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十八章 虚无

第十八章 虚无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饭后林风和小姑两个告别说出去有事,小姑两个自是同意,只是叮嘱他出门一定要小心安全,现在的社会上什么人都有,而小家伙何强则是死活要跟林风去玩儿。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而林风由于心里有事,他想着要把他带来的黄金卖了,那是准备要做养猪用的资金,这些事当然不能让人知道了,所以,他千哄万哄才把这小子哄好了,代价是林风买了一把的棒棒糖才好。

    不过这小子可是说了,下此一定得带他去玩儿,不然,等他长大了就不带林风玩!

    林风在无语之中离去,沿着路一路想前走去,他的速度看上去不快,就象是在闲逛,只是,假如你观察他的话你就会发现,他的速度快的出奇,可以说,往往几乎几步之间就消失了人影,或者有高手的话就会发现,林风的脚下,从来就象是浮在地面一样,就连一点的声音都没有,就象轻风在地面一拂而过!

    林风的目光一路看来,就是想找一家不错的金店,再不就是珠宝店之类的,他来的时候是带了两根金条的,还有一颗夜明珠,夜明珠林风是觉得不错,万一要是没电了就当灯用。

    而那泣血,林风则放在了家里,在面上学,这些事得注意不是。那可是绝代的凶器,在白起的手里不知杀了多少的人了,而这之后又不知又经过了谁的手,又不知伤了多少的人命!而且,这泣血早以有了灵性,也有了凶淚的杀气,是以林风就没有带上,而是放在了家里。

    林风一路向前走,只是这一次看这一切,他的心里有了不同的看的看法。

    原先的他,看这一切是冷冷的,认为这一切都是与他的人生是那么的相抵触,而现在的他,再回头看来,这一切,又是那么的平淡,那么的浮燥和虚幻。

    一切,在他的眼里都看淡了,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生,什么是死,一切,最后,还不是归于虚无!一切,又从虚无之中而来!

    想到这里,他的心,猛地一动,一切,一切!他的体內的阴阳气息,呼地里如狂龙一般乍然而起!

    瞬间,如两条苍龙一般在他的体內的经脉中盘旋,他的双眼中的精光一闪,那一刻,就象可以划破虚空一般!

    嗯,林风的心,一瞬间,有了一丝的明了,天地万物,阴极则阳,阳极则阴,万物生于阴阳,又归于阴阳!人生万物如此,日月星辰亦是如此!

    林风的表面上一如平常,但是,他的内心和体內的经脉以及视海却是如波涛汹涌,一时之间,他的内力又徒然精进!而更是让他惊喜的是,他的体內的阴阳两股极端的内气,在这一次的顿悟之下,竟是有了合二为一的迹象!

    这个现象,当真是个大喜!老人曾经说过,假如那一天阴阳合一,那么,就代表大道已通!试想老人生前仅是修习了烈阳**就成就了他的鬼神之体,而林风现在却是修习了逆天的虚无**,一但功成,那这代表着什么可想而知!

    一瞬间,林风有一种仰天长啸的冲动,只不过看了看大街上的人来人往,林风好不容易平息了自己的心潮,渐渐地平静了起来。

    想到了山中的老人,这一切,这一切的匪异所思的能力,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让女孩子心醉的轻笑,一脚向前跨出,一步之间,已是如一缕轻风一般一闪而过,几闪之下就以不见。

    而就连青灵老人和林风都不知到的是,林风所修习的虚无**,却也是在现在的阶段有一些问体的,试想至阴和至阳这两种要完全融合,那就得有了一定的基础,绝对的定力,绝对的天姿,这一切,又岂是那么好办的。

    而林风这一切是都俱备了,但是,这一切却是不能在平和的现实下破坏,一句话,就是得在基础不稳的情况之下清心稳妥,若是一但阴阳完全融合,那么,就是一条旷古凌今的一条大道。

