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八章 山谷 第一节

第八章 山谷 第一节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老人淡然一笑,身子一飘,瞬间向前而去。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此时早以是天色大亮,明媚的阳光照射在照射在山林之上,幽谷之中到处是一种奇异的美丽的景色。

    而那阳光照色在那喷泉之上,泉水往上一喷,顿时有了一种美丽的光晕,显的是那么的奇异而美丽,就象在梦中一般似得。

    青灵老和林风做在干草铺就的地上,而周围却是一群十余只巨狼,一只只都是那么的让人看了惊心,而外面则是更加吓人的两条狰狞的巨蟒,这场面若是让外人家了那不得吓死。

    而这时的青灵老人正用他的气息打通林风身上的各种奇经八脉,好在昨天林风在药物的作用之下他的身体有了一定的加强和抵抗力,要不然,只怕早就抵抗不住了。

    但是就是如此,那一种就象钝刀割肉一般的疼痛也是让林风浑身直冒冷汗,他的身上的肌肉就象过了电一般的巨烈地颤抖,而他的身下的枯草早就湿了一大片。

    时近中午,青灵老人这才缓缓地收起了手掌,站起来说道,“好了,我已经打通了你的身上的各种的奇经八脉,以后只要潜心静气意守丹田就行了,这一点你自己也清楚,至于其他的,眼下我也不太清楚。”

    “毕竟你的这种情况前所未有,你只要按我在你的体内留下的那一丝的阴魂之力运行就该好,那现在的体质也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虚无,也就是说是一个无限大的空间,只要你能吸取到任何的纯阳或纯阴之力,那么你身上的识海就能吸纳,识海无边,这一点,你已经明白了,唯有一点就是,你切记要阴阳并行,切不可让一极高于另一方。

    “要不然,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我们,现在就是走一步看一步,这一点,你且不可忘记了。”

    “那爷爷,那阴魂之力怎么吸取?”林风问道。

    “这个,那就有点广泛了。”青灵老人说道。

    “比如那阴河之中的阴气就比较多,但是你不可能在这里修习,这里的阴气太过于浓郁,阳气也少,于你不利。”

    “而外面的阳气多,不过,却有一点阳盛阴衰了,你可以自己摸索,比如这万物皆有灵,而灵气,却是这阴阳的一种,只是比之阴阳这两种少了一种霸烈而已。”老人忽地笑了一声说道。

    “而人的魂魄,却是在人多的地方最多,不过,你不要去干那样的事,有伤天和。而那样的吸取,阴气不淳,于你无益。反而可能受到人生前的怨气所影响,这只是我的猜测,但是若是奸邪之人那也无不可,那自己看着办,但是你最好是吸取万物的灵气为好。”老人轻叹了一口气。

    “你所习练的,前无古人,就是在战国的年代或者之后的时代,在那些修道人的面前,那也是匪夷所思的,那些世上的习武之人,那只不过是修道人所不看在眼里的一些小道而已。”

    林风听了一呆!这话,太过惊人了,一时间,林风的心里是激动得不行。

    “风儿,你以后就凡事多想多看,你天资聪颖,世所罕见,这些,你自己明白就好。”

    林风一呆,说道。

    “我明白了,您放心,我知道怎么走才好!”

    又是在正午的时间,青灵老人依然是准备好了一大桶的药汤,依然是淡红色的那种,林风依然是一丝不挂的跳了进去,而这次老人交代他在药桶之中行功吸取药力,按老人的说法是这样可以多吸取一些药力,以前林风的体质太过差劲儿不能吸取。

    好在经过老人的一番调理,林风的身体已然改变,而这一次林风在那药桶之中运行虚无**,虽然没有上次的那一种锥心的疼痛,但是也是让人有死去活来的感觉,不过,有了经验的林风却是能理解这些了,强自的压下了那锥心的痛感,渐渐地把意识沉下。

