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二十四章 怒

第二十四章 怒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三人一路相伴着向前走去,看到两边的小街就往里面钻,目的是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要出租的。

    一路走来,三人一心的看路两边的房子那里有没有要出租的告示,但是让人扫兴的是,一直也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小区里都注满了人,还是就没有要出租的。

    林风不无恶意的想是不是物业人员都把小广告都撕掉了,看来,贴小广告的也不容易啊。

    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末了李冰洁说道,“要不找房屋中介。”

    王楠说道,“这事也不着急?刚好不是晚上同学们要聚会吗?到时看看谁指不定就知道了。”

    “我也走累了,要不我们找一地歇歇,我累了。”

    林风笑到,“我说你们该回学校了,我是就这样的了,回不回都那样。”

    李冰洁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没做声,心想这家伙是什么意思那?在赶我们走?一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就越发的好奇来起来,心想自己好呆和王楠也是绝色的美女,这家伙就一点不动心?而现在这个家伙却是有那么一种赶快让自己和楠楠离去的心思,要是换了一般的男孩只怕自己赶都赶不走,现在到好,让人家赶了,一时间他的心里有了一种失落感。

    而王楠倒好,直接说道,“我下午也不想去了,你说怎么办?”

    林风一听就急了,“楠楠,你是无所为,可人家李冰洁可是今天第一次上课啊,你不能让人家跟着你逃学。”

    王楠白了他一眼说道,“逗你玩的,我可没有你那么厉害,我可不逃学。”

    说着扯了一把李冰洁说道,你走,我和冰洁这就回学校里去了,记得晚上的事啊。

    林风赶忙应道,知道了,放学的时候我在门口等你,到时候你把山货带回去。

    王楠远远地应了一声道,“你自己得去,不然,我可不管。”

    林风听了一呆,这丫头,不好对付啊!

    看着两个人一路走远,林风的心里一阵的舒服,这压力一下就没了,爽快啊。

    自己又转了两个小区,也是没有什么结果,不由的丧气,心说找一个房子就这么的难!转而又想到这个事一时半会也是多么的着急,不如去小姑那里看看,顺便把带给王楠家里的山货拿来。

    想到这里,一路到了公交车的地儿,上了车,一路径自向小姑那里而去,不一时到了小姑的饭店。

    下了车,剩下的一段路步行而去,远远地,看到小姑和方小晴在那里择菜,而另边小捣蛋何强在了那里玩玩具。林风远远地看了是早前他买的。

    一直走到跟前叫了一声小姑,林娟这时才听到林风的声音,他和方小晴抬起了头,惊喜地说道,小风你来了?吃饭没有?

    林风笑笑说道,小姑,现在你都几点了,我就没有事来这里看看。

    林娟好奇地说道,那你不用上学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课文我早就会了,没有一点的意思,跟老师说了一声就来这里了,在教室里面闷得慌。

    林娟说道,“怎么你们刚开学你就会了?”

    林风笑了笑说道,以前找老师要了,早就学了,林风的聪明林娟是知道的。

    方小晴说道,小风你可真是聪明,我上高中的时候可是弄得神魂颠倒的,就那也没有考上,哎,这上大学是真难。

    林娟这一下得意了,嘿嘿一笑说道,小晴啊,你是不知道我这个侄儿,从小就和别的小孩不一样,那脑子是真的吓人的聪明,拿多厚的看一遍就记住了,从小就有小怪物的绰号。

    林风在一边翻翻眼,不满地说道,“小姑,您是我小姑吗?”

    林娟听了呵呵笑,“臭小子,小姑这是高兴的。”

    一边惊得回过来神的方小晴到,“你小姑这是得意。”

    林风听了不好意思,说道,小姑,我姑父哪?

    林娟听了一下变的有些不高兴了,说道,在里面那,正烦着那。

    林风怔了一下说道,怎么了,是生意不好吗?

    “不是,生意很好,是别的事。”

    林风问道,“那是什么吗事?不会是小强这小子闯祸了。”

    “我才没有那,一边的何强说道,小哥不好,”一边嘟着嘴看着林风,那样子是老大的不满了。

    林风笑笑说道,“好了,小哥不好,小哥错了,下次带你玩。”

    林风并不认为是小姑他们两个吵了架,他知道小姑两个的感情一直很好,而且在有了小不点何强以后,两人的感情更是好的很。

    而且小姑这人一向持家有道,何清泉这人精明是不用说的,但就有一点,一只是看小姑的脸色行事。

    林娟叹气不语,而一边的方小晴气愤地说道,还不是一些小混子来捣乱,说是要收什么保护费!那些人是这一带的黑社会,前两次要的少,而这一次,哼,又说这里的生意好,要多加钱,你小姑她们正是为这个事烦心呢。

    林风听了方小晴的一番气愤的话,一时间,他的脸阴沉了下来,心中,一股怒气徒然勃发而起!

