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十四章 人定胜天

第十四章 人定胜天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林风看众人兴致正高,也不打扰,自己手收拾了一些今天天的战利,进房看了看老人,此时老人已是睡了。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林风掩门出来,和林大山打了个招乎,说是去看方老去,林大山两口子又嘱咐了几句,林风出来,和二柱几个打声招乎,让几人玩着,有时间进房看一下老人,林二柱几个不住口地应了。

    说起这个方老,那可是在林风一家里有像当的地位,此老是外地人,据说是外地大城市的高级知识份子,不知怎么的就来这里义务教学,不要一分钱,连生活费都是自己拿的,只是让学校里给安置了住的房子,除此之外,一无所求!可说是性高洁。

    而此地村民那个不敬老人两口子的,可说是人人见了都是尊敬得不行,家里有好的山里特产都时不时的给老人老两口子送一些,不过,老人两口子大多不要。

    而林风,就是这老两口子的得意弟子,林风之所以能上省城里上学,就是此老的力量,据说是老人的老朋友是省里的高校校长,关于这一点,林风是知道的,他所在的省里重点高中,不说是在本省,就是在周边的省市那也是出名的。

    当然,林风是凭自己的实力去上的。

    而方老就一句话的事,当年,老人对他的老友道,我这里一个小弟子是不世之才,你收不收?收,就赶快,不收,我找别人,只不过是远了一点,去外地,但是你老小子以后别说我没给你打招乎,也别后悔!

    他的老友一听大惊,这是什么样的人才才能让老方如此的说法!敢忙道,要,要,怎么不要,不过,你个老家伙总得给我说个明白?

    方老乐了,道,第一,去你那不许要小孩的一切费用,这是不能少的。

    他那朋友听了牙痛,那学校里的应有的费什么的也不能收?

    方老说道,笨啊你个老东西,你自己想办法!

    那老友悻悻然又道,行,不行老子出了,行了你个老东西。

    方老笑了,算你老小子明事理,以后,你个老小子得请老子的客,老子可是送你了一个不可一世的人物。

    你先别吹,到地是什么样的人才?

    方老笑了,如果我说现在你拿一本任什么方面的让那小子看,他能一遍过后就能一字不拉的背下来你信不信?

    “什么?”

    老人又笑道,这不算什么,而这小家伙惊人的是,他还能完全的理解,你信不信?

    “不可能?”那老友惊呼!

    不管你老小子信不信,人,在我这,你看着办。还有,这小家伙已经是会了数门外语,而且门门精通!具体几国的,我现在也不知道!

    那老友咽了下干涩的喉咙,我,我他娘的自己把他的一切生活费包了。

    方老又笑了,你老小子就想,告诉你,那小家伙自尊心强得惊人,你如果那样,不把他吓跑才怪!这事,你老家伙知道就行了,其他的,就当不知道。

    这些事,林风当然是不知道的,他只知道,是方老出了力让他进了省里的名校!方老的苦心,他那里明白!

    话说这方老是个白面无须的老人,略有发福,带一副眼镜,身材挺拔,一点没有一般老人的那种老像,整个人看上去斯文儒雅,为人温和宁静,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一看就知年轻时是个美男子。

    而方师母也是个气质老人,可以说,和方老是天生的一对儿。这老两口子从来就没人见过高声说过话,永远都是一副万事不放在心上的平静样,这老两口是开学的时候就来,放假的时候就走了。

    住的是学校安排的房子,由于是在山里,空地儿大,老两口闲来就种些菜,瓜果豆角什么的,到也是清静自在。

    有人曾问老两口为什么会来这里,这里荒山野岭的不说,还有那么多的凶险,何苦来这里受罪。

    老人笑道,这也是一种享受,这里的纯天然的食不说,还有那么好的空气,在城里你上那里去找去。

    于是问的山里人不懂,怎么也想不透这山里那一点比城里好了,山里随处可见的东西,就绿色了?空气就比城里好了?不一样是在一个天下吗。

    乡人弄不明白,于是就说这老头是有福不知享受,巴巴的跑山里来受罪了。

    林风刚放假的时候。这老两口也回了老家,今天,林风就来看看,他也不知道老两口回来了没有,不过,他的运气不错,老两口都在,林风到的时候,方老两个正在院里闲聊。

    要说林风的家里这里有十几里路的样子,以前林风都是上学早的就走,这条路不知走了多少次了。林风在家里的时候带了一条猪后腿,一些山木耳香菇之类的,一些腊肉,在院里的水池中捞了两条鱼,一路到了方老的地儿。

    老人一看惊喜不已,“你这孩子怎么现在跑这里来了?”

    这时方师母也出来了,看到林风,惊讶地问道,“小风来了?这么远的山路,累不累?”

