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十九章 邂逅

第十九章 邂逅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不提了老韩和孟经理俩两个的闲扯,且说林风从珠宝店一路出来,顺腿就来到了步行街。

    所为的步行街,也就是购物的街,这里相当的繁华,商场林立,一路上人来人去,整个一片热闹的情景,而那些穿着清凉的女子更是走过留下了一路的香风。

    林风站街头,看着人来人往,一时之间,他的心里徒然生起一股豪气,从此之后,他,林风,可以在这个都市里有了一种自在的感觉,再也不是一个山里的清冷沉默的看这一切的少年了!

    呼地里,林风自己笑了,他想起了李小三说的一句可笑的话,哥哥我有钱了,再也不会为了一碗豆浆而烦了。

    扑地一声,林风自己笑了起来,腿一抬,一步之间走入了街中。林风来这里,是有一定的目的的。小姑家的那个臭小子何强,那可是一个烦人精,林风可得把这小子哄好了,来这里,就是想给这小子买一些童装什么的,这今天没有带他出来玩,指不定这小子又怎么缠自己哪,想了一下,干脆直接到卖童装的地方去好了。

    只是,对于这方面他不是太了解,索性只有慢慢地找了,好在没有多久林风找到了地方,可那琳琅满目的童装,林风不禁发愁,这怎么办啊?

    此时这家专卖店里还有一些人在看童装,就在林风在发呆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子走了过来,先生您要给孩子买衣服吗?

    林风到,“是的。”

    女孩子一笑,“那么,您的小孩子有多大了?要什么号码的,您知道吗?”

    林风一愣,继而他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连忙说道。

    “我想你弄错了,我是为我的小弟买的,我还在上学呢,难不成我很老吗?”

    这下,女孩的脸本就红的厉害,这一下更是如同染了颜料一般,她的心里羞得不行,从刚才林风一进来,这专卖店里的女孩子就看到了,她们一个个看得心里惊愣,这世间竟有这么帅的少年。

    她们平时的大方在这一刻不见了,一个个在悄悄地议论这个少年,而过来的这个女孩,却是她们里面胆子大的,就自告奋勇上前来和林风说话,不料这一上来就变成了这样。

    “啊,不是,不是,我,啊,我。”女孩呼吸了几口气,道,我是说,是说…….,哦,我是说您是不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啊。

    林风笑了一下说道,“当然,只是我没有一点这方面的经验,对了,我小弟有这么高。”

    林风说着用手比话了一下,“有四五岁了,胖胖的。”小姑和何清泉结婚稍晚一点,这小何强也就小,主要是小姑她们这些年一直在省城里忙,要孩子晚了一些,要是在山里,孩子只怕早就上学了。

    那女孩一听嫣然一笑对林风说道,“那就好办了,这里来。”

    当下她领着林风来到了一片区域,帮助林风看了几套的童装,林风也较满意,从中要了两套,那女孩帮他装了袋子,一结账,林风不由暗叹,这小孩子的衣服可够贵的了,这一套就三百多,这两套就是近八百块,就那么大的一点小孩子,暗地里摇了下头,这要是在山里,一个小孩子一年只怕也没有这么多的衣服钱。

    山里的小孩子哪里有这么贵的衣服,就此而言,山里山外,果然不是一个世界啊!由于兜里的钱不够,林风就达开那个黑色的大钱包,一拉开拉链,从哪一小捆钱里取了八百快出来,顺手递给那个女孩。

    正在这时,忽听一个娇脆的童音说道,“哇,好有钱啊,这个哥哥这么多的钱啊!”

    接着又是一句让人崩溃的话说出来,“也不怕被人偷了。”

    林风扭头一看,却是一个比何强那个小子大不了多少的小女孩,只见她长得粉妆玉琢,眉目如画,竟是如一个画里的小女孩一般。

    未等林风说话,又一个清脆的声音说到,“小妹,那不要胡乱说话好不好,再说姐姐就不带你玩了,也不理你了。”

    接着又对林风说道,“对不起,我小妹还小,请你别和她计较好吗?”

