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二十一章 人生如茶

第二十一章 人生如茶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林风到了公路边,沿着那条路一直向前走,渐渐地小跑,这是林风一直以来的习惯,虽然他的身体早一超脱了凡人,但是,他的这一习惯却是一直保留了下来,他认为早上跑步有好处,不说别的,一早上那清新的空气就能让人心旷神怡。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东方渐明,一缕阳光跃出了地面,顺那间,天际就若是多了不尽的云霞,那美丽的一抹光线是那么的让人迷醉。

    林风迎着东方舒展他的身体,长长地呼吸,而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农用车的轰鸣之声,林风停了脚步,回头看向那轰鸣的农用车开来,远远地,林风招手示意。

    那开农用车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汉子,一直把车开到了林风的面前才停住了。

    “小伙,想搭车是不,到省城?”

    林风点点头,是啊大叔,方便不?

    大汉笑了起来,说道,“这有什么不方便的,上来,只不过就是有一点不行,这里到省城远得很。

    就我这破三轮要是到了省城那不笑话了,怕到了城边就得让人连人带车抓了去,尤其是那种城管,听说抓了人还打人的,再不运气好一点碰不到这些人,就一条,碰上了交警也是一样,就我这一车菜,全给那些人都不够,我要说的就这一条,你走到了有车的地方在搭车,集市那边有的。

    林风点了下头说道,“知道了大叔,谢谢了您。”

    大叔一摆手说道,“小伙不用。”

    而林风的心里却是在暗自苦笑,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昨夜里一番狂跑竟是跑了这么远!

    “小伙,你是省城里的人?农村出不了你这样的人才。?

    林风听了一愣,苦笑一声说道,“大叔,我还是农村里的人,而且是山里的人,正宗的山里人。

    那大叔一愣说道,“奇了怪了啊,这山里能有你这么俊的小伙,回头看了又看,骗大叔的不是,就你那皮肤,比我家丫头的白了不知多少,山里的娃早就晒得成黑炭了,你小伙放心,大叔不要你的车钱。”

    林风听了哑然失笑,这什么跟什么啊!这大叔,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

    这大叔显然也是一个健谈的人,一边开车一边和林风说话。

    我说小伙,你这是怎么一会事,怎么在这里等车,一个人不害怕?

    林风摇了下头,道,“有什么怕的,我在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了,没办法路远,就起了个早。”

    这个大叔看了又看,好似林风有不对的地方一般。

    “你说你小伙一个多小时前就来了,得,你小子的胆子大,我见识了,年纪轻轻的就敢半夜来这一带。”

    林风听了一愣说道,“大叔,怎么,这里有什么不对吗?”

    大叔要了一下头说道,“小伙,你知道不知道就在你等车的地方离那里四五里地的地方的那一片乱坟地?”

    林风听了也算是明白了,就故意的说道,“不知道,大叔,那里怎么了?

    “行,你小伙,叔我今天就给你说道说道,那里,就那一片乱坟地,从老辈人就说那里是凶地。”

    “老人曾说以前有阴阳先生说那里长年阴魂不散,阴气重得吓人,所以那里从没有人去那里。”

    林风听了又说道,大叔,那里是不是有鬼魂害人?

    大叔摇了下头说道,“那到是没有听说过,只不过,听老一代的老人说过,那里以前那是成堆的扔死人,什么样的死法都有。”

    看了林风一眼又说道,大叔我可不是吓你的,这是真的,不信你有时间的话可以找人随便问一下就知道了。

    “听老人长说,那里以前曾有人在那里夜里看到了成群的人影在那里的坟地上飘来飘去,一个个脚不沾地,而且,这事还不是一个人看到过,而是好多人都看到过。”

    “也有最早的时候有外地人不知道在那里路过,结果是见了鬼差点没吓死,那是一群四五个人,而不是一个,他们见了鬼后就一路的跑,一直跑到了路上,遇到了一队的军队,那是恰好从哪里路过的一队的捉拿乱党的军队。”

    “哦,好象是当时的什么,什么,呀,老了,想不起来了,总之,那一群外地人算是真怕了,就那一次,那个乱坟地是真出名了,可以说远近百十里的人都知道,总之,那里是真闹鬼。”

    林风听了暗自一叹,这个大叔说的,也算是从这一方面证明了那阴生所说的没有假话,又想到,这大叔所说的,也是一个方面,那就是早前,那里确实是阴气浓郁,而且是鬼气森森,而那阴生所说的也和这大叔说的吻合。

    那大叔又说道,不过我国建国之后。基本上那里就是扔死人的事就越来越少了,就一些讨饭的,死的不正常的,枪毙的,除了这个,就没有了。

    而后来到是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怪事,不过,那里是凶地,没有谁去傻二叽的去犯傻,那大叔呼地又说道,对了,前几年听说过一回事,听说有一个养羊的,那人的羊少了一只,那人就夜里找羊,谁知道那家伙点子背,竟是找到了那乱坟地,结果是在那里转了一夜也没有出来,一直到了天明才知道了自己在那里。

    林风听了问道,“大叔,那人不是没有事么?”

