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十六章 天道者 阴阳也

第十六章 天道者 阴阳也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林风复又进了老人的房间,看老人睡得沉沉的,轻淡一笑走了出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对于老人的感情,那是不用说的,可以说,要是没有老人,就没有他林风,林风重亲情,对老人,可以说比一切都重要。

    来到了自己的房间,端起了桌上的凉茶一气喝了一杯,又倒上,做上了床,盘膝而坐。

    心里却又琢磨了开来,想那阴阳至极的两种极端的内气,一为天地之至阳,霸烈无双。而那阴气,更是不消说了,阴灵消散后的纯净气息,按林风的想法,那就是一种暗物质,就是世界各国科学家极力想研究的课题,只不过,还没有那一个国家成功的。

    林风向来比较关心这些尖端的科学,所以,他知道有这种事。而现在林风所想的是,这两种极端,为什么会奇怪的在他的身体里一起存在?

    这个问题,林风曾问过老人,青灵老人也是不太清楚。老人只是因为他在生前修习的是赤阳**,那是老人在哪个时代的一个名称,而现在却是叫烈阳**。在哪时,那是一种超越了人类的认知的本事,或者叫道术。

    而在老人肉身消散之后,老人又按生前的烈阳**修习,之不过,由于老人的是阴灵之体,吸取的却是至阴之气,而他却成就了数千年不死的鬼神之体!凡事,一切皆有天定!

    而林风之所以修炼阴阳并行的虚无**,是老人在几千年间不知道多少次的思考之后才决定的。

    当然,前提是老人在数千年里准备的那些天材地宝,那些天材地宝起了把林风的身体改变了,变得早已不似人间之人!这,仅仅是一个起始,一个能承载阴阳融合的起始!

    如若不然,林风的身体如何能承受那么极烈的至阴至阳两股气息。因为这些原因,林风的身体才能承受这两种不同的极端!

    而这些,早就是青灵老人的预计好的事,只不过,效果却是好得让他吃惊!也许是阴极生阳或者是阳极生阴。

    总之,那两种极端在林风的身体里并行而相安无事,这样的现想也让青灵老人不解。他认为应该是两股内气在林风的丹田内里混二为一,就象混沌太极。

    而现在,两种内气在林风身体里的经脉里游动,在他的丹田里并存,只不过却是一个一边,互不相干,但是,今天由于林风心里但心老人,竟是不经意之间就有了一丝的融合,这个现象,正是青灵老人所预料到的,只不过,却不太一样了。

    当初,老人和林风就林风的身体里的两股内气有过交流,结果就是保持两股内气的平衡,不让它们出现一高一地的不平衡的现象,可当时是林风的阴息增长太快,而阳气却没有阴气的增长速度,为此,老人和林风曾想过一些般法,但是却不甚理想,也只好做罢,天地之间的阴阳之气到处都有。

    只不过,林风的吸取方法太过奇异,这才阴阳不一,而今天,却有了突破!想道这里,林风凝心静气,片刻之间就到了入定的境界,他的身体中,那丹田里的两股盘旋的至阴至阳的内气,瞬间就如同两条游龙一般的盘旋起来,在林风有意识的让那两股内气融合的时候,那两股内气却是一触即分!

    林风反复地试了几次,无一例外的失败了,林风看了无奈,也之得做罢,索性一心修习了起来。瞬时之间,他的人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

    而在他的这种状态之下,他不知道的是,他体內的两股气息,却是神奇地自然地融合在了一起,阴中有阳,而阳中有阴,两股本来不可能在一起的内气,却神奇的搅缠在了一起!如两条戏耍的游龙。

    林风更不知到的是,他的身上的表面,奇异地慢慢地显出了一层的光晕,一丝丝,一缕缕,一缕如无边无迹的黑暗的黑洞,可以吞噬一切,而另一缕却是泛着金色的光芒,那光芒似是可以烧毁一切。焚灭天地一般似的!

    这一切,若是让外人见了,那不吓死才怪!若不是神仙,那么就是妖精!若是让人当做是妖怪,那不泼黑狗血才怪!

    这一切,入定中的林风是一点也不知道,他更不知道的是,若是让他一但阴阳失衡,那么,就有些不太好了。比如,一但阴气占了上风,那么他的性子就变得阴沉而且毒辣,而阳气占了上风的话,那么,他就会反过来,总之,象现在的他的性格,那就一去不复返了,而这一次,在林风的这一无心的举动之下,一切,变了。

    阴阳融合!也就是阴阳交泰!大道之门已然开启!

