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十章 进城

第十章 进城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到了早上,林风还在迷迷糊糊之中,就听到小林芳一路大呼小叫地走进了院里,之后一路就进了林风的房中。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林风是一阵的无语,这个小丫头可是对进城大感兴趣,虽然说是给林风买一些衣服,不过这个小丫头好像比给自己买衣服还要积极。

    不过林风那里知道,这个小丫头在这一方面还真是这样,在她的眼里,林风就还真是她的一切,当然,还有家人,她的爸妈和爷爷,而这里面,林风可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一个人,一个身兼哥哥和少女情怀初开的那个人,这点心眼,林风却是知道和不知道的。

    少女心,海底针!说话间小丫头就冲了进来。

    “哥,你这个大懒虫,到现在还不起来。”

    说着,一把就掀开了林风身上的薄被。

    “啊,”

    就在林风来不及之时,他是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小丫头就这么掀开了他的薄被,在以往的时间,这个小丫头这样的事是经常干的,不过就这两年这样的事就干的少了,不料今天这个小丫头就这么的来了一下,这一下,林风一时是无奈。

    “呸,脱光了睡觉,不知羞!”

    小丫头小脸一下红红地瞪了林风一眼,一转身就走了出去。

    而林风这时是死的心都有了,自己昨夜回来冲了个凉,为了方便也就没穿内裤,而这主要是在山谷里整天泡药成了习惯的原因,而这一下却是大发了,被这丫头逮了个正着,一时间他的心里是的别提多么尴尬了。

    而这时走到了外面的小林芳的心里也是扑通扑通的乱跳,羞死了,清丽无匹的小脸上霞生满面。一时间心里是胡思乱想起来,哼,坏林风,臭哥哥,哼,不知羞,脱光了睡觉,哼!一时间是心里羞得不行,可奇怪的是心里却是老想起林风那一丝不挂的身体。

    哼,这坏哥哥,坏人的身子好象比小时候好看啊,皮肤真好,嗯,想着想着,自己的小脸上竟是渐渐地轻笑了起来。

    林风起床出来,洗脸刷牙,不想林婶早就做好了早饭,一家人吃过早饭,准备上路。

    而这期间林风的心里是一直的乱跳,甚至连头都不敢抬了,只不过一家人也不注意他,反倒是小丫头林芳不时的悄悄地看他一眼,心里是又好笑又可气,心想你一个大男人家的,我一个女孩都不怕,看看你连头都不敢抬了真是可笑,一时间心里是好笑得很。

    “风哥,你这穿上我爸的衣服是真难看。”小林芳打趣林风道,就像个那什么,什么来着,自己比划了半天也没比划个所以然来。

    “哦哦,就象年轻的小老头。”这丫头想了把那天也没想出来个什么结果,这就来了一句年轻的小老头来。

    一时间一家人大笑不已,林风无语地瞪了她一眼,不想人家小丫头一点也不怕他,反而冲他吐吐可爱的小舌头,林风于是直接败退,等林风收拾完毕,会和了林大山。

    而林大山的准备就多了,嗬,两大包的山货,捆得整整齐齐的,就在等林风收拾好了。

    林大山还准备了一根山木的棍子,也就一种有绵软性的山木削好的,去掉了枝枝叉叉,看到林风弄好,林大山把棍子往那两个大包中间一穿,这就好了。

    林风上去要挑,不想林大山大眼一瞪,“小孩子家身子骨弱,要是累伤了就晚了。”

    林风只好退到了一边,小林芳不在乎这些,就是一个劲的催早点上路,林大山挑了那两个大包,于是林大山一家加上林风一起上路,这里到山里的公路有一段的山路,一路前行。

    老人林长顺在后面看着这一家子后辈走了,自己就乐呵呵地自己去干自己的事去了。

    一路到了公路,上了车,又一路到了车站下车,这个小城,林大山那可是门清,也就那几十万人的小城,林大山可说是跑遍了。

    而小丫头来这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好吃的,虽然在家里吃了一些,但是这并不影响小丫头的胃口,按林风的说法就是小孩心性,为此这小丫头可是没少和林风找麻烦。