    “这事以前怎么不和我说?”

    “小风。”

    看林风的脸阴沉了下来,林娟的心里发虚,她可是知道,这个小侄子可不是个善茬,从小就是一个进山和野兽打交道的人,什么样的事没见过,就连老猎人不敢进的原始深山他就敢进,而且还满载而归,一个小小年纪的孩子就能猎杀猛兽。

    在他的眼里,有什么事是干不出来的!

    林娟抹了一把眼泪说道,小风,那些人咱惹不起,大不了咱就多交些钱就是了,这附近的商户都交了,又不是就咱一家。

    而林风看了她一眼不说话。

    一边的方小晴看了林风一眼说道,“小风,你姑姑说道对,咱就一生意人,犯不着和那一些生儿子没屁.眼的人渣一般见识!”

    “那些人又不讲理,一个不好就打人,弄不好还摔桌子砸东西。”

    她叹了一口气说道,咱做生意的人,惹不起啊,你要是不把钱给他们,你就准备关门,你能看着他们吗?他们天天来闹腾你,你还干什么生意,忍一口气算了。

    “只当狗咬了。”

    林风不接这个话头,说道,“小晴姐,你说一下情况?”

    当下方小晴原原本本地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就在小姑在这里干饭店的时间起就有了这么一回事,只不过以前要的少,而就在林风的上一学期前两个月起,他们就要的多了。而且在这些人还时不时的来几个人在这里吃饭,吃过之后一抹嘴就走。

    钱,你就不要想了。你要是敢问一下,那好,你就等着,保护费加倍不说,而且来吃饭的时间次数更多,有一家的老板不服,其结果是天天有人闹,饭菜里有这样那样的稀奇事,一来二去,饭店就干不下去了,而且那帮人还放了话,非要让那老板长长记性不可。

    到了最后。那一家的老板不得以卖了饭店不干了,就这还不算,末了不知怎么的夜里就挨了一顿打,家里的孩子也在路上被人吓唬。这个事,有很多的人都知道。

    林风听了方小晴的一五一十的话,心里的怒气一点点的升腾。

    “小风,这种事你不准管,要不然,我就告诉你爷爷和你叔!咱家就你一个男孩子,你从小也争气,你以后长大了就是家里的希望,知不知道?

    说道这里,小姑的话有些狠了,一脸不善的看着林风。

    林风笑了一下,我知道了,嘴里这么说,但是他的心里却是在想怎么收拾那一些人。

    一瞬间,他的心里腾起了一股杀戮之意!

    而他的双目中也猛然闪过一抹骇人的爆淚之气。

    “小哥小哥,有一次那一群真害怕人啊!”小家伙何强说道,他的一双纯真的眼里闪过一股惊惧,我知道有一次那一群人来咱家里的时候,吃饭不给钱,还摔了桌子凳子,砸了盘碗,我爸出来说了他们,他们就打了我爸爸一顿,我爸爸的鼻子都流血了的!

    童真之语,一句话,就让林娟的脸一白!

    她知道,小家伙的话一出,林风心中的火必然上来,当下一把拉住这这小子说道,你小孩子说什么呢,就不是那一回的事。

    看了林风一眼说道,“那是另一次的事,饭钱的纠纷。”

    林风看了小姑一眼,心中暗叹,小姑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林风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小姑,在没出嫁的时候就没事的时间就带着林风和小林芳,在林风的眼里,不是亲姑姑,但是却是亲姑姑。

    林风笑了一下,道,“我知道了,我不会瞎胡的,大不了咱们不干了。”

    “小风,你真这么想?”小姑有些不相信地看向林风说道。

    林风看了她一眼,说道。

    “当然了,”看小姑的眼里的惧意,心里暗自叹息。

    “小姑,你就放心。”心思转了一下说道,小姑,我的同学的家里有当大官的,我找他们就好了。

    林风也是无奈,不得已,也之有再一次的搬出同学来说事,这忽悠**,不用不行啊!

    “转而又说道,那到就没有人报警吗?

    “报警,小风你就不知道了,你报警,那好,你报了警,好,等警察来了,人早就走了。”

    而且有一点我要说的是,据说,这一带的警察和那他也些人蛇鼠一窝,他们发财,警察也发财,知道了,方小晴很是唠叨地说道。

    林风看了她一眼,到,小晴姐,看起来你很是懂这一方面的吗?

