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二十三章 缘

第二十三章 缘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程有为的办公室在教室的正前方不远,也就几分钟的路。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林风一路到了他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没关,有一丝的缝隙,林风依然的敲了敲,进来,老程的声音,淳厚有一种厚实感。

    林风推门而入,只见老程在看什么资料,他的指间夹着一支烟,而他的嘴里这时吐出一口丝丝缕缕的烟雾,飘忽之间向上升腾,之后散去,一如梦幻。

    程有为看到是林风到来,顺手一指道,“那里坐。”

    林风看了一眼笑道,“您老找我有事,”说着,自己就做了下来。

    老程弹了一下手里的烟灰,“到,也没有什么事,就是这一假期的时间了,没事就叫你小子来坐一会。”

    “老师您有事就说,您这样我在里浑身你不自在。”林风道,“您老也别绕弯了。”

    程有为哈哈一笑说道,“你小子,真精!林风啊,这是高考的最后一年了,你有什么想法吗?”

    林风听了淡淡一笑,觉照睡,课照上,还能有什么想法,一天天的过呗。

    程有为一愣,看了看这小子,一点也没有上钩样子,当下慢吞吞地说道,你就一点也不着急?不想着将来往那里去?

    林风依旧是一脸的笑咪咪的样子,计划是有,不过老程你那就放心,我估计我上那里都不会失手。

    老程听了一愣说道,你就这么有信心?

    林风依然是一脸的风轻云淡,实话说,高中的课我在很早以前就会了,之所以在这里,就是因为家里以前没钱,就这一直混下来了,不然,哦,忘了一点,我的年纪也不到。

    在我现在看来,我在这里就是浪费时间,不要说高中的课,大学的一些,我也在很早就自学了,没意思,混!

    看了看发愣的老程一眼到,您要是不信的话,您就先考考我?那一方面的都行,只不过过关的话,那您以后还是老样子,就别管我了,麻烦,睡个觉都不安生。

    老程听了差点没有气晕过去,怒道,“你小子,找事的是不?”

    “我什么时间管你睡觉了,有没有一点的良心?”

    林风听了嘿嘿一笑,“我这你不是打个预防,我这一来您老就这么神神叨叨的,让人看了心里害怕不是。”

    程有为看了他一眼,气乐了,好小子,这么说话的学生我几十年就见了你一个,奇葩一个!

    “不过,你小子有这个本事!得,我就信你小子了。”

    林风看了嘿嘿一笑,“反正这也没事,您老的铁观音还不拿出来。”

    程有为瞪了林风一眼道,“你小子,谁的便宜都占。”

    林风笑了,“我这不是为您好吗,茶喝多了人发胖,对身体不好,就您这体重,该减肥了。”

    老程怒道,“想喝茶就老实一点。”

    林风于是住嘴不吭声了。

    老程拿出了他的铁观音,林风赶忙的开了饮水机,去取了杯子。老程拿了茶壶,放茶叶,水开,冲水,洗茶,之后倒掉,然后在冲水。一连串的泡茶的技艺,这老程干得也不错。

    茶水出,顿时一股铁观音的独特的香气扑鼻而来。

    林风喝了以后赞道,“好茶,喝了之后口齿留香。”

    老程笑道,“你小子了,就得瑟,是不是还想着下次来喝?”

    林风被老程说破也不脸红,笑道,“我这不也是为了陪您老吗,这到成了有坏心思了。”

    老程哈哈一笑也不理林风的话里的小意,径自又续上水,道,“听说这一次市里要举行一次选拔赛,参赛的都是各个市里的名校的精英尖子。”

    看了一眼林风,笑了一下继续说到,“要是在这一次的选拔赛中夺的好的名次,那么,就有了直接保送北大清华的机会。”

    但是也听说了这一次的范围较广,可能就连外省的也可能参加,这样的话就不可琢磨了。

    说时,他的一双眼一直直地看着林风,看林风一直低头喝茶,老程的心里郁闷,心想老子的话都说道了这个分上了,你小子自己就没有一点的想法,就没有一点的说词?

