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十二章 惨烈的厮杀

第十二章 惨烈的厮杀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林风到家的时间老人也就早早的睡着了,老人的习惯就是早睡早起。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林风到了老爷子的房中看了一眼老爷子睡得不错,轻轻地关了老爷子的房门,自己轻轻地走了出来,到了自己的房中,却是心里沉静不下来,索性转身起来,出了门。

    那黑风看到了林风自房中出来,欢快的一溜小跑就象一缕清风一般到了林风的身边。那大头亲热的在林风的身上拱来拱去,林风亲昵的在它的头上摸了摸,用手一指这家伙的窝,这家伙顿时就明白了,喉间发出低低的一声轻叫,一转身就跑回到了自己的窝中。

    林风看了它一眼,身体一晃,瞬间就原地消失不见,那黑风这下到是愣住了,晃晃大脑袋看了又看,似乎是在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或者看花眼了,然后一下就从他的小窝里跑了出来,站在林风刚才站过的地方看了又看,用自己的鼻子在天空之中一阵狂嗅,然后无奈的在原地转了好几圈,看了看院门,在之后就无奈的回到了自己的窝中。

    月色皎洁,而那原始大山却是依旧是那样的苍茫那样的神秘,那样的深不可测!

    在那皎洁的夜色下,那原始深山之中的一切依然是那么的神秘,好似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幽深,这里面,似乎有说不尽的好处,也有说不尽的危险!那起伏的峰峦是那么的高大,就象一个个的远古神灵一般的站立在那里,同样,那夜色下的一切也就象那远古凶兽一般的在那里蠢立,就好象要择人吞噬。

    而这一切对林风而言,就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吸引,那夜幕之下的令人心悸的时不时的猛兽的吼叫就好象都是对他的一种召唤,一种亲切的思念一般。

    这一切,就在林风欢快的一瞬间就没入到了这原始大山里面,就象如鱼得水一样,林风的身影就在那树枝梢头一闪而过,快的就似是一丝的可不见的轻烟,就连那树上睡觉的鸟都没用惊起,远远的,那山谷渐渐的到了。

    而那老人的琴音依然,老人独自一个人在轻轻的抚琴,琴音就好象划不断的流水,轻柔,但却是丝丝缕缕不绝于耳,就象那老人身前的小溪,那小溪里面的流水。老人轻轻地看了林风一眼,没有说话,但那眼光之中却是多了一丝丝的温情。

    那怪兽金毛在老人的身边静静地卧着,那巨蟒也是在不远的地方静静地盘在那里,巨狼也是这样。

    这一切,是那么的奇异,那么的不可思议!

    但是,却是那么的温顺和谐!若非亲眼所见,那么,你就不能相信这样的场景会有!一曲终了,青灵老人没用说话,只是看了林风一眼,然后就轻轻地把那漆黑的古琴推到了林风的身前。

    林风明了。盘膝做到了巨石之上,双目轻闭,轻轻地瞑目内视,便刻之后,林风的双手十指一动,恍然之间,那如流水一般的琴音就轻轻地流淌在在了整个山谷之中。

    老人看了林风一眼,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的赞赏,一丝的轻笑。林风的悟性之高,简直到了人鬼皆惊的地步!就是老人自己的心里也明白,林风在这时的琴技,已是到了一个不开思议的地步!

    这里面,天资是一个不可忽视的事,但是,一个人要不是看透了世间万物,人情冷暖,你要是想抚出这样的琴音,那就是不可能的事!

    这样的事,不是性情才思到了绝顶的地步,那就做梦去,试想在历史之上那些绝顶之人,那一个不是天资绝代!而林风,在老人看来,就绝对是一个这样的人,一个可能要超出这样才思的人!

    而在修习了老人的虚无**之后,随着林风的十指流动,他那阴阳融合的速度也快了不少,而更奇的是,林风的内气也随着琴音在流淌,从而影响了琴音,竟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那就是,竟是融合了天地之间的灵气,从而让天地之间的灵气随之而起伏,随着琴音而变化! 这一方面。

    老人自己也是大大的吃惊!而就像现在一样,林风的琴音就融入了琴音所到达的山林,一切,就好象有了灵性一般的似的,林风的一曲最终还是完了。

    青灵老人平静地说道,“世事如棋,人生也是如此,如梦亦如幻,对错之间很难界定,有时候你觉得作对了,但是在后来却得错了,也有时候你觉得错了的时候,但是在后来却是对了。”

    古时大多帝王,都想成就万世不拔的基业,可是却是从来没有那一个做到,而那许多的聪明才智之士,如张良,大名垂于千古,却能平身而退,不论何人,何事全在于自身所想所思而已,身后事,那管他闲人评说!那是别人的事。

    如曹操,就是此等之人,此人的名声虽然不是甚佳,但是其人所为,却是胸中锦绣,胸怀开阔,但就是一些触到了自己的底线的除外。

    如那杨修!

