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十五章 山里风月山外道

第十五章 山里风月山外道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早上林风起来跑了几圈,看看天已是发亮,就跑到林大山的家里,看了看那一些小猪,不错,那些小猪被林大山安置在他家里的猪舍中,刚好林婶养了几头小猪,这放到一起,到也是相安无事,竟然混到了一起。   (w w w . v o dtw . c o m)

    此时的小野猪的野性还不大,和家中的家猪在一块也不抵触,但是长大以后就不知道是什么样了,能不能和.亲.配那是另一回事,但是现在说那个还早,眼下不操那一份心。

    在林大山家里看了一会,和林大山说好一起去城里,林大山一方面联系山货,一方面和林风一起和那胡三几个人见一面,虽然林大山不想和胡三等人打交道,但是林风一副自信的样子,林大山也就随他了。

    林风回了家,老人也起来了,此时正在做早饭,院子里也是被老人扫得干干净净,老人勤快,闲不着,林风这一在家,他就起来得更早了。

    本来林风是算着时间到家的,现在可好,老人已是起来了。于是林风上前,老人也帮忙,一老一少两个做饭,没办法,老少两个男人。大小而已,一般都是老人做得多,一句话,忙你的,学好就好,还有,因为他看着林风吃他做的饭他的心里舒服。那是心灵上的一种舒服,也就是一般的大人看小孩吃得饱是一样的道理。

    但林风知道,那是老人对他的一种爱。

    饭后林大山已是带了一些山货到来,老人自去找他的老友玩耍去了,黑风也自己去山里猎杀野物了,至此一家人各忙各的。

    林风和林大山进了城,林大山先去找了他的老主顾把他带的山货卖了。一切都顺利,等到林大山把一切弄好,林风带他一起去见那胡三几个,一路带着预先留的山货一路到了胡三的那个市场,林风看到胡三正在低头切肉,并没有注意到林风,林风也没理他,一只等到他不是太忙了,林风笑道,老板,肉怎么卖?多少钱一斤?

    胡三听了头也没有太就道,“十五元一斤,”末了觉的声音有些熟,就抬起了头,一看,哎呀,林老弟,你可来了。

    这家伙扔了手里的肉就蹿了出来,说道,“老弟,怎么你才来啊,打你电话你有没有电话,我还以为你消失去上学了那,这两天还寻思这不行去你家了找你一趟,还好,你总算来了。”胡三一脸的夸张热情。

    林风笑笑道,这不来了吗。

    胡三道,好好,张平安那小子掂记你没来,整天没事在我的耳边唠叨,我的头都晕了。

    林风奇道,那小子没事掂记我干什么?

    胡三道,还不是那一天我们说的那个养小猪的事,那家伙可是上了心。

    林风一想也是,那张平安也算是一个人才了,有了这么一个好机会,他不抓住才怪!这小子还真是一个能抓住机会的主,这样的人,可是很少有的,胡三这家伙就不如他。

    这时胡三看到了林大山顿时他的脸上就如同红布一般,最里诺诺地说道,那个林,林叔,您来了啊,上次我不是人,对不住了您啊。您老别见怪,您老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一般见识。

    林风在一边看了直想笑,这胡三,看不出来也是个知道脸皮的人!

    林大山愣了一下后道,“小事,小事,我都忘记了。”

    心说你小子都这样了,我还能说什么,老子不和你个混蛋一般见识,不过看道这小子那一副小心的样子,他的气也就消了。呼地里心里又乐了,这小子先前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到了现在的恭恭敬敬,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看来这人啊,当真是只有在权势和拳头之下才会老实,真是该让小风揍他一顿。

    当下又说到,“事情已经过去了,也就算了,再说了,那一天也不是多大的事,别放在身上。”

    胡三一听大喜,他清楚地知道,他若是不把林大山给伺候好好了,那一切都是白答。若是那样,林风对他也不会好到那里去,现今的社会里想林风这样的神秘莫测的人那可是异类。

    当下到,“林叔,今天我请客,咱找地儿喝点儿。”不待林大山说话又转头对一青年到。小六,你在这里看着,我出去一趟。

    那小六应了声,“哥,你去,我看着那。”