    林风淡然地说道,“没关系。”

    说着抬起来了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一看之下,他愣住了,这女孩,这女子。

    一时之间,他竟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太漂亮了!

    真难以让人相信,他以前只看到王楠是惊人的美丽,但是现在看来,眼前的这个女孩,似乎比王楠更是美丽了一分!

    不,应该是不一样的绝色女子,王楠是那种华贵无双的气质,如盛世牡丹,雍容不可逼视,而眼前的这个女孩却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冷清的女子,似乎多看了她一眼就是一种亵渎,眉若远山,目若秋水,琼鼻挺直肌肤若玉,樱唇粉润,怕是有一米七多的修长身材,而且穿的还是平跟鞋,她的身上自然的流淌着一种卷气的清冷的气质,让人有一种只可仰视的感觉。

    一时之间,林风愣了。

    而那女孩,也愣了。

    她也为林风的清俊飘逸而感到不可思议,这世间竟有如此的俊逸人才!

    “姐,你们这是?”

    那个小女孩扯了一下那女孩的手一下。

    “啊,”女孩一愣,她和林风同时清醒了过来,一时之间两个人都是大感不好意思,而林风则是暗叹自己的心性还是不够,今天一见这个女孩就这样了,还真是丢人啊!

    以前在山谷里吸取阴灵所化的阴气也没有今天的失态,而他却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定力的事,而是人一但到了这个年纪,就少不了有这种对异性的吸引,他林风就是再惊世骇俗,他还是一个少年,这一点,是他自己所不知道的,这不关乎心性!

    就如青灵令老人所说,世间的事,林风还是得经历了才知道。

    心下惶惑之下,他的体内的虚无**瞬间如游龙一般在他的体内游动,偏刻之间,林风就恢复了清明,他的眼内,也就一片的清澈。而随着他的内息的发动,他的身上的那一种飘逸的气质更是惊人,而这一刻,周遭的一切人和事都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一种奇异的感觉,这一刻,林风在这种情景下,他又有了一丝的顿悟,他笑着对着那个小女孩说到。

    “没事的,哥哥我很小心的,也很会防小偷的。”

    不想那个小女孩仰着她那粉妆玉琢的小脸说道,“谁是你的小妹妹,不害羞,想当我哥哥,哼!”

    林风一下愣住!

    那个小女孩板着小脸说道,“你好意思占我一个小孩子的便宜。”

    林风这下是真的不知说什么好了,好办晌才到,“我怎么就占你的便宜了?”

    “你刚才不是说我是你的小妹妹么?这不是占我的便宜是什么?”

    林风张了下嘴说到,“那你刚才不是说哥哥有好多的钱的吗,你那时不是叫了我一声哥哥吗?”

    小女孩挣开那女孩的手说道,“那不同,我叫你是礼貌,而你一个大人这样就是占我一个小女孩的便宜!”

    听着这小女孩这一番古灵精怪的话,林风有一种这世界怎么了的感觉,这是一个这么大的小女孩吗?

    “你,你不要听小雪胡说,”女孩一脸的羞意对林风说道,小雪,你在这样我真的生气了。

    女孩说道,“小雪嘻嘻一笑到那我不说了。”

    女孩看了林风一眼说道,小雪就这样,就喜欢和人开玩小笑,请你别介意。”

    林风笑笑说道,“没事,小孩子大都这样的。”

    说时却想到了何强那小子,我有个小老弟也是这样的,我都习惯了。

    此时那个小女孩兴奋地说道,“那哥哥你一定要介绍我们认识好吗?要是这样的话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林风笑了一下说道,这个没问题。

    小女孩忽地说到,“哥哥你是不是想和我们交朋友?”

    林风又是一愣。

    那个女孩更是玉脸发红,“小雪!”