    “呀,你这孩子,怎么一来就带这么多的东西啊。”方老看到了林风手里的袋子,一下就不满地沉下了脸。

    林风干笑到,“老爷子,这不是我进山里弄的,又不是花钱买的。”

    “那又怎么了,进山不危险吗?”老爷子一脸的不满。

    林风得听了讪讪地干笑。

    老头子,孩子来了就先进来在说,小风,别理他,先进来,累坏了,喝点水。方师母拉住林风亲热是地说道。

    “哦,好好,”林风赶忙应了一声,此时不闪,在这里等老爷子批啊,三人进来,方老依旧时不时的瞪林风一眼。

    林风止住了要给他弄吃的方师母,笑到,“老爷子,别瞪了,我怵得慌,您老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小事对我来说就小菜一碟。”

    方老在他的头上敲了一下道,“你这臭小子,就一点也不听话,那深山老林的,你少去点,真当自己的家了啊。”

    林风干笑,“我这次可是运气好,看看,这次弄的好东西,当下有些得意地一样一样的拿了出来,老爷子,师母,这些一时吃不完得腌制起来,您老的方法还是您老来的好,我那方法您不对口。”

    方师母乐了,“你这小孩,还记的这些啊。”

    老爷子拍拍林风,“你小子,真想让我的嘴养刁啊,这东西,在外面还真是没有,外面的说是野生的,但是那有真的,骗人而已。”想了一下又到,记得以后不要这样,危险!所为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该知道。

    林风点了下头,知道,不过,老爷子,那得看人,至少我认为我有那个本事在山林里横行无忌。

    “你小子,真那么自信?”老爷子笑问,同时,他的双眼定定地看着林风。

    “当然,不然的话,那就是自寻死路!”

    方老乐了,那好,我就不客气了,不过,这野猪的肉还真是香。

    话说最早的时候林风曾用陷阱捉过一头野猪,给老人送过来一些,方老一吃过后赞不绝口,而这一次林风一下送来这么一条后腿,还真是让方老惊喜不已。

    当下对老太太说到,赶快炒一些偿偿,很久没有吃到这个味了,想想还真是想得慌。于是方师母有事忙了,于是拎刀割肉炒菜,此时方老对林风道。

    “小风啊,刚才你是说是碰巧逮到了野猪,那是怎么一回事?”方老对林风说碰巧逮到了野猪很是好奇。

    林风听了后笑了一下,一开始了他对二柱等人的那一番说词,想想他自己都觉得好笑,他这番故事讲了下来真个是把方老两口听了个目瞪口呆!

    半晌方始说道,若是一般的小孩一定是想法逃跑,若是那样,一定是死路一条!那样的环境,那些狼又岂有不上去撕咬扑杀的道理。一个小孩子又如何跑得了!可你却没有跑,而是冷静得观察,到了最后却有了这么大的收获!若说是运气,那就说不过去了。就像你所说的,人啊,那里都有机遇,那里都有危险,风险和机遇相伴,有因就有果!这已不是运气了,就是一个大人,在哪样的环境里,又岂能做到那样,不过,你以后不要做那样的事了,太危险了!听听还真是够危险的!

    林风笑了,“老爷子,我那只不过是碰上了而已。”

    此时方师母去端了一大盘的野猪肉上来,一并放了筷子。

    听林风正讲到此处,接道,老方说的是,人啊,平安一生才好。其它的,一切都是过眼烟云。

    林风点了下头,想了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老爷子,有件事我想我有必要和您老说一下了。

    “什么事?”老爷子问到。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跟一个游方的道人学过一些功夫。笑了一下又道,不是电视电影里面的那些骗人的,真功夫!

    说话之间,信手那起地上的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一手拿起一半,一用力,蹦地一声,那块石头竟是硬生生地断了!

    这一下,让方老两口子惊得张大了嘴。

    “老爷子,现在,您不在你害怕我进山了?”

    老爷子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好小子,瞒得我真紧啊,要不是今天这事,我老头子还不知道你小子还有这一手呢,你这小子,还是人吗?有你不会的吗?

    老爷子一连串的话,让林风听了个目瞪口呆,半晌弱弱地说道,老爷子,您,您这是什么话?

    方老一愣,大笑了起来。

    方老太太轻推了他一把,你这老头子,也不怕孩子笑你,多大了你?

    老爷子不在意地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偿偿。”说着招乎林风下筷子。

    林风摆摆手,我喝些茶就行。

    老爷子老太太听了也就不管他了,林风在这里是不会客气的。

    老爷子叹了口气,现在的外面啊,什么都敢吹,都敢说,一些不知道的什么饲料喂养的就说是野生的,那有这个味道啊。“嗯,香,真是香,你这小家伙有这本事,我也就放心了。”用纸巾抹了下嘴道,以后有的话送来一些。

    林风听了直乐,这老头。

    “老爷子,也许以后您想吃就方便了啊。”

    老人道,什么意思?