    林风听了心中一动,知道了这是老人在提醒自己要随心而为。

    “而曹操此人的一生做法,要是按你们现在人的看法,只怕是又有另外的一些说对法了。”老人平静地说完,一脸淡然的看向林风。

    林风点点头说道。

    “爷爷,我知道了。”不过在他的心里却是在寻思老人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意思,老人的话,从来都是深有道理,一般老人的话不多,但是每一句都是含义深沉。

    老人看了林风一眼,今天你的心里有一些乱。

    林风点点头,“就在家里想这里。”

    老人一愣,之后就轻轻地笑了,说道,“你这小家伙,在外面的时间长了,看事物的看法就是你们的眼光,不过,这是你们的社会,就是这样,不好,这样的环境对你的修习不太好,不能随心!“

    林风一呆,这时他才砌底的明白老人的话里的意思。

    老人看林风在发愣,轻笑一声在林风的头上敲了一下。

    林风叫了一声道,爷爷,你这都把我打傻了。

    老人轻笑道,“臭小子,你要是傻了,这个世上就没聪明的人了。”

    “那您以后不准打我的头。”林风强辩。

    老人轻笑,“那你说打哪里?”

    林风这下笑了,“那里也不打。”

    老一少在这夜色里闲聊,老人也没让林风去修习那虚无**,而林风也不提别的,就是和老人闲聊,一老一少都回避了那个话题,只因为,这一老一少都知道,林风离去在即,在这时间,老少都想多一些温存,亲情的温存!

    到了天将拂晓,群鸟啼鸣空谷之时,也就是到了林风回去的时间,告别了老人,林风一路上就象一缕轻风一拂而过,那树梢枝头就只见一个几乎看不见的影子一闪而过。

    经过一夜何老人的闲聊,林风的精神反而更是好,一夜来自老人的闲聊和琴音让林风的心得到了安宁,那琴音融合了天地之间的气息,不知不觉之间,林风就在修习上竟是又上了一个境界,现在的林风,他那修习的速度都让青灵老人吃惊不已。

    内息的激荡,让林风有一种仰天长啸的冲动,就在那一瞬间,林风的长嚎出口,一声穿云裂石的冲天长嚎而起,一时间,不知道吓得多少猛兽颤栗发抖,按说林风是得意了,不过,那山林里的各种猛兽就在这一声中不知道吓跑了多少。

    老人在山谷里听到了林风的这一声长嚎,不禁轻笑了一声摇头不已,说道底,林风还是一个孩子,一个大孩子。

    林风一路奔来,一路上就象狂风刮过,此时那山林中一声有了一些朦朦胧胧的光晕,也就是太阳快要出来的时间,山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异的美景,林风一路看来,一时间心情大好。

    忽地,林风听到了远处一生惨烈的嚎叫,林风一怔,身子一顿,顿时就停在了一株老松之上,他的身体在那晨曦中随风飘摇,是那么的奇异,那么的惊人,这个时间要是让人看到了,那么,就一定认为是山中的精怪。

    林风仔细地听来,片刻之后,又是一阵嚎叫传来,林风这下听了个明白,那里,是野猪的嚎叫,而里边也有狼的凄厉的叫声,大战!

    林风在一瞬间就判断了个清楚,身体一动,瞬那间就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他的身影就在几乎看不到的地方出现,而就是那一瞬间的一下,离奇地又一闪就又消失不见。

    不到便刻,林风的身影就到了一个地方,在以前,林风听到这狼群和野猪的惨叫那是有多远就躲多远,而现在吗,林风是巴不得有这样的事发生,那样的话,他就不动手就能捡到好处,这样的好事,林风不往前才怪!

    到了近前一看,林风不禁兴奋得要哈哈大笑,暗自说这真是瞌睡了就有枕头,原来这里是一头特大号的野猪王在和两只野狼拼杀!那野猪的鬃毛就象一排枪刺一样竖立,外露的獠牙闪露着让人心寒的白光,而这时的野猪的身上有数不清的伤口,看来都是那两只狼留下的,不过,看来好像都不是多深的伤口,但那野猪却是一动都不动的看着那两只狼,而在野猪的身后,一个山壁凹进去的地方,一个不是山洞的小槽一般的地方,一群好几个小猪在那里探头探脑的向外看。

    林风看了顿时就明白了,这是一只离群的野猪带了好几只小崽子,而在这里遇到了这两只狼,而这两只狼想来是要吃小野猪,就看他们进攻的策略就知道了,不过这只大的野猪那是拼了老命的和这两只狼厮杀,而这时这两只狼似乎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知道那野猪也不是好惹的,尤其是这么大的个的野猪王一级的大家伙了,而那两只狼这时的情景就惨了一点,一个个身上也是血迹斑斑,一只好象是受了不轻的伤,而另一只野好不到了那里去。林风饶有兴趣的在那里的树上看热闹,这样的拼杀,难得一见啊!

