而这个小子现在说他一次就捉到了一窝,这似乎有一些不太对近了。

    看了林风一眼。忽然之间就觉得这个小家伙不是泛泛之辈,而切,王卫东忽然发现,他一点也看不透这个小子。

    想到这里,王卫东似笑非笑地看着林风说道,“小子,那小野猪不会是自己跑到了陷阱里面了。”

    林风一愕,看了他一眼说道,“叔叔您就笑我。”

    林风说道这里,王楠母子也是想明白了原因,不由看向了林风。而此时的王卫东的心里虽是怀疑林风的话里有水分,不过却也想林风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同样,王楠母子两个也是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们能想到,而林风又如何想不到。

    当下淡然一笑,看了王卫东一眼说道,是这样子的,当下林风把那一天的事说了一番,当然,林风说的是改进版,他自己的一些因素省略了。

    不过,当王楠母子听到当时尚有好几只狼的时候,她们母子的脸上吓得脸都白了。

    而王楠更是紧紧地抓主力林风的手,一个身子几乎都贴到林风的身上。

    而林风诉说的时候一直是面色平淡如常。

    王卫东听了竟是一时的无语,最后却是从兜里套了烟来点上,心里却是大大的惊住了,心想要真的的像这个小家伙所说的那样子的话,那可就真的有些吓人了。

    不,而是惊人了,那种情形之下,不要说是一个少年,就是一个军中精英,而且手里还有现代的枪支,只怕也不能全身而退,更不要说是一个少年了!

    就不说这个小家伙现在所的是真是假,就直他独自一个人在那样个山里生存就是一个了不起的本事,这些不说,而且这个小子所的话还好想一点也不是假话。

    而这时,林风那淡淡的声音又说道,叔叔,阿姨,我家里现在那几张狼皮还在挂着呢,我爷爷准备到了冬天铺床,那东西可是好东西,防寒气。

    摇了一下头说道。只可惜不是冬天是的皮子,要是那时的毛厚,也更不易脱毛,而上次的时间正是天热时的,不是好时间。

    林风这么一说,王卫东是又心里几分,可林风说完就不说了。而且是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而王卫东的眼光是何等的厉害,见状就说道,小子,你是不是有话要说?林风沉默了一下说道,是这样子的叔叔,我家里的叔叔是见过您的。就上次在小城的那一次,您和阿姨楠楠一起的那一次,看了一眼前的这一家子,说道。

    是这样的,我刚刚不是说了要把那一群小猪仔养大么。而且是准备在它们长大了之后和本地的小猪改良,让它们少一些野猪的野性,但是它的肉却还是如野猪那样的香,好吃。

    说道这里林风停顿了一下,似乎要让这一家消化他的话里的意思后又说道,在这一方面,我有一些把握。

    王卫东忍不住插嘴说道,小子,你说说你有什么把握?

    “叔叔,我家里现在的黑风就是我把猎犬和野狼改良的后代!”

    一语,真是惊住了王卫东一家子!

    “你小子说什么?”王卫东说道。

    “您听到的一点不错,”林风依然淡淡地说道。

    “我的黑风,可以说是一只绝对的犬王!有狼的凶悍,野性,精明,但是却是更有猎犬的忠诚!而且它在这一切的基础之上,黑风更有强悍吓人的攻击力。

    “不要说是猎犬和狼,就是狼王,只怕在它的面前也是望风而逃,对上豹子也是有得一拼!而在猎犬的一方面,它可以说是继承了一切的优点,这家伙。”林风的脸上显出了笑来,我们村里把它说成是成精了。

    王卫东的脸上的肉抽动了几下,看来,这一切是真的了。

    “叔叔,是这样子的,我准备了一些钱,想要从这一方面入手,但是一时找不到什么好的借口,”看了王卫东一眼说道,所以。

    王卫东拧了一下眉头,“你的意思是说?”