    看林风一直没有说话的意思,他暗暗地咬了下牙,道,咱们学校里的各个班主任都各自提了各自己的人选,而我让王楠叫你来,就是想看看你的想法?我知道你小子不想出风头,不过这事是事关学校的名声不是,你怎么看?

    林风笑笑道,“我能有什么想法,有选择吗?”

    程有为瞪着他道,“没有!”

    “那不就结了吗,”林风哈哈一笑。

    老程也是嘿嘿一笑,“你这个小子啊,我就怕你到时故意使坏,你小子不是没有干过这样的事。”

    “行了,你这小子啊,这是让人头痛,不见好处就是一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我这里的铁观音就咱两个的了,你啥时间想喝就来。”

    林风眼里闪过一抹笑意,“这就对了吗,不吃独食吗。”

    程有为一听眼瞪了起来,“你这小子皮痒了不是。”

    林风摇手,“那要不要我告诉师母你想暴力对我。”

    老程一听泄了气,用手指了指林风,“行,长本事了啊。”

    林风嘿嘿一笑,不做一语。

    “你小子,秦校长可是很看好你的,”老程把张抬了出来。

    林风道,“我又没有说不参加,至于吗,拿大帽子压人。”

    这下老程得意了,他是知道林风这个小子的,一般象这种事他是不屑于参加的。

    而这个家伙是老校长的专门交代的人,而这个家伙也确实让老师妥协的本事,他也就成了一个另类,要是按这个家伙的以往,那是想都不要想,人家没有那个兴趣。

    而这一次的事,老程的心里本身也没有信心,不过还是校长的一句话,你就实话实说,那个小家伙就一定去的。

    这个结果还真是应了老校长的说法了,老程又倒了一杯,林风接了,喝了一口到,消息准确吗?

    “当然,”

    老程说道,秦校长说的。

    “已经确定了。”

    林风喝了一口茶道,“要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看老程要说话,他摆了一下手到,“听我说完,老程啊,我估计事情是这样的,要真是你说的那样的话,一定是各个地方的精英,而监考的老师也必定从各个地方抽取,而这一次的监考的严谨性就不必说了,一定比以往都要严,而这于方面就不说了。

    而另一方面,既然是有了大比武的心思,那么,这考题一定就很难,我估计,就一些大学的题应该出现在里面,只是不知道多少而已。

    “首先,我估计应该以一个选拔的过程,就是各个地方自己的选拔,而咱们的校里,哦,不,就咱们的班级里,我一个,楠楠一个,刘辉那小子一个,其余的不行,本年级的还好,一但到了大学的那一级就不行了,而我知道楠楠和刘辉他们两个对这一方面还可以。”

    老程忽地说道,“对了,新来的那个李冰洁也是一个人才,一个不逊于王楠和刘辉的精英。”

    林风这一次到是一愣,“这样啊,那就也多了一个选择,看不出来啊。”

    点了一下头,道,这样,回头在说考试的事,既然是各地的精英,那么,就有了一定的本事,不然,也不会参加这一次的大比。

    说道这里。林风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坏笑,这样老程,你让校长他向市里提议,要考就难一点,不要弄一些小孩子的题来糊弄。

    老程一听一下张大了嘴,用手指着林风,你,你小子确定不是喝多了?

    林风乐了,“您老看我象喝多了吗?”

    老程这一下是彻底的无语了,道,“好,不过,你小子得给我一个明确的话,你有一定的把握吗?”

    林风乐了,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你就这么对我没有信心?当然,要是教授级别的我当然就没有了信心了。

    老程的脸上一阵的红晕出现,只后,他用力的一拍办公桌,好,老子就知道你小子不是凡人!看来你小子还是深藏不露啊!

    不过,老程疑惑地看了林风一眼道,你小子这一次怎么这么好说话?你老实交代?