    他可不管他们的死活,在他的眼里,在这山林里,不是生,那么,就是死!没的说,就是他林风,以前的那一次不是把自己的命置之死地而来到了山林里的!山林的生存法则就是这样,要不然,那就不是山林了,这也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

    而这时林风在意的就是那一群小的野猪崽子,大家伙的凶性太大,不好养,那就小的刚好,有了这些小家伙,这不是天赐那是什吗?这真是心想事成啊。

    这时,那一身伤的狼仰天一声长长的嚎叫,声音颇有凄厉之感,林风听了不禁恻然,这狼,是发了狠啊,熟悉狼的习性的人都知道,这是这家伙要找来自己狼群的征兆啊。

    果然,在这一只狼仰天长啸的不多时,在那草丛林间就传来了一声声的狼的嚎叫声,而那一只野猪也是一阵的紧张,似乎,它也知道了大限将到。

    片刻之后,林间的草丛中就一只只出现了数只狼,一个个的狼目中闪着阴冷的光芒,这几只狼一出现,就一个个的以包围的姿态围在了野猪的周围,那样子就是一个群攻的前兆。

    这种紧张的气氛,就是林风也是莫名的受了一些感染,这一场的拼杀,就在眼前就要发生。

    那野猪也是知道了死亡就在眼前,低低的哼叫了一声,似乎是在警告那狼群的行为,但是却是那么的无力,而那一群小猪仔子这时也是吓的瑟瑟发抖,似乎,在它们的眼里,也知道那狼群的可怕!

    就在打野猪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小猪崽子时,那一直受伤的狼一声长嚎,瞬间,狼群的攻击发动了,生死搏杀,瞬间发生!命运之战,就在这里展开!

    那一直受伤的狼的后腿一弓,它的身子就在瞬间跃起凌空一击而来,速度就象箭一般一闪而来。

    林风不禁惊愕,这家伙这么凶,这是拼了老命啊,看来它在野猪的身上吃了大亏,这是要找回来啊,他那深深利齿向着野猪的脖子咬下,那野猪猛地一摆头,避开了森森狼口,大头一摆一下撞在了那狼的前肢上,那狼随之彭的一声就向后倒飞而去,不过,它那森森利齿却是在野猪的耳朵上撕开了一个大口,另外的数只狼就在先前的那一直发动攻击的同时也是动了,狼的聪明,这是其他的动物不能比的。

    而这一次的狼群也不例外,群狼扑到,有两只一左一右咬在了野猪的两边的前腿那里,一只咬住了野猪的后腿,一只咬住了肚子,而最后一只更是阴险,竟是一下跃起到了野猪的身上一口就咬住了野猪的脖子!一瞬间,凶残的情景就发生了,一时间数张狼口一下咬在了野猪的身上。

    野猪发出一声惨叫,浑身猛地一抖,竟然让它前肢上的狼和脖自上的狼一下甩了下来,不过,后面的那两只却是受到的影响却是小一些,却是没有被甩下来,而野猪背上的那只较阴险的那一之狼的命运就悲剧了,它好死不死的一下就掉在了野猪的大口边上,红了眼的野猪不管它是什么的,大口一张,噗地一声就咬在了狼的脖子上,那狼发出了一声惨叫,顿时就浑身抽搐四肢抖动数下就没了气息,而这野猪也是红了眼,也不知道眼前嘴里的这一只依然死的不能再死了,却是死死地死命咬着,浑然不管身上的那几只狼的撕咬。

    一时间,林风也是被这一直野猪的凶悍所惊讶,片刻之间,那野猪嘴里的狼就死了个死无全尸。

    而这时那咬住野猪肚子上的狼狠命的一摆头,顿时,野猪发出一声惨厉的嚎叫,他的肚子却是被那狼一下撕开了一个大口子!瞬间,野猪的肠子就流了一地!野猪受此重创,一下发了疯,猛地一摆头,那长长的獠牙猛地一下豁在了那一直撕裂它的肚子的家伙身上。那一只狼一声也没发出就一下飞了出去,野猪的猛力一击,竟是一下就把狼的肚子撕开脊骨撞断了,这一下,就是在也活不了了。

    野猪虽然这一下发出了暴力一击,不过,它的血也在快速的流失,而它的生机也是快速的消失,随着它的肠子的扯出,痛得它惨厉的嚎叫不已,而就在它那奋起一击之后,剩余的那两只到是一时不敢往它的身边来了。

    林风看得愣住了,动物,野兽,虽说是没有太多的智商,但是,就在现在,这样的情景那是何等的惨烈!何等的血腥!