    这话,林风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心里却是苦笑不已,想不到他林风今天 却在一个小女孩的手里接二连三的不知如何回答才好,真是丢人啊。

    想了一下好笑,点了一下头,我到那边,不待女孩和小雪回答,他就一转身,径自出门而去。

    看着那远离的背影,一瞬间女孩的心里一颤,一种失落感涌上心头。

    “哼,姐,这家伙一点不好玩,人家还没玩够呢。”他就跑了,“哼,难不成就没看见我们一大一小两个绝色美女吗?哼,真是亏他长得那么帅!我还想让他和姐姐你交朋友呢,哼!”

    女孩听了小雪的一番话,一时间脸上红得似能滴出水来,在小雪的小脑袋上敲了一下,“你这死丫头胡说什么?”

    小雪捂着头一脸的不甘,“我没有胡说,只是这小子太不上道了,没一点的眼力!那么帅,大概只有这样的家伙才能和姐姐你在一起完美,那些自以为是的歪瓜裂枣就不要提了,恶心!”

    女孩震惊得看着小雪,“雪儿,你这都是从哪里学来的?”

    小雪憋了下小嘴,“这有什么,上有的是。”

    女孩不禁玉手抚头叹了口气,这小丫头,没救了!说道,你还说,“人家生气了,和人家又不是认识的人,你就不觉得过分吗?”

    “什么人啊这是,说走就走了。”小雪瘪了下小嘴说道。

    没有一点的礼貌!不对,姐,姐,那家伙又回来了,我就知道,这家伙不会这样的走了的,怎么样,回来了,还玩欲擒故纵这一招,哈,有点意思,不过有点老套。

    女孩也是愕然,那不成雪儿说的都是真的?一时之间,她的心,乱了,又一想,又觉得不太对,说不上那里不太对。

    而这时林风已是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温煦的笑容说道,你好,小妹妹,为了表识我的歉意,我买了冰淇淋你吃好吗?说着,他把手里的冰淇淋递了过来。

    小雪一把接了过来。顺手给了女孩一个,“谢谢哥哥。”

    林风笑了一下,“不用,我想知道,这次是不是真的原意叫我哥哥的。”

    小雪眨了下眼笑了。

    “你猜?”

    林风张了下嘴,不说话了,这小丫头,就不能和她说话,转向那个美得惊人的女孩笑了一下点点头,“再见。”

    女孩道,“谢谢你,啊,噢,再见。”

    林风笑了一下转身,一步跨出。

    而小雪却张大了双目看着林风已是远去的被影发起了愣,“姐,我敢打赌,他一定还会回来的,一定。”

    女孩在她的小脸上掐了一下,“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小雪儿不高兴了,“这我就不明白了,我怎么就不正常了?我刚刚还请你吃冰淇淋来的。”

    女孩听了不禁哑然无语,这小丫头!看了看林风远去的方向,人,早以不见,人海茫茫,想再见,又怎么可能!女孩的心里叹了口气。一时间,她的心里再也没有了逛下去的心思。

    “小雪,咱回家。”

    “哦,姐,我呼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家伙和咱们没有联系的方法啊,他这就走了。”

    女孩心里一叹,也许,人家本就没有这个想法也不一定,只是,自己有那么不堪吗?忽地,女孩的心,有些难受!

    而林风的心里,却是也有一种失落感,那么一个世间难寻的女子,自己就这么错身而过。

    不过,那小雪说得不错,自己再在那里停留,那就不真的如那小雪所说,心里有对他姐姐有那样的心吗。

    苦笑了一下,又想到刚才那一刻自己的虚无**的一丝明悟,心里不禁轻轻一笑,那女子再美,在自己的人生里,也只不过是一个过客而已,但看她那一身的国外名牌就知道这女孩的身份不一般,自己,嗬嗬,……..

    摇了一下头,脚下一动,瞬间,他的身影如清风一般一闪而逝。林风出了商业街,看天色尚早,想着出来了就多逛一会,这城市,在山里呆久了还真是有一点想的慌,也许,是自己再这里的时间长了一些,想到这里,琢磨了一下,一路向前走去。

    对于刚才的那一对姐妹,他的心里是报了一种欣赏的心理,林风的直觉上来说,那个女孩的家世绝对是不凡的,不说别的就那个女孩的身上的那种惊人的气质,那能是一般的家庭里能培养出来的吗?