    大叔笑了一下说道,你是小孩子不懂的,那可是老一辈说的鬼打墙,就是你在那里一直转,就是出不去,对了,就是像那个诸葛亮的**阵。

    林风听了暗笑,这大叔是不知道,那是诸葛亮的八卦阵,以困东吴陆逊的那个,只是这个大叔不太清楚而已,不过林风心里一想也不对啊,要是那阴生要害他的话,一夜的时间足够了,没有那个必要啊。

    不对,想了一下,也许,是不是那个养羊的自己迷了,要知道在那个地方,人本身就怕,而那么大的一片坟地,上面长草林立,一眼看上去都一个样,他不迷不怕才怪!

    那大叔看了林风一眼又说道,你这个小年轻啊,没有见过是不知道害怕,真是要是你见到了,那就不好了,年轻人啊,见识少啊。

    林风笑了一下说道,大叔,那人的羊找到了么?

    “羊,”大叔一阵的好笑,说起来就想笑,那人的羊他白天在集市上刚卖了,你说这人傻不傻?

    林风这下就奇了怪了,不对啊,那他的家里人都不知道么?最起吗他的老婆是要知道的。

    大叔笑了起来,老婆?只怕就现在还在他的梦里的呢,这家伙年轻的时间不学好,他的老爹生气死了,一个老娘一身病,听说的,他的老娘听说也走了,就他一个人吃饱一家不饿。

    大叔摇了一下头又说道,这人啊,就这样,人这一辈子,说过去就过去了,就那几十年。

    林风听了不语,是啊,这大叔说得不错,人,就那几十年。不过,他林风现在却是不知以后的年月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一下就想得远了,一路走了四十多分钟,到了那大叔所说的集市,大叔找地方停了车,林风就去买了两包烟塞给大叔,那大叔说什么也不要,林风只得往他的手里一塞就走,那大叔看着林风远去的身影笑了。

    这小伙,有意思,小心地把林风给他的烟放好,这可是好烟啊。一边取了自己带来的油饼加了大葱就着水吃了起来。

    林风一路按大叔的指引向前走,路上买了路边的包子,一瓶水。好在车不远,上了车,一路向前走。

    车费也不贵,就是这一路太慢了,一路自打上了那大叔的三轮车,到了省城却是走了两个多小时,太慢了,早知道还不如像昨夜一样回来好了。

    不过有一点就是,这万一走错了路那就笑了,不过这样到也不错,这一路和那大叔的一路闲谈不就是收获吗,正是这样的闲聊才是贴近生活,从车站下了车,又换了的士一路到了小姑那里,换了一身衣服,之后洗了。

    领着早已在他的身边等得一双眼眼巴巴的看着他的小何强,上街溜了一会,觉得没有意思,干脆到商场里给这家伙买了一套的变形金刚,把这小子喜欢得手舞足蹈的,这下这家伙有了玩的,林风这个小哥也就光荣地一边去了,人家只顾玩他的变行金刚,那里还管小哥!

    林风看大是无语,这小子,就一白眼狼!用的时间叫小哥,不用的时候就一边去!

    心里大是感叹现在的小孩怎么都是大多这样,领着这个白眼狼小子往回走。一路刚走到里饭店不远的地方,就看见李小三和刘辉在这两个小子在饭店门口,此时正溜达着往饭店里走。

    林风估计这两个家伙去饭店里是看看自己来了没有,原先自己和他们几个说好的这两天要来省城的,这下好了,这两个家伙到到是一下就碰上自己来了,这两个家伙和另一个叫王兵的家伙都是林风的死党。