    林风点点头说道,“是的。”

    “我的意思是想请您和阿姨出面帮我一下,当然,是名义上的。而且在我的家里,我爷爷和叔叔他们已经在做这个事了,而现在,就是因为资金的短缺而不能快速的发展,而现在就是想找一个切入点,一个合理的切入点。”

    王卫东笑了,“所以,你小子就找上了我们一家?”

    林风笑道,“麻烦您和阿姨了。”

    王卫东喝了一口酒,道,“我很好奇,你能投多少钱?还有,你的钱是那里来的?当然,我不是想打听你小子的**,方便的话能和我们说一下么?”

    林风淡淡地一笑说道,“一,我现在准备了八十万,但是以后的要看具体的发展在说。”

    “啊,你怎么多的钱啊。”

    王楠一声惊呼说道,不过就这一下也打断了林风的说话,要知道,林风以前可是常常出去打工的。

    而这是王向红两口子也是惊了起来。他们是怎么也想不到林风会有这么都的钱的,三人之中最是紧张的是王楠。

    这小丫头抓住了风的手,风,你那里来的那么多的钱,你怎么了啊?你要是没钱我可以给你啊,你,你不会是干了什么事………,什么事?

    林风听了王楠的话一呆,就差没有一下摔倒在地上了。

    这丫头,她那小脑袋里是怎么会有这样子的想法!而林风在看了王楠老爹老妈的好奇的目光后,他的脸上露出来难看的笑来。

    丫头,你的想法果然很厉害啊,这么一个天才的想法你都能想出来,果然是天才!

    看到王楠那杀人一般的目光,林风赶紧打住了话头说道,首先我要说的是。

    一, 我的钱绝对是清白的。

    二, 楠楠你不认为我真是要想挣钱很容易吗?我不认为多难。

    三,叔叔阿姨,你们不觉得就我而言,为了眼前的一点钱就干了什么,不是对我的智商的一种笑话吗?机会,可以说是随时都有,而我,今年才十八岁,我等得起,这个世上,我不认为我不能出人头地,只是我想不想的问题!

    林风说道这里,他的身上散发出了一种淡淡的但是却是让人觉对信服的自信。

    王卫东一愣,和王向红对视了一眼,两口子的心里同时对这少年生起了一种奇怪的看法,那就是这个少年林风,他说的话就一定能办到!

    而这时两口子也看明白了,有些是林风是不想说。

    当下王卫东笑了起来说道,好啊,这样,小子,就以你阿姨的名义,反正是做生意的,不过你小子以后可得供应我这种野猪肉,香啊。这是唯一的条件,没问题?

    林风一笑说道,当然没问题,这是小事一件。

    王向红笑道,你这人啊,你怎么能讹小孩子那?多大的人了。

    王卫东一笑乐到,谁叫这小子这么有钱,多大一小屁孩,就这么有钱!

    林风在一边听了心里直翻白眼,心里对这个王楠的老爹又有了一种看法,那就是不管在外面是什么身份,而在家里就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唯此而已。

    王卫东笑道,嗯,吃饭,来,小子,别客气,多吃一点。

    林风听了心里无语,心说这几个菜是我带来的做的好不好?我还跟您老客气!不过林风的心里也放下了心事,这个是总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头了。

    而林风也知道这是王卫东的一种看法,一种严谨。林风的心里对王楠一家里的看法更好了一些。这并不是说林风的看人的阅历浅,而是一种直觉,一种从心里的看法。

    饭后王卫东的筷子一放说道,小子跟我上来,尝尝我泡的茶。

    林风小说道,好啊。

    于是一大一小向上上了二楼,留下王楠母子两个在下面收拾,王楠看着两个人的上去的方向说道,“妈,我爸不会为难风?”

    王向红看了一眼王楠,意味深长地说道,你说呢?

    “哦,”

    王楠的心里一下不平静了,要是我爸楠为难小风的话,我就,我就,说道这里,她的一双美目忽然间看到了自己老妈的一双眼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她的脸猛然一红,妈,你,你怎么这样子啊顿了顿小脚,扔下手里的盘子,一下抱住王向红的手摇了起来。

    王向红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丫头,你老实说,你不是喜欢那个小子?