    方小晴白了他一眼说道,姐姐我也是干过生意的好不好。

    林风一听就好奇了,小晴姐你干过什么生意?

    姐姐我干的多了,方小晴道,卖过衣服,可惜被人坑了,没有了钱,又干了夜市,就是夜里,卖小吃,不过又被人砸了地儿,上过工厂,看不惯人家的脸色,就不干了,这不就在你小姑这里了。

    “我知道我知道,”一边的小何强叫到,“我听妈妈那次和你说,你是打了你老板一巴掌跑了,对不对?”

    方小晴一听瞬间面红过耳,狠狠地瞪了这小子一眼,“一边玩去。”

    而小姑也是训这小子,林风一听心里大概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想来是方小晴在哪里的工厂的上司想占她的便宜,不料被方小晴打了一耳光,然后方小晴就跑了。

    看来,女孩子在面也是难啊!

    然而这时也许是被何强这小子说破了往事,方小晴也放开了,说道,可惜了我大半个月的工资了,就让那个混蛋买药吃。

    林风听了一呆,他是怎么也想不到以前的秀秀气气的方小晴今天会连连的爆粗口。

    “看什么看,”方小晴瞪着林风说道。

    林风赶紧转头,“小风,你说的你真的有同学的家里是当大官的吗?能管这事么?小姑一脸的希冀看着林风说道。”

    “应该能的,”林风笑笑说道,你知道个啥,里边何清泉听到了林风的声音走出来说道。

    “小风的同学的家里就有当大官的人家能管这事,再说了,咱的饭店以后还干不干了?小风,你别听你小姑的。那些人咱惹不起。这道理你应该知道的,你应该比我懂,还有,这事就这样办,你不许管,要不然,小心我修理你。

    “好好的上你的学,我炖了猪蹄,你回去时带上,你小哥两的。”

    林风应了他一声,随后说道,姑父,我说的是真的你就放心。

    他的心里不禁哀叹,王楠,对不住了,就在拿你当一次挡箭牌了,谁叫你有一个好爹呢。

    心里苦笑,我同学的家里是真当大官的。

    何清泉看了他一眼,道,小风,人情账难还,咱就一老百姓,就是你求了你同学,这事能办好?再说了,也不是咱一家,咱给他们,再大不了咱不干了。

    林风看了,知道何清泉的心里心意已决,也不好在多说,叹了一口气,不说话了。

    不过,他的心里却是有了一番的计较,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也许是怕林风的心里另有打算,何清泉说道,小风,你可给我听好了,不能胡来,再说了,这些年我和你姑也挣了一些钱,这清平世界,我还就不信了,离了这地咱就不活了,那里不能干生意。

    说着,飞起一脚踢飞了一颗小石子,似乎是要发泄他的心里的郁闷之气。

    林风的心里一阵的黯然,心里却是想道,现在这事是遇到了自己,要是以前的自己,那又能怎吗样?要是老百姓,那不是只有逆来顺受吗,好象,也只有逆来顺受一途!

    要吗就象小姑和方小晴说道那样,那一个老板那样,不服说理,但是你一生意人和社会流氓说理,可能吗?再说了,这好象是有组织的黑社会,而不是相对危害性小的流氓!而和这些人对抗的下场就是生意不干了,人,也被打了。

    另一条路就是,老老实实的交钱,免灾!想道这里,林风不禁想起在山里的时间,青灵老人曾说道,在以前,人有恩怨,也许就是拿刀就杀,谁狠毒,凶残,而且实力足够,那就有了一切,而现在!

    林风不禁哑然失笑,是一个杀人不见刀的时代,这其中的凶残程度,一点也不逊于远古的冷兵器厮杀。那时的厮杀是直接的从人的**消灭,而现在的却是不见刀的钝刀慢慢的杀人。

    虽不见血,但是却是更让人痛!世事,是如此,人生,亦是如此!之不过,人与人不同而已!起决定原因的是,人生不同,机遇不同,而所面临的也不同而已!

    这些道理,林风是知道的,只不过,知道是知道,但是,知道又能怎么样?生活依然,只不过,在他的人生旅程之中,却是突然的大变,变得在也不同寻常了。

    而老人的最后的结束语是,平民,或者是老百姓,永远的是在最地层,也是永远的受害者!然而恰恰是这一些最底层的人,养活了那一些特殊的群体。才使得他们得以耀武扬威,从而凌驾于寻常的平民的身上!从而也使得他们骑在老百姓的头上作威作福。

    林风的心里想着这个事,而他的心里那一股升腾的爆淚之气也是在他的体内丹田以及识海之中掀起了滔天巨浪,要说以前的他是无能为力的话,他认了,一个少年,纵然是天姿绝世,那又能怎么样?