    林大山道,“你有生意在呢,生意要紧。”

    胡三哈哈一笑,林叔,没事,这我表弟,今儿刚好拉了壮丁,这小子巴不得练手呢。

    林大山听了一笑不在说话了,一路出了市场,胡三又联系了胡俊和张平安,电话里这两个难兄难弟一听林风来了,一口应了,说是一会就到。胡三定的地方是一样家叫知味鲜的地方,当下三人一路到了知味鲜,那饭店里这并不远,也就近三百米的样子。

    看上去不错,当然,就干净而言。还是一流的。当然,这是在小城,若是放在省城里,也就不起眼了。

    到了门口,自有服务小姐引领,而林风则是站在门口看那一副对联,只见上联写道【南不管,北不管,酒管!】而下联则是,【东也罢,西也罢,喝罢。】字是颜体字,写得雄健有力。

    林风看了之后笑问道,这对联是你们老板写的吗?

    那迎客的小姑娘笑道,不是,听说是别人些的。

    这时一个大嗓门道,小老弟,这对联不错?这是我请傅老先生写的,这对联看着真好,真是对了开饭店的了。

    林风听了嗬嗬地一到,“好,好,却实是好,对联写得好,字也写得好!”

    那胖子老板走了上来,道,“小老弟,你也会写毛笔字?”

    说时他的眼了满是惊讶。现在的年轻人会这个的可不多了,以他看来,像林风的年纪,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又那里会那些高水平的毛笔字了,现在的学生都是水笔和钢笔,会用毛笔的,可说都是一些老人,虽说有的学校里有教的,但那也就是走一过程而已!

    林风嘿嘿一笑,“略知,略知,略知,也不怎么懂,一点点而已!

    看了林风这么一说,那老板笑了,他也没在意,想来这少年也就一扯而已,就没有往里想。

    “小老弟,别看了,里边请,里边请。”

    几个人被领到了一个包间,一小姑娘上了一壶茶,三人做了不久,张平安和胡俊到了。二人少不了又是一翻招乎,这二人知道林大山是林风的叔叔,是一以对林大山是格外的亲热。

    席间胡三问及林大山的山货的销路,林大山说还可以,胡三说要是不顺的话就找他,他在这里还是有一定的渠道的,林大山点了下头表示知道。

    胡三知道林大山对他有看法,也就不过多的说了。到是那胡俊不识他们两个的内心想法,一个劲的说是一定要帮忙。张平安最关心的是那小野猪的养殖问题,而林风就说了已经捉了一窝的小猪了,三人一听大喜,忙问是怎么做到的,怎么逮.搭.配的?

    于是林风又把先前的故事说了一遍,这真是一但你说了一个谎言,那么你就的有好几个谎言来圆这个谎言。待到林风说完了他的故事,又把胡三几人惊得张大了嘴合不拢来,三个家伙一个个心里真是震惊了,这个林风你还真的不是一个平凡之辈啊,那样的环境,那是一般的人能待的吗?至此,胡三三个家伙对林风的心思那是完全的变了。

    这个少年,待到他长大之后,绝对是一个人物!一个山里的少年。一个不平凡的俊逸不似人间人物的少年。一个神秘的少年!

