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九章 家

第九章 家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林风掠出树林,停立在小河边的碎石滩上,望着那有如梦幻一般的残阳晚霞,倦鸟归鸦,一时间,林风的心里痴了。

    回想了一下这一段时间的经历,不禁有一种梦里的想法,不过,这一切,是这么的真实!

    自己从一个面对大千世界茫然无助的少年,到了现在拥有一身匪夷所思的能力的人,不,或者说是一个非人,这一切,是多么的真实,就是在自己的心里,也一直是感到这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

    自己,现在,就是那影视中的超人!真实的超人!虽然没有那移山倒海的本事,但,以后,这样的事,谁知道呢!太多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这一切,一切,一切的不可思议的事,就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就那阴灵,也只不过是自己的一点能量而已。

    但就是这个,在世人的眼里。却是那么的可怕,那么的敬畏有加,那么的畏之如虎。

    忽地,林风很可笑地想起了那黑胖子胡三,现在的自己,要是在见到了那个黑胖子,自己是不是放过那家伙那?一时间,林风自己笑了,现在的自己要是在和那家伙一般见识那不就是笑话了,一个神一般的人和一个社会的小人物一般见识?算了。

    轻笑了一声,回头再看了一眼那苍茫的原始森林一眼,心中轻叹了一声,脚下一动,瞬间就掠出了原地,下一刻就到了小河的对岸,看了一眼脚下走了十几年的碎石小路,还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就像梦里一般的那样,一丝一毫也没有变。

    这,就是他的家,家里的小路,熟悉的小路,熟悉的小桥,就连那小草似乎都是那么的亲切。

    心中一颤,再一次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原始大山一眼,那里是他的人生之中的一个转折点,一个再也不复是一个迷茫的山村少年的转折点。

    林风笑了,笑声之中有一丝的不舍,一丝的难过,转身,看了一眼熟悉的小山村一眼,脚下一动,沿着那熟悉的碎石小路向家里走去。

    在这里,林风可不敢让山村的看到他那不可思议的一切,山里的人,是淳朴的,要是那样的话,不被当做是怪物才怪!在山里,这样那样的传说可不少。

    而不显于人前,就是老人所交代的一个话题,这一点,林风深知,不然古时那些能人异士怎么会不显扬于世人之前,如非必要,他们也不愿意在世俗人面前露面,就象财不露白一样,当然,这里面也有不愿找麻烦的道理。

    “注,本人写一些编外话。”写到这里的时间,我才猛地里想起为什么写不出那么多的或者说随手可见的关于鬼魂的话题,那就是,故老相传的那些话题,一是太多,而是少了一些血肉。就是单调了一些,想到这里,不禁哑然失笑,在都市,这样那样的关于鬼魂的话题也许很少,但是在乡村,这样那样的这方面的话题太多,太多。

    在这里,也就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话题说一些,一些奇异的事,想不明白的事,也是自己经历了而且见过的事!

    首先,关于鬼魂这个话题来说,世界上都有,可以说是比比皆是,甚至高一些的神迹也是多的是,这个就不说了,而关于人死后有没有灵魂这一说,这个咱先不说,事实是证明的一切,按科学来说,就没有这一方面的事,但是,却有太多的话题,而且国家在这方面的籍和影视也太多。

    而在国外,据说西方有科研机构专门在这方面做了实验,而且也证实了人在死后确实是有灵魂这一说的,不过,在我国,好象还没有这方面的实验。但是,应该有很多的人有这方面的想法,那就是自己的亲人在一定的时候和自己有了一些奇异的心灵感应。

    比如,有人远在他乡,有一天忽然心中有不安之感,或者梦里有一些奇异的感觉,而在事后,就有了一些亲人的讯息,不好的讯息!在都市,我不知道,而在乡村,或者是山村,也会有人甚至在大白天忽然之间有汗毛直立的感觉,这些,是为什么?就事论事,我就在这里一说,而就我自己所亲眼所见过的一些事来说说。

