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二十章 恶灵

第二十章 恶灵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林风坐上了车,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做了下来,心里却想着那个汉子的话,听那汉子的话显然他是吃够了苦头,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如此着急的想卖了,从开始的要两万到最后的五千,这个差别可不小,不过有一点就是,这个恶鬼像却实不值那么多。

    要不是自己发现了这里面的一点不对劲,自己是说什么也不要的,而那汉子最后又跑了来对自己说了那么个事,也证明这家伙的良知未眠,也知道这是害人的东西,心里感叹了一番。

    不禁顺手抚摸那个恶鬼像,一入手,那恶鬼像里年发出来的让他熟悉的阴寒之气透过手掌传了上来,林风的心里不禁的诧异,心想这是怎么一样回事,这玉石里怎么会有阴气,而且看起来还是那种阴灵的精魂之气呢,真是奇怪,一时之间他也弄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在他的心里发闷,只是恶鬼像里的阴气较弱,他也不在乎,其充其两也就是一个雄壮的恶灵而已。

    只是林风不知道的是,一个那样的恶灵在生人的眼里是多么的可怕!那可是一种能扰乱阴阳的存在,设若它要害人,那就是一种灾难,只不过,林风现在风眼光高了,看的事物不同,他忽略了这方面而已!

    不过也是,林风在山谷里的阴气的吸收的量又岂是一个恶灵所能像比的,恶灵的弱小,只是相对他来说。

    假如是一个生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那可就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了,想到这里,林风就想到小姑那里是不能去住了,要是万一出一点什么事,那就不好说了。

    小姑一家都是寻常之人,这事是万不可让他们知道,想了一下心里有了计较,看了里饭店不远了,就下了车,走不多时就到了饭店,此时早已是天色已晚,已经有人在吃饭,林风看到小姑依偎在小姑的身边玩耍,而方小晴则是在店里忙,远远地看到林风,小姑就着招乎到,回来了?

    “嗯,回来了。”林风笑了一下说道,对转过身来的何强说道,来,试试穿上合适不合适。

    这小子一听来了精神,立马跑了过来,“小哥小哥,你最好了。”林风翻了翻眼,你小子就一白眼狼。

    小何强听不出什么,一边的小姑和方小晴却大笑了起来。

    “小风,你干嘛给他一小孩子卖衣服,”小姑嗔道。

    林风一笑,这有什么,不巴结这小子只怕下次我在来这小子就不理我了。

    小姑听了摇着头笑,你也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子。

    林风一笑不语,林娟心里却是想着回头把钱给林风,家里的情况她不是不知道,就如自己老哥所说,那也是刚起步不是,想到这里狠狠地瞪了林风一眼,下次不许这样了,有钱的话就在学校里吃点有营养的。

    这是何强那小子早以是脱了个精光穿起了新衣服,一穿之下还不错,就是多少大了一点,不过小孩子长的快,这小点不算是个问题。

    小姑说道,“小风你的眼光还不错。”

    林风笑来了一下说道,那是让人家帮忙看的,我就给人家比了一下小强的身高而已,对了小姑,我晚上还要回去,学校里有事,另外我再把住的宿舍收拾一下,就不回来了。

    小姑听了有点不高兴,“怎么就来这么一点时间就走,开学了再去不行吗?”

    林风要了下头,“不了,真有事。”

    小姑叹了一口气,“你这孩子,说道这里,转头去了里面。”

    林风看了有些不好意思。

    方小晴白了他一眼,“你小子,你没来的时候你姑姑就盼着你来,你小子到好,这一来了这么一点的时间就要走,你姑姑的心里能好吗,不懂事的臭小子。

    林风听了干笑不吭声。

    不多时小姑端上来了一盘木耳炒肉片,另外一碗面,林风看了苦笑,小姑,你想撑死我啊。

    小姑等瞪了他一眼,“带上小强你们两个吃,说着叹了一口气。”