    林风哑然失笑,我这是为你好不是,你这不是天天的想着弄一风头出出不是,我就成全您老了。

    看老程一脸的不信,笑道,反正这是最后一年了,我不怕麻烦了,不过你这里的茶可是你自己说好的,不能反悔。

    老程一听乐了他算是明白了林风的心思,这小子,这一次是真的想让自己出一次风头啊,说白了,这小子就想帮一把自己。

    要知道,一个老师的班级里要是能出一个林风这样的存在,那可绝对是影响大了去了。

    “林风,你小子就真的这么有把握?”

    林风笑了,老程啊,你这是关心则乱,镇定,镇定,多大一事儿,您老要是不信的话就随便找一些考考?不过,我觉得没有挑战性,您老也出不来多难的题。

    程有为一下气得想敲林风两下,不过想想自己还是真的没有考住过这家伙,心里暗叹了一口气,算了,不和这没教养的臭小子一般见识!

    不过,他的心里是真的美了,今天,他是真的知道了林风的水平,转了一下心思,道,小子,就今天新来的那个女同学你怎么看?

    林风诧异了一下,道,“您老是什么意思?”

    老程说道,“那有那么多的想法,就是问一下你的看法。”

    林风想了一下说道,第一,很漂亮,美丽的惊人,祸国殃民一级的,和王楠一样的级别,两个人各有千秋。

    第二,似乎是大家闺秀,有一种高贵的气质,想来身世不凡。

    第三,由于是在本学期突然的插班而来,想来是因为莫种原因而来。一是因为家里的原因,家里的人到了这里,跟着转学。

    哦,我说的是转学,就是一比如。

    第四,就是您老突然的提起这事,我弄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而这一个问题,你这么问我,是什么意思?

    老程笑了,道,你小子要是当警察,绝对是一个出色的警察。这几个问题分析的,一个个的准确。伸手又续上了水,道,我就不明白了,那个女孩一看到了你就问我你的一切。

    林风听了翻翻眼,心里却是想不到那个李冰洁还有这么一个爱打听的爱好。

    林风到了这是看了老程的一脸的迷惑,道,前两天在街上碰到过,当时她领着一个小女孩,就在商业街那里,算是打了一个照面。

    看老程一脸的不信,又道,您老就不能想得纯洁一点,我们就真是一面之交,当时那个小女孩找我麻烦,我随后送了她们两个冰淇淋,就这样,我连她的名字也才是今天才知道的。

    “真的?”老程道。

    “你爱信不信,”林风不满了。

    “算了算了,你的事我管不着,喝茶,喝茶,对了,钱老师的英语课他有事,交代你代他上一节课。

    林风看了他一眼,“老钱真当我是苦力了啊。”

    程有为哈哈大笑,“活该,谁叫你小子的英语那么好!”

    看林风一脸的无奈,这是让他的心里得意啊。

    “来,来,喝茶,喝茶。”起身又换了茶,上了水,两个人浑不象师生,倒像一对朋友。

    林风在大叹人心不古的时候也是无奈,这老师们就一个样,谁有事了就逮住他帮忙,整个一个个杨白劳,一个个周扒皮!有这样欺负学生的吗?

    在办公室里喝够了茶,也就该撤了,道,老程啊,您老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撤了,下次我在来陪您老喝茶,再听您老的教诲。

    老程笑到,“滚你小子的,没大没小的,以后茶没有了,滚。”

    林风哈哈一笑转身而去,走了两不忽地回头说道,程老师,这两天我想在外面找房子住。

    老程一愣,“你小子不会有了什么事?”

    林风摆了下手,“你就不能思想纯洁一点,我就是想心静,学校里没有这样的环境。”

    老程这才明白过来,到道,不行你小子上我家里算了,住我家里,你吃饭让你师母给你小子做好的,我给你小子说,你师母可是念叨你好多回了,就你小子忙,怎么样上我家里住?现成的房子,什么都有。

    林风摆了一下手,“不了,就不麻饭您老和师母了,我就和你说一声。”

    老程看了他一眼,道,好,你小子的主意正,这事我知道了,不过,在外面可是要一笔不小的开支啊,回头我再让学校里给你一些,我给你你小子也不要,臭小子!不过你在外面可别让我操你的心,可别给社会上的那些坏小子混一块儿。

    林风笑道,这个你就放心,我就一农村的土包子,不会和那些人混一起的。

    老程点了一下头,那就好,你就看着办,有事和我说一声,一切以学习为主,不要在面打工了,今年是关键。

    林风笑笑,“我知道。”

    老程这么一说是有原因的,在以前,林风可是有前科的,这家伙利用双休日在面打工,夜里做家教,整个人忙的不行,不过,就一点,这家伙的成绩从来都是让人心悸的,一个让人仰视的高度!