    一是在我大概有十岁的时间,由于家里盖了新房,而当时的情况是家里的新房刚盖起了不久,而新房的位置在村子的外围,而那时院墙什么的都没有建,而在房子不远的地方就有大片的坟地,当然,那都是本村的先人的坟地,而那时家里的人都有事,仅有我和家兄在新房看守。

    而家兄那天却在饭后有事就外出了,而我自己却是在饭后就早早的去了新房看守,自己现在想来可笑,那时真可谓是形单影只。

    而在去了后不久,天竟是变了,变得阴云四合浓黑似墨,不多时竟是大风忽起,在之后雷电交加霹雳闪电。而那时新房尚且没有扯电线,唯有蜡烛而已。而由于自己一个人的原因,也就早早的睡觉了。

    而不知什么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的身边有人,用手在棉被上一摸却是发现似是有一个人的身体在我的身边坐,那人似乎挤得我紧紧的,一时间心里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待到点亮了蜡烛,一看,那有什么人!新房之中四壁空旷,除了自己身边的一床而已,别无他物,而那时是小孩心性,到也不怎么害怕。

    接着睡,可接着就又发生了刚才的那种情况,在一次的点亮了蜡烛,一看,得,还是一目了然。

    这一次,我就害怕了,于是就起了回老家的念头,开门一看,嗬,得,就自己想,外面大雨如注,房顶之上炸雷一个接着一个,而且漆黑如墨,这怎么回去?索性回头坐在了床上,在蜡烛之下发呆,嘿嘿,发傻也行,一个形容,那就是害怕,但是也没办法了。

    那外面的雷电一直似乎就在房顶之上炸响,而我在这一次的点亮了蜡烛发傻之后,就什么也没看到,大雨,一直在下,一直下到了半夜,雨稍小了一些,家兄冒雨赶回,我那惊吓的小心肝这才放下。由此稍安。

    而在第二天,我就和家里人说了这事,有村里老人说道,也许,这是村里先人的阴灵在避难啊。

    此其一,其二是我在二十出头的时间,那一年,我和村里的另一个兄弟在城里打工,那时我们两个都骑的自行车,在城市的边缘的地方,那老兄说饿了,要在那里吃砂锅面,于是就停车吃砂锅面,而就在吃面的时间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毛毛细雨,似雾。

    饭后上路,一路上雨势渐大,在路上,有一条十几里路的空旷之地,期间渺无人烟,唯有路两边的玉米地,而那时时近中秋,玉米已然是将熟,正是吃嫩玉米的时间。不过,在这么长的一条路上行走,那也够吓人的,不过,好在是我们两个大小伙,什么也不怕。

    虽是小雨,不过在那样的时间,已然是天色明亮,我们在那样的时间能看到一切,雨稍大,不知何时成了小雨。

    而在那条路上的一处转弯处,路的一边有一片坟地,一片不知何时就有的坟地,期间不知道有多少荒坟,也不知什么时间就有的。据说,很早就有了,有多早?可能没人知道。

    我和村里那老兄走到哪里的时候,不,就是在那一片坟地前十几米的地方,就听到那里有人声嘈杂的说话声,当时我们就心里发毛。哪里,我们可是知道可是有一大片荒坟地!

    而就在心里慌的时间,好巧不巧的是,我自行车的车链子掉了!于是在无奈之下下车按车链子。而这时,那老兄点了一支烟过来,我接了抽,不过,让人无奈的是,抽了没几口就被小雨打湿了。

    而就在我按车链子的时间,我们的前方突兀地出现了一个人!一个浑身**裸的人!一个就连内衣也没有穿的人,短发,看不清面目。

    在这时突兀地看到了这么一个一丝不挂的人,我们的心里的惊惧可想而知,那人在一边走一边嘴中喃喃自语,没事没事,没事没事。一路前来。

    一直到了那老兄的面前,也是如此,我那老兄不语,那人一直向前,到了我的身边亦是如此,我抬头看了他一眼,不想近在咫尺的距离竟然看不清他的面貌!