    林风听了不敢吭声了。

    拉了何强两个开动,一时间到也是热闹,只是小姑的情绪一只不高,期间何清泉也来看了林风一眼,和他说了几句话,不过有客人吃饭,也就走了。

    饭后小姑拉着林风说了一会话,之后拉着林风说什么要塞给林风钱,林风拿里能要,最后是落荒而逃。

    林风一路走去,心里却在寻思那恶鬼像的事,想到若是想弄清这中间的原因,这怕要花上一些功夫,而在城里干这样的事是不太方便的,不如上城外找一个荒凉的地方才好。

    想到这里,心下就有了决断,于是找了往城外的公交车上了,一路向城外而去。此时早已是天完全黑了来,路上的灯也早已亮了。公交车一路向前。林风的脸透过车窗看向外面的人来人往,看着那人来人往,林风的心里不禁心潮起伏,一时之间,痴了。

    路上的行人,有来有往,这个来了,那个又走了,而另一个又出现了,又去了,有走得急的,有走的慢的,各人的心里的事不同,看的也不同,而这些人中更是有穷有富,有权贵亦有平民,人来人往,生命亦时有长有短,数十年之后却都成了尘归尘,土归土。

    想到这里,林风的心里呼地里有了一丝的清灵,一种顿悟,他的人,在这一刻,心境又有了变化,其实林风的体内有了千百年的阴魂所化的阴气在他的体内,那残留的丝丝的阴气中的一缕千百年来的人生百态世事无常,早已在他的体内有了影响,只不过林风不知道而已。

    他之所以有了现在的看法,一是因为他的心境,而是他从小就心里对这世界有了看法,而又经历了那千古的阴气所影响,他的心又怎么不发生一些变化。

    车到了尽头,就是到开到了终点的地方,不在往前开了。林风下了车,游目四顾,一看,嗬,这里不就是荒野之地吗?前不找村后不挨店的,不说林风在那里感慨,车上的司机一看这最后的一个人都下了车,一掉头,发出一声轰鸣走了。

    这下好了,四下黑漆漆的,这里也就林风一个人在这里,林风看了,前方有一条小路向前而去,林风也不想多的,直接走上了这一条小土路,只是乱草横生,几乎是没了寻处,不过,这好歹也算是一条能看出来一点点迹象的小路了。

    这时他的身行快若闪电一般一闪而过,一路如狂风席卷而去。不知道走了多远,前方,林风看到了一大片的荒坟地,一看之下林风大喜,这样的地方还真不好找,不过现在却是意外的发现了一处,太好了!

    林风的心里不禁兴奋了起来,好大的一坟地!之间高高低低的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当真是连成了一片鬼蜮之地,林风大约估计也得有几百座。

    一路飘风一般进了乱坟地,在一出坟顶上较平的坟上停了下来,随手一扬,一股霸烈的烈风过出,一片长及胸腹的乱草被烈风荡平,顿时,不远处一只黄鼠狼在一惊之下猛地跑了起来,林风看了发笑,不想却惊动了这小家伙。四下看了又看,心想要是寻常人夜里不得吓个半死,感受了一下这里的阴气的浓郁程度,林风的心里暗叹,心想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会有这样的地方啊。

    拾了一些乱草铺地,林风顺势坐了下来,掏出那个恶鬼像,感受着那里面的阴气的活跃,林风不禁暗笑,这当真是物以类聚啊,这恶鬼像能感受到这里的阴气的浓郁,这到是奇了。

    看来,不简单啊,可一想又是有一点不太对,要是按那个汉子的说法,这个东西是有了一定的灵性的,汉子都能感受他的异常,那吗,现在这里的阴气这么浓郁,这恶鬼像却是仅仅的里面的阴气活跃了不少,那么这是怎么一会事?一时心下不解,就皱着眉头寻思了起来。心想能是这坟地有什么古怪不成?可这里除了阴气森森之外自己也感受不到什么啊,想到这里也不管什么了,反正也想不出什么来。干脆不去想它。

    从衣服里拿出那颗随身带的夜明珠来,那夜明珠一被林风拿出来,顿时散发出了清冷的光芒。光芒所到之处达到数十丈 ,那光芒冷冷清清光可照人,就林风的目力来看,所达之处在百米之外甚至更远!

    当然这林风的目力惊人,而就在这时,林风的眼中精光一闪,嘴角露出了一丝冷冷的笑来。他能感受到那远处有淡淡的虚影在那里游荡!那,就是飘荡的阴灵,或者说是恶灵!