    显然是不能的,这个不说,在就是那个女孩的美丽,可以说,那觉对是妖孽一级的存在,打个比方来说,就说王楠来说,一看就知道他的家里不是一般的家庭。而这个女孩的那个美丽和气质,那就不用说了,少了王楠的那种雍容华贵,但是却多了一种清冷不可逼视,一种出尘之气。

    而自己只不过是应该是一个山里的小子而已!

    她们的美丽与自己又有何干,偶然的见了,那就欣赏一下而已。欣赏了也就过去了,陌路相逢,擦肩而过,很正常。

    走着走着,看到前方不远支出有一家银行,想到手里拎着这那大的一个包也不是那么一会事,干脆存起来得了。

    方便,来到银行办理有业务的窗口,里面的工作小姐问他存多少,林风想了一下,现在自己的秘密不少,在住校里不太方便了,就寻思着以后在外面住得了,这样的话就得要钱,干脆存两张银行卡包里的钱分开,零的那些自己用,另外再给自己一张十万的,剩下的八十万就让家里林大山他们猪场用得了,如若不够,那么下此自己再卖两块金砖算了。

    那工作小姐一听林方的话,一下有些惊得长大了小嘴,一个这样的少年,却带来了这那么多的现金存,太让人吃惊了!可吃惊归吃惊,过后还是得把给他办好了,于是热情的给林风般好了卡。

    好了之后林风出了门,拎着小何强的衣服向前走,心想着这里离古玩街不远,干脆去那里逛逛,看了之后自己好给山谷里的字画下个结论。

    那里大的店面还是不少的,一般那里也是有一些不错的古字画的,于是一路来到了古玩街,进入了古玩街,只见里面到处都是摆地摊的,当然里面的正规的店面也不少,只不过是稍稍在里面而已。

    看到路口有卖的,也就一地摊,林风看看有路人在你看也就上前凑热闹,看看是什么古物。看物件的是一个清瘦的老者,而摆地摊的却是一个二三十的小青年,只见那老者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还时不时的摸一下,而每一件就没有超过两三分钟的,那摊主看老人一直没有要的意思,就有一些不耐烦地说道。

    “呀,我说老先生,您瞧瞧我这里的物件可都是有了年份的,您老这手里的可是正经的古玉佩件,那可是汉代的老玉,您老一看就是大行家,得,您老要是看中了的话就说个价,就当我认识您老了,您老看成不?”

    老者抬头笑了一下说到,“小伙莫急,我先看看,莫急。”

    林风在一旁听了一头的雾水,怎么一件玉佩就能一眼看出来是不是古玉,想归想,但是他终究还是不好意思出口问出来。

    那老人看了一会站了起来,微笑着对那摊主说道,你说的不错。说完老者扭头就走。

    那摊主张了一下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林风看了不明所以,不知道那个老者为什么一句话不说就走了,这是怎么回事,看那老人走远了,他摊主的面前没了人,也就站起来向前走去。

    又走了数步,看到了一个摊主的面前一张破布上摆放的物件上面残留的泥土还是潮湿的,心想这一定是古物了,好在这里的摊主的面前有两个人在看。

    也就上前看热闹。那两个人和摊主说的话都是一些行话,而林风则是跟本就不动懂,郁闷之下顺手从面前的摊子上拿起一件玉佩来看 ,那玉佩看上去色泽润白,看起来很是好看,这是林风的地一印象,应该不错。那个摊主看林风拿了来看,就说到,小兄弟,看你也是一个识货的人一下就看了这见玉佩,这件可是我这里的好货,你要的话好商量。

    林风顺口说道,“多少钱?”