    而现在,不,一切都不用那样了!

    他林风,不须要这样,诚如青灵老人所言,这个世上,一切,还是强者为尊。

    而林风也充分的认同这一点,世上的事,若是不能以理服人,那么就不要以理服人了。

    而林风所不知道的是,就因为他的这一念起,在以后的时间里,死在他的手里的人不知有多少!可以说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无数的冤魂在他的一怒之间化作天地中的一缕残念,最后,化为无形!

    这一切的原因,却是林风在山谷的阴河中所吸取的千古以来的无数的冤魂所化的精纯阴气中所残留的丝丝怨气和爆淚之气所影响。

    而他身上的这一中现象,就连青灵老人也是不知道的,老人是一个数千年的鬼中之神灵,但是,老人毕竟是一个阴灵之体。而林风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肉身。林风以一个肉身之体,他的身上一下吞进了那么多的阴魂之气,纵然有霸烈无匹的烈阳**做为一极。但是,那数千年来的冤魂之气中的丝丝怨淚之气,那浓烈的冤魂惨余又如何能轻易的吸收完全!

    所以,在他的身上丹田识海之内,那一丝的阴淚自己是在平时不显而已,设若一但林风心生怒气,那么,这一股千古怨气,必将爆发出足以令天地失色的杀气,杀机!

    这一切,林风自己不知道,而老人也不知道。

    老人只是一在的叮嘱林风一切小心!再小心!天地之道,又岂是那么好参透的!

    林风觉的自己的心绪不宁,就对小姑说道,小姑,今天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和人约好了的,明天可能我就来了。

    林娟两口子的心里也是烦闷,就说道,那你路上小心点,而何清泉自是进去给林风弄了一包吃的,林风也就带了。

    到是小何强这的个小家伙死皮赖脸的要跟着林风,却是被何清泉叫住了这小子一脸的不高兴。

    林风拎了东西,有带给王楠家的,有自己的一包,上了车,心里我却是一直的不好,想想心里不好,只是坐了一站就下了,自己步行一路向前而去,这人的心里一烦,就不由由想起了家,又想起了老人自酿的老酒。

    看看天色尚早,就近找了一家饭店进去,有服务员上来问要什么?林风道,来一瓶度数高的,一油炸花生米,再来两个菜,别的不要了。

    那女子答应了一声走起了出去,不一时上来了林风要的菜,一瓶红星二国头,油炸花生米,一牛肉一木耳肉片。

    林风笑了,心想这里的厨师到是省事,就一木耳肉片是热的,这二锅头的劲大,这人要是想喝了。那就是不一样,林风这也不用杯子了,酒盖一拧开,对着就也是一大口,嗬,一股幸辣顺嘴而下,瞬再他的肚子里生腾起了一股热流,就这一下,林风的身上就热了起来。

    而这时那个女孩走了过来说道,这个小弟,看你的脸都红了。你没事?

    林风笑笑说道,我没事,就是脸红。说着,林风从身上拿出了去钱来,姐姐,我先把钱给你。

    那个女孩的脸一下就红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这不是这意思,

    林风笑了,到,我这个有个毛病,就是爱忘事,你就拿着,要不然我忘了你不是不好意思问我要不是。

    那女孩笑了,她知道,林风这么说是转了个话头,就接了林风的钱。

    林风笑了笑,感到这个女孩挺有意思的,不一时又走了回来。说是要找林风的钱,剩下的不多。

    林风笑了一下,摆了下手,随便来点什么好了。

    女孩笑了一下走了。看着那女孩的走路的姿势,那高跟鞋一下一下的敲几在店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来。那苗条的身姿……..。

    林风的心里不由的一呆,心里不由的想起了王楠,要是王楠这样,是不是比她好看?

    不,是不知道比她不知道美上多少,就是王楠现在的一身是校服,已经是让人不知如何神魂颠倒了。

    还有那新来的女孩,李冰洁!

    林风的心里猛地一怔,不禁苦笑,自己,怎么会想起了她,一个和他两个世界上的人!