    那飘荡的阴灵在远处游荡,林风却盘膝而坐,脸上挂着一丝的冷笑,瞬间,他的体内的内息发动,而且是一往无前地狂野地随着他的控制,在他的身边行成了一股旋风,那旋风带着凛历的阴风向四周狂卷而去,狂风之中,那霸烈的泛着金色光芒的炙热之气息席卷了一切,而那似是无边的黑洞一般的黑色光芒所过之处一片死寂!

    林风,这一次徒然发动了他在城里的第一次无所顾忌的一次霸烈的攻击,目的,那游荡的阴魂!顿时,四周的阴气带着丝丝的无形的气流向他的体内游来,又瞬时没入他的体内,而远处的那游荡的阴魂在林风的虚无**发动的那一可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它那淡淡的虚影不由自己做主地向林风飘来。

    不,是在那狂野的漩风之下席卷而来!而林风却不管它的惨嚎,一直把他体内的内息运转,一直到了那个阴灵被他吸了过来,林风的内息一顿,四下里的漩风立止。

    顿时,那个阴灵委顿在地,林风冷冷地看着他一语不发。

    那阴灵此是委顿在地上如虚脱一般,他的身影越发的虚幻,那惨白的鬼脸上更是白的惊人,此时的他,就想一缕黑烟,又像一个影子。

    林风不说话,一直看着那阴灵。一直到他似是回过来神,这才冷淡地说道,“你是什么阴魂,为何深夜在这里游荡,莫不是要害人吗?”

    那阴灵听了林风的话,他抬起了头,一脸的惨然,双目中鬼火闪灼,“我生前是民国的人,在这里出现是因为这里的阴气盛,能让我在这里活得久一些,这里远离人烟,周围几十里没有人烟,我怎么害人,在说了,像我这样的阴灵是没有办法远离的,我的道行太浅!”

    林风听了一愣,心想自己只是那么一会的时间就跑了几十里么?怎么这么快!于是又问到。

    “那你是怎么能长时间活下来的?你说你是民国的时间的人,这是怎么一会事。你不会说这么大的一片坟地就你一个阴灵?”

    那鬼魂一脸的凄楚,“就我一个了,其他的,早就烟消云散了。”

    “这里,”阴魂的鬼目游目四顾到,为什么就我一个活了下来,我自已不太知道是怎么一会事,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我一家为了避难而来,一路大难不死来到了这里,不成想却是遇到了土匪,一家人都被杀了!这时,他的鬼目中竟是痛苦至极。

    林风看了也不禁凄然,不由对他产生了同情之心。

    阴灵仰天哀好了一声,“可怜我那几岁的孩子啊,竟然是泣不成声。”

    林风看了暗叹一声,那个时代啊,人的命也许不如一只鸡!

    林风看他如此,自己反到不好意思逼迫他太紧了,一时之间也不知如和才好。

    而此时那阴灵又说道,这里早年真是一片鬼蜮,而如今却是一片死地!

    林风不禁问到,既然你活了下来,那么其它的为什么就魂魄都消散了那?

    “不知道,”阴灵说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知道其他的魂魄都散了,就我一个,不过这样也好。”

    林风心里暗自琢磨,莫不是这个人生前有什么道术,又或者说他的怨念太深,这才长久的存活于世,要知道,人死之后,生前的怨念越大,他的冤魂的能力就越大。而这个冤魂过来几十年还是如此,想来也是这样了。

    想了下又说道,想来是你的生前的怨念太大的原因。

    那阴灵凄楚地说道,“那又怎么样,这里被你这么一弄,我可能就活不了多的时间了,也许就几天,你杀了我!我知道你有道术在身!”

    这下林风到是不知怎么才好了,他看出来了,这个阴魂是真的不想活了。

    阴灵又说道,早一点魂飞魄散也好,省得我一个在这么大的一片鬼蜮里寂寞,这么多年了啊!而且还要面对家人的尸骨!

    林风不语,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么多的坟?