    起先老程他们可是没少费力教训林风,可这家伙依旧不改,随后,一干老师见他的学习成绩一直不拉,而林风也是做了一个包票,也就不在管他了。

    而这一件事,从一个侧面也说明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一切,还的有实力说话,要不然,你一边玩儿去。

    林风从办公室出来,没走几步,后面老程叫道,以后来没有茶叶了啊。

    林风听了发笑,说道底,老程怕林风一但发现了他的这一包铁观音,那就不保了啊!

    这小子,人家有的是时间啊,整个学校里就他一个是闲人,校长都没有他清闲。

    林风走到了厕所来了一个大河向下流,之后洗了手,教室走去,迎面碰到王楠和李冰洁两个,李冰洁那如玉一般的脸上一红,向他轻微地点了一下头。

    而王楠则是一把拉住了林风的手臂说道,怎么一回事?老程找你干什么了!怎么去了那么长的时间?

    她以为林风干了什么坏事让老程拉去批评教育去了。

    林风悄然的想挣脱她的手,不料人家王难根本就不吃他的这一套,瞪了他啊一眼,反而又紧了紧手。

    林风无奈,只得从了,没有事啊,就是拉我去喝茶了,老程的铁观音不错,很好喝。

    “什么?”王楠一愣,你就是喝茶了?不是干坏事受批评去了?

    林风看了她一眼道,你就那么的想我受批评?

    而一边的李冰洁却是有些发呆了,这个是什么情况?学生到老师那里去喝茶了?自己没用听错?

    王楠道,谁信你的胡话,去那里喝茶了,还铁观音,你要是喝的话我明天给你带来一盒?我爸放的有。

    林风这下却是不敢接话了,这丫头,当着人也敢这么说话啊!

    “哎呀,”王楠忽地惊了一下说道,铁观音,你,你还真的去老程那里喝茶了?

    林风道,“难不成我还说瞎话不成。”

    王楠也是常去老程办公室的人,当然是知道老程那里的情况的,那里的那一盒铁观音,老程平时就不拿出来见人,不想今天林风还就真的喝上了,她就奇怪了,老程这一次是怎么舍得了?要知道那可是老程的珍藏啊!

    林风看到王楠的表情,就知道她信了,道,“还别说,还真不错,有时间的话还得去,这是斗地主均贫富不是。”

    王楠和李冰洁一下笑了起来。

    王楠到,“你就不怕我去告密?这话要是让老程听到了,不知道怎么想呢。”

    林风嘿嘿直笑。

    而李冰洁在一边却是对林风越发的好奇了。

    林风转了话头说道,对了楠楠,我下午我就不上课了,我出去有事,刚才和老程说了,我到下午放学的时候在门口等你,你把我带来的山货拿回去,就一些山里的山货。说完不等往楠说什么就向后面走去。

    他怕王楠揪住他不放,而另一方面,他的话里面说法也不一样,他说的是捎会去,而不是送,这里面就不一样了。

    意思不同,他也怕这丫头一时弄不明白,这个丫头这一次林风来道省城,他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的那一种心思,比以前更强烈了,只是,林风一时间还没有想好到地要怎么办。

    美人如玉,其情如斯,林风如何不知!只是他自己一时转不过来这个弯来。

    一看到林风回来,李小三几个家伙就围了上来,“头,怎么会事?不会是真的挨批了?”

