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十三章 恐怖的气息

第十三章 恐怖的气息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此时已是天色大亮,一轮红日喷薄而出,柔和的阳光照射在云雾缭绕的山峰之上,显得整个看上去是那么的清静幽深而美丽。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待到林风到了小河边的时候,看见黑风一路小跑着向小河这边儿来,而且一边跑一边嗅着,想必是夜里林风没有回来家里人着急了,而这个家伙率先而来。

    也是,林风这一个暑假都不在家,而这一回来就又出去了,而且就一夜不归,家里老人和林大山几个人不着急才怪!黑风远远地嗅到了林风的气息,欢叫一声狂奔而来。

    林风亲热地在它的头上拍了拍,说道,走,快回去,叫家里的人,当下带头抱着那两头小猪向着家里快步走去,此时的他到像是在正常的跑步,只不过到是比常人快一些而已。

    他不敢在村里的人面前显露他那不可思意的超出常理的本事!要不然,村里人不把他当怪物才怪!黑风一声低吠撒欢地向前而去。

    林风知道这家伙是向家里人报信去了,这家伙太精了!甚至通了人性。远远地林风就看到爷爷林长顺和林大山一家人从自己家里出来,想必是早上找自己不见,之后就四下里寻找了,最后不见人都到了自己的家里了。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感到不好意思,同是心里暖暖的,早知和爷爷说一声了,如今这事弄得,老远地老人就叫到。

    “小风你跑你那里去了?”

    “爷爷,我,我进山了。”林风看到老人那一脸的焦急样子,心里更是不好意思。

    林大山瞪了他一眼,“你这孩子,出去也不打个招胡呼,平白的让人但心,须知在山里可是常有人不知到了那里去,一进山,有的迷了路出不来,最后葬身山林,或者是葬身兽腹。”

    在山里,莫明失踪的人有的是,山林之大,又有各种说不出来的凶险,指不定就消失了,甚至不见了一点的踪迹!当然,林风是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的,但是,家了的人但心是不可避免的。

    “对不起爷爷,我起来的早了些,就到了山里了。”林风一脸的内疚。

    老人摆了下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上了岁数的老人一般睡性较活,夜里的时候老人听到了一些轻微的动静,那是黑风来回跑动时发出的声音,老人也不在意,朦朦胧胧之间就又睡了过去,早上就不见了林风,对于林风的话,老人心里不是太清楚,但是也不是太明白,当下也不说林风了。

    在老人看来,平安就好。

    “老爷子,我就说吗,我风弟会有什么事,就您老和我叔一家闲操心。”一边的栓子笑到。

    老人瞪了他一眼,栓子一缩脖子不敢吭声了,这老头一个不高兴那可是要揍人的。

    林婶拍了拍林风的身上到,“你这孩子,就不能让人少但点心,从小就不是个老实小孩。”

    林风苦笑,心说我不小了不是,您还拿我当小孩看。

    “你知不知道,家里人连你以往跑步的地方都看了,就不见人。”

    “哥,你那弄的小猪崽?”林芳先是叫到。

    其实林大山等人早就看到了,只是老人正对林风训话,别人不敢说话而已。

    林风道,“叔,爷爷,咱先不要说这些,先进山里在说,那里还有好事呢。”

    “怎么回事?”林大山问道,伸手接过了那小猪。

    林风嘿嘿一笑,快准备家伙进山,当下进了家,几人一边说一边收拾家当,当下林风编了一个故事,当然是把自己摘了出去的。

    当林大山等听了林风的一番说法,一个个惊得张大了嘴。

    “还有这等事?你这孩子,你,真是让人后怕啊。”

    林风一笑,“叔,那些都死了,我们得快去那里。

    林大山点了下头,是是,赶紧去,对了,你说那里还有一只野猪和狼,还有小猪?

    “有有。”

    林大山得道了确认,栓子早就叫人去了,林大山又找了竹筐带上,一路众人准备前往山里而去。

    林风趁此时赶紧洗把脸,刷了牙,接过林芳和林婶早在一边等着的早饭,大口往嘴里塞,一边那娘两不满道,你慢点吃,别噎住了。

    林大山也是干脆利索,那好,我得赶紧进山。

    说话之间门外有人叫到,“老爷子,风弟回来了?”门一响,二柱二愣几人一同走了过来。

    “愣子哥,长庚爷爷,您也来了。”

    林长庚说道,小风啊,你怎么一大早就让人好找啊,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哦,我知道了,”林风赶忙回答道。

    老人点了下头,“那就好。”

    林二柱一脸的迷糊,可能是刚起来不久,此时一眼看到了那小猪,不由喜道,还是风弟有本事,一会来就弄到了这家伙。

    林风笑到,“运气,一大早就弄的。”

    林二柱笑道,不过,这也太小了。

    林风一定就知到他想的是什么,道,“二柱哥,这个可不是让你吃的,你可别打他的主意。”

    二柱不明白,“咋了?”