    摊主也说完顺口说道,“兄弟你要的话就拿一万好了,这是底价,我是看小兄弟气势不凡才如此的。”

    那摊主的话林风顿时就吓了一跳,心想这么小的一小玉件就要一万?就这还是低价?怎么这么贵。

    这时呼地觉得身边多了一个人,林风扭脸一看,远来是刚才的那个老者,只听那老者说道,“小伙子,能让我看看么?”说时他冲林风隐晦地眨了一下眼。

    林风的心里一动,林风说道,“好的,您老请看。”

    老者接了过来,似是仔细地看了又看,只后说道,“好东西。”

    只后站起来走了,林风看了一眼老板说到,老板,今天我没有那么多的钱,明天。

    那摊主看了林风一眼说道,“那好,只是明天还有没有就不好说了。”

    林风淡淡地一笑说道,“你看着办,我这人就好玩,其实没有这方面的爱好,走了。”

    那摊主看了林风一眼,然后就不在说话了,林风站起来一路向前走去,一路四下里看去,不多时就看到了刚才的那个老者,林风来到了那个老者的身边,恭敬地对老人说道,老人家,我能请教您一些问题吗?

    老者看了林风一眼说道,“是你啊,有什么事么?”

    林风说道,“老人家,刚才的那玉件,那时怎么会事啊?还有,您又是怎么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假的?”

    老者笑了一下说道,“你怎么知道是假的?”

    林风笑了,您老人家不是都暗示我了吗。

    “好东西。”

    说完林风就笑了起来,您说的是好东西,但是却没有说是好玉,不对吗?

    老者一愣,继而大笑了起来。

    “好机灵的小伙子,我冲你眨了一下眼是提醒你的,而我所说的话却是暗地里讽刺那摊主的,不想你却听了个明白,想来那个摊主到现在也不一定想明白,你这小伙不错,不错。”

    老人笑过之后说道,“那玉件是普通的玉,做工也不怎么样,就是造假的水平差不多,所以我才说好东西,而不是好玉,至于真假的分辨,那就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的清了。要是那一玉件按现代的玉来卖,至多就是个两三千块钱而已,怎么可能上万块,这只不过是骗你们这些生手而已。”

    林风的心中这时忽地里想到了他在山谷之中那青灵老人的教诲,还有老人在梦中那么多事,那么多的经历,一时间,他的心里明悟了许多,梦中的那些见识过的玉件一一的在他的眼里闪过,一瞬间,林风哑然而笑。

    老者这是又说道,“要是老玉,那就值钱了,不过你能在那么一瞬间明白怎么一会事儿没有买,这就不错了,至于这方面的学问,你可以多看一些专业方面的,在结合实际研究,这个是需要天赋的。总之,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地。”

    林风这下听明白了老者的话,笑了一下说道,老先生,能不能请您帮我看一下玉件。

    老者笑来了,“这个没问题。”

    林风听了从脖子出扯出一根细红绳来,绳是普通的红绳,只是,当那红绳的尽头却扯出来了一件让那老者看了就直了眼的东西!

    那是一件通体黄澄澄的黄色玉石做的佛,如来佛,佛像端坐在莲台之上,双手合十。宝相**。

    老人的脸色在林风一拿出来佛像就沉肃了起来,只听他急声说道,快收起来,咱们找一个地方说话,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林风笑了一下收了。

    老人领着林风来到一家叫博古斋的古玩店,进了里面,就见一个账房摸样的人冲老者说道,“傅老,您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傅老哈哈一笑说道,“没事就出来转转,正好碰上了这小伙,顺便带他来这里看下东西。”说话之间那人带着林风和父老两个来到了一个桌边做下。

    那傅老就双眼看着林风说道,“小伙子,快让我看看你的那玉。”

    林风一笑取出了玉佛。这一下,就那账房也是呆在了那里。这玉佛是林风在山里的时候青灵老人亲自给他带上的,说是他在外面游荡的时候看到人家的小孩的脖子上有带的,这就给林风带了一个,其实在农村有风俗是给小孩带长命锁的,林风是知道这一点的,有银做的,也有金的,不过林风没见过,至少山里的人家没用那一家有这个财力给小孩子带金做的长命锁。