    那人依旧自语而去,我看了他一眼就自顾安车链子,而奇怪的是,那个**裸的人在过去数米的距离之后,竟然就奇异地消失不见!

    一时间,我们的心里是真怕了,按好了车链子,一路向前,开始时还不敢加速,一直往前走了一段路,我和那老兄一路狂奔,一直到了有村子的地方,我们的心这才放下,那老兄一脸的发白看着我问道,

    “老哥,你看到那个一丝不挂的人了么?”

    我点点头,那兄弟又道。

    “那你听到那一片坟地里的说话声了么?”我再点点头,那老兄顿时脸色白了更多。

    而我,哦,我自己的脸色看不到,而我的心里却是在奇怪,现在这么远的距离我就看清了,而就在刚才那么近的距离我就看不到那个一丝不挂的人?这他娘的不是见鬼了是什么?这是二。

    还有就是同一年的那一段时间过了不是多长,也就是农村种小麦犁地的时间,而这一次,是我的岳母去世,而这一次,也是我在一年之间遇到的第二次事件。

    那一次,我的岳母突然脑溢血离世而去,农村人有先生看了那两天让老人入土的惯例,而我岳母的丧事是定在了第二天,也就是岳母去世的第三天。

    在农村,有唢呐在前一天的夜里吹的风俗,当然,是要加钱的,你可以不要这样,不过,你少掏了钱,那样,在农村那时的习俗下,你就可能被人说不孝!而这样的夜里吹唢呐,也叫开门。

    那一夜,唢呐在夜里大概十二点的时间停了下来。

    而象这样的事,是需要守灵的,那一次我也在,我妻子家里的兄弟姐妹都在,这是风俗。而我岳母的尸体在厅堂居中而躺,而我们几个则是在周围坐,而事前我妻子她们都劳累了几天,到了这时已是累得心力交瘁睡着了。

    时至午夜稍后。我突然看到在外面有我岳母的身影,在这里我要说一下,我妻子家的房子在她们村的边上。而外面就是一个麦场,也就是晒麦子的地方,那里的外面有一个大麦垛,我岳母的身影就在那里。

    我当时一看到她的身影就愣住了,低头一看,岳母的尸体就在我的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这怎么可能!

    于是我就不信了,起身出房,一直到了那里,可奇怪的是,我还没有走到那里,我岳母的身影就如淡烟一般的消失不见。这样的情况让我不解,只好反身回去。

    而这样的事不是一次,而就在夜里大概三点多的时间,这样的情况又发生了,而这一次,我就沉静了一些,看了一眼外面灯火辉煌的场地,又看了一眼中间趟着的岳母的尸身,不禁心中不解,揉了一下眼,看看眼前的妻子她们几个一眼,确认自己没看错。

    这次我径自起身出房,一直到了外面,就在那一个大麦垛不远的地方轻声叫岳母,还一边走向前,可,就在我走到里那地方不远的时候,岳母的身影就向上一次般就像淡烟一般消失不见!

    我不禁怔然!

    只后不信地绕那个大麦垛转了一圈,可却是一无所见,看看房中,妻子她们几个依然在房中,而岳母的身体也依然在哪里!

    一瞬间,我就明白了,这是岳母的灵魂!一瞬间,就有了出冷汗的感觉,不过转念一想,那是我的岳母!

    又在哪里看了又看,依然是一无所见,也只好回到了房中。

    而次日,一切顺利,办完了丧事,一家人在一起说话,我就提及这事,而妻子的姐姐一听也是一愣,之后说道夜里她也见到了她老妈的魂魄!