    林风在不知不觉之间就一直修炼到了天亮,当那一缕的柔和的阳光透窗而入的时候,林风醒了,也就是从入定之中醒来,林风张开了眼,看向了窗外,他的眼中一缕似闪电般的精光一闪而没。

    伸了伸懒腰,一夜的修习让他的修**进,体內的内息如潮水一般滚滚来去。

    这一次的修习的进境,林风自己也感觉到了,脸上流露了一丝的笑容,下了床,整理了自己的床铺,走出来洗脸刷牙,计划是今天返校,由于学校要开学了,虽说还得两天,但是,林风还有事要办,得提前到省城。

    说起这个,就得提下林风的家里成员,老人林长顺这一代是哥两个,当然,指的是活下来的,林大山的父亲死得早,早年为了猎杀一些值钱的野物换钱,就进了山,结果是再也没有出来,而林大山的母亲也因此生了一场大病,虽说最后好了,但是身体却是成病篓子,过了没几年就也去找了林大山的父亲去了。

    而那时,老人林长顺也是一个青年,就把林大山和他的妹妹养了起来,而林大山的妹子叫林娟,林大山的母亲走的时候还是一个几岁的小女孩,林大山也没有到十岁,就这样,老人把他们兄妹养了起来,一直到各自成了家。

    而林风,也是老人在林大山兄妹已是大了之后才在山里捡到的!老人一生到此,可说是让远近的人无不称赞的,一个让人绝对尊敬的老人!

    林大山长大了之后成了山里的精明而又淳朴的汉子,为人大气不拘小节,还娶了远近闻名的山里一朵花林婶,当年,林婶的美丽那可是真出了名的,为此,不知气杀了多少的山里的男子。

    不过,人家林大山也有那个本事,人也长得英俊雄壮,一个标准的山里的汉子,而小妹林娟,也是一个美女,长大以后嫁给了别的山村的小伙,叫何清泉,也是一个精明的家伙,为人本分,家里老人以前是在外面当厨子的,据说是给大官做过饭,本事还不小。

    而何清泉也继承了家里老人的本事学会了做饭的本事,现在在省城开了一家饭店,专门做一些招牌菜,以山里的特产为主,还别说,生意还不错。

    小姑林娟他们两个雇了个小姑娘,而他们的一个小孩叫何强,这小子今年五岁了,整个一小淘气,也没上学,就跟在小姑两口子的身边整天玩儿,林风曾向小姑建议让这小子去上幼儿圆,不过小姑一句话就让林风不在说了,那么小的小孩子,大人不在身边怎么行。

    于是,林风不在说了,山里的人,可没有城里的人想得多,只是一味的宠溺自己的孩子,而林风每一次到省城都会给小姑带一些山里的特产让小姑的饭店用,林大山也有时间去看他也会给林娟捎上一些,而何清泉的家里也是如此,所以,小姑家的饭店开的还不错,林风在省城的时候,有时间也会去那里,一是帮一点忙,二是看一看小姑一家。

    其实,林风的时间很紧,他一般还要去打工挣钱养自己,林风的个性太要强一般林大山和老爷子给个钱要的很少,就做一个样子,老人和林大山对此也没有一点的办法,林风一句话,他在外面能养自己。

    小姑在林风每次去的时候都要给林风钱,但是,林风却一次也没有要过,为了这事,小姑可没少训他,也没少在老爷子的面前告他的状,只是,林风依然那样,一家人谁也没办法,他太要强了!学照样上,工也照样打,谁也没办法。

    而林风这样,一家人也没办法,于是,小姑就想着法的叫林风去她那里去吃饭,为的就是让林风吃些好的补身体,而今天林风准备提前进省城,一是看小姑,二是办一些事,当然,也整理一下他在学校里的东西。

    林风的办事的原则是凡事有备无患,一切事提前准备好,计划周到,尽量做到万无一失,不干没准备的事,事实上林风的生活之中也确实是如此,他的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生活之中,一切都是踩着时间点干的,爷两个今天都没有出去,早早的做了饭吃了,林风也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他的东西不多,但是很全,爷俩个无言地收拾,却是都没有说话,气氛到是有些压抑,每次返校,林风的心里都不太好,不是为别的就是那种不舍,那种离别愁绪。

    虽然出去的时间很短,但是就是有那种情绪,而老人也是如此,而此时恰好林大山的大嗓门响了起来,林风出来一看,林大山一家一起到了,林大山的肩上更是带了一个大包,手里也拎了个包,林婶和林芳也跟着。

    对于林风今天要走,这一家是知道的,也是林风提前计划好的。是以他们一家早早地就来了。

    “叔,你们都来了?”