    只不过林风是知道的,有这么一会事。当初老人给林风带上这个,林风还笑着说自己这么大了反倒成了小孩子了。

    其结果是老人在他的头上来了一个爆栗,这个玉佛并没有相关的链子之类的,老人到是省事,直接就是弄了个细红绳在上面,这事虽小,但是在林风的心里却是不小,这是老人从心里把他当后人了啊。

    想想也是,老人生前从没有成亲,更没有后人,只是一心修道,而在这数千年之后,这一遇到了林风,老人的心里的心就活了。

    此时那傅老小心地拿着那玉佛看来看去,口中喃喃自语到,好,好啊,多少年没有见过这样的精了,传世之作啊,这么大的玉佛,尤其是这雕工,难得啊,这是宋代的,估计是帝王将相之类的权贵才会有的,普通人想就不要想。

    那账房先生样的人说道,“傅老,这么说来这是一件价至连城的传世之作了。”他的眼里满是精光。

    “当然,”傅老说道。

    “傅老,”让我过一下手,账房先生说道。

    “不,这是这小伙子的东西,得经过小伙子的同意才好,你要上手的话得人家发话。”

    林风笑了一下点头。

    那张房先生感激地看了林风一眼,从傅老那里接了过来。“痴呆地说道,至尊黄,至尊黄的玉佛,老天!”

    他的双眼痴了一般看了又看。只后不舍地递给林风,“小兄弟,打个商量,这个玉佛转给我怎么样,价钱好说,你开口就行。”

    林风摆了一下手说道,“我想你是弄错了,我这个是长辈所赐,你就是给在多的钱我也是不会卖的。”

    那傅老笑了一下说道,“这样啊,好,小伙子,你能有这想法就好,好,有性格,懂理数。”为了孝心轻易的舍了大笔的金钱,难得,不过话又说了回来,你那就不想你这玉佛值多少的钱吗?

    林风要了一下头,“不想。”

    傅老一愣说道,为什么?

    “要是别的东西我就想一下也就没什么,但是这一件,我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您老想啊,我要是知道了这玉佛值多少钱,少了,我不在乎,多了,我又睡不着,那不是让我自己不自在吗,再说了,这钱要是多了我万一一冲动卖了,那就是不孝不是。”

    傅老一愣大笑了起来。

    “林风笑到,所以,我还是不知道的好!”

    傅老笑过之后说道,“好了小伙,别逗了,我知道你的想法,再多的钱你也不会卖,不过我还是想告诉你它的价值。”傅老说完转向了那帐房先生,小莫,你说多少钱是它的价。

    那莫先生说道,要是我出价的话,“我出三千我百万。”

    傅老一愣,看了看莫先生说道,“你啊,就那一点心思,你好意思说出来,五千万你给我一件,有多少我要了。”

    莫先生一听尴尬地一笑不吭声了。

    傅老笑了一下说道,“就光这至尊黄的料子,五千万都不止。就这还是我说的前几年的价了。”

    林风听了一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玉佛这么值钱!

    “多少年没有见过这样的精了啊。”傅老叹了一口气,红裴绿翠至尊黄,外加蓝精灵,紫眼睛,这些玉中的极,现在是越来越少了啊,那绿翠可以说每年那边还有现世,而这另外的一些,可是越来越少了,而现在的玉矿是开采一处少一处,而须求量却是越来越大,这价钱也就越来越高,傅老叹了一口气,似是不满现在的玉的价钱一般。

    那老莫说道。“傅老,其实也怪不得玉的价过高,人有钱了,就想有好的东西拥有。”有人想要,那么就有人卖,这就有了一直上涨的价。

    “嘿嘿,傅老,不瞒您说,就我这里还不是要的过高的,老钱那里的一件同样的东西,哪家伙就敢要差不多一倍的价,就那还有人要,人家老钱还说了,现在的人,你要少了人家还不要呢,就得多要一些。”

    “嘿嘿,当时我听了也是认为这家伙想钱想疯了,谁知道那老家伙做得风生水起的,不过不得不信那家伙的话,人啊,就这样。”

    傅老听了摇了下头。

    林风到是暗暗点头,心想那老钱到是一个看准了人心的家伙,一个奸商,一个知道了现在的人的心里想的什么的奸商,不过又一想,这老莫也不是一个好东西,若按傅老的话来说自己的玉佛可是起码说五千万的东西,这老莫竟出三千五百万,这老小子也是一个奸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奸商,真他妈的黑啊!