    林风一翻眼道,“挨批,那是你们的事,哥是去喝茶了行不。”

    李小三一下笑了,刚要张口反驳,就看见老程夹着教材走了进来,而教师里面也就马上静了下来。

    一些交头接耳的也马上坐直了身体,林风没看狼狈而去的李小三,自己拿了那本兰亭序翻开看了起来。

    放了学,林风也没和李小三他们打招呼,径自一个人收拾好了一切,独自走了出去。而这其间,林风无奈的还真就帮老钱上了一堂英语课。

    而林风上课的做风更是让同学们喜欢,原因就是这就家伙不走寻常路,由课外而课本,再由课本到课外,生动的举例,形象的分析,总之,这厮就是按自己的方法上的课。这大概就是学生们喜欢的原因。

    出了校门,一路向前走,一路来到了一家叫美味的拉面馆,进了里面,找了坐位坐下,服务员上了一杯茶,林风就等了起来,这一家拉面馆据说是兰州人开的,面做得不错,劲道好吃,而且分量够,一直是学生的欢喜之地,而且主要的是价钱不贵。

    以前林风在学校里吃得不耐时就来这里解解馋,就这也是好的待遇了。

    那时,老太太的脚,钱【前】窄啊!囊中羞涩,不得不如此耳!

    而现在不同了,林风可以大吃大喝,只不过,他还是以前的老心态,一切如风轻云淡,林风很喜欢这面,那上面一层的红油,一些葱花飘着,看上去赏心悦目,吃起来也是一种享受。

    不贵,但好吃,而且心情好。

    林风拿起了筷子还没有吃上几口,就觉得香风入鼻,就觉得身边有人坐了下来,不过象这样的小饭馆里不认识的人做一张桌子是很正常的事,他也没有在意,只是依旧吃他的。

    不过,瞬间,他是觉得不对劲了,有一种被人直视的感觉,而且,他觉得,那香风的来源处就在他的身边,不禁抬起头来一看,一下愣住。

    只间王楠那一张绝美如玉的笑脸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而另一边的李冰洁也是一脸的笑意看着他。

    林风顿时就觉得不好意思,道,“是你们啊?”看了两人一眼。

    “你们怎么没有回家啊,怎么跑到了这来了?”

    王楠笑到,“怎么这个饭店就你能来吗?我们就不能来了,你放学跑那么快干嘛?”

    林风干笑,“我这不是饿了吗,得赶紧找地吃饭,不像你们,一回家有现成的饭,所以我得行动得快一点,要不然一会还得等不是。”

    王楠一听了林风的话就不在说话来了。

    李冰洁说到,“怎么,你就让我们看你啊?”

    林风笑了一笑,扬了扬手,道,“服务员,在来两碗,不过是小碗,大碗我买不起。”

    李冰洁嫣然一笑到,“就你那一天那么大的一袋子钱,还这么小气?

    王楠听了一愣,“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有很多的钱了?”

    而这时林风哈哈一笑,“我这不是小家子气,而是小日子得细算啊。”

    李冰洁乐了,“那好,明天我请你们吃大餐。”

    林风看了她一眼道,“那到不必,我就这个爱好。”

    一句话,轻轻地挡住了李冰洁的话,李冰洁看了他一眼,心里对他更是好奇了。

    而林风看了一下四周,叹了一口气,跟你们一起吃饭,压力大啊!

    王楠看了一下四周道,“活该你。”

    林风不理她,自己起身去要了一份油炸花生米,一份牛肉,一个糖拌西红柿,一个孜然羊肉,另外要了果汁,自己要了一听啤酒,回头给两个女孩倒上。

    王楠看了他一眼道,“发财了?”

    林风笑笑道,是啊,我发财了,我成了一个大富翁。

    王楠看了他一眼道,‘你就扯。“

    林风伸筷子向两人招呼。

    王楠夹了一筷子,道,“恩,不错,挺好吃的,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呢?”

    林风看了她一眼道,“你以前来这里吃饭吗?”

    王楠一呆,道,“好象还真的没有来过。”

    林风笑了,“那就是了,你这样的天之娇女,那里会来这里吃饭。”

    王楠一下更是愣住!

    好半天,她才直直的看着林风说道,“风,你难道就是一直这样看我的吗?”