    一番话下来。林大山和胡三以及张平安胡俊也成了熟人。林风暗地里观察,那个胡俊不说,一个老实孩子,那胡三却是一个生意精,为人精明不说,眼光还不错,独到之处不少,这小子要是有一个发展的机会,想来前途不错。

    而那个张平安,这个小子却是一个尚未崭露头角的家伙,假以时日,这小子的前途必然不错。这一点,就从他和几人说话的水平就知道,说话得体而不张狂,有分寸而又有一定的见解。

    林风看了,心了几有了将来拉他一把的念头。不过,那得看将来了。林大山虽则精明,但是还就是山里的山民,为人处世和眼光和张平安起比其来,还是差了一些。林风一路想下来,心里也就多少有了一些想法。几人一边喝酒一边闲聊,无非就是一些杂事而已。

    一直到了下午三四点多时候,林风提意分开回家,胡三也挂念小六在帮他看摊子也就没有坚持。

    出了饭店的门,林风笑到,“胡三,平安,你们三个在这里,我这两天就要求上学了,我叔叔在这里有什么须要帮忙的,你们就帮一下,我在你这里先谢了。”

    胡三三个一听忙说到,林老弟,这个你放心,你这话就外气了不是,以后大山叔来这里我们哥仨就当自己的事了,不说别的,大事办不了,小事还是能办的。这一点你就放心。

    那张平安和胡俊也是一连声的应是,林大山此时早已是喝得差不多了,晕晕乎乎地向三人道别。

    林风苦笑着扶着林大山向车站走去,看到林大山有些支持不住了,林风呼地想打道,自己的内息不知能不能帮林大山把酒劲消了,心中想了一下各个方面的可能,当下也就不在等了,一缕内息如丝线一般透如了林大山的体内。

    只听林大山啊的一声说道,小风,我怎么忽然身上发冷啊?说话之时已是牙齿发抖,发出了轻微的磕碰之声。

    林风一愣之后,不由得苦笑了起来。想不道那阴劲竟是如此的霸道!自己只是放了一丝的阴息,林大山就受不了了,嘴上说道,

    “大山叔,可能是你喝醉了的原因。”他可不敢说实话,我输进了你的身体内一缕的阴气。

    想了一下,忽地就想道,大山叔普通人,自己用至阴的阴气去那样,他又如何能受得了!想了一下之后小心地放了一缕的阳气散如林大山的体内。

    这一次,林风是格外用心的,这至阳的内力,他可是深知他的利害。林风有一次在山谷里的时候,曾经有一次他想试试那阳息的利害。于是他那了一把那些元军遗落的长刀,那刀虽然是锈迹斑斑,但是依然是很好的,林风那次那了一把。他的阳息灌入到了那把长刀刀身之后,让林风震惊的事发生了,在他的眼前,你那把长刀瞬间化作了一摊的铁水!当时,林风真是惊呆了,之后,他兴奋地在山谷里大喊大叫。

    而青灵老人则是打击他到,就你那一点的内力!

    林风不解问到,怎样才能算做到极至。

    老人笑了,极至,连他也不知道!他知道,他曾经到了内力到出,可达到十余丈之外,那可是在哪个距离上熔金化铁!可以说,在这个距离之内,那就是一片焦土!

    林风听了当时就呆了,那还是人所能达道的吗!那只怕是已经不是人所能理解的了,而是不可思议的事了!

    而老人似乎也是在吊林风的胃口,又到,那时的他,还不会现在的阴阳双修之法!他的言外之意,那就是臭小子,看你自己的了,那个时候的我不会双修之法就那么利害,而现在你小子学会了这阴阳双修之法要是还比不上当年的我,那可就让人笑死了。

    最后林风少有地死皮赖脸地问到,那我大概能用多长的时间才能到那个地步。

    老人也是难得地翻了一下眼,我那时之不过才修习了烈阳**。就以弱冠之年无敌于天下。至于你,嗬嗬,看你自己的了,你该不会让我失望?林风于是不在说了。

    而后,老人到是叹了一口气,轻轻地说道,你现在可说是逆天而行,古往今来,没有那一个人或者是道法大家有此奇术,他们最多是借天地之威行道法之事,或者是以天地五行天干地支奇门术数来行其道术!

    当然,也有不少的邪门人士走的是伤天害理的邪道,但以阴阳融汇一体的,却是千古未有!总之,无论如何,人,在天地之间,是渺小的,只是天地之间的一份子而已!而人做为灵智较之其他的生灵和动植物更高的存在,也确实是窥到了一丝的天道!