    而林风更不知到的是,在山谷之中,他所吸取的阴河阴气,是古往今来的阴魂所化,虽然已是归于至淳的阴气,但是,那千古以来的阴魂却也有了一些阴淚。这一点,他是不知道的,老人也不知道,试想那千古以来有多少的凶魂历鬼,它们虽然归于天地,化为阴气,但是却也有了让人不可思意的奇异能量。

    当然,这只是对于凡人而已,象青灵老人那样的存在,那就不值一提了。而林风以活人的血肉之躯强行吸取,那其结果可想而知,只不过,那青灵老人千古奇才,却是用了世间的逆天的烈阳**同时并进,这才阴阳并重,不过,只怕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这霸烈的阴阳合二为一。

    林风更不知道的是,那阴气能让他的性格变得阴柔,深沉,清冷如一汪不见底的深潭,又如秋冬冷月,不动时冷冷清清,一但发动,那就是狠辣无情,视一切如无物!

    而那阳气,却可一使他的性格变得阳光,霸烈,一如帝王临世!不动时如帝王临世,但,一但动怒,那就是毁天灭地。

    这一点,青灵老人到是知道,老人在世之时就是如此!而林风,却是奇异地有了这两点的性格,换句话说,就是林风他自己也不知道,现在的他,是一个双重性格的人!但是,在这两种奇异的内里合二为一之后,他的人,就又有了变化,一种奇异的变化!

    林风一路步行,找了一路却没有找到一家合适的珠宝店,心里想是不是找错了方向,站在那里想了一下,一转身,向步行街那里走去。

    一路上他的心里却是在想着心事,而他的脑海之中,却是在一幕幕地闪现着当初老人和他相遇的时候,还有老人在他的梦里的事,那一幕幕的情景一一闪过,这时在想来,却又有了一种不同的看法,就象自己亲身经历了一般,他知道,这是老人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的一些看到的东西,老人的目的,就是让林风看看现时的那些历史,那些古代的事,人生,朝代的更替,战争,那些血流成河的场面,目的,让他看透一切,包括人生一世!

    林风不知道老人是怎么做到的,怎么能让他所见到的能以梦境的方式进入他的脑海之中,但是,老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进入了他的脑海,要知道,这可不是那些传说中的鬼魂托梦之说,而是让他见到的看到的进入了林风的脑中!林风曾经问老人这是为什么?老人一句话就是,不经历过,不看到过,你就不会有那一种心境!

    林风一路来到了步行街的地方,想了一下,隐约想道在步行街和临近的一条路上有这样的店,那里好像还有卖文物的,之不过大多是一些假货而已!之不过明知道那里面的假货多得是,但是仍然有的是人去那里逛,这指不定那次就撞了大运发了财的人有得是,人啊,就是这种心思。

    所以,只要那里不是刮风下雨,那里总是人不少,可以说,那里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而且,去那里的有钱人还多。试想一下,你没钱你去干什么?当然,也不是这样的说法,而是人的一种心思,人一但到了那里,又一但看上了某一件东西,那么你要不要,不要后悔,要了,可能还后悔,但在心里的做用下要的估计要多。

    还有一种人是冒充老行家,半瓶子水晃荡,其结果是在老板的忽悠之下上了当。林风曾经来过这里,专门在这里看了半天研究人的心思和心里,其结果是人的心里捡便宜的心思占绝大多数。这也是林风没事出来玩的一种消遣方式,看人生百态,思人生之路!

    一路上行,不多时来到了这一边,果然,人是真不少。林风随步而入,这回到是让林风找到了地方了,走不多远就看都了一家珠宝店,看起来规模不小。林风站在门口打量了一下方才向里走去,到了门口,

    一个青春亮丽的女子上前打招乎,之不过,她却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成呼,女孩张开了樱唇却不知说什么好,叫先生,眼看林风的年龄太小,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学生的年纪,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不过,这个少年也太过俊美了,女孩看着一脸的发红,没来由的一阵羞涩,这叫老板,又不太合适,想了一下,女孩嫣然一笑道,“小帅哥,里边请,您须要什么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林风笑了一下道,“这位姐姐你好,我是想找你们老板的,想和他商量一点事情。”