    也许是这个阴灵太多的时间没人交流过了,竟然很是配合,阴灵说道。

    “这里是以前的无人管的地方,以前的战乱的死了的人就都埋到这里,后来只要是无家可归的死了的人就都埋在了这里,有时就是人一扔就了了,连埋都不埋,在之后这里的人组织了一个专门的义务队伍,就专门干这事,而这个队伍成了之后这里的死尸就有了地儿埋,只不过,这地方就越来越大了,而现在就这个样了。

    林风黯然无语,这个阴灵的话说得平淡,但是,林风却是听得毛骨悚然!

    “你是说,这里远先的阴气浓郁,而现在的阴气远远比不上原先的时候?”林风不接地问到。

    “是,那阴灵说道,据我了解,死的人越多,阴气就越大,而这里这么时间都没有埋人了,早先的灵魂也是一个个的消散了,这里的阴气也是一点点的少了,阳盛阴衰,那有不弱之理。”

    林风听了不语,心里却是不好意思,人家没害过人,而现在自己一来就让人家活不下去了,这有点不好了不是,他虽是一个鬼魂,但就如青灵老人所说,天地万物,都有生存的权力,想到这里说道,也许我有办法让你活下去。

    那阴灵的身体一抖,讶异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似是在看林风是不是在骗他,好办晌之后才说道,当真?他虽然是一个阴灵,但是对于能生存下来还是充满了渴望的。

    林风皱了一下眉头,我是可以让你的阴灵活下去,但是,若是你以后祸害生人胡作非为,他的身上的霸烈之气徒然爆法,一瞬间就有了一种冲天的气势!若是你以此害人的话,那我就能让你生不如死,不要以为你是一个阴灵就认为我没了办法!你应该明白,我有的是办法治你们这样的恶灵。

    说时他的心念一动,瞬间一缕阳性的霸烈的内息一涌而出,那内息林风并没有控制它的一往无前的霸烈,那炙热的内息似乎就连四周的空气都燃烧了起来,它虽然只是细小的一缕,但,那熔金化铁的霸烈又岂是一个简单可以说的!

    而且,这霸烈的烈阳**在经过了林风的阴阳融合之后,似乎又有了质的提升,就这一点,就连青灵老人也是奇怪,他曾经在见过林风偶然的一次阴阳融合之后那烈阳**所发挥出来的霸烈之后,老人悚然动容,老人曾说道,这,已经不是凡间的道法了!

    而林风这时一是控制了一大部分的霸烈,他怕一个不小心把这个家伙弄死了,要是那样的话就不太好了,本来人家就够可怜的了。

    此时那个阴灵一声惨叫,林风顿时收了手,看着那个阴灵委顿在地,他到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一下,那阴灵比之先前更是凄惨,整个看上去他的那虚幻的灵魂他就似一丝淡烟一般,似乎随时都能消散在天地之间,林风看了这下是当真的不忍了,只不过他的脸上却是不能这么样的,反而是一脸的正经,道,“你叫那么大的声音干什么?就那么一下而已,又不是要了你的小命!知不知道这大半夜的很吓人的。”

    那个阴灵听了他的话好久才说道,“你,你就是想教训我也不能这么狠啊,你这就是想要我的命!”

    林风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生于死之间,你会选什么,想来是生,但是要是不给你一点的记忆,我是怕你时间长了忘了,我这也是好意。

    “你,那阴灵一脸的凄惨看着林风,好,我知道了,你是好意。”言下之意是林风故意的。

    之后幽幽地说道,“我虽然是个魂魄阴灵,但是,我生前一世灾难连连,家人一无所存,而在死后这么多年之后,又遇到了你,难道是天要如此吗,可叹我不管前生后世具是善良之人,这世间,就没有一点的天理了吗?”

    林风一笑说道,你是一个鬼魂,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不说这些,难到你活了这么多的时间就没有一点的对这个世间的领悟吗?他摇了一下头,看来你就是一个愚笨的家伙。

    阴灵一呆,“你,我,我,哎!阴灵顿了一下不吭声了。”

    林风看了心里一动,看来这家伙生前一定也是一个人物,最起码也得是一个聪明机智之人,只是这个家伙命运不好而已。

    “对了,你生前叫什么名子。”

    “我,阴灵叹了一声,以前的名字,不提也,生人一世却是凄惨而没,提他伤感,我生于晚清,而显名于民国乱世,没于乱世,就叫民生!不,阴生。”语气中萧索之意大盛。

    林风看了心中亦是不好,此人一生当真是悲剧的一生,不过,那个年代的人,又有几个好了的。

    我是秉天地阴气所生,就他了,不过,你想叫我什么都行,你看着办!