    只不过,也之是极少的一小部分人而已!比如清灵老人,那个以推.背.图闻.名千古的奇士!再诸如一些传说的奇人,之不过,一些相当大的名气的道术大家在老人的眼里不值一提。

    对于林风的将来能走多远老人也不知到道,而此时,林大山确是浑身舒服得不得了。

    “小风,我怎么这一会神上这么的舒服,比晒太阳还舒服?”

    林风听了甚是无语,心说这能比吗,可怜这林大山可能这一辈子没有享受过别的美事,这晒太阳就算是好的了。

    而林大山又是叫到,奇怪了,刚在我冷得受不了,怎么这一会就换了个样了。

    林风听着林大山的醉话,心里暗想有门,当下少少加大了一丝的内力。登时林大山舒服得轻叫了一声。“哎呀,这就像吸大烟一样。”

    林风就奇了,“叔,你吸过大烟,哦,就是毒。”

    林大山回头看了他一眼,“什么是毒?”

    林风一听就乐了,“就是大烟的一种加工后的精。”

    “哦,我知道了。”林大山点了点头,以前,那东西可是害了不少的人家,那东西沾不得,小风,你在外面千万可不能沾那个。

    林风笑了,“我知道。”

    “咦,奇怪了,我怎么就不晕了?”说着林大山还摇了下头,真不晕了?奇怪,真是奇怪!难到是酒好就酒醒得快?

    林风一听乐了,忽地里又想到之后自己是不是酒量就达了好多,不,是不是想喝多少就喝多少,看来这虚无**真是千古**啊,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别的好处?一时间,林风的心里活了。

    也就前后数分钟的时间,林大山的酒就醒了,还神清气爽的一副精神焕发的模样。“咦,真是邪门,这热劲一上来就酒醒了,以往可是要睡上一觉才好的,指不定那一回还上头。”

    林风笑笑不语,想想又不好,又说到,可能是你这次心里高兴,也没有喝那么多,这一出来,那酒劲就下了。

    林大山摇了一下头,“也许,不过,我总觉得不一样。”

    林风笑了一下不说话了,这事还真是没法说,于是看了看车站的方向说道,“叔,快走,咱早点回去。”

    林大山应了一声跟着林风快步走去。一路到了车站,上了车,又一路到了家,此时天色还早。

    老人林长顺出去溜达了,此时还没有回来,黑风也不在家,要吗跟着爷爷出去了,要吗就是跑到山里去撒欢捕猎了,总之,这个家伙的精力过盛,是一个一刻也闲不住的家伙。

    当然,要是林风在家那就不一样了,这家伙就一步不拉地根着林风,林风去那,它就跟到那。林大山见老人不在家,就让林风到他的家里,林风说不去了,于是林大山自己就回去了。

    林风闲来无事,就进屋你拿了那把泣血把玩,一会又感到无趣,又走出了房中到了院中那颗高大的桂花树下,这颗树下,林风给老爷子弄了个躺椅,林风从城里买回来的,是林风在山里逮了一些山鸡和野兔换的钱买的,当时老人不知道,等都林风弄会来的时候,老人美得不行。

    之后这躺椅就成了老人的一大宝,没事就在上面躺上一会,天也热,从来就没有搬到房里面去。林风顺势躺了下去,呼地又想道,自己要是用刚才的方法给老爷子梳理身体想来一定不会错!想到这里。林风笑了,今天这一顿酒,喝得好啊,这内息能把人体內的酒劲散去,那就一定能改善人的身体內的机能!那样,爷爷的老寒腿,腰痛病,还有那关节炎也许就一定能治好。

    想到这里,林风不由得有些激动,这些事,青灵老人可是没有向他说起的,也许,老人他自己就不知道,也可能是在山谷之中的时间较紧,可说是没有一丝的时间,也许是清灵老人也许就没有想到林风会用这种方法来给人治理这些小毛病!当然了,以那烈阳**的霸道,又怎么可能给人治这些病,不把人治死就不错了。

    不过也之能说老人的道法利害,生时未有敌手,成了阴神之后就连那名动天下的李淳风想找他的麻烦却反被老人修里了一顿,以李淳风那役鬼驱神的本事尚且被老人修理,那么,老人的强悍,又岂能凡响!