    林风道,“山里有大家伙的。”

    “真的?”二柱一听来了精神,三下两下洗了脸,快快,敢紧的,这下,弄得他比谁都要着急,显然是馋了。

    收拾利索,林风也吃了个差不多,小林芳还硬是往他的手里塞了油饼。一路上山,而这次小林芳说什么是要去的,林大山看去的人多,也就不拦她了,小丫头高兴的小脸红扑扑的,一路林风领路,一群人浩浩荡荡向山里而去。

    而林大山家里的两条猎狗也跟了去,加上二柱家的栓子家的,在黑风的带领之下竟是如一只队伍一般一路护在众人的周边,黑风这犬王之称,还真不是吹的。

    一路上,众人少不了又向林风寻问一些细节,林风少不得又说了一遍,这小子竟是编的天衣无缝,直把栓子二柱几个听得目瞪口呆!

    不一时就赶到了野猪和狼撕杀的地方,而那满地的血腥和烂肉以及到出都是的撞断的小树和一些乱草,整个现场看起来让人心惊!那惨烈的现象让人直想吐个满地,林芳更是直接躲进了林风的怀中不看了。

    良久之后,性子有些直的二愣摸着后脑勺道,我的天啊,这场面有点大啊!看上去有点吓人。

    林风嘴上露出了一抹轻笑,能不吓人吗!满地的血腥。

    “风弟,这种好事你小子都能碰上,真有你的,哥服了,我怎么就碰不上呢?我比你在山林里面的时间多,年龄比你大,怎么就碰不上这种事呢?”

    这个问题让林风听来很是无语,这是什么道理,这能比吗?只有一笑道,可能我运气好。

    而一站着的林大山瞅了一眼二愣道,你小子还好意思说,你风弟去的地方你敢去吗?他自己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逛,还猎杀野物,你小子有那个本事么?这样的场面,真是要让你小子碰上了,只怕你小子鞋子都得跑丢了。

    众人听了轰笑不已,二愣脸红脖子粗地说道,叔,求你别说了,给留点面子,我这还没有媳妇呢,这传出去丢人不丢人啊,我就一句,您老就这么一大串的!

    众人又笑,林大山乐了,“叔这不是刺激你上进吗。”

    二愣撇了下嘴,谁能和这小变态比啊,找不自在啊。

    林风听了翻翻白眼。

    二愣忽地笑了,道,还别说,就这大场面,别说我,只怕谁见了都得跑!

    林大山难得的点了下头,我见了也得赶紧的想办法跑路。

    “小风,我怎么看上去不对啊?”同行的风涛说到。

    “是啊,不太对劲啊,怎么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风涛和林大山是同辈,此时有些脸上发白,这人平时就胆小,是以这时有些害怕,而众人知道他的性子,所以也没有人笑他,林大山点了下头道。

    “是啊,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一点这感觉,我们快走,别在这里再碰上什么野兽了,那就显得麻烦了。”

    而林风听了风涛和林大山的话心里一动,想来那虚无**的阴气还能这么用,不用说,这里的气息是自己的散发出来的阴气所致,以至这一带的野兽不敢到这里来。但是又想道若是能长时间的用阴气这样的话,是不是可以在一些固定的地方呢?是不是可以长时间的惊吓那些人或者野兽呢?要知道动物都是有很强的敏感性的,心下不由想了起来。

    忽地又看到小林芳那发白的小脸,心下不由一紧,顿时体內的阳刚之气无形地散发了出来,缓慢但却如汤泼雪一般片刻之间就荡去了一切的阴气。

    “咦,不对啊,这一会的功夫就感觉不一样了啊,”还是风涛先发现了这个变化。

    “是是,就是,我也发现了。”林大山道,不管了,我们干我们的。

    于是几人利索地忙活,先前林风没带完的小猪林大山用筐装了,而那几只狼则是被捆了四蹄抬起来,那一头大野猪是个重家伙,也是同样的方法抬起,一路几人往回赶,只不过林风和小芳芳两个却是轻松,两个人成了闲人两个,林大山他们不让林风他们帮忙,一句话,人小,别压坏了身子骨。