    王向红冷不丁地向王楠说道。

    “我。”王楠一下脸大是羞红,谁,谁会喜欢那个家伙了,一个木头,一个大懒蛋,哼,我怎么可你能会喜欢他。

    “哦,”是这样啊,王向红拉长了声音说道,那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丫头你喜欢这个小子的那。这个小子不错,过两年等他大上一些了上大学,我就把我同学的家的丫头介绍给这个小子。

    人才难得啊!

    “不行,你不能那样,”王楠一急大声说道。

    “我不同意,老妈你不能那样子。”

    忽地,王楠一下怔住,一下不在说话了。

    而王向红则是一脸笑意的好整以暇地看着王楠,一直轻轻地笑,一直到觉得王楠要忍不住了。

    她才轻笑一声说道,“为什么呀?”

    王楠的脸上霞生满脸。这时,她抬起了绝美的玉脸,一下冷静了下来,道,老妈,你说对了,我是喜欢他,而且是喜欢得不行的那一种。

    “就是死心塌地的喜欢,我想,这一辈子,我再也不会遇到这么能让我心动的男孩子了!”

    “妈,你知道吗,在我的眼里,风就是一个完人!一个完美的人!”

    “可能你和我爸到现在也不谁知道风是多么的优秀,优秀的让人从心里感到可怕!”

    你想象一下,一个可以过目不忘一目十行的人,一个可以看到一点而且以后就可以推测很多的人是什么概念,我想,这个家伙就是那一种历史上所说的那一种旷古凌今的人才。

    这些不说,而这个家伙的为人也是让我从心里认同,他可以吃苦,冷静,办事为人从来就没干过一件失误的事,当然,这是我一直观察的结果,这是一切一切的事,不论大事小事都有深思熟虑的家伙。不是心机深,而是他把自己保护得严实。

    而这家伙在这样的同时,他还有纯真的一面,就是山里人的那种纯真,纯天然的纯真!

    还有,这个家伙,你看他的长相,妈,我就没有见过这那么俊秀的大男孩。

    不论是现实中,还是电视电影之中,就没用见过这么出色的男孩。我是真的爱上了林风!不可救药的爱上了林风!不怕你笑我,我夜里做梦都梦到林风。

    说道这里,王楠停了下来。

    看向自己的老妈,妈,你说,这样子的男孩,我能不喜欢吗?妈,你不要跟我说什么门当户对的观念在我的眼里,那些什么也不是!

    王向红笑了,丫头,你就那么相信我不希望你和林风在一起?

    “妈,你,你的意思是,你同意我喜欢风?”

    “傻丫头,知女莫若母,你那一点的小心眼。”

    她的白嫩玉指指向王楠,就你整天在家里把林风挂在嘴里,我就想不到,我又怎么不知道丫头的眼光是多么的高。

    一般人能放在眼里?本来以前我没见过林风我不敢确定,但是在那一次小城我见了林风之后,一切我就明白了,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带林风到咱家里吗,就是想和这个小家伙谈谈话,看看这个小家伙的心性如何,不错,这个小子是这的不错,不过,有一点就是,这个小家伙长的太俊美了,让人不放心啊,男孩子,长得差不多就行了,长得太俊秀了,太招女孩子的,不太好啊。

    王楠听了也是一叹,有些失落,那有什么办法,这个臭家伙,哼,长那么帅干嘛?就不能丑一点。

    王向红噗嗤一生笑了起来,点了点王楠,你啊,楠楠,我问你,你喜欢林风,这个小家伙也喜欢你吗?

    王向红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王楠的怨气一下就上来了。狠狠地说道,这个混蛋,他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整天的脑子里就是他是一个山里的人,对我这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敬而远之,哼,还不是心里的自卑心作崇!哼,这下好了,热闹了。

    说着,又不解气地狠狠地跺了跺脚。

    王向红听了眼里的光芒一闪,道,丫头,是怎么一会事?这中间有什么曲折?