    女孩一打听笑了,不管怎么说,林风是先撂了一顶高帽子过去。

    果然,女孩的心里美得不行,“小弟弟,你好甜的嘴啊,真帅气,不知道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大概说一下吗?我好给我们的经理说一下。”

    那女孩末了还补充了一下,想来是怕林风不明白。

    林风听了那女孩说他的嘴甜他的脸上不由悄然一红,在学校里的时候这话在李小三的臭嘴里可是另一种意思,还有一定的解释,只不过,那解释林风是万万不敢给这美女说的。今天这女孩一番话,让他想起了李小三那个假神棍,还有这小子那一脸的坏笑。

    林风沉思了一下压低了声音说道,“姐姐,我是想问问你们这里收黄金么?我有一些黄金想卖了,就是不知道你们这里收不收?”

    那女孩听了吃了一惊,一下用嫩白的小手掩住了小嘴,好半晌方才说道,“小弟,你不是开玩笑的?不是玩姐姐的?”

    她一时惊愣竟是没有想到她说的话是多么的暧昧。

    林风听了到是一呆,好半晌方才说到,“一点不假!当然是真的。我带着呢。”

    女孩一听吃了一惊,“小弟,你可不要说了,人多。”说到这里,好象是想到了刚才的话有些不对,呼地里一下她的粉脸变得通红。

    林风似若未见地说到,“姐姐,这是家里祖传的,由于我爷爷不能来,我就自己来了。”

    那女孩看了林风一眼疑惑地说道,“那你的家人那呢,你的父母那?他们怎么就不来?”这可不是小事啊。

    林风听了她的这话,心里募地一痛,先前说黄金是祖上传的也不错,老人存放了数百年,那就是老人的,不管老人是怎么弄的,也不管老人是杀了当年多少的元兵,而现在这女孩一提到他的父母,一下触动了林风的伤痛。

    他瞬间,他那晶莹如玉一般的脸上一片伤痛,低沉地说道,我,我此生从没见过父母!

    那女孩一听心里来由地一痛,“小弟,对不起!”

    林风淡然一笑,“没事。”

    女孩笑道,“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去找一下经理,好么?”

    林风点了一下头,女孩嫣然一笑离去,林风看着她那如风摆扬柳一般的身姿踩着高跟鞋得得地一路走去,他的心里呼地里有了一种奇怪的念头,这个女孩要说起来也是一个上等的资色了,加上身材高条,这一穿上纤细的高跟鞋,一双长腿更是让人眼晕,裙摆之下的裸露的**泛着晶莹的光泽,圆润,看上去弹性十足,好一个长腿美女!

    呼地里又奇怪的想到,要是王楠也是这般的装扮那不之又是多么的惊人的美丽,王楠的美丽,那可是。美得让人心惊的,让人不敢逼视和自渐形痍的,林风在省城上学,可以说几乎没见过可以和这丫头同等级数的美少女!至少,现在没有见过。

    这丫头是一个绝对的妖孽级的女孩,当然,林风也见过不少的美少女,但是和这丫头相比还是差了一些。

    想到这里,林风的脸不由黯了下来,那是一个天之娇女,一个豪门出来的女孩,他林风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这个原因也是林风以前对 王楠不敢有太多的想法的关键,因为他清楚的知道,长痛不如短痛!与其来一场没有任何结果不理智的关系,那么还不如不要!

    林风,他看一切的事都一直是理智的,理智的可怕!

    在李小三他们看来,林风理智的有些不近人情!那么惊人美丽的一个女孩对他那么明显的有意思,这小子是木头人?