    好在老人早已过了凶利的时候,和那李淳风反而成了朋友,若是按老人生前的凶淚,那李淳风的下场可想而知!林风想到治可能是能治,可,问题是怎么和家里的人说!总不能直说,要是那样,不把家里的人吓个半死才好,想想归想想,可无可奈何的依然是无奈!不知不觉之间,他发起呆来。

    忽然间又有了想法,何不假说练过气功之类的什么的,借以蒙混过关,这样的话以后就有的说法了不是,总不能一直这样的遮掩下去,这样的借口虽说有点可笑,但是凡事总得有个过程,这样总比那隔空熔金化铁让人来得能让人接受!

    又想了一会,心下稍定,心情反而好了不少,看看天色已晚,就起身准备晚饭,恰好老人一路哼着小调回来了,林风看了心想不知老爷子碰到了什么的好事,于是问到。

    “爷爷,有什么开心的事?您这高兴的。”

    “没什么事,就是你长庚爷爷他们几个今天和我下棋,一个个都败了。”老人说到这里,又是一阵开心的笑。

    林风不禁噗地一声笑了起来,自己还想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看来老人都有一些小孩的心性,赢了就高兴得满脸是笑,输了也是一脸的不高兴。当真是返老还童的老小孩!

    于是一老一少一边扯开了话题,一边开始做饭,两个人的饭好做,一会就好,老少爷两个端饭上了桌,林风收拾好筷子给老人放好,心来寻思着怎么开口,想了想又怕惊扰了老人的这一顿饭,就等到了饭后,林风收拾好了一切。

    给老人泡一杯茶,然后坐到老人的身边说到,“爷爷,给您说个事。”

    林长顺浑不在意地说道。

    “什么事啊?你先给我说说,不会是在外面闯祸了?你不是不知轻重的小孩啊,怎么了?”

    林风笑了笑说到,“不是,好事。”

    “哦。”老人哦了一声静等下文。

    林风寻思了一下说道,是这样的,早些年我在外面碰到了一个老人,跟老人学了一些气功,哦,不对,是道士,一个老道士!不是外面那些骗人的玩艺。

    林风看了看老人的脸上的神色,又道,我想给您治治您的老毛病。

    老人听了很惊讶,“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真有这回事?”

    林风点了下头,真有这回事!

    老人点点头,“好好,我知道了。”

    这下林风到是惊呀了,“爷爷,您相信?”

    老人看了看他说到,“这有什么,你太爷爷就会气功,还中过清朝的武举人,到了我这一辈就不行了。”

    林风这下到是愣了,“家里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老人笑了,“傻小子,你才多大。”

    老人笑了一下又道,“就咱们隔壁村的那个老张,前年才刚走,那个老头比我大一轮,小你太爷爷二十二岁,那个老头也是个能人,一只手能举起二三百斤的石锁,一拳能打断一颗碗口粗的树,据说当年打鬼子时那老头一夜之间暗杀了几十个小鬼子,过那老头为人古怪,从不与人打交到,就连他村里的人他也是甚少打交到,性子孤僻得出奇!”

    林风听了发呆,“有这人我怎么不知到?”

    老人又笑了,“不过,那个老家伙到是对我说过你。”

    林风好奇到道,“说什么吗?”

    老人笑道,“那个老家伙说过,你家小子好啊,要不是那个死道人。”那个老家伙就说了这么一句半截子话。

    这下,林风到是真的愣了,不禁愣了,还张大了嘴!这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么!