    林风听了暗自好笑,这家伙的脾气不小。当下脸一沉,你要知道,什么是天理,生死存亡,弱肉强食也是其中之一!

    那阴生一呆,马上就委顿了起来。

    林风这时又到,我可以加强一下你的灵魂之体,多活个几十年是不成问题的,不过以后你要控制住你自己,或者是往地底下潜下去一些多吸收地下的阴气,那样你就能远离阳光的照射这也算是对你的一点补偿了。

    “我知道,你先前的灵体不够强,不能往地底下太深!”说着一缕阴气游蛇一般游进了那阴生的体内。

    那阴生来不及说话就闷哼一声浑身一抖,而他的原本虚幻的魂魄之体就在片刻之间渐渐地变得浓厚了起来,更惊人的是比之先前的那中程度更是有了惊人的增长。

    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他那鬼魂之体竟然在夜明珠的照射之下变得尤如一片浓郁的阴云,一片浓郁的阴云,只不过是时不时的变幻一点的形象,就这一点让人看起来不似人类,而是一个真正魂魄。

    要知道林风往他的体内输入的可是净话之后的天地之间的最为精纯的阴气,比之他原先体内的阴寒之气少了一种淚气。却是多了一种至淳的气息,就这一下的变化,就让他感受到了这其中的不同以往!

    林风停了下来,那阴生有若实质的身影一飘,悄无声息地跪在了林风的面前。

    “大恩不言谢,多的我就不说了,请受我一拜!”说着那阴生在地上连连跪拜了三下。

    林风愕然笑了一下,你怎么来这个了,刚才你不是挺硬气的吗?怎么这一会的功夫就前据后恭起来了。

    阴生一听呐呐地不知如何是好,也不知说什么才好了。

    林风笑到,“好了。你一边呆着去,我先办点事。”

    原来林风在往阴生的魂魄里输入精纯的阴气的时候他发现他的身上的那恶鬼像就想活了起来一般,里面的阴气游动得厉害,这么看来。那里面一定是封注了一个魂魄,一个强大的魂魄!林风拿出那个恶鬼像来,而此时那个恶鬼像却是又不活跃了,林风摇了一下头。看来这个里面的家伙听精明的啊。

    他试着放了一缕阴气散进入了里面,顿时,那里面的魂魄游荡了起来,那种情形就想刚才他给阴生输入阴息一般,林风的心下不禁纳闷,又试着散如一缕阴气,顿时绝的里面的阴气游荡得厉害了起来。

    想了一下,试着往里面散如了一缕的阳气,顿时,那里面发出一阵凄厉的鬼哭之声,林风这下更是纳闷了,这是怎么一会事?里面到地是怎么了?里面的魂魄就象阴生一样害怕自己的烈阳气息,这就确定是一个魂魄了。

    “主,主人,这是怎么会事,这里面难不成有一个什么东西不成?”

    一边的阴生说道。

    林风点点头,这里面是有一个阴灵,可能就想你一样的存在,只是我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而这里面怎么会有一个魂魄!

    呼地阴生说道,主人,能让我看看吗?

    林风的心里一动,好,你本身就是魂魄之体,说不定能发现是怎么一回事,对了,你用你的意念和他沟通一下看看。

    “是,”

    阴生应了一声,接过林风手里的恶鬼像,他的手一拿住那个恶鬼像,那玉质的恶鬼像就异象顿生,只见那恶鬼像发出一丝丝的光晕,就象淡烟一般的朦朦胧胧,似真又似幻,边刻之间就凝成了黑色的一大片,林风也不吭声,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

    而那阴生也是不做声看着这一切,那阴寒的气息琢渐的凝结,到了最后化作了一个人形,那人形的阴气浓郁竟是超过了阴生,而且是林风改造之后的阴生!