    林风笑道,是这样,我准备让家里大山叔他们养一些野生的,然后在和一些种好的改良,在之后,就有可能成一条养殖基地了。

    老人听了笑道,“你有把握么?”

    林风又乐了,道,什么事都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或者是天灾,或者是人为的因素,总之,一切看人!

    老人点点头,你这小家伙,就不能把你当一个小孩子来看!

    林风翻翻眼到,我本来就不是小孩子。

    老两口听了大笑不已,笑过之后,老人沉静了下来,轻声说道。

    “小风,外面的世界很大,我希望你将来能走出去,你的才能,我就不说了,你完全有那个本事。”老师希望你能站在这个世界的高处!而不是在一地有一些小作为!

    “老爷子,我将来一定会走出去的。”林风淡然地说到,他的脸上,带着一丝轻淡但是却是无法形容的自信,心里却道,现在,自己不就已是在一些方面走在了一些人一生也走不到的高处了吗。

    只不过,林风是无法向老人说的,但老人所知到的,最起码。自己算是一个外语方面的专家了,以自己的年纪,已是会了数个国家的外语,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不知道会惊成什么样子。

    接下来又说了一些其他的事,老人问到了林风的学习问题,以及学校里的一些生活方面的问题,林风一一作答。

    随后,老人话一转道,“小风,你那个养野猪的点子不错,就看能不能干成了,若是行的话,那可是一个有发展的门路,想一下到各大城市里的超市或者是开一些专卖店,经营成一个牌,那样就好了,现在的人啊,就好这一口,到时用得道我老头子的话就说一声。”

    林风笑了一下道,得,咱爷两个想一块了。

    于是一老一少相视大笑不已。

    “不说其它的,这方面将来您老可得出主意。”

    老人点头,不用你说,我会的,我会的。

    老太太笑道,老头子,你是为了你的嘴?

    老人哈哈一笑,这臭小子的不就是我的吗!三人一齐大笑,笑过之后,老人的表情显得沉重了一些。

    “小风啊,你知道我的名字为什么叫胜天吗?”

    林风摇头,“不知道。”

    方老的表情凝重了下来。

    “道,当年,我的父亲是一个知名的学者,可说是满腹知识学惯中西,但为人耿直性子随和,为了学问,所以就疏于人情世故,也就是不太懂人情理数,按现在的人的说法,就一生,嗯,就生。”

    听到这里,林风听明白了,老人的父亲,在哪时,就是一个呆子,那样的人,在现在的西方的知识高于一切的地方,那可是大受人的尊敬,但是在哪个年代,一个呆子,其结果,可想而知。

    方老叹了一口气又道。“由于我父亲的一些不懂得为人处世,就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在文.革其间,我父亲就受到了打击,我们一家可说是遭受了大灾难!”

    说道这里,老人的脸上闪过一抹的伤痛。

    “而我父亲一直坚持自己的立场和观点,更是受到了一些折磨。”

    说道这里,他的脸上的伤痛更甚!

    林风的心里的心情也个人跟着老人的话有了波动。

    老人叹了一口气,轻轻地说到,那时,我的名子并叫胜天,现在的名子就是那时我的父亲改的!

    “他老人家说道,人,只有坚持自己的立场,自己的想法,那才有自己的思想和道路,自己的多姿多彩的人生,设若没有了这一切,那么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人,总会有改变的一天,不会是现在的样子,坚持自己,不管别人怎么说,自己就是自己!于是,就给我改名为胜天。

    方老说完,他的眼里有了一股的雾气,一种多年的压抑,让他在这一可刻有了暄泻!

    他的语气虽然平淡,但是林风却从哪里面听出了伤感,想来,老爷子也是在今天夜里才这样,这其中的一些经历,若是不亲自经历过,有如何能明白那种幸酸!

    “小风啊,这人啊,是世上最复杂的动物了,世人常说人心难测,这话一点不假,人这一世,不能害人,但是不能不防被人所害。这其中的道理,你想来也明白,心安就好!”

    林风点头应是,此时天已是很晚,于是林风向老爷在两口告辞回家,他明白,老爷子今天的心情波动较大,让爷子早一点休息才好。

    方老两人留不住林风,也就随他去了,林风走到了学校的大门口,和看们的王大爷聊了几句,老头子挺热情。老了吗,夜里睡不着,难得的有人和他说话。

    林风离开了学校,一路向家里返回,一路走的不是多快,心里老想着方老的话,叹了一口气,这世上之人,这世界,也许,就是这个样,不知不觉之间,他的心里,又多了一种思索。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