    妈,你不知道,这个家伙在我们学校里就没有一个女生不喜欢他的,而这些我都不怕,也不在乎,可现在在这一学期忽然又来了一个女生,哼,我看她看林风的眼光一点也不纯洁!

    向红明显愣了一下,心里一下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女孩和你一样,长得很漂亮?

    王楠看了她一眼说道,嗯,很漂亮。

    王向红又说道,难不成和丫头你差不多,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要不然你的麻烦就大了。

    王楠苦笑,一点也不比我差,甚至更漂亮!

    王向红一惊,丫头,这么漂亮!

    王楠点了下头。王楠老妈愣了一下说道。

    得,还真是热闹了,不过,就这么一个省城,这一下又出现了一个祸国殃民的女子,再加上丫头你,得,你们还真是热闹了!

    王楠烦闷地坐下,我就奇怪了,一个男人家的长那么俊干什么?祸害女孩子吗?

    王向红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楼上,王卫东亲自泡了茶,而林风在王卫东泡茶的时间私下里环顾,一看之下也是对王卫东高科了一眼,想不到外表看起来雄健的王卫东却也是一个儒将,这房里四下架之上放了不少的,其中以军事方面为主,而其他的也有不少各种名著。

    就这一点来看,这个王卫东也不是一个纯粹的军汉。

    “小林啊,来,喝茶。”

    林风应了一声做了下来,“叔叔您是不是部队上的?”

    “嗯,”王卫东说道,是啊,怎么,看出来了。

    林风笑笑说道,您一看就是军人。浑身上下透出一股军人的气息。

    小林啊,有没有兴趣到部队上来?

    林风笑笑道,暂时还没有这一方面的想法,也没有考虑过这一方面的事,以后在说。

    王卫东说道,小林啊,这军队上也是不错的,考虑一下,叔叔我也在这一方面,你小子明白的。

    林风下笑笑说道,我,他的话尚未说我完。

    王楠母女推门进来,我说你就别拉拢了风了,小林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有钱了,还会去你的军营里混。

    王卫东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道,怎么就是混的了,净胡说,什么时候当兵的是混的了?我只是想林风小子要是到了部队里我不是好照应他不是,怎么这话一到了你的嘴里就这样子了。

    进来的王楠不客气说道,爸,你就少了拉拢风进你的军队里了,人家还要不要上学了。

    “风,我们走,要不一会就晚了。”

    王卫东好奇地说道,“什么聚会?”

    王楠可爱地翻了个白眼说道,“小孩子的事你也问。”

    王卫东登时无语,“这个丫头,我这不是关心你吗?”

    而这时王向红说到,丫头,可要早一点回来啊,你一个女孩子家的。

    看了林风一眼说道,“小林,我不是不让你和丫头出去玩,而是但心你们,毕竟夜里不比白天,那些小流氓什么是都能干出来。”

    林风听了淡然一笑,“阿姨叔叔这个你们请放心,我要说的是,首先我们是一假期的同学没用见面了,就是聚会一下热闹一下,至于说那些小流氓,我不认为怎么样,淡然地一笑,叔叔,您不会只是认为我能在原始的大山里猎杀猛兽,而对付不了一些小流氓?

    王卫东一愣,随即饶有兴趣地看向林风。

    林风依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对他的眼光视若无物,而这一下,王卫东的心里更是没有一点的把握了,这个少年,还真是看不透啊。

    看了好久,王卫东笑到,“好啊,看起来你小子很自信的吗,那天去部队里玩玩去。”

    林风点了下头道,“好啊。”

    “去,你们早一点回来,”王向红说道,转而又叮嘱林风,一定要招呼好王楠,不要玩得太疯了。

    当下王楠一点也不避父母的拉住了林风就走,后面,王卫东看了直愣神。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