    呼地里又有一些烦,心说你们店要买就买,不买就拉倒,那里有那么多的麻烦事?只不过这一次他却是想错了,那女孩也是一片好心,生怕他是偷拿了家里的黄金来卖,如果是真的话那就真的不好了。这以后他的家里的人一但追究起来,那就是麻烦事。

    是以刚才才有了那么一说,现在的孩子偷哪家里的东西在面卖了换钱是常有的事,不为别的,就是上个,交个朋友什么的,现在的孩子有几个是老实孩子?虽然她不相信林风是那样的人,但是,小心一些还是应该的,说白了,这小姑娘是一片好心,怕林风万一是那种小孩子,这黄金可不是一般的物件。

    就在林风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女孩才着高跟鞋得得地下来了。

    笑着对林风说到,“小弟,等急了,我跟我们这里负責的孟经理说了一下,他让我领你上去,这里人太多,不太方便,走,跟我上去。”

    林风点了一下头,跟着那女孩上了楼梯,此时那个女孩又开口说道,小弟,你的情况我跟我们经理说了一下,如果黄金的成色还不错的话,价钱应该差不多,到时候我在场的话你就看我的眼色行事,我要是眨一下眼的话就是价钱低,要是两下的话就差不多了,接着又说道,近来国际上黄金刚好上涨的厉害。大概每克在三百左右,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了,不过,一切得看金子的成色,也就是纯度。

    林风愣了一下说到,“黄金现在这么贵?”

    女孩点了下头,“受国际上的影响,涨得离谱。”这女孩显然是对林风起了好感,刚才的话让她有一种莫明的难受,所以对林风说了这么多,而林风到是也不觉得这女孩是在他的面前设的套做的样子。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受自己的心情的影响,体內的气息无形之中散发出去,让他感到女孩对他没有一点的恶意,当然,林风是不知道的,这是一种玄妙的感觉,只是他的修为尚浅,他自己不知道而已,由于林风的心里对女孩的看法不知不觉有了改观,这说话就好了不少。

    “谢你了姐姐,到时我会看着的。”

    女孩一笑不在说话了,二人到了地方,女孩在一间房门上敲了敲,只听里面说请进,女孩子推门而入。

    林风自是跟了进去,只见里面做了两个人,两个人都是中等的身材,一个身体较胖,而另一个则是较白,脸白的说到。

    “小何,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小兄弟?这个小兄弟有黄金要卖?”

    “是的经理。”小何说道,说时看了林风一眼。

    林风自是明白,上前一步说道,“您好,我就是要卖黄金的人。”林风这往前一站。

    那两个男人一阵发愣,刚进来时没有看清,而现在一间之下才看清了这少年是多么的不凡,二人心里同时喝了一声彩,好一个俊美的翩翩少年!

    “小兄弟鬼姓?”

    “免贵,双木林,单字风,林风。”林风淡然地说道,您叫我小林就好了。

    那个孟经理点了下头,“说到,好,小林是什么原因要卖黄金的?”

    林风一笑,“不为别的,就是想用钱,您不会是认为我是以不合适的方法带的黄金来卖的。”

    孟经理一下笑了起来,“怎么会,一看就知道小林不是平凡之人,这点眼力我还是有的。”

    林风一笑,“那就好。”

    “小林,那么你的那个黄金在那里?”

    “在身上,”

    林风淡淡一笑,顺手把带的包放在了桌上,一解开,顿时,那两块金灿灿的大号的金条就显现在了几人的面前,这一下,让三人都惊了一下,那个孟经理吃惊地问道。

    “那个小林,你,你就是这么随便的那来的?”

    林风一笑,淡淡地说道,“这有什么,就两块金条而已,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双目略微一眯,又笑了一下,再说了,我不认为有人能从我的手里抢了去。

    孟经理愣了一下,“好,想来小林也是有一定的把握。”只是他的心里却是不认同,心想这年轻人就是不懂事啊,看这大话说的。

    孟经理那里起来看了看,指甲轻轻一划,转向了另一个中年人,说道,老韩,你看一下?同时心里也是在暗想,这少年能那这么大的金块,就这一点,就不凡了。

    那个稍黑一些的汉子闻言接了过来,那在手里看了又看,“道,成色很足,用仪器检验一下。”他的话少,但是却是一语直达中心。

    孟经理点了下头。冲林风笑了一下,“小林,你稍等一下。”

    林风点了下头,“好的。”