    你说她是吃得多也好,可问题是这小丫头就是一小猫,吃的不多,要了一碗,那好,哥我吃不完,一双大眼就看着你,林风无语,吃,好吗。这不算什么,可问题就是这丫头要了这还要那,一直到了林风的肚子真是装不下了,得,小丫头一抹嘴,不要了。

    而林风不知道的是,不是这小丫头自己想吃,而是她想看林风吃,这一点心思,只怕是只有林婶自己知道了,知女莫若母,自己的丫头是什么心思,林婶可是心里清楚,而早成这一切原因的结果就是很早之前她和林大山的一番话。

    就是那一次,也就是小丫头第一次知道了林风不是她的亲哥哥,而是她的爷爷在山里捡来的孩子,而就在那一次,林婶和林大山是在她和林风很小的时间起了念头要两个小孩长大了成一家人的心思,那时间,小林芳的心里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是林婶的话让她的心里有了一种那样的奇异的念头,而就是这个念头,让她一只在心里知道,林风并不是她的亲哥哥,他们之间没有血缘的关系,长大了,就给哥哥当媳妇,而这个念头就一直伴随她一之长大到了现在。

    而林风呢,在林风的心里,却一直是当这个家是自己的家,当小林芳是自己的妹妹,他那里想到这个!

    在山里,一般的青年男女的婚姻都是人介绍的,尤其是一些深山地区,就现在也是这样的,并不是像城市里那样的。

    而这样介绍的婚姻多的是,可以说家家都是这样,大多是一些亲戚之间或者是相知的人介绍的。

    而林风之才那可是在小孩的时间就让人震惊的了,不知是怎么的林大山两口子就有了这样的念头,他们的想法就是,这两个小孩打小就在一起长大,而且是这样的关系,那将来不应说是最好的一家人了。

    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林风一直当林风是亲妹妹!这一点,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到是老人林长顺想到了一些,不过,老人也不确定,只是和这两口子说了一下,在心里,老人也是希望林风和小林芳长大了在一起的。

    但造化弄人,将来的结果,就在现在就发生了离奇的转变!林风,已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了。

    在他的人生之中,又岂是一个小山村所能束缚住的!就林风之才,就是没有青灵老人的际遇,他的将来也是一飞冲天,一个妖孽的人,又那里是一个小山村能存住的,而就在林风遇到了青灵老人之后,他的人生,就将是一个绚丽多姿的人生!

    林大山领着三人一路到一家卖胡辣汤的是地方,这一家据说是河南西华的人,正宗的手艺,羊肉的胡辣汤,水煎包也是,也不贵,实在是好喝。小林芳的最爱,小丫头喝了两碗,也不吃那水煎包。

    林风也是在这里长吃的,好喝,就一点,林风嫌那胡辣汤的碗太小。

    喝了胡辣汤,林大山结了账,一路向前走,走过了一条路,林大山对林风林婶三个说道,你们去买你们要的衣服什么的,我联系了老主顾,和你们不一路,之后说了过后见面的地方,林大山挑着自己的那两包山货一路晃晃悠悠的走了。

    下来林婶带着林风和小丫头一路来到了地名叫盛隆的服饰商场,这里说是小城的一大服装区,商场店铺比比皆是。

    在这里价格高低的都有,就在不同的地方,而来这里的人也是形形**的各类人都有,当然,这里的货全也是其中的关键,上至老人下至小孩的一应俱全。

    林婶带着林风和小林芳一路看来看去,最高兴的就是小丫头了,这小丫头一路就兴奋的不行。

    要是按林风的说法,那就是差不多能穿就好了,不过,现在林婶和小林芳那眼光就不同了,看这也好,那也好,不过,她们看的全是以前想买而钱少的,而现在的家里的钱好挣了,这林婶她们的眼光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了。

    在林婶的眼里,现在的林风可是大小伙子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的了,另外林风一直在省城里上学,这农村人也不能太让城里的人把咱看不起不是。

    而小林芳那是一直赞成要给林风买一些好一些而且合身的衣服的,按小丫头的说法,哥这身材,这气质,穿好一点出去了不丢她的人!