    那野猪在临死前的一击,那是何等的惨烈!轰然一声,那野猪倒在了地上,就在野猪倒下的那一瞬间,那两只狼一动就扑向了野猪的后边身子,原来,这两个家伙看野猪凶悍,一时之间不敢扑向它的前面,惊是抄后路来撕咬野猪的柔软之处,狡猾,凶残,阴险,在这一刻,狼的精明顿显无疑!

    撕咬声,凄惨的嚎叫声,一时间,林风看得有些呆了,野猪一声声的惨叫,也引来了那小猪仔的惊恐,就在一只只的惶恐不安之时,大野猪的生命也是渐渐的走到了尽头,渐渐的,大野猪的叫声悄然而止!一个生命,也到此消失!

    就在这时,那先前那一直受伤的那一只狼看到了野猪已死,那两只狼在撕咬刚断气的野猪,就好象觉得机会来了,竟然站了起来,一步步的走向那数只小野猪。

    正在发呆的林风一惊,心想它妈的你到好,找好事来了不是?那么大的你不去,好,来这里找小的来了,活够了不是?他却是想错了,在狼的群里,有着严格的等级,而就现在的这一只受伤的狼,也就是敢找那小野猪的麻烦,那两只撕咬大的野猪的狼,它却是不敢过去的,要不然,那两只可是不会和它客气。

    就在这只狼要张开它的血盆的大口的时候,林风的身影一闪就到了跟前,一声轻喝,就在那狼口下茫然不知所措的小猪眼前,林风一把抓住了那狼的脖子,一股内气瞬间就透过了狼的脑子,猛地一下,就把狼的脑子震得成了浆糊,那狼一声不响的一软到在了地上。

    而那一只原先没死透的狼就在林风的手里的虚无**下一下就被吸到了林风的手里,内力一吐,瞬间就死了个透,而就在林风一击杀狼的时候,剩下的狼也没发现它们的同伴已死,而那小野猪在这时轰地就想四下逃去。

    林风一急,虚无**的阴气顿时就四下里散开,一瞬间,山林中就充满了阴森森的寒气,一种地狱一般的寒气!动物一般都有一种天生的敏锐的感觉,也就是让所说的第六感,那一群四下里逃跑的小野猪当下就一激灵吓得卧到了地上。

    而那正在咬野猪的狼也是一是惊得寒毛竖立,一时间就浑身簌簌发抖,这样的情景,就象当时林风和黑风在小河边见到了青灵老人的情景一样。林风看了那剩下的狼在那里的情形,很是无奈,走到了近前,轻喝一声道,滚!脚挑起一只甩了出去,而剩下的狼好像不知道是吓怕了还是怎么的,还是动也不敢动一下。

    林风不耐,一脚又挑飞了一只。

    “滚!”一声大喝。

    而这一次,那狼好象是明白了怎么一会事,瞬间就爬了起来一溜烟的跑了进山林。

    林风站在了那里却是发愣,这虚无**的气息竟是这么的霸道!凶残如野狼竟然就遇到了自己的一丝气息就吓得这样子了,当真是连动一下的勇气也没有,可怕,当真是可怕!

    忽地,林风问道了一股骚味,低头一看,不禁无语失笑,原来,刚才是自己站到了刚才那野狼的地方,而自己在那虚无**的阴寒气息之下,那狼竟然吓得尿了,而自己,却是很霉气的站在了那一泡狼尿上!

    看着脚上的尿液,林风哭笑不得,这它娘的什么事啊这是,赶快的离开了这一小片地方,把脚在地上狠狠地蹭了蹭,嗯,还好,没用湿,要不然,非得找着那一只狼杀了才怪。

    看了一地上的吓得惊恐不安的小猪,苦笑了一声,这一下,怎么办才好?数了一下,这小猪竟有七只之多,想到自己要是这么一走的话,那么,这些小家伙那是一定要逃跑的。

    可这也没用什么合适的办法,琢磨了一下,找来了一些山藤,上前捉住了那小猪,一只只的捆了,好在那小猪一个个吓得发抖,那里还敢反抗,林风顺利的捆了。

    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刚才的狼尿,忽地想到,自己刚才的气息就吓得那狼动也不敢动上一下,那么,这样不就好办了吗,当下身上的阴气一动,一丝丝一缕缕的就向四周散发了开去,片刻之间就满布了这一片的山林,一时间,四下里顿时就阴风四起,就连小虫子似乎也没了。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