    林风当初来省城的时候,身上的穿着和来历让一些自以为是的省城出身的学生看他就是一土包子,一乡下小子,而那时的林风也确实是土气,穿的自然是不好。

    而他的身高也没有长多少,个子低,虽说是眉清目秀一脸的俊雅,但是一个山里来的在那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学生的眼里,他还是一个土包子!一个山里的人!而那是的李小三几个却是没有一丝的看不起林风,反而和林风成了朋友。

    就这一点就让林风对他们另眼象看,之后,林风在学校里一点点的成了传奇,他那不可思议的才华震惊了包裹所有的老师,而他的人也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的俊秀,气质也一点点的变得不可琢磨了起来。

    但是就有一条,林风永远都是一副平淡的轻微的浅笑。同时也永远的那么看上去那么的孤独,那么的忧郁!似乎在他的眼里一切都是那么的平淡,就好象一切都不在他的心里。而他永远的把他自己深深地埋了起来。

    而林风就一点,他却对这几个家伙不一样,在他们的面前,似乎他的孤独成了一种可以忘却的东西。而也之有也这个时间的他才像个大男孩。

    不过林风对李小三的一番话却是大是赞同,那就是,现在的小年轻啊,脑子有病!一个个拽的人摸狗样的,往上查起来,三代上下那家不是泥腿子。

    林风当是听了哑然失笑,而刘辉和王兵却是捧腹大笑,这小子,他太有才了,竟能说出来这样的话来!

    就这一番话,林风就对这个小子多了一丝的不同的看法,这小子,人精啊!

    相比李小三,刘辉这个家伙可是一个香世家出身,这家伙是一个较正统的人,和李小三两个完全不同的两个性格,这样的两个人却是在一起玩得很好。当然,这中间有了一个林风,而另一个家伙王兵,这小子就一异类,完全的都市坏小孩,到是另一个极端!

    林风大老远的就叫住了这两个家伙,这两人一看到林风,就冲上来一人对林风抱了一下,然后就是一人来了一拳。

    “好小子,你这家伙一去就连个信都没有,什么人啊这是,我还以为你小子在山里被女野人抓去当男人了呢!”

    李小三阴阳怪气地说道。

    “滚,”林风笑骂,会说话不?不会就死一边去。

    “啊……!”

    “你,你小子,这是怎么一会事!”李小三惊讶地说道。

    林风看了他一眼,怎么了?你这家伙一惊一乍的,失心疯了?你才失心疯了啊?

    李小三道,你看看你,“这两个月不见你这家伙大变样啊,你这,哎,还是不是人啊!“

    一般的刘辉也是一脸的无语,道,“不是人,受山里的女野人非礼了就变得这样来了”

    “滚,那远死哪去。”林风笑到。

    二人摇了下头。“

    “我说小林风啊,你这是真的大变样了,不要说我们,就咱们校里的认何一个人间了都会大吃惊。”

    林风翻翻眼,“那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不长个!对了,你们怎么算得这么准。”

    “算得准亏你说得出来,我们来了好几次了,小兵娃子就这次有事没来,我和灰太狼就来了。

    “一边的刘辉瞪了他一眼,却不说话了,李小三这个家伙,就一臭嘴,一直拿他没法。

    “这大老远的,你这家伙。刘辉说道,你就不知道打个电话。”

    林风笑笑道,“出了一点事,对不住了哥两个。”

    “什么事,没事?”

    “没!”

    林风回了一句。

    “小哥小哥,我记得他们,他们给我买过糖。”一边的小何强说道,不过这个哥哥说了的话不算话,上次他说要带我出去玩的,可是我等了那么长的时间都等不到他,说谎话的人。

    李小三一听他的脸上猛地一红,“那个小强啊,哥哥我上次真的有事忘了,你知道的,哥哥我要谈女朋友的不是,你能理解?”李小三诞着脸说道。

    “骗人,”何强仰着脸说道,人家何强小嘴一张说道,你才多大,还女朋友。不屑地一撇嘴,你又不是大人。

    李小三瞬间石化,而林风和刘辉仰天大笑,哈哈哈,自许李大神棍的***竟然被一小孩鄙视了!

    “哈哈哈。”

    李小三的一张脸那是叫一个红啊,好半天才说道,“你小子,下此不给你买糖了,一笑白眼狼!

    转了头冲林风两个怒道,“笑,笑死你们!”