    林风听了小丫头的话差点摔倒,这什么理论!

    而另外,现在家里来钱方便,这才是保证,按林大山的话来说,现在,有钱才是大爷啊!没钱,他娘的到了城里吃一碗饭少了五毛钱都不行。

    那象咱山里,吃一碗饭谁要你的钱?那不是寒碜人不是,城里的人,人心不厚道啊!老人的话。

    一路来到了一家服饰店,小林芳看中了一套浅色的休闲服,让人拿了林风的尺寸,推着林风进了试衣间,不多时林风出来,林婶和小林芳以及那些卖衣服的小姑娘看得都是直发怔,本来林风一进来就让那些卖衣服的小姑娘看得双眼发直,得,这一下真是让她们直了眼了。

    太帅了,这样的少年那里见过!就是影视里面的那些号称男神的和这个小帅哥一比,得,那就去小黑屋里面哭去,别出来丢人了!

    看着那么多的人一直在看自己,林风到是不好意思了,摸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怎么了?

    “有什么问题么?”

    “没,没,哥,你真是太帅了。”小丫头兴奋的小脸通红。

    “嗯,真是太帅了,我决定了,那天带你去我们的学校里让那些土包子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帅哥!”

    于是林风无语,这也引得林婶轻笑小丫头的可笑,这时一个女孩一路走过来看了林风一会说道。

    “小帅哥,这衣服真是太配你了,所以,我决定给你优惠。”林风笑道,“我们还没有决定要买。”

    那店主笑了,“小帅哥你是说笑的哦,这么合身的衣服你还不要,这么说,姐姐我不会多要你的钱的了。”

    说着,看了一眼了婶说道。

    “阿姨,您儿子看真帅。”

    得,就这一句话,就把林婶的心说得透活了,痛快的掏了钱。

    末了林风一看,这个价钱和上面所标的价钱差得多,就连林婶也是说道。

    “闺女,这钱不对,”

    “你找得太多了?”林风也是说道,是啊,你是看错了?

    “没看错,”那女孩说道,姐姐说了要给你一个最低的价钱

    的,这叫姐姐高兴!

    一群围着看的人乐了,林风的脸却是红了。

    “小弟弟,阿姨,以后再给小弟弟买衣服就到我这里,保证还是这样,最低价。”

    离开了这一家店,连声在感叹这衣服中间的学问大,这里面的利润太吓人了。

    一路转了不少的地方,又买了不少的各种衣服,大多是林风的,里里外外的全了。也有不少小丫头的,老人的,林婶两口子的,这一趟下来,大概是这些年来的最大的一次扫荡了。

    一路出来,林风在街口忽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就是见过一次的身影,那就是那一次所发生了让林风的心里气愤的事件的那个黑胖子!

    以林风的记忆力那自然是见了一次就不会忘记的,尤其是这个家伙。

    林风看到这个家伙和上次的另一个家伙一路象前走去,这两个家伙好象是喝了些酒,一路走着晃晃荡荡的。林风看了好笑,心说本来就没打算理会你们,得,这一次是你们自己撞上来的,今天要是自己不遇见,那里会计较这些,想了一下对了婶说道。

    “婶,我看到几个同学了,我找他们有一些事,您和我小芳先走。”

    林婶看了他一眼说道,“那好,你自己去,不过别太晚了。记得早一点回来。”

    “哦,我知道了。”

    林风说了一声顺着那黑胖子他们的去路就一直走了过去。

    小林芳气的在后面直跺脚,“哥,你这个坏蛋!你就那么多的事!”

    林婶看了轻笑,“小芳,你哥长大了,可不是以前的小孩子了,你啊,以后得知道一些事了,这男孩子啊,心野,不像女孩子的,哪能天天的陪着你,你得学着让他有自己的空间,自己的天地,知道吗?”