    这里有专门的设备,孟经理和那个老韩去检测,那女孩给林风冲了一杯咖啡,“小弟,呐。”

    林风一笑接了,一语不发地看着孟经理他们在检测。

    这边女孩笑笑对林风说道,“小弟,你可真是胆大,这么值钱的黄金你就这么随身的拿在身上,也不怕出什么意外。”

    林风淡淡一笑,“不怕,我从小就练武术,一些小毛贼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何小姐闻言笑了一下,“是吗?我还真看不出来,不过,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林风听了一笑不语不发,也明白人家是好意。

    而何小姐看林风不语,也知道他没在意,也就不在这个话题上再说了,转而又说道。

    “看不出来,小弟你白白净净的,还是一个武林高手?要说你是一个大户人家的没见过风雨的少爷还差不多,不对,就象一个潜力无限的大明星还差不多。”

    林风一下笑了,说道,“那不成了明星就得……哦,就得顺眼一些?”

    那何小姐一下笑了起来。

    “你这是自己夸自己,不过,我看你比明星还帅气。”

    林风听了一笑不语,这话,没法回答。

    这时孟经理两个已是检测完了,叫到,“小林,来来,你看一下,如果要是没有什么问体的话,我们就商量一下,你这些黄金我们要了,另外我刚才汇报了一下,价钱好说,”说话时他的脸上满是笑容。

    林风也是心里高兴了一把,放下了手中的杯子,说道,“孟经理,价钱您看着办,想来您不会少给的。”

    孟经理听了一笑,看了一边的老韩一眼,说道,“好。”

    而这时那小何也站在了林风的对面,想来是准备给林风打眼色了。

    “小林,你是个爽快的人,我也就不多说了,想来你也问了不少的珠宝店了,必竟这不是萝卜白菜,至少得打听一下。”

    林风听了心里到是一乐,他那里去问了,这里是第一家好不好,只是这孟经理有了先入为主的心思才这么说的,这下到是巧了。

    林风笑了一下道,“孟经理,这方面,您是行家,您这里也是知名的店,而我则是也是闻名而来,这次也是想结交您这样的专家的。”

    那孟经理一听心里暗叹,这少年,当真是不简单,他的这话里话外透出了不少的隐含之意,有捧人的,戴高帽子的,还有隐意弄不好以后还有交易的机会。好家伙,就是一个成年人,也没有他的这一份机智,不,就自己就绝对没有这种顺口而来的面面具到的机锋,这是一个少年能办到的吗?一瞬间,孟经理的心中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他面对的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

    深深地看了一眼林风,说道。

    “小林,你这样的少年可真是少见啊,真是英雄出少年!不多说了,别的我不说了,现在的金价想来你也知道一些,这次我做主了,给你按三百一克,这是从没有的价了,你要知道,成不比现成艺术。”

    林风点了下头,“明白。”

    而一边的女孩何小姐一双美目一直眨啊眨的,生怕林风看不见似的,看林风直接答应了,她的芳心方才放了下来。

    “就多谢孟经理了。”

    孟经理说道,“那就看看有多少,一边就有专门的精密的称黄金的秤,当下把那两根金条放在了上面,一称之下,两根金条共三千零二十克。

    这下到是就应了那孟经理的话,“好算账,这个账好算,一共九十万零六千。”

    “林老弟,孟经理笑到,这真是好算账啊,数也好听,顺利长久。”

    “好啊。”说道,“啊孟经理,以后会顺顺利利长长久久的。”

    顿时,几人相视大笑。

    “好个长长久久,顺顺利利,小林,你是要现金还是怎么办?要不支票?”

    林风想了一下,道,“还是现金。只是不知道方不方便?”