    看林风和刘辉依然笑的难受,这厮反倒乐了,“知道不?哥这叫水平,一个能游戏于一切环境的人,那才是真本事,这样能充分的体现一个人的智商,水平,还有机智,这个你们是不会理解的了,你们没有那个机智和智商。说完一番白眼,意思是不屑和二人一般间见识。

    林风和刘辉相视一眼又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刘辉嘲笑到,那是那是,你李大神棍什么人啊?一个以拉女同学的小手看手相彰显其机智的大人物,一个专家级的。

    李小三大是不好意思,“好了好了,怕啊你们了,两个狼狈为奸的家伙,我怎么就认识了你们两个,枉我一世识人无数,却栽在了你们两个的手里。

    “不对不对,你有苏秦张仪之才,只不过现在是牛刀小试而已,道路还远,还远。”

    李小三大怒,死灰太狼你小子有完没完,欺负人不是。

    “呀,真生气了。”刘辉笑到。

    “你,好,死小子,你等着,咱秋后算账!”李小三一看不是事,一把抱了小何强往一边的商店里走去,这厮,改巴结小何强去了。

    刘辉笑着看向林风说道,怎么样,在家里玩美了?

    “还可以。”林风笑了一声,反问道,你们呢,怎么样?

    “还好,老样子,就哥几个没事凑一块逛街,本想着去你那里的,可谁知道联系不上你,对了,到是王楠说起了你。”

    林风的心里一动,悄然之间,他的心里生起了一丝的不可名状的情愫,来了省城,总该上人家里谢谢人家里的长辈了。

    不管怎么说,不管林风是怎么样的清冷孤独,不管他是怎么的据人于千里之外,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一天,人家帮了他!

    林风,是从来都不想承人的情的,但,这一次,他还真的落下了王楠家的人情!轻叹了一声,不做一语。

    刘辉看了他一眼又说道,“人家,一个女孩,”他的眼神飘乎了一下,似是要看清林风的反应,她说起你的时候,呀,不说了,你知道就好,现在的社会,也不见得就一定的门当户对。

    以你之才,这个世上,有几个你这样的,我从不服人,但是,我就服你一个。

    刘辉看着林风认真得说道,其实,是你自己太执着了。

    林风听了一呆!

    “好了,当局者迷。”

    刘辉淡淡说道,“就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的事,你就是铁石心肠。”

    林风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世界,就是那么的惨酷,那么的现实。象她那样的女孩,本就是天之娇女。

    “你觉的,该让她受苦吗?不,不应该,就她原意,那她家里的人那?辉子,看人,看世界,透过浮华看本质,剥去浮华之后,你觉得,这个世上,还是那么的五光十色么?”

    看着刘辉那一脸的惊愣,淡淡地一笑。

    “辉子,清时一代词人纳兰容若你知道的是,此人一生的愁苦可想而知,要不然,他也不会写下那一生一世一双人,天为谁春的名句!”

    可惜,世上事本就如此,千古以来都是如此,要不然,纳兰容若也不会冒着杀头的危险进皇宫一次,而就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这世上,就是这样!说罢,林风仰首向天,他的双眼,在看向天空的一瞬那间,猛然之间,发出了逼视天地的威凌光芒!

    “我怎么就觉得,你这次回来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那。”刘辉忽然说道。

    林风一愣,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一会事,笑了一下,你家伙,不就比你个子高了一些吗,对了,这次我带来了一些山里的山货,你们一人带一些回家,回头给你们。

    刘辉一听大喜,好啊好啊,你上次带的我老爹偿了之后可是美得不行,几十岁的人了还和我抢,这下好了。

    林风一听就乐了,他无法想象刘辉他们爷两个当时的样子,这时李小三带着小何强会来了。这小家伙嘴里和手里都是吃的,小脸上那个笑啊,而且很是没有骨气的对着李小三一口一个小哥,而李小三这厮也是应得理所应得。

    “哥两个说什么啊,这么高兴?”

    “就一些山里的事,”林风笑道。

    当下李小三也加入了闲聊,只不过大多是林风在说,他们两个在听。

    但就是这样也是让他们听得目弛神摇,一个劲的说亏了,下次一定得去,不然林风的事就大了,摊上大事了。尤其是林风说了捉了几只狼,只把这两个家伙听得坐站不下,而当林风说了他的家里面让大山叔养了一群小野猪,这两个的眼里的光芒就差一点把林风烧了,林风的本事,他们是知道的,因为,他们曾经跟林风一起去过,也亲眼见过。

    几个人一起向小姑的饭店里走去,林娟和小晴正在择菜,一看到三人,小姑放下了手里的菜,招乎林风给刘小三两个到茶。她可认识这两个。

    李小三的嘴甜,张嘴就到,“不了小姑,您别忙乎了,我们这就要走的了。”

    刘辉也是在一边符合到,“是啊是啊,小姑,我们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可面了,今天出去玩一会,顺便办一点事。”

    小姑听了到,那要不吃完饭在走?