    这两个女孩,一个比一个美丽的惊人。一个一个比一个家世高贵!而自己,不过是山里的一个小子而已。

    苦笑了一声,仰头灌下了一大口的酒,一下呛得咳了起来。这二锅头的味道,林风还真是第一次的味,比之老爷子自酿的,度数高多了。想起了家,就又想起了家里的事,一下,也想起了家里林大山两口子的想法,林风叹了一口气,一时间心里乱了起来。

    小林芳的美丽是不用说的,就是比之王楠也是不差,只不过就是小了些,在林风看来,就是一小女孩,而王楠在林风的眼里却是和她一样的存在。

    只不过,林风就是把林芳当做了妹妹,家里长辈的心,林风他如何看不出来。

    随了林大山他们的心,林风自己的心过不去,不随了了林大山他们的心意,到时显得林风有些不懂事,毕竟,在林风的心里。他深切的知道。他林风,是老人捡回来的!这一点,就是在怎么着,也是改不了的。

    家里,家里,林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心有千千结,哎,念叨了一句欧阳修的这一句,又苦笑了一声,仰头又是一大口。

    不知不觉之间,又想到了小姑那里的事,不知不觉之间,一瓶下肚,那几个菜到到是基本没动,心里酒意上涌。起身出门,那个女孩看他脸红的很,好心的问他,林风摇头说没事,到一边的商店里买了一瓶水,看到那卖东西的女子看自己的眼神不一样,随即想到自己的脸红的厉害。走出了商店,找了一个石台坐了。

    不过转眼就又想到不如到学校那里好了,省得王楠那丫头着急。起了身,身子一晃,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而路边的人,直觉的似是有一股狂风一掠而过,抬眼之间,却是什么也看不到。

    林风到了学校的门口,他的速度也是成了正常,晃荡着向门口走去。

    林风还没走到,里边就有人叫道,“小伙,你怎么现在在这里啊?”

    林风一愣,那门卫就笑了,“你不知道我是正常的。”

    林风笑笑,“我知道你。”

    那人就笑了,“得,你小子又上课期间跑出去了。”

    林风听了干笑。

    那人乐了,“惯犯,不过你小子是特殊的,咱校里的名人。”

    林风的脸上更红了,“您不是笑我的?”

    “怎么会?男子笑道,学生就该你这样的,该玩的玩,成绩还是吓死人,人才!”

    说着他竖起拇指,我要是有你的一半就不在这里了,怎么着也得是坐办公室的料。

    说着转身道,“我说小李子,我没看错?”

    里面的门卫笑到,“得,明天的烟我包了。”

    林风看了二人一眼说道,“是怎么回事?”

    先前的门卫说道,“是这样的,我和小李子打赌,就是明天的烟,誰输了就谁买烟,而我赢了。”

    说着得意的大笑了起来。那小李子不满了,道,“什么小李子,咱叫老李好不好,说的你小子好像很老似的,不就比我大了两个月吗,有什么好吹的。”

    林风笑到,“那你们哥两个是怎么拿我打赌的?”

    小李子说道,“还不是小孟这家伙老远的就看到了你,就骗了我,说是那边过来的一定的是你,我不信,这打了赌,这结果就赌输了。”

    “这小子的眼神好,老远这家伙看清了你才这么和我说道,我就看到你大老远的一步步的过来了,没看清。”

    那小孟笑了,“你啊,自己不长心还怪别人,你想啊,就现在的时间,就这里,就这身材,除了林风没别人,而且就他一个敢在这个时间在这里,别人没这个胆,要是逃学的这个时间还来这里?有病了才来,一句话,除了牛人,没二家!”

    林风听了怎么就感觉别扭,这是恭维?算了,无语笑了一声,您哥两个好兴致。

    而那小李子这时也听得服气了,道,“得,哥认栽了。”

    小孟笑了,“是弟认栽了,这个你要弄清楚。”

    小李子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明天还想不想抽烟了?”

    小孟一笑,“想,当让想了,哥,你是哥,这得了。”

    林风听了哑然失笑,这两个,人才啊,不过这平常人的生活不就是该这样吗,这样的生活才是真实的,就象水,寡淡无味,但是人人却是离不了,生活,亦如是也!

    “我说两位老哥,这你们拿小弟打了赌,这好处也得有我的一点?

    小李子和小孟哈哈一笑,“来,来,先来一支烟。”

    小孟递上一支烟说道,“明天的烟有你一份,你这也逃学也是惯犯了,明天来这里玩。”

    林风笑道,“得,您二位的好意心领了,这个出风头的事我就不敢了,您不是说了吗,我这是刺头,而这在学校门口的事,我就让给别人看啊。”

    小孟两个听了哈哈大笑不已。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