    一瞬间,林风想到了一句话,老话,一个绝世凶灵!一种可以祸害人间的绝世凶灵,一瞬间,林风的心里就有了打算,一但不对,他就下手除了他!他不能容忍一个凶灵祸害生灵!

    想到这里,林风就静静地看着那个凶灵,他打算看看这家伙想怎么办!那刚凝结成人形的凶灵眼见着在一片黑雾中化作了人行之后。先是静静地看了一下阴生,发出鬼声说道,想不到你也是魂魄之体,只是你又是什么朝代的人,怎么看上去这么奇怪?

    不待阴生说话,又转了过来说道,夜明珠,想不到这里竟能见到夜明珠!显然是见过这夜明珠的,光照百步之外,光芒清冷而又柔和,却又毫发可见,此必是皇家之物!

    林风却在这时看了这家伙,一身的盔甲,身高雄壮,一脸的凶悍狞历,让人看一眼就有一种发毛的感觉,这个家伙要是让生人见了,只怕一下就得吓死,就他脸上的血迹和身上的血迹伤痕就让人心惊了,而此时这家伙虽然是一个魂魄,但是却依然有一股让人看一眼就发抖的气势!好一个古代的将军!林风看了暗暗喝彩,心想古时的将军大概就是这个气势。

    那古将军静静地看了林风好一会,一直没有作声,林风也不吭声地看着他,最后那凶灵最终沉不住了气说道。

    “你可是姓林?”

    林风一听顿时大惊,他的身上的气息瞬时如狂风掠地而起。心到难不成这个阴灵成了精不成?要不然他怎么就知道了自己的姓!要不就是已然到了佛家的读心之术!要是这样,今天是一定要除去他了的!

    想到这里说道,你怎么知道,说话之间他的内息已然席卷了这一带,四周已经被他的内息所笼罩!那四周的野草在他的气息之下疯狂地想四下里狂卷而去,一时间这一带的天空募然之间阴云笼罩,阴风猎猎作响,而那阴生也知道林风是不会在对他有什么害心了,鬼影一闪,悄无声息地闪到了林风的身后。

    而那古将军一见林风的动作连忙说道。

    “别,别,听我说完。”说着竟是跪了下去。

    林风的心里诧异,心想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事不成?而看现在这家伙竟是跪了下来,他的心里就有了一丝的想法,道,你先说来听听是怎么回事!若其不然,你就等着魂飞魄散!

    那古将军一呆,苦笑着说道,“我知道,但我先要说的是我并没有恶意,再说了,就有你也不怕,你的道术高深,早已超脱了世间人。”

    林风摆了下手,“说重点。”

    那凶灵说道,“我生前是一个明末将军,一生军功无数,我在没有做将军之前,我曾遇到过一个道士,那道士拉着我给我算了一卦,说了一些莫明其妙的话,说过坑而坠,遇林则安。”

    我追问是什么意思,可那道士却说什么天机不可泄漏!又见我的身上带有一个玉做的鬼像,就要了过来说是让他看看,又说让我等两天取,不知怎么的我就信他了,过了两天我去取了我的那个恶鬼像,看了跟原先时有了一些变化,不过变化不大。

    “对了,这玉是我从一个商人那里买来的,后来请人雕的。却不怎么样,只后我做到了将军,不过那时已是国之将亡!”

    他叹了一口气,神色甚是凄楚!

    “那时清兵入了关,而我率部与清兵作战,不料想却中了埋伏。可恨奸人误国啊!”

    林风听他的言下之意料想是有人暗中设计害了他。

    “我部中了埋伏之后,一路突围冲杀,一直到了最后,也就只剩下来我的一队亲兵,这一队亲兵是我的亲卫,是我一手所带出来的。”他叹了一声,话语中不甘之意不尽,却又是无奈。

    我们一路逃到了洛阳一带的一个叫堰师山里的一处天坑处被清兵追上,到了那时前有死路,后面是追兵,无奈之下只有拼死一战!