    傅老笑着对林风说道,“小林,你要什么时候有什么好的东西要卖的话就联系我,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说着递过来一张名片。

    林风接了,看了看放进来衣内,那老莫也赶紧递过来一张名片,林风顺手接了,却是连看也没看。

    老莫看了心里一黯,知道人家对他有了看法,一时不禁起自己为人太狠了。

    “傅老,如果我要是有卖的,我一定来找您。”林风看了傅老一眼说道。

    “好,一定,”傅老说道。

    那老莫在一边暗自叹气。

    和傅老告了别,出来老莫的古玩店,林风一路往回走。

    而此时傅老却在说那老莫,小莫啊,不是我说你,这做商人也不能太狠了,而且,你小子也没有练出来一点的眼力,还想骗人家小伙,我告诉你个小子,你不看看人家小伙是普通人么?你不看看那个年轻人是多么的出色,一个那样的小伙能是普通人嘛。

    你啊!傅老叹了一口气,摇了下头,看人的眼力都不行。

    老莫呆了又呆,苦笑着到,我说我怎么有一种不太对劲的念头啊,原来是这样。

    不说傅老在教训老莫。而林风一路出了古玩街,看了天色将晚,也就寻思着回去,可林风刚出古玩街的路口,就听到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喊道,“大兄弟,等一下,等一下。”

    林风就奇了,在你这里谁叫自己的啊,转头一看,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大步走了过来,“那个,小老板,小老板。”

    林风听了好笑,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老板了,自己怎么就不知道。

    那汉子快步走了过来,气喘吁吁地说道,“那个,老板。”

    林风要手止住了他要说话的样子,到,“你先喘匀气在说。”

    汉子听了一愣点了下头不在说话了,林风这时看这汉子,一身的农民装束,脚下一双步鞋沾满了泥,黑色的脸庞,一身的健壮的肌肉,看这汉子的气喘得差不多了。

    林风说道,“你找我有事?”

    汉子点点头,“老板,是这样的。”汉子有些不好意思,搓了下手到,我,我那里有真正的古物,我看您是一个真正的老板,这才找您的,真的。

    林风笑了一下说道,“别说其他的,到底是什么?再说了,我也不是老板。”

    汉子听了有些失望,看了看林风到,我的是这个东西,您看一下。说着,从他的怀里掏出了一个布包,只后一层层的解开。

    “老板,就是这个,真的,这是我在山里弄得,不骗人,骗人是生儿子没.屁.眼的。”

    林风一下笑了起来,摆了摆手说道,“不用发誓,没必要。”

    接过那汉子手里的那个玉件,看了,不禁摇了下头,这是一个翠绿色的玉雕的鬼像,而且做工不怎么样,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生手的水平,而奇怪的是,这鬼像的造型凶悍狠淚,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厉鬼的造型,有人要了才怪。

    那汉子看林风的脸上不美,就说道,“老板,你要是要的话我算你便宜一点,怎么样?”

    林风没有说话,但是他的心里却在发怔,这恶鬼像刚入手的时候他不注意,但现在,他却在心里琢磨这是怎么一会事,因为这个恶鬼像里面有一股凶淚的阴寒的阴气!这里面,绝对的不正常!

    他不理那个汉子的话,反问道,这个恶鬼像你从哪里得来的?