    于是我们几个都是惊异,而这时我岳父说道,那是我岳母的出魂之时!是看这个的风水先生看过的。

    而这个,我却是知道一些的,在乡下,有这方面的人,也就是阴阳先生,他们由人死的时间看人的一些事,比如出魂,比如一些煞气等,还看风水,如坟地。而关于这个出魂就是说人在死后到了一定的时间人的灵魂从身体里完全的出来,也就是脱离了**。

    而人有魂,亦有魄,所谓三魂六魄就是如此,而那一夜就是我岳母的出魂之时。而这一切,我是不懂,也就是听老人们说,不过这里面的种种奇异的事却是那么的不可思议!而象这种事,在农村,可以说每死一个人就会有看这个的。

    这些,就是我亲身所见到的,不过,也就是其中的三件而已,而就此说出来让大家听一下,见仁见智,不过是亲身所经历而已,而这样的事,想来很多的人也遇到过。

    林风尚未走到家门口,那黑风就象一溜黑色的闪电一般窜了出来,一直扑到了林风的身边猛地一顿,一下在林风的身前蹭了起来,还一边低低地欢叫不已,就好象好几个世纪不见了一般,那黑亮的大头在林风的身上拱来拱去,喉间发出一声声低叫。

    林风伸手在它的大头上抚摸,然后轻轻地拍拍。

    “爷爷,我回来了。”

    院内一声老人惊喜的声音,“小风,你回来了。”

    老人的声音尚未落地,又是一声清脆的声音叫道,“哥,你可回来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一去就是一两个月?”

    话音尚未落地,大门一开,一个清丽的身影跑了出来,却不是那小林芳是谁,这小丫头一直扑到了林风的身边猛地一下扑倒了林风的身上。

    “哥,你真是过分,一个假期不见人,哼,我都不想理你了。”

    林风哑然,这个小丫头,嘴里说着不想理他,自己却是扑在了他的身上。

    这时老人也走了出来,“风儿。”

    “爷爷。”

    林风应了一声,一瞬间,他的眼里有了潮湿,这一次,是他离开老人最长时间的一次。

    林风拍拍小林芳,小丫头小脸红红地一下跳了下来。

    “坏哥哥,爷爷,你这一次可得好好的教训一下哥了。”

    老人听了哈哈地笑了起来。

    “啊,哥,你,你。”小丫头一脸震惊地看着林风。

    林风一愣,不解地看着林风说道。

    “小芳,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说完还自己往自己的脸上摸了摸,心想自己的脸上有灰不成?值得这个小丫头大呼小叫的。

    林芳却是愣愣地说道,“哥,你怎么就出去了这一个假期就长这么高啊?而且,而且,还有你的皮肤比女孩的还要好?这,这,这也太吓人了!”林芳呆呆地说道。

    “我怎么知道,”

    当然,林风是知道的,不过,他却是不知道有这么夸张,在山里,他的心思就是扑在了修习上和学习老人那各种奇门奇技,那里有这个心思看自己的皮肤身高的变化,而这时小林芳一说,林风才知道自己有了多么大的变化。

    之前只是惊奇自己的衣服一再的小了再小了,而自己也没有在意,而现在自己才知道这是多么大的变化。

    而他不知的是,在山里,他每天的吃的都是高级的东西,就那阴河里的小鱼,那都是绝,而他每天的药物的侵泡,那更是不可思议的,里面的任何一种要是拿到世面上就是能引起震撼的,能让人发狂的。

    而他,却是用了那么多的,而这里面,还有多少是世上人所不知道的!林风知道的一点就是,那可以说是小婴儿一般的人参,就那样的,他可是天天都要用的!而这个,在老人的嘴里,还是平凡的一种!

    林风不知道,但是,他只是没时间知道,他也了解一些,按老人所说的,这些,就是比那金银珠宝有用而已!只是用来让他改造了身体,能让他的身体快速的修习那虚无**而已!

    如此逆天之物,而且是那么的多,仅仅是让他林风改造身体!而这些不世的药物,足以让人,不,多少人起死回生!