    小林芳的清丽绝伦的小脸一下就红透了。

    “妈,你说什么呀,我不理你了。”说着自己的小脚直跺,而在心里却是把这话记在了心里。

    而林婶也不接她的话,只是轻轻地笑了。

    林风一直在黑胖子他们的身后跟着,一路到了一个僻静的小街,没等到林风找上他们,而那上一次的那个也来了,好,这三个到齐了。林风的心里好笑不已,这人真是要是倒霉了那就是倒霉到了家,本来就打算收拾两个,这一下好,齐了。

    看这三个家伙到了不知在一起在说什么,林风也就走了出来,嘿嘿地轻笑说道。

    “胡三。”

    胡三一愣,应声看了一下四周,没有认识的人啊。这家伙自语道,谁啊这是,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了,这里没有人啊,明明有人在叫我的吗。

    “胖子,我也听到有人在叫你了另一个家伙说道。

    “嗯,我也听到了。”

    “可这没人啊。”胡三说道。

    “胡三,别找了,我叫的你,”林风轻笑说道。

    “你,胡三问道,我们认识?”胡三看着眼钱的一身休闲服的清俊的少年问道,好像有一些眼熟。

    “忘了?”

    林风冷冷地说道,你丫挺的混账记性不怎吗样吗。

    “你说什么?”胡三一下怒了。

    林风冷笑不已,“怎么,真的忘了?”

    胡三又看了看林风,忽地说道。

    “是你。吆喝,小子,这换了一身的行头看不出来了啊,人也长了不少,怎么,就这两个月不见,这胆子就长出来了?”

    林风听了想笑,这个家伙,真是一个极啊。

    “怎么,小子,你这是要找事?皮痒了是不,想要哥几个给你松一下皮?”

    林风听了想笑。真是一个极啊!当下说道,“是啊,皮痒了,想松一下皮,不过,想松皮的不是我而是你!

    “什么,好小子,找死的不是。”

    胡三大怒,摇摇晃晃的冲了上来照着林风的脸面就是一拳,还大叫,好小子,老子最恨小白脸了。

    林风哑然失笑,他娘的,极啊!

    看着胡三的拳头到了眼前,手一抬,轰地一拳就轰了上去,而胡三的拳头还没有到林风的脸前,就觉得头上轰地一下就剧烈地痛了起来,跟着就向后摔了出去,而他的脸上也是象开了染料一般,那血刷地满脸都是,眼泪鼻涕一齐往外流了出来。

    胡三熬的一声惨叫发出,林风听了都一愣,心说有那么疼吗,自己已经刻意的控制了自己的力量了,要不然,这家伙一下就那啥过去了,就这都受不了了!看这家伙叫得难听,就象杀猪一般,林风的心里烦,上前一脚飞起把这家伙提到了道牙边上。

    而另两个家伙本来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的,而这一下看到林风这么生猛,一下愣住了,不过瞬间回过神来。两个人一对眼,怪叫一声一起冲了上来。

    这两个家伙都是打架的老手,一左一右的冲了过来,那样子就是林风顾了这边顾不了那边,林风站在那里也不动,一直到两个人冲到了跟前,看着高个的阴险的一脚向他的下身踢来,嘿嘿地一声阴笑后发先至的一脚踢出,抬手顺势一抓,上边抓住了他的脖子,下边那一脚就上了,啊的一声惨叫,高个子发出了一声悲惨的叫声,瞬时就被林风顺手扔了出去。

    而另一个尚且没有一拳打出,轰地一下就飞了出去,这一下,就和胡三以及高个子他们一去摔倒了一起,不过这个家伙好一点,那个高个子和胡三他们两个是摔倒了一起,而这而这个家伙却是摔倒了一边,他还没有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就看到林风笑眯眯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说道,“胡三他们两个都到了一起,你不去凑凑?”