    林大山点了点头,我以为你们还没有吃早饭呢,这么早就收拾好了,说着看了一眼林风的那个小包,摇了一下头,道,我给你小姑她们带了一些山里的货物。

    林风笑道,“我知道的。”

    林大山笑了,“行,你小姑没白亲你。”

    林婶道,“小风,这里面是一些吃的,你路上吃,到了你小姑那里就在她那里歇歇。”说着,从身上拿出了一沓钱,林风看了,只怕有两三千了。

    “这些钱你在外面花,别亏了自己,装好,路上不安全,别让小偷注意上了。”

    林风笑了,推开了林婶的手,“婶,我不要,我在外面有的是挣钱的方法,就一小事儿。”

    心里暗叹,以往林婶和林大山两口子每次都给钱,但是这一次却是最多,无他,现在有钱了,这人就不缩手缩脚的了,不过就从这一点就之到林大山两口子对子己是怎么样了。

    林大山瞪了林风一眼道,“拿着。”

    林风笑道,“真不用,您又不是不知道的,现在的外面的钱很好挣的,我就随便做个家教就能够我花的了。”

    嘿嘿一笑又道,“不是我吹牛,就凭我一省城一高的嘿嘿,那个尖子,想做家教,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小事一桩!”

    林大山听了一乐,继而又板起了脸,以前是家里没钱,没办法,现在不一样了,你不用去外面挣钱养自己了,家里有我呢,你个臭小子就好好的上你的学就是了。

    “我,”

    林风张了一下嘴,“真的不要了。”

    他的心里暗叹,这两口子待他如同己出,而现在又有了那个想法,就,就是两家合而为一!

    只是,只是,林风的心里苦叹一声,最让他没有办法的是,林芳此时只怕也是有了这样的心!她也知道林风是爷爷捡来的小孩,和她没有一点的血缘关系!

    “大山,小风不要就算了。”老爷子开了口,小孩子在外面吃些苦也是好的,不能娇生惯样。

    林风听了大喜,心想还是爷爷看得开啊。

    果然,林大山听了老爷子的话看了林风一眼,说道,那好,你在外面怎么样我不管,但是有一点就是,必须能考上一个好的大学,不然,咱这山里不知怎么说的那。

    林风笑了,“我上不上大学管人家说什么。”

    看林大山的眼瞪了起来,赶忙转了话头,“其实,那些上的我早就会了,上个大学一点没有问题。”

    林大山板着脸,“你就吹,我看你将来要是上不了一个好的大学怎么办?”

    林风嘿嘿一笑,“那就京大,眼中笑意一闪,就让我婶和芳芳做个见证,打个赌怎么样?”

    看林大山抬手想敲人,一闪说到,“不敢就算了。”

    林大山一听笑了,“好小子,说来听听?”

    林风笑到,“我将来要是上了京大,咱这家里的大事就得听我的安排。”

    林大山和老人林婶芳芳几个一下愣了一下,象是没有听明白怎么会事。

    “你小孩说啥?”林大山象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的说道。

    林风笑了一下,“我说,如果我上了首都大学,家里的大方向我来管,您就当个太上皇就行了,天天为了那一点小钱忙来忙去的。”

    此时的林风,他的心态早已是发生了变化,不在是那个冷眼看世界的少年了,而是现在的以一种超然于浮沉的一种心态来看世上的一切了。

    “臭小子你要夺权?”林大山道。

    轰地一声林婶和林芳芳以及林老爷子大笑了起来,林风乐了。

    “我这叫计划经济!”

    “爸,我哥是说你一个大老粗没文化不知道发展大方向,你老土了。”说罢小嘴一咧先笑了起来。

    又是一番大笑,林大山瞪起了眼,一抬手就想冲林风的头上来一爆栗。

    林婶一声冷哼,“你个大老粗又想动粗,孩自己难不成说错了不成?”