    而在林风没有到山谷之前,他的身高也就是一米七六而已,而现在,只怕有一米八多了。

    老人这是看了也是惊奇不已,他可是知道,在原先,林风的身高就有过一次的快速增长,一般的人都知道,青春期的人的身高有了一次的快速增长过后就基本的定型了,而林风这一次却是打破了常规,竟然又快速的增长了这么多!这怎么不让老人惊奇。

    “不错不错,小风长大了。”老人乐呵呵地说道。

    “成了大人了。”

    林风有些不好意思。

    “爷爷,我本来就是大人了吗。”老人笑了。

    “是啊是啊,我孙子长大了,早就是大人了。”估计老人的话里的意思是年龄是小孩,而他却是干了大人的事,这也是老人最得意的事。

    林风转向林芳说道,“对了小芳,你怎么这时候在这里?有什么事么?”

    林芳一瞪眼道,“我高兴来,怎么了?我来这里还要向你请示吗?”

    林风一呆,知道这小丫头在生他的气,无语地干笑。

    老人笑到,“这个小丫头啊,就是嘴不当家,你哥没回来的时间你天天的念叨,这一回来那就象吃了枪药一样。”

    这下,小林芳不满了,“爷爷,你向谁啊你?不是说好了吗,你这一见我哥回来就变了,哼,不理你了。”

    老人听了哈哈大笑,末了说道,

    “好了好了,我想着你好了。”明天罚你哥在去外面。

    林芳一呆,“爷爷,你,哼。”

    老人大笑,“爷爷错了,爷爷错了。”

    林芳转向林风说道,“我来叫爷爷去吃饭,哼,那象你,自己跑出去不管家里了。”

    林风看了不敢接话,这小丫头,让人头疼啊。

    “走,还愣着干什么。”

    小林芳一拉林风说道。

    “哦,好,好。”

    林风赶紧应了一声说道,这个小丫头,得罪不起啊,家里的宝,谁敢得罪?一路向林大山就家里走去,这小丫头的一张小嘴就没停过,好在没有就林风的一去两个月说事,这就不错了。林风的心里暗暗的抹汗。

    好在这小丫头是一个不记仇的,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找林风的麻烦,这一转眼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不得不说,小丫头,好哄啊!林风的心里感叹不已。

    到了林大山的家里,林风的变化也让林大山两口子惊得不轻,要知道年轻人长得快,不过,也没有这么一个快法。

    林婶赶快的给林风找了一身林大山的衣服,让林风换上,一个劲的说明天上城里给林风买衣服,而林大山的衣服到是能穿,不过,就是林风穿上胖了不少。

    林风的个子虽然长了不少,但是,却是比之原先更瘦了一些。

    林婶又赶紧的去炒了几个菜,林风回来的突然,这菜怕是不够了。

    饭间问林风这一个假期到了那里,林风赶紧说是到了一个同学的家里,而那个同学的家里有浴池,他就在那里帮忙了,也许就是在那里的时间长了,这身上的皮肤才好了,一边说,一边心里自己都不信,也只好暗自抹汗了。

    好在林大山及时的打断了小林芳的追问,这才算是逃过了一难,而林风的话,也让林大山和老人以及林婶几个黯然了一下,不管怎么着,林风在这个家里,是真的没少受苦啊!老人的心里更是凄楚,心道这么小就出去打工真是苦了他了。

    而林大山则是沉声说道,“小风,以后不要在去打工了,前段时间我按你说的干了,不错,就这一段时间就挣了不少,这样下去你们两个的学费不是问题,在外面,你不要苦了自己,学习是最重要的,你一定要上一个好的大学,真要是不行,芳芳可以不上大学,你们两个,两个,嗯,将来,嗯,有一个上就好。”

    林风一呆,心里一沉,家啊,这就是家啊,这,这就是亲情!“哥,你不要管家里,真要是不行,我就不上学了,反正你学

    习那么好,咱家里就靠你。”小丫头说道。

    “我在家看家,嘻嘻,反正你将来得养活我。”

    她这话一说,一家老少顿时轻笑起来,而小林芳也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话里的语病,一时间小脸羞红不已。

    而林风在一阵尴尬过后说道,“大山叔,那也没那么严重,咱家的小芳,就这样下去,上一个名校一点问题也没有,而我,嘿嘿,林风轻笑一声说道,我要是上大学,就奖学金都差不多了。”

    林风是为了宽老人和林大山的心才这样说到。

    “芳芳知道,现在的大学里有奖学金的,而我,拿奖学金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

    这下林大山他们就不信了,“怎么可能,你上学人家在给你钱?”