    “哦。”

    这家伙一楞忙说道,

    “去去,我这就去。”

    “送送你?”林风笑道。

    “啊,不用不用,”这小子惊到,我自己来。说着就要做势往胡三两个的身上倒去。

    林风一看笑了,这个家伙是个人才,有眼色,会来事。笑眯眯的看着这三个家伙昏头胀脑的坐了一会好不容易才爬了起来。

    笑道“不错,味道怎么样?”

    胡三一手捂着流血不知的脸道,“兄弟,我服了,服了,好了,有话咱好说,好说,别动手,别动手,哥三个是真服你了。一边说一边爬了起来,另外那两个家伙这时爬了起来,

    林风笑道,那好,不打也行,咱们之间的账是不是也该结一下了?

    “账?什么账,”

    胡三一愣说道,咱们之间没有什么账啊?

    “呀,胖子,你小子这是没有清醒啊,我看还得揍一顿才好,这样有利于你的记性!”

    林风说着一边两手相互握握,一时间发出一阵响声。

    胡三的身体一抖,赶紧说道,“别,别,别动手,别动手,我说,好歹您也给一个提示啊这。”

    林风乐了,“那好。”

    一伸手在他的头上来了一个爆栗,胡三疼得啊的一声叫了来。一边的那两个身子一抖,这人,都说了不动手,这还打上了。

    “胡三,你上次在市场上不是买了我家的野猪肉吗?怎么,这就忘了。”林风笑眯眯的说道。

    胡三一愣,我没,没,正说之间一看林风那不善的眼光,身上一抖,我,我,苦笑了一声道。

    “得,兄弟,我认了,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心里却是在捉摸这这小子要是在再他的头上来么那一下,那就惨了,形式比人强啊!说什么也不能再吃这个亏了。

    “嗯,好,你小子不是一个赖账的人,”

    林风笑道,而胡三听在耳中差点没气晕过去。

    “两个野猪腿,你给一个批发价好了,我很厚道的,你看着给好了,只要别让我吃太多的亏就好。”

    “胡三你个混蛋,”一边的那个个子稍小一点的说道,给老弟两千好了,还啰嗦个什么,老弟,你看怎么样?

    林风看了一眼这个家伙一眼,道,你小子行,“眼力比胡三好上一点,还可以。”

    林风一脸的正经说道,“小黑胖子,你认为怎么样?”

    胡三的脸上一脸的苦笑,“成,成,心说我容易么我,你一句话,我两千大洋就没了。”心里正在琢磨这事怎么办的时间,忽地,他和另外两个的眼一下就瞪大了!

    而林风在和他们说话的时间,不是从哪里捡来了一块混凝土块,不对,就是建筑用的水泥上沾了老大的一块石头,这也许就是做混凝土用的,不过,这里面有了那么大的一块石头,这就用不上就扔在了这里,而恰好林风就捡到了。而这时却是在他的手里就象玩泥巴一般的一搓一搓的,那石头就像面包一般的纷纷而落,就象是沙子一般!不,比沙子还细的粉尘!

    一下,胡三他们的心通通的剧烈的狂跳了起来!这还是人吗!一瞬间,胡三他们几个惊呆了,在下一个时刻,他们的心里就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之前他们干的事是多么的让人心惊,多么的害怕!

    而个时候,他们的心里猛然间想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

    就这样走的人,就他们几个之前还不知死活的要找人家的麻烦!而这时,那两个胡三的同伙不知在心里想别的,而是在想,胡三他娘的怎么就招惹上了这么一个神人!

    而这时,先前那一个子稍低一点的家伙的脑子还是要相对灵活一些。

    “那个,先生,您,您,哦,我们先冒犯了您,是我们的不对,请您原谅一次,这样的事,我们以后在也不敢在干了。”

    林风轻淡地看了他一眼,“那是你们的事,不过,这世上可是有报应的哦,淡然地说道,我还有事,言下之意,那就是我要走了。”

    胡三的身子一抖,“先生,我,我的身上没那多的现钱,您,您,看,哦,不,请您稍等一线,我们在前面的一家饭店里请您喝茶稍等一下,好吗?”

    林风轻笑了一下。

    “胡三,你就真当我是要敲你小子两千块钱?