    说来那个天坑我也到那里之后才之到的,那个天坑自古就有,深不见底,里面的水深处都是绿幽幽的,由此可见那要有多深才能有那个颜色,不过因为听说那里偶而也有淹死在那里面的,之不过从没有尸体出来。而我们被清兵追上来的时候正是人困马乏,又兼之食不果腹,而追兵可说是远多于我部,他们把我们围困在了天坑的边上,而且,可耻的是他们竟远远地用弓箭指向我们。

    说道这里,恶灵鬼目中闪过一抹凄楚,就那时的情况,我就有心拼杀一番都不能!无奈之下,屈服是不可能的,想想也许就是命该如此!于是,我带头抱石入水,可叹我所部近卫一个不剩尽数没水而亡!

    林风听到这里,他的心里也是大感郁闷,同时也为这个亡国之将大感同情的同时也为他的气节叹服!

    而林风也想起了中国的现在,国家虽说大一统了,但是这里面却是经历了多少的磨难,就连现在,不是还有那么一些地方没有统一吗?那些短视的人啊,不,应该是说那些为了一已私利的政客,就比如那个老不死的岩里政男,还有那个欠扁,这些就该凌迟!他们就一点不记得矮子国当年是怎么在华夏实行三光政策的么!侵略者,不是最大的敌人,最大的敌人是汉奸!尤其是那么一些掌权的汉奸!

    要说这个古将军也是个到霉的家伙,不说他,就当时的著名将领远崇焕,此人堪称一大名将,不还是遭了陷害被生生咬死,当真是可悲可叹!

    感叹归感叹。历史上的事就多了,而又如另一名将岳飞,不也是遭人所害么!不过,要不是当时的皇帝老儿心里怕他功高震主,又那里来的风波亭之惨!

    林风想到这里,看了一眼那跪在地上的恶灵一眼,“你起来,你说说你又是怎么来的。”

    那恶灵一听站了起来,这一站起来。

    林风到是小惊了一下,好家伙,这恶灵只怕有近,两米的个头了,好一个凶悍之辈!而刚才自己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那恶灵又说道,我自幼习武,出身于世家,而我的近卫也是挑的精英之人,我和我的近卫落入水中之后,由于是一心寻死,就一直沉了下去,不久就不知不觉昏了过去。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水底有古怪,人刚入水的一段时间里,到是没有什么异常,不过,才到一定的水位之后,那水中就好想有一种吸力,能让人一直吸下水底,而我由于内力较深,这闭气的功夫也就长了一点。他叹了一声说道,不过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我是看着我的近卫一个个的沉入水底的,等我发现这一点时,我已经是处于昏迷的状态了,而就在那时,奇迹发生了,我竟然从自己的身体里飘了出来,之后就呼地一下进入了这个恶鬼像之中。

    看了一眼那鬼像道,我不知道那道士在这上面干了什么,怎么能把我的魂魄吸进去,但是不知为什么这个鬼像就没有沉下水底,而我,在这里面一呆是是数百年!

    林风听了沉思道了下说道,那这个玉像怎么会到了那个农民的手里?

    那恶灵苦笑到,“这事说来就真有一点可笑了,原来那里的人用捕鱼,刚好捕捞到了这个玉像,而捕捞到了这个玉像的人看到这个玉像可怕,而那时又刚好出水,我身上的怨气较大,就让那捕捞的人看了认为不吉利,认为是凶兆,也就认得有多远就扔多远。”

    那人走了之后,就有了那个放羊的小家伙,这小家伙捡了玉像之后,看了林风一眼说道,我可没有害那个小孩。

    看林风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的心里忐忑了不少,说道,又刚好来了一个汉子,就那个卖玉像的家伙,这家伙要买那个小孩的玉像,小孩不卖,结果这家伙就推倒了那个小孩子跑了,这也是我连续在夜里吓他的原因,这混蛋活该这一吓。

    林风到是小愣了一下,心想那个汉子人还不错,却不想也不是一个好鸟,连小孩子的东西也抢,不过想来也许是一时起了贪念而已,根底也许不是坏人,不过那灵接下来的话就让林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恶灵说道,那家伙是想老婆想疯了,家里没钱,看了那小孩的玉像是想发了财取老婆,不料却是让我吓得不轻。

    林风听了大是无语,心说你一个数百年的老鬼去吓一个普通人你还好意思说。

    结果是那汉子本地不敢卖,这家跑到这里来了,这就碰上了你。不过到了今天我总算是明白了,那道士为什么说遇坑而坠,逢林而安的意思了,生前我一直认为是我不能到水坑之类的地方,谁知是天坑!而那逢林而安我今天也算是知道了,这就是那个道士说的命数啊!