    不过这样也好,小林芳一路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时不时的摘上一朵的野花,整个一天真烂漫的纯真少女,来的时候用了不长的时候,这回去的时候就时间长了,以至于一直到了日将近午的时候方才到家。

    而林风的家里早已是热闹非凡,在村中的闲人此时是早已听说了林风的稀奇事,此时大多是在等着林风他们的回来。

    林风他们一到家,看热闹的人看到那战果也是惊的不轻,一大群的老老少少的直叫稀罕,那村中的小孩子更是兴奋,无它,又该吃好吃的了,他们可是知道,只要那家里猎杀了大的野物,那必然是村里小孩子有吃的,而这个村里的林风哥哥家,更是这样的事多的是,当下几人把狼和野猪抬到了院中。

    而那些小猪林大山则是放到了他的家里让林婶暂时看管,随后弄一个坚固的地儿专门养这些小猪,而林长顺和林长庚老哥两则准备好了大锅。

    此时进山的几人还没有吃东西,林婶早以准备了吃的,玉米粥和传统的老油饼,外加山野菜炒腊肉,很是让人食欲大开。林婶招乎几人开饭,林长顺也难得的拿出了自己酿的酒,林风和林芳除外,每人一碗自酿酒。

    林大山几个吃喝完毕,凑热闹的加上林长庚等人早已是准备好了所要用的,当下有人把狼剥皮开膛,有人帮忙收拾野猪,时间不长就把那几只狼弄了个利索。

    而那只野猪也只等收拾内脏了,也就是心肝肠头四蹄等等,而林婶的锅里的水也早已烧开,只等肉下锅了。

    林风到是没有一点的事,这些都用不上他,他在村里的人的眼中就一秀才,一个不可思议的少年。这些,根本就不用他,所以,他是无所事事的这里看看,那里瞧瞧。

    而那几只狼的皮,则是老人林长顺亲自下手收拾,话说这狼皮可是好东西,以冬季的皮毛最好,不易脱毛,而像现在的时间的毛皮,也只有有一定经验的老手艺人才能做得不脱毛,所以,老人不放心才自己做,当然林长庚和几个老人也帮了忙。

    狼皮这东西,可以做成大衣,可以做成皮褥子铺床,可以很好地抵御风寒和潮气,在山里当真是好东西,老人最喜此物。林风也打算自家爷爷弄好了只后他有用,自家老爷子有,他另有打算。

    不多时林婶的锅里冒起了肉香,引得那一群小孩子一个个围着打转。老人叫二愣二柱几个拉了桌椅,干脆的在院中摆开了,一众人坐下吃肉喝汤。

    而林二柱和二愣几人少不得一番吹嘘,更是让村民对林风有了此子非同常人的想法,由此又想到老林头真是好福气,捡了一个孩子就这么的惊人,而自家的亲生的就怎么也赶不上人家,莫不是人家老林家里祖坟上冒了青烟,烧了好香!再不就是人家的家里的风水好?

    不过,不管怎么说,人家小林风确实是从没听说过的人物,这一点是不争的事实!

    林大山一家把这里当成了家,当然,这也是事实,他们招乎村人吃喝,不过,村里的人也没把这里当去外面,一个个也不客气。而小林芳则是兴高采烈仿佛那一切是她干的一般,如同一只骄傲的孔雀。

    今天老人喝的有点多了,高兴,就为了有这么一个好孙子,脸上如开了花儿一般。

    林风把老人扶进了房中安置好睡下,又给老人倒了一杯茶凉上,那茶是他从城里买回来的,不是太贵,但是以林风目前的财力来说也不便宜。

    林风就是想让老人喝一些好的,看着院里尚未走的小孩子,一个个在互相嘻戏玩耍,林风乐了,曾几何时,自己也不是如此么?一家人,有爷爷,大山叔一家人,还有山村里的村民,心立顿时格外的好。

    忽地里想起了山中的老人青灵,心中又不由得伤神起来,那个老人自己一个在山里又是多么的孤独啊,唯有一古琴日日想伴,还有那一群巨狼和巨蟒了,可,那都不是人类啊,又那里能和人沟通,大概只有那个叫金毛的怪兽才能和老人有些交流!

    老人纵是一个千年神灵,但是,数千年来说不孤独林风是说什么都不相信的,若换作是他,只怕是早是崩溃了。

    而老人,只有一琴能做心灵的窗口,数千年来,唯此而已!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