    而老人也在外面用琴音一**的压下林风燥动的意念,而那琴音却也是无孔不入一般强行的透过药桶一丝丝的加强林风的经脉,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林风的心渐渐的沉静了下来,慢慢地,他就进入了那种物我两忘的境界。

    就在他按老人的所运行的经脉所进入那种奇妙的时间,他所不知道的是,就他所在的药桶中的药水却是如大海潮水一般的一**的以他为中心旋转,潮起潮落。

    而他体内的气流也是越来越强烈,也是如潮水一般狂猛地一**地冲击。

    渐渐地林风就忘了疼痛,忘了一切,就连时间他也忘了。一直等到他被老人一把拎出来的时候,竟是出奇地看了一眼老人好奇地问道。

    “今天这就完了?怎么这么快?”

    老人笑笑没有说话,只是好笑地看了一眼天色,林风愕然,一抬头,就惊了。

    “老天!”

    “今天怎么过的这么快?我就觉得过了一小会而已。”

    老人不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林风这就奇怪了,“嗯,爷爷,您怎么这么看着我?”

    随即想到,“哦,是不是我又该发挥药性了。”

    说着就要起身跑,他的脚一起,瞬时就带起了一丝的幻影,瞬间,他的人就消失在老人的眼前,远处传来林风的声音。

    “爷爷,不要在让那可恶的臭狼在跟在我的身后了。”

    而那头狼在听到了林风的声音之后,竟是不满地看向林风远去的方向,仰头低吼了一声,好似是在发泄它的不满,之后,却是静静地在老人的身边蹲了下来,就好象一直看家狗一般。

    老人轻笑不语,一直到林风瞬间一直跑了满身是汗,老人挥手示意,林风身体的残影一闪,瞬时就停在了老人的身边。

    林风这时不知道老人为什么叫他停了下来,只是觉的自己今天的速度比之昨天快了不知道多少,有一种脚下生云的感觉,就是一种似乎要一步千里踏风而上的感觉。

    而事实上就是只要他想在那里落脚,那么他的脚就可以在哪里落脚,而且是一沾即起。

    这一切,太不看思议了!

    老人摆摆手以目示意,林风爽快地一下没入水中,依然如昨天的那般一般洗了个干干净净。

    等到林风出了水,那火上烤着的肉已然熟了,顺带的还有一些阴河小鱼,林风不管这些抓了那烤的金黄流油的肉就吃了起来,老人当然是一点也不吃,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一知道林风吃饱喝足,这个没良心的小子才说道。

    “奇了怪了啊,好象我今天吃得多了不少,以前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多的。”

    老人笑笑,“那是你今天体内的消耗大,当然,药物的药性也是一方面,你身上的一些杂质少了,也更纯了,当然,这也是一种临时的现象。”

    “在过几天,那到了辟谷之境就不一样了,那时就可以长时间不吃不喝而不饿。”林风瞬时张大了嘴!

    老人笑笑,“这只是修道之人的一种道,不算什么。”

    说道这里,老人一指阴河。

    林风一呆说道。“现在这阴泉的水这么凉,这就进去?”

    老人的脸上闪过一丝轻笑。

    “嗯,就是现在,阴泉之水渐渐地升起,午夜最盛,而到了天色将明的时间就渐渐少了,而今天,却是阴灵盛的时间,是以阴气更盛,而你现在的身体正是大好的时间,阳火正盛。”

    林风一听就明白了,“那好。”

    瞬间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扒了个干净,扑通一声就跃入了阴泉之中,那泉水之中的阴冷瞬间就把林风冻得一颤。

    而在这一刻,老人的琴音适时而起,而林风的意识就在那一刻静了下来,不多时,林风就进入了那种物我两忘的境界。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猿啼鸟鸣声之中,早上那温和阳光就象一双手轻柔地抚摸着林风的身上。

    林风豁然而醒,睁开的双眼之中蓦然爆出一缕妖异的光芒,阳光似乎就在林风的那一缕妖异的光芒下似乎也黯了一下,虽然短暂,但是却是那么的惊人,有一种让人心悸的感觉。

    林风抬眼看去,却青灵老人笑咪咪地看着他,说道, “嗯,不错,还可以。”

    说着老人的脸上有了一丝林风自进山谷以来似乎最自然的轻笑,看到老人发自内心的笑了,林风的心里也有一丝丝的兴奋,这是不是意味着老人所说的一切顺利?