    “额,这个。”汉子一下怔住。

    这个恶鬼像,是他从山里得来的,不说别的,就这一个吓人的造型,就让他挠头,谁都想要一件好的吉祥物件,可这个却是颠覆了一切的样式,反过来了。而且由于它的来历,这个汉子并不敢到古玩街里面去,就在这路口等人,要是他看到有买家他就上前问一下。

    而今天他看到了林风和那老者一起在这里逛,本能的就认为林风是一个买家,不说别的,人家小伙一看就不是坏人,人家那么一个俊俏的小伙会是一个坏人?

    汉子想了下说道,老板,您要是要的话就,就两万算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心里满是期待。

    林风一下乐了,老乡,你知道你这是什么东西吗?

    汉子摇了下头,不知道,不过应该是好东西。

    林风这下更笑了起来,“那好,继续在这里卖,我就不要了。”

    汉子一愣,“呀,呀,老板,你别走啊,咱再说说,有事好商量。”

    林风停住了脚步,轻轻一笑说到,“那你说个价。”

    汉子咬了下牙,“一,一万。”

    林风要头说道,“实话说,你这个鬼像就是一个不吉利的东西,玉质也不好,这雕工也不怎么样,这个你心里也明白。”

    汉子挠了下头,“可是,可是我从老家这么远跑到这里总不能当烂白菜卖了。”

    林风心里暗叹,这汉子,你就没法跟他沟通,索性道,那你想卖多少钱?

    汉子抬起了头,他的眼中有些湿润,道,“老板,你要的话就五千,就五千,少一分我就不卖了,我宁可把它扔进山里。”

    林风笑了一下说道,“可以,”当下从包内取了钱,那是那一捆少的,给何强买衣服用了七八百,林风拿了把胜余的一把给了汉子说道,拿去。

    汉子一把抓了,用手沾了唾沫一张张的去数。

    林风看了无语,不过也没法,只好等着,那汉子一只数了二十多分钟,方才说道,老板,是不是多了?

    林风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多的,是给你的。”

    汉子一愣,“说道,老板,你是好人。”

    林风笑了一下说道,“现在的好人和坏人谁知道?”

    汉子说道,“反正我知道你是好人。”

    林风哑然失笑,“原来好人可以用钱买到。”

    和那汉子摆了下手,一抬腿,就出了古玩街路口,一路向前面走去,林风一路向前走。

    可没有走多长的路,就听到后面在叫,“老板,老板,你少等一下,等一下。”

    林风站住了脚步,看着那一路小跑而来的汉子说道,你有什么事?钱你不是已经数过了吗?

    汉子一脸的通红呐呐地说道,“老板,我,我有一件事忘了给你说了,那,那就是,就是,就是这个鬼像可能有问题。”

    林风一听笑了,看来这汉子还不算是一个太没有良知的家伙。

    “老板,真的,我发誓,嗯,怎么会事,林风笑着说道。

    汉子抬起了头,道,老板,实话跟你说,自打我得了这个恶鬼像之后,我就老是夜里做恶梦,真吓人啊,老板你是个好人,我不能害你,不过我是不会退你钱了,我这是奉送你的新闻。”

    林风听了哑然失笑,这家伙,还真是好笑啊。

    林风笑笑说道,“我知道!这东西闹鬼!”

    汉子一下呆住!“

    “老板,我,我,我只是做过恶梦,我真不知道啊。”

    林风又道,“我知道,你也明白,这个东西按你们的说法就是不干净。”

    汉子的脸一下发白,“我,我,要不我不卖给你了,钱我退你算了。”

    林风一摆手,“不用,东西,我要了,你走。”

    汉子呆呆地看着林风,“老板,你不会是傻了,不干净的东西你也要?”

    林风一怒,抬起眼来说道,走不走,不然我报警了。

    “啊!”汉子一听大惊失色,不,不,我这就走,这就走,说完一转身,撒腿一溜烟地跑了。

    “回来,”林风叫道。那汉子一下就站在了那里,老板您,您还有什么事啊?

    “你给我说说这个是怎么来的就好了。”

    “哦,汉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吓死我了!”………。

    林风看着跑远了的汉子,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轻笑,憨厚而又狡猾的农民啊!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