    林大山一怔,讪讪地放下了手,想了下地位又不敢,看了下林婶道,咱那个年代要是现在我也是大学生了。

    小林芳芳可是点不留面子给他老爹,“爸,你就可劲的吹。”

    林大山眼一瞪要训人,可看到林婶那不善的眼光,就又转了话题到。

    “小风,你这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少了营养,看看你这两个月长了多少,这一蹿蹿的。

    “是啊是啊,”林婶笑了,看了老人一眼到,你爷爷说的要听,但是现在是小孩家的黄金时期,你叔也给你小姑打了电话,你小姑还告你状呢。

    说着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老人,是不是当你小姑和这家里的都是外人啊?

    林风听了一呆,这个话可是太大了,他可不敢胡说。

    “不给你那么多,”林婶说着从手里抽了一部分塞道林风的手里,出门在外不能亏了自己。

    这下林风不敢不接了,接过放好。

    林大山道,你出了那个主意之后,我算了一下,平均一天能挣个几百块,以后你就不要操家里的心了。

    想了一下说到,那个胡三他们几个,我们也说好了,一切按你计划的走。另外,现阶段那几个家伙还在城里帮忙联系一些销路,我在家里也联系了一些就近的山村,让山里的闲人弄山货,我再去收了贩到城里,这样就更挣钱了。

    林风看他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不禁道,“叔,那不是长事,你能挣钱,那别人就能看到。”

    林大山一呆,“是啊。”

    林风笑了,“不过凡事没有绝对的,你也不要想太多了。”

    林大山呼地笑了,“这个我不管了,你不是说了,以后家里你管事,哈哈。”

    看林风一副惊讶的模样,他在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林风到,“我只不过说笑而已。”

    “那可不行,”林大山断然说到。

    “我,”林风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这事怎么这样了。

    林大山翻了翻眼,他很得意自己的举动,有一种要大笑的畅快。好小子,上了老子的大当了。

    “哥,你那什么时候回来?”

    林婶看看林芳芳没一眼说话,林大山到是没心没肺地说道,你哥还没有走你就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林芳到小脸一红,“爸你胡说什么,妈你那就不管一下。”

    这一下一家人都笑了起来,林长顺笑到,“小芳,你这可管起你爸来了。”

    林芳的小脸这一下更红了 ,“爷爷。”

    林大山讪讪地说到,“这丫头,没大没小的。”却说不下去了。

    “好了好了,再摇爷爷都散架了。”老人笑到,看着小林芳一脸的慈爱。

    小林芳听了撒娇到,“谁叫您也笑人家。”

    林风正了一下脸色到,“叔,那个事你不要太在意,我的心里有分寸,你就放心,”他说的是养小野猪和家猪的计划。

    “我知道了。”林大山点了下头说到,你不是说了,以后家里的事你当家吗。

    林风的脸一下红了起来,“你这不是揪辫子吗。”

    林大山看了他一眼笑了,“活该你个臭小子!”转而又到,小风,你也别太在意了,你还小,你的同学家里可能是有钱的人家,但是现在的外面的人太多心眼了,再说了,现在的人一但扯上了钱就可能变了,听说有很多人一扯上钱就翻脸成仇的,就是亲人之间这样的事也不少,凡事可干不可干,随心就好!

    林风点了下头,“我知道的,你就放心。”

    其实他的心里也是黯然,现在的他,干一些事,他还得想来想去。

    这次进省城,他的包里带了两块山洞里的金砖,他是准备在省城里的珠宝点之类的地方换成钱的,而让他没有办法的是,他还得找一个不能让家里人多心的方法!至于那些古籍和夜明珠以及画之类的,林风是想都没有想过要卖的,在他的眼里,那可都是无价之宝,有钱也买不到的。

    当然事实也是如此,那里面的一些东西,当真是无价之宝,存在世上的可说是价值连城!你有钱,你能买到吗?当然是不能!尤其是那一些武学典籍,那可是数百年前的蒙古大军到处搜刮而来的,就这些,也不知害了多少的人命!

    蒙古人尚武,其以武力得了天下,他们所搜刮而来的武学典籍那能是普通之类的吗?当然不是!

    蒙古人以武力得了天下,却没有守住所得的天下,却不知道以文治天下,这一点,反而不如后来的清朝了。清朝的前几代的统治者却是深知文武并重,却是在华夏大地得了几百年的江山。

    那蒙古大军虽是以武力征服了欧亚大部,在世界的历史上,留下了千古最大的帝国版图,但却是为时较短。

    一家人又闲话了一番,林风在老人和林婶的催促下上路,林大山一家去送他,于是背了包,一路几人一路向有公交车的山路而去。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