    林风这一下反倒是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他抬起了头,声音有些真诚地说道,“楠楠,我的意思不是那样的,你该明白,不过,我说的是真的。”

    “我知道的,”

    王楠叹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也许,我一直就想错了。”

    林风苦笑一声不知说什么才好,随手扔了啤酒瓶,倒了一杯茶,“这啤酒不好喝,不如茶好。”

    王楠忽然问他,“老班的铁观音好喝吗?”

    林风下已意识地说道,“当然好喝啊,比这里的好喝的多了。”

    王楠看了他一眼道,“你啊,就一心态的问题。”

    她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却是让林风的心里一抖,她的话,意有所指啊。

    林风道,以前,在老家的时间,那时那里有这个心思,而这些,只是我在茶经里面看到的。

    “好不好喝,只有慢慢的味,只是至少现在对我来说,很好喝。”

    李冰洁忽地说道,“林风,你的话说的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王楠看了李冰洁一眼,心想,这个女孩的心思怎么转得这么快,自己和林风在这里说的话里有的是含义,她怎么就一下听出来了哪?

    看了林峰一眼说道,风,别和我斗心眼了。

    林风笑到,“你多心了。”

    王楠瞪了他一眼。

    林风这厮到是不放这个话题了,说道,“真的,家里那有条件喝好茶啊,你还不信。”

    王楠气了,“你有完没完?”

    林风一看这丫头恼了,吓得不敢吭声了。

    一边的李冰洁看了有些冷场,笑了一声道,“林风,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

    林风笑笑说道,“是啊,第二次见面了。”

    李冰洁说道,“可我怎么就觉得你说话老是那么深沉的味道啊?”

    林风笑笑说道,“你说笑了,我这个可以说是化外之民的小子,那里有那么的高深的心境啊,只是对生活多了一些看法而已。”

    至于你说的那一些深沉,那只是你们这一些天之娇女没有经历过,所以不太能理解而已。

    说完不在对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转身对王楠说道,你们怎么都没有回家啊?

    王楠说道,你在学校里对我说的是怎么会事,难不成你还真的给我爸妈带来了一些山里的特产不成?

    林风一听笑了,原来这丫头是为了这事来的,还跑这么远的路来找自己,这个丫头还这是较真啊。

    当下说到,当让是真的,我在家里的时候进了山里,捕杀到了野猪和山鸡之类的。

    另外还有一些香菇木耳什么的,都是纯天然的,肉类的都已经腌制过了,这些在山里很普通,不过在城里就不一样了,买不到的,所以就带来了一些给你的爸妈偿一下。

    王楠知道林风这是为了那一次的小城的事,有心不要,不过一听是山鸡和野猪肉,她就动了心,说道,好啊,不过,你去山里很危险,以后不许干这样的事了。

    李冰洁听了虽是好奇,不过却是不好问什么。

    王楠看了林风一眼说道,对了,你说你下午有事,什么事啊?

    林风听了也不准备瞒她,说道,是这样的,我住在学校里不能静下来,所以我和老程说了,想在外面找地方住,图个清净自在。

    “我想清净,这就想在外面找一地儿住,这下午就是这个事。”

    王楠忽地笑道,“我还以为你早恋了在外面那。”说着,她自己的脸就先红了,轻咳一声,把自己碗里的面挑到林风的碗里一些,说道,我吃不完,你不介意。

    林风翻了下眼,笑道,“我敢吗?”

    王楠笑了一下说道,当然……..不敢!

    跟着一阵银铃般是轻笑。

    林风点点她,“霸道,”转而又说道,就我这样的山里的土包子,有谁会跟我早恋?您啊,就可劲的笑我。

    说时,林风的心里猛地一抖,大叹自己说话不过脑子。

    果然,王楠的玉脸一阵的绯红,一双眼中的柔情仿佛能化出水来一般,看了他一眼,道,那可不一定,只是你自己的心气太高了?哼!

    林风的心里一抖,这一下却是真的不敢接话了。

    而一边的李冰洁的心里却是忽地一沉,没来由的,她的心里一下如被什么狠狠地撕裂了一般!