    老人看了林风的惊愕表情,笑了。

    林风在山谷里的山洞之中,有不知道多少的武功秘籍,但是,那可是数百年前的古籍啊。

    而现在,林风真是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楞了半天,林风方才苦笑到,我,还真是,呀,不说了。

    “不过,爷爷,我师傅不让我对外面的人说我的事。”

    老人又笑了,“我知道,奇人吗,就像那个临村的老家伙。”

    林风笑道,爷爷,我想试试我的气功,据说能治老人的那一些老毛病,不过,行不行我也不知道。

    老人这下有些愣了,你说的事是真的,你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子。那些会气功的人不都是一些上了岁数的人吗?

    林风呆了一下,“爷爷,难道您不知道我是一个不同于别人的男人吗?”

    老人笑道,“你就一小屁孩子。”

    林风张了一下嘴,自己,在老人的眼里还就是一个永远的小孩子。林风看到桌上有一只玻璃杯,信手凌空一抓,那杯子飞到了他的手中,林风在老人那惊呀的目光中,那只杯子瞬间化作了一缕粉尘飘散在空中。

    这下,老人真的是惊了。

    “爷爷,我这就一小把系。”

    说着,林风来到了老人的身后,一双手放在了老人的肩上。瞬间,老人的身体內流入了一股的暖洋洋的气流,老人发出了一声的轻呼,太舒服了!而林风,一边小心的往老人的身体里输送内力,一边也在心里琢磨,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让老人的身体好起来。

    老人呼地说到,“风儿,你这么利害,好像比我年轻的时候山里的老道士都利害。”

    呼地里又像刚想起来般,“小风,前几天的那些狼和野猪是不是你弄的,回来还扯上那么大的慌,害我平白的但心。”

    林风的脸上苦笑了一声,爷爷,这事您可别往外说,要不然,村里的人不知到要怎么说我那。

    这下,老人大笑了起来,“臭小子,你还知到你在外面的那些事啊。”

    林风挠了一头,“外面的人胡扯不是,这什么年代了,还迷信!”

    老人听了哈哈大小笑了起来,一老一少,一种欢乐的家庭欢乐林风一直所期盼的家,温暖的家。

    老人的心里,也确实是放下了心,在他看来,他年轻的时候所知道的那个山里的老道士,只怕是不可思议的了,可现在,他的孙子好象比他年轻的时后的那个老道人还利害,他老林头,这一生,值了!

    不知不觉之间,老人睡着了,他的脸上一脸的微笑。

    林风看了偷笑,心想爷爷不知道是不是在梦里有杀得长庚爷爷他们满盘皆输,要不然他会笑得这么开心,看老人睡着了,林风的手一抬,奇异地,老人的身体奇幻一般地飘了起来,缓缓地,飘向了老人的房间,又缓缓地平躺到了他的床上。

    林风给老人到了一杯茶凉上,轻轻一笑带上了门走了出来。

    经过了这一次的治疗,林风算是知道了该怎么办,也算是有了经验,而他也知道了老人的身体是怎么回事,比如象老人的背上的老毛病腰痛,那就是长年的劳作累的,风湿行的关节炎,一般人都知道,但却不易根除,这些,现在在林风看来。

    一切,也许都有可能用他的虚无**治好,只不过,他得慢慢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才好。至阴至阳的内力,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好,那就是大事,而且,他是在他的爷爷的身上来干的,他得一定要小心才是!

    猛地,林风明白了什么,就在刚才,有一点的时间,他的阴气和阳气合二为一,那一瞬间,老人的身体內的生了病变的地方,在一遇到了林风的那种内气的时候,就像白雪遇到了热水一般。

    只不过,那样的时间很短!一切,林风弄明白了!阴阳融合,这才是一切的关键!

    可,问题是,林风现在还不能做到随心所欲的阴阳融合!

    看来,林风笑了一下,还得努力啊不过,只要知道了怎么办,那么就好说了。

    细细地寻思了一会,又想到,象爷爷的风湿性关节炎,那烈阳**却是刚好对口,只是,他得小心才是,必竟,那烈阳**太过霸道凶悍!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