    老人的心里高兴,这一上午就没有给林风找什么事。心情大好的老人给林风讲解一些操琴之法,一些法技巧,一些历史典故,一

    些与上不一样的事,还有一些历史所没有的事。

    而这一切的最关键的地方就是,一次性的,而林风那妖异的记性也充分的体现了这一方面的好处,他那惊人的记忆力就连青灵老人也是大大的吃惊。

    而另一方面就是,关于那操琴这一方面就体现了这一切最关键的因素,那就是悟性!那就是意识完全的沉寖在这一方面,就如那入定!

    而到了晚上,一切从头开始,而这一切是以后的顺序,那就是天天按着个顺序走。

    一天天的日子过去,而林风的内力修为更是一日千里,以一种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发展,而在不进行修习的时间,这也是林风最希望的时间,那就是老人给他说古讲今,方方面面的都有。

    而林风也如一块巨大的海绵一般的吸取,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而林风的变化也是一天天地惊人。

    林风自己觉的最大的变化就是,自己的一切都变了,就连自己那引以为傲的记忆力也发生了变化,变化的结果就是他的悟性和记忆力更强了,以前若说是过目不忘的话,而现在就是绝对的一目十行!

    甚至他的目光和内视一扫过那么就如印在了他的脑海里一般!而林风的眼力也是一日千里,从一开始时的夜里用夜明珠照明到现在的在深深沉沉的山中看物如白天,这是多么大的变化!但就是这样子,林风依然习惯用那夜明珠照明,无它,就是习惯而已。

    就像现在,那颗夜明珠在这深山中的幽谷之中发出清冷的光芒,似乎就连人的头发也看的清清楚楚,而林风在这样的环境之下静静地盘膝而坐,像是入定,但是,一边的老人和野狼以及吓人的巨蟒,这一切,却是那么的诡异,一切一切都向着美好的地方而去。

    而林风的身体也在一天天的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而林风郁闷的一点就是,他的衣服小了。

    随着他的身体的变化,他的身体也在一天天地增长,他的皮肤也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变得就象那晶莹白玉一般,白里透着红。却又有一玉光流动,这一切,不用说都是那虚无**的作用。

    而他的身材,却是少有的变得瘦了一些,显得更清瘦了,不过,他的整个人看上去却多了一种说不上来的气质,一种说是清秀飘逸,温文儒雅却又有一种让人不可逼视的气质,那就是一种出尘的气质,而这里面还好象一种霸气,总之,他的身上有了一种说不上来的气质。奇异的气质!这一切,是林风所不知道多的。

    他所知道所知道的是,就是用心的去学习老人所教的每一种的道!去修习那惊世骇俗的虚无**!

    忽然有一天,老人说道,“风儿,今天我们走。”林风一愣说道。

    “走,到哪里啊爷爷?”

    青灵老人说道,“你这个小家伙,来到这个山谷里只把有一个多月了?”

    林风猛地一惊,“哎呀,我都忘了!恐怕都开学了!爷爷只怕早就在家里着急了。”这一下林风就急了起来。

    老人笑道,“你不要着急,凡事不可过急,要做到心平气静,这一段时间的修习,你还是不能看透这一切啊!”

    林风的脸一红,“爷爷,那不一样不是。”

    老人笑咪咪地看着他,林风的脸更红了。

    “以后的事,自己的心里有分寸就好,修习一道,唯在心道!”老人淡淡地说了一声,不在看林风。抬头看了看天。

    “走。”