    胡三一怔,“您,”

    这一次,到是那一个高个子的说了话,“是这样的,先生,您看这现在也到了这个点了,这天也热不是,您这到了这小城,您好歹就给我们三个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不是。”

    林风听了轻笑一声,这个家伙,还是看的开的。

    那一个个子低一点的说道,先生,您看,就是您忙,不过,我们三个这在这小城里也是多少熟悉一些的,不说别的,就是您的叔叔以后到了这小城里,我们个三个跟着他老人家跑一下腿还是能办到,一些小事,您就让我们跟您叔叔他老人家办理了,不是省他老人家的事了吗。

    林风一听,这小子这个点子还是不错的,至于他们心里是不是想一歪点子,就是给他们一个胆只怕他们也是不敢的,而现在,就是这几个家伙一心想要戴罪立功的表现。

    林风想到这里,他轻轻地笑了,“那好。”

    林风轻轻地说道,你们也不是本质上的坏人,那就让你们破费了。

    胡三一听大喜,一连声的说好,一路来到了一家叫好在来的饭店,胡三叫到,老板,快安置一个包间,哥几个要在这里好好的喝酒。

    林风看了这里,说不上多好,不过,在这个小城也算是说的过去了,饭店不大,不过,收拾的到是干净。

    林风在外面吃饭,不说好不好吃,就一点,干净就好,至于饭的味道,在林风看来,反而在其次的了。当然,这个是各人的看法,那和胡三他们熟悉的万老板叫人安置了一个小包间,林风等人入座,那老板自己亲自上了一壶茶,之后退了出去。

    “那个先生,您,您?”

    林风轻轻一笑,“也叫别我什么先生了,就叫我林风好了,双木林,单字风。”

    “嗯,好,好,好名字。”胡三笑道。

    林风的心里暗自摇头,这小子,挨了打,这还要掏钱请客,而这还要赔笑脸,这算也是一大笑话了,不过,这人生就是这样。不禁在心里轻叹,曾几何时,自己不也是这样!

    “那个兄弟,”胡三看了一眼林风,深怕惹恼了林风,一服小心翼翼的摸样,今儿这是咱们认识了,以后是有什么跑腿的事尽管说,尽管说。

    林风摆摆手说道,好了不说这些,这两位怎么称呼?

    “哦,这个叫胡俊,我的远房本家,”胡三说道,这个叫张平安,是我们的发小。嘿嘿,我们哥三个打小就在一起玩,一直玩到了大,胡俊和那张平安连忙和林风点头打招乎。

    一番酒喝下来。林风和胡三他们三个到是熟了,成了熟人,而在喝酒的这一段时间里,林风也算是知道了这三个家伙的本性,人到是不是多坏,就是一街痞子的本性不改,见了好处不占上一些这心里就难受,人到是也不算坏。

    而让林风明白的看清了这三个人的心底之后,林风的心里也就放下来心,而在自己到了省城上学之后,这三个家伙到还真能帮上自己家的大山叔,毕竟,林大山那人在山里养成了山里人的淳朴实在,到了这小城,说不准那一天就着了人的道,有了这几个家伙的帮扶,自己也就少操一些这方面的心。

    林风不怕事,但,就怕事情发生了之后造成了一些挽不回的事,那就什么也不要说了。而在这里和这几个家伙喝过酒之后,林风也发现了那叫张平安的家伙是一个人才,一个看事物眼光独到的家伙,而在林风提到了自己再山里捉到了野猪之后,这家伙就提出了能不能人工养殖的想法,就这一点,林风就对这小子多了一些看法。

    告别了三人,在三个家伙醉眼朦胧之中,林风一路离开了这家饭店,一路向和林婶小芳他们商定的地方而去。

    而他在这一路上,林风的心里却是在想着和他们三个说的一些话,一些解决山里养殖方面以及如何在外面拓展的办法,不得不说,张平安那小子在这一方面有独到的眼光,这一点,林风也在一些方面为这家伙的一些说法叫绝。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