    “不了不了小姑,”二人说道,不给您添麻烦了小姑。

    林风说道,那我们去了,在这里这两个家伙不自在林娟一听笑了,好,你们去,不过不要在面太久了。小姑又叮嘱了几句,林风三个一路出了饭店。

    林风问到,“我们去那?”

    刘辉说道,“不知道,随便逛逛,今天当放假了,要是在家里,又不自由了。”

    林风哑然失笑,这太可怜了。

    一般李小三嘲笑到,“你就唱高调,你小子以为谁都想你个变态一般。”

    林风顿时无语,“不过,这逛街还真是没有意思,没劲。”

    刘辉反问,那你说干什么?

    李小三诡异地一笑,要不我们找一地喝酒?

    刘辉一听连连点头,“好好,好好,这个注意不错,你自己喝去,不知道哥我要回家么?要是让我老爹和老妈知道了,不得训死我。这个主意亏你小子想得出来,你小子是仗着你小子的长辈不在家,一混子。

    李小三哈哈哈一笑,说对了,你小子就眼气,我和你,打个比方就是一个是天上的鹰,哦,那是说我,而你,就一个笼中的小鸟。

    刘辉一听乐了,“嗯,比喻得不错,只不过有一点,秃鹰和坐山雕你选那一个?反正都是鹰。”

    “额,咳咳,”林风大笑不已,好一个刘辉。

    看着李小三那一脸的气愤,刘辉一脸的得意。

    “这两个,真是,哈哈哈…….,末了。”林风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意。

    李小三看着刘辉说道,“我说你小子就不能动动脑子,你就不会说去同学家了,晚上不回去了不就成了。

    “平时学习成绩不错,可不能就在那方面机灵啊,总不能这都读到到了狗肚子里了?”

    “你这个混球,”刘辉骂道。

    对于喝酒,林风向来是不在意,在老家里的时候,他和老爷子就经常两个一起喝酒,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家里自酿的杂粮酒。度数也不低,而且喝过之后不上头,而这粮食酒有一条好处,那就是越久是酒越好,也越淳香。

    为此家里的老爷子还专门在好些年前进了趟山,捉了一些野物换了钱,之后就酿了酒,就现在还埋在家里的地下,平时一提起这个事,老爷子就一阵的得意,不说别的,就是先在拿出来也是一笔可观的财富。

    而老爷子一生好酒,按他的说法是一喝醉了就睡觉,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林风的心里却是常常的想,爷爷的心里是不是有什么事。

    在家里,这老爷子也是常常让林风喝一点,老爷子的话,山里的汉子那有不喝酒的,于是,林风从小就喝,只不过林风向来是不喝多,他的控制力从来就没有错过。

    三人商量好,刘辉也真的就往家里打了电话,说是不回家了。让李小三嘲笑不已,一个学习标兵也学坏了。

    刘辉也不答理他,一路三人向李小三家里而去,在路上的菜市场上买了一些菜,又买了两瓶酒,也就是山西的汾酒。

    三人说说笑笑的一路到了李小三的家,李小三的爸妈都出差去了,就他一个在家,按这小子说的话,当真是一个逍遥自在的都市少年。

    只不过当林风和刘辉一进门看到了那一桌子的方便面的残留物,这小子才一脸的尴尬赶忙收拾了个利索。

    末了看到林风两个还是一脸的坏笑,这厮还一脸的正经说道,这个家,是到了该找一个女主人的时候了。

    于是林风刘辉二人叹服其为人之厚脸皮。

    林风好奇说道,小三,你天天就吃这个?你受的了?

    李小三苦笑一声到,我多少会做饭,只不过不想动手而已,难啊!此事两难全啊!