    “这个到是问体不是太大。”

    孟经理凝了一下眉头。“那你稍等一下就好,我让人整理一下。”说着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而林风则在这里和他们商谈签订卖买的合同,之后双方填了合同,签了字,盖了章,这就算是双方的买卖成功了。

    待了不太长的时间,就有专人上来,用的是一个铁箱子,里面装的就是现金了,银行捆扎好的一捆一万,要知道象珠宝店可是用现金的大客户,那在银行里可是挂了号的,要是私人或者是一些没有预约的话,那你就想都不要想。

    这一百捆往那里一放,那视觉上的冲击里可是让人兴奋的,可那女孩和孟经理以及老韩却一点也从林风的脸上看不出来一点的兴奋,有的,依旧是一脸的平静。这道是让他们心里暗暗的称奇。

    不知不觉之间在心里对林风又高看了起来,这少年,可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当下孟经理从其中一捆中抽出了四千来,这剩下的就是林风的了。

    其实林风的心里也是得意,想你那山洞之中不知有多少这样的金条,这两根就换了这近百万,那么以后就是自己什么都不干,只要没钱了拿上两根,卖了不就什么都有了。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美得不行,少年,终究少不了少年的一点心性啊.可又想到那终究不是靠自己的本事来的,还是算了,一想到这里,片刻之间,他的内心就平静了下来。

    当下笑到,“孟经理,您可得帮我一个忙,帮我弄个袋子什么的。我也好带不是。”

    他这话一说,那孟经理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你不说我也给你准备了,一挥手,那女孩小何笑吟吟地拿了出来了一黑皮包,林风看了,那里是皮包,而是黑色的,只不过质量好,做工细,看上去就象皮的一样,不过有一点就是,这包足够结实。

    林风看了连声的道谢,顺便把那一捆捆码放得整整齐齐的现金放了进去,拉上了拉链。

    弄好这一切,林风笑到,孟经理,何姐,韩经理,改天我请,那孟经理一听双目一亮。

    “好,那可说定了。小林如此人才,老哥我可是一心想和你交个忘年交的,可就怕你嫌老哥的年纪大,这下我放心了。”

    林风看了他一眼,“笑到,一定,一定。”

    “心里却在想此人也是一个人才,看到了一些长远的事,这就开始拉起了关系。”

    当下又和那老韩以及女孩孟经理一一握了手,那女孩小何笑言小弟你现在可是百万富翁了,一定可得好好的请姐姐吃一顿好的。

    林风笑言一定一定。

    那个孟经理笑着道,“小林,吃饭不吃饭的到是没有什么,下次你要是来了这里可是一定要来这里的,这是我的名片。”说着递过来一张一张精美的名片。

    林风接了,笑着应了,和几人告辞,林风一路出来,这手里拎了个价值百万的包,林风的心里到也没有太大的波动,还在琢磨这一百万的现金放在包内也不是太多啊,一百捆,也就是这一不大的一包而已。

    而他不知到的是,此时在珠宝店里。那老韩和孟经理二人正在谈论他,“老韩,你看这小林这人怎么样?”

    老韩沉思了一下到。

    “看不透,从言谈举止上看就不象一个年轻人,倒想一个足智多谋的老狐狸,可现实是这就是一个年轻的少年。”说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叹的气。

    那孟经理笑了一下说道,“我到是在想,到地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教出来这样的少年?”

    老韩忽地笑到,老孟,你这家伙是不是是看上了这小家伙,想把你家姑娘嫁给他?

    孟经理一愣,转而笑骂到,“你这家伙就没有一句好的,你这话要是让我家小洁听到了,看她不收拾你,”说完,他倒是现哈哈大笑了起来。

    老韩也是哈哈大笑,“老孟,你也别吹大气,我看这是好事。”

    孟经理乐了,“我还真有这方面的想法,只不过,看这小林也不是寻常人,不好说啊。”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语。

    “老韩,这事你老小子操一点心,成了我那里可是放的有好酒,茅台,二十年陈的。”

    老韩撇了下嘴,“你老小子又拿这个糊弄我,不过,这次我就甘愿上你这个家伙的当来了,可惜老子闺女嫁了,不然,老子,老子,老子也看这个小子不错,这人就不说了,你就听他说话就知道了,这个小子人才啊!”

    孟经理指了指他,你家的比人家大不少好不好,想美事你,走,我今请你喝酒。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