    看了林风一眼说道,我说完了,那道士说逢林而安,我也是认命了,我随你处置!不论如何都是天意。

    林风听了苦笑,一个恶灵跑到了自己的面前说让自己处置,当真是奇异到了极点了。想了一下说道,我怎么办,灭了你,我也于心不忍,你也无过错。

    而那阴生忽地说道,“主人,不如把他也留在这里,我也有一个做伴的,反正主人你也不想杀了啊,他也没有罪过,何况生前还是一个为国而死的将军。”

    林风看了他一眼说道,也好,你就留在这里,不过,万不可伤害生灵了,不然,你该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那恶灵说道,“主人您放心,没有您的吩咐,那样的事我是不会在做了,那道士曾对我说我的杀孽太重,我在这数百年的时间里也想到了这一点,我知道了什么是上天有好生之德。”

    林风哑然而笑。

    “恶灵又说道,主人,以后我就跟随您了。

    林风一怔,怎么可能!我让你跟着怎么办!毕竟人鬼殊途。

    那恶灵说道,“主人,恕我直言,世上的事没有绝对的事,主人您虽说是有惯通阴阳的不世之人,但是有一些你必竟是不太了解的。

    还有,这世上的事,就我看来,人又如何,鬼又如何,人,有时间还不如鬼!难到世上的鬼魂就全是坏的,不见得。就我所知,以前的世上什么样的事没有,而今我却是不知道的了。

    林风听了微微一怔,之后就哑然不语,想不到,这个看起来一个大老粗的家伙说出来的话还是有一些道理的。

    “是啊是啊主人。”

    阴生在一边也是说道。

    “人又如何,鬼又如何。”

    林风看了一下也真不知道该那么办了,只得说道,难不成你们还想在这里吸取生人的精气提升你们的道行。

    二鬼的身上一抖,那阴生说道,主人,我一家老少尽数死于此地,那还有害人的心,要不然,这那多年难不成不会害人不成。

    林风听了点点头。

    “只是,这个世上那有公平可言!”

    阴生哑然而语说道。

    林风的心里一黯,,这家伙说道可不就是真的,这世上,那有完全的公平!这一点,生活之中随处可见!

    “你们的魂魄我会看着的,必要时我会加强一下你们的魂魄。但是我说的,一定不得违犯!”

    主人,那恶灵说道。如果您有时间的话请主人去那个天坑看看,那里很奇怪,水中有什么不知道,但是有一点,那里肯定有问题!

    我想我的那一些部下的魂魄也许就被禁锢在那里面,主人您想,要是一般的水的原因,就不是那样的,最少人的魂魄会在水中游荡,而不是一丝不见,我在想那里面会不会有古时的佛道之人在里面弄了什么古怪。

    林风听了心中一愣,当下说道,好,有时间的话我去看看,不为别的,就看看那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或者是有什么奇异之事!

    而此时已是到了下半夜了。林风看了看两个恶鬼说道,好了,你们下去,记住我的话。

    两个恶鬼听了向林风拜了一拜,阴风一起,那鬼影瞬间不见。

    林风独自一个人发了一会的呆,想想可笑,之前在山谷了的阴河里吸取的是精纯的天地阴气,不想这才出山就碰上了两个恶鬼,而且是两积年的老鬼,不过好一点的是,这两个却不是那种爆淚的鬼魂,这还算是不错。

    转念一想这个世上有太多的不可思意的事,这个也许不算是什么了,这样的事没用人能解释得清楚,想想随即释然,看了看天色,远处的地方已然是渐渐地发起了一丝的亮光,当下收了夜明珠,辨别了一下方向,内息神念如游龙一般向前游去,片刻之间就找到了那一条乡间土路,说是土路,还不如说是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人踩出来的多少有有点的痕迹的羊肠小道。

    不过这些对于林风是没有什么的,他只是要着到那条同往省城公路就好了,认准了方向,脚下一动,他的人似狂风一般一闪而逝!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