    “没办法,就吃方便面呗,好在老爸妈给的有钱,不行了就上馆子。”

    “我说,二位也忙着,那边有茶叶,饮水机自己烧,哥今天露一手,西红柿炒鸡蛋,走了,这厮去了。

    林风二人也各自去烧水泡茶,还别说,李小三的家里的茶叶不错,信阳毛尖,还是雨前金针。

    林风把水温调好,以近八十度到八十五度为好,不然高了烫伤了茶叶,低了有发挥不了茶的香味。

    茶泡好之后茶汤色嫩绿透亮,香味醒脑,闻之精神为之一震,这其中洗茶醒茶自不必说。

    一边刘辉说道,你小子,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从实招来。

    林风笑了,“这不过是从上看的,我又那里有什么水平了。”笑了一下又说道,从上看到,这茶啊,头次的洗茶的那一次水,就刚才的你看了的,那叫洗茶,茶农从采茶到凉制,杀青,对了。

    不一样的茶不一样的做法,一直到最后的成茶,这中间有不少的工序。

    而成茶的茶,首先要以热水冲一下,以洗去上面的残留物是一,二是头次的茶较浓,喝之味重,而过了洗茶之后就好了,其味正好,而数遍之后就味淡了。

    但这也是跟茶的质看的,还有,喝茶不是牛饮,林风沉思了一下说道。

    端起来喝了一口,香味满腹。

    道,这喝茶和人生一般,刚开始的时间就象人之少年,就象我们,冲动却一腔热血,但苦涩,而后有滋有味,如人之中年,生活丰富多彩,而且回味无穷,而之后的茶淡了,就又象人之到了老年,看破一切,也经历了一切,于万事如清风而过,就看淡了。

    刘辉怔怔地看着林风,好办晌才说道,你这小子真不是人,一个喝茶而已,你就说出来这么一个大道理来,你这怪物之号一点不亏,按我说还不太恰当,你就一非人类。

    林风哑然而笑,就一小道理,至于么你。

    刘辉翻了一个白眼,说道,我总一种感觉,在你的面前,我们这些同学就象小孩子。

    这是李小三端着一盘菜出来到,我刚听说有人是怪物,谁,谁啊?

    刘辉和林风一对双眼道,“你啊,你就是怪物。”

    李小三一乐,少来,那是林风的专用,咱不夺人所好,咱老李怎么也是一新世纪的大好人才。

    刘辉嘲笑道,就你,新世纪大好色狼还差不多,来,来,偿偿李大厨的拿手绝活,番茄炒鸡蛋,说着率先来了一筷子,便刻之后到,嗯,不错,还可以,值得表扬。

    李小三听了大喜,来来,评一下,自己也夹了一筷子。

    林风看了刘辉的表情有一丝的疑惑,也就没有下筷子。

    “呸,”李小三一口吐了出了出来。

    “嗯,那个,可能是受你们的影响了,错把味精当盐了,我在炒一份。”说着看向林风两个。

    林风笑到,好了好了,你就算了。

    刘辉那嘴上可不饶道,得了,你李大厨的手艺就算了,我们怕吃了不舒服,啃了一口鸡爪,又说道,老实坐下。

    李小三闻言讪讪地一笑坐了下来。

    林风说道,我就不明白了,你平时在家里是怎么过的?

    李小三不好意思地说道,也就是方便面加鸡蛋,在有就是叫外买,省事。

    指不定心情好了也去饭店,只是现在的饭店去了一次之后就得省两次,这日子,不好过啊!

    林风和刘辉相识大笑。

    “来,哥三个走一个。”

    李小三说道,就为了我今天第一次喝酒,哥三个痛快。

    林风和刘辉两个和这厮当地碰了一下,说起这喝酒,林风可是有了心得,以前,他也是能喝的,只不过是一斤多的酒量。

    而在他修习了虚无**之后,他发现,只要他不想喝醉,那他不会喝醉,而且似乎是永远也不会喝醉一般。

    似乎那就酒精兑他失去了作用,之不过,林风并不喜欢那种感觉,喝酒,要的就是那种迷离朦胧一醉不醒的感觉,而要是哪样一直的清醒,那还有什么意思。

    所以,喝了两瓶多,三人最后也不知是谁先喝醉的,也不知道是谁先趴下的。

    清晨的时候,是林风最先醒来的,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刘辉的头靠在了沙发的边上,胳膊放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他的腿却是横在了地上,而李小三这厮更是可笑,整个人都睡在了地上,而好死不死的却是他的脚却是直接的蹬在了刘辉的脸旁。

    而林风自己还好,躺在了沙发上,离奇的是脚却是伸到了李小三的肚子上,还好!林风暗暗的舒了口气,悄悄地缩回了自己的脚。然后叫了刘辉和李小三两个,二人醒来一看,不由苦笑不已。

    这人丢大发了,不过幸好是哥三个,不丢人!因为都有份,最后三个相识大笑了一阵,然后起来洗脸刷牙。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