    看了林风和王楠两人一眼,她的心里暗叹,好一对玉人!只是!自己!一时间,她的心,乱了,乱得不知道要怎么才好!

    “你就不会慢一点吃,”王楠瞪了林风一眼说道,没人跟你抢,说着,从包中抽了纸巾,就在林风惊愕的目光之中抹去了他嘴上的一丝的油花!

    一时间,李冰洁的心更乱了。

    而林风,也有了一种坐卧不安的感觉。

    好半晌,林风喝了一口茶,说道,老程和我说市里要组织一次大范围的学习比赛,而且这一次的规模不小,可能就连邻省都有可能参加。

    而各个市里就不用说了,说道这里,他停了下来,看看两个女孩的反应。

    果然,王楠李冰洁两个停了来,齐齐地看着他。

    王楠说道,“这事是真的?你确定?”

    “当然了,老程说的,”林风说道,好像是主管这方面的领导的提议,而且得道了大力的支持。

    据老程说可能是各个方面的,总之,这个事是一定的了,我估计是一是省里要向外面打这一方面的知名度,另一方面就是要大力的扶持教育,嘿嘿,当然了,也可能是这方面的领导要想让上面的人知道本省的教育的力度。

    李冰洁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要是不当官就可惜了。”

    林风笑笑,“我这就一瞎猜的,我估计,咱们学校近期就要组织考试,提前的摸底,最后的选拔参赛的人了,”嘿嘿的笑了起来。

    王楠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一次你跑不掉了?老程就是为了这事找你的?”

    林风点了头,“这一次是跑不了了,这老家伙是铁了心了。”

    王楠乐了,“我要告密。”

    林风笑到,“随便,我就这一堆了,他拿我不怎么样。”

    王楠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这家伙是有持无恐!亏得老程还好茶的让你喝。”

    一边的李冰洁听了噗地笑了出来。

    王楠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是不知道,这家伙就一外星人,气死人了,就一变态!

    看林风的眼里的无奈,王楠笑道,“难道不是?”

    转身对李冰洁说道,你以后就知道了,当下就在林风的不满中说了林风的一些光荣的事迹。

    李冰洁一时间听的目瞪口呆,一张小嘴张的圆圆的,以一种看外星人的目光看着林风。

    林风心里大叹形象不在!王楠这丫头啊,太坏了!看来以后是不能和这两个一起吃饭了,这是受罪啊。

    好不容易等她们两个吃完了,三人起来,王楠要去结账。

    林风说道,“早就结了。”

    王楠笑到,“真是发财了?”

    “当然了你还不信。”

    王楠看了他一眼说道,“那好,以后我也不会家了,中午你管我。”

    林风一下呆住!这个丫头,太狠了!

    出了门,林风对二女说道,你们就先回校,我去找房子,在林风的心里,他是想早一点离开她们,压力有点太大了。

    他从心里不想和这些富贵家的女孩打交道,王楠的父亲他是见过了,一个可能是高级军官,而这个李冰洁的家里想来也不是普通的家罢,就看她的一身的名牌就知道了,而且人家这一身的气质就不同凡响。

    最重要的是,她们两个太过美丽,而且不是一般的美丽,而是那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只要是一个男人在她们的面前就有一种面对仙子的感觉,美得惊人,也是一种罪,林风的心里暗暗地想到,难道不知道对别人是一种负担吗!

    而王楠却是好象不打算放过他,说道,“反正也早,不如我和冰洁和你一起去看看,也好帮你参谋一下。”

    而李冰洁则是轻笑着不说话,只是看着林风,那意思就是好啊,一起。

    显然她很是赞同王楠的提议,林风看了很是郁闷,心想这只不过就认识了半天,你这丫头也跟着起哄?怎么你们两个就这么合作了?简直就想认识了多长的时间似的。

    而李冰洁的心里却是充满了好奇,那就是不把林风的一切弄明白了她的心里就不踏实一般,这样的机会,她当然是不会放过的了。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