    “爸,这次哥可没有说假话。”小林芳说道,真的,是那些学校为了鼓励那些好学生而设立的,哥的成绩这哪好,估计没有问题的。

    “真的?”林大山问道,

    “嗯,真的。”小丫头说道。

    林风在一边听了哑然失笑,这个小丫头,对自己也太过于相信了,这就是盲目的相信。

    林大山听了笑了,“那是,就咱家小风的脑子,那不就是小菜一碟。”

    林风听了无语,这一家,真把自己当那什么了啊。

    “不过,小风,你这学习可不要拉下了才好,家里以后你就不要管了。”林大山大手一挥说道,你没事的时间多给我想两个好点子就好了。

    “对了,那个梁老板你还记得?”林大山问道。

    林风说道,“记得啊。怎么了?”

    “那个梁老板就是那个收了那一次野猪肉的老板。”林大山说道,那个梁老板可是记得你的,一直说你是一个好后生呐。

    “那个梁老板不错,你和他打交道放心就是,对了大山叔,你收到过野猪之类的吗?”

    “没有,”

    林大山说道,那牲口生猛,一般人那能捉到,就是有人捉到了,还留着自己吃,不好弄啊。

    林风听了心里沉思了一下有了计较,“大山叔,那山里的野生的野兽多的是,不过,也有很多是国家不允许捉的,是国家保护的。”

    但野猪就不同了,这些家伙皮糙肉厚,而且凶横,而且繁殖力惊人,一窝就十好几只,一般的话当地的政府也是拿这家伙没办法。

    这东西对人和山里的一切破坏极大,而现在国家禁枪,一些以前的猎枪早就上交或者毁坏了,这家伙这就依托大山没玩没了的繁殖,一度让人头痛,政府曾组织了数次捕杀,不过,影响不大,繁殖太快了,那原始大山没人敢进!

    这家伙林风不担心,不过,就怕林大山上了瘾,连国家不让捉的一些也收了,那就不好了。

    林风的意思林大山如何不明白,“小风,这个事你放心,我的重点就是那些山货,这些是次要的,一些中草药,还有河里的野生鱼,这些,嘿嘿,以前我就没想到,就这就足够咱家里花的了,你是不知道,就现在那河里的鱼,每天都能挣好几十块,这个省事,就你爷爷每天看一下就行了,好事啊!我算是明白了,有了好使的脑子,那就什么都有了,这以后咱家不用发愁钱了。

    林风无语,真是好满足啊,当下笑道。

    “叔,这你就满足了,你看那城市里的人,那些有钱人,少的都是好几十万的,多了的就不说了。”

    林大山哈哈大笑,“估计我是没那个福气挣那么多了,不过,就看你了,我这以后就在你和芳芳的身上享福了。”

    林风一呆不说话了。

    “还是有文化好啊,”林大山感叹。

    “等你们上完了大学,再象那些城市里人一样,在城市里挣大钱,嘿嘿,我这不就也是城市人了。”

    林风听了更是无语,小林芳哼哼到。

    “爸你就成天做城市人的梦!”

    林大山顿时笑了,这丫头,这家里,也就这小丫头这么不给他面子,一边的林婶一阵的好笑,之后一家人又说了一些家常话,说好了明天上市里给林风买衣服,顺便在买一些家里用的。

    之后,林风和老爷子在小林芳的不舍之中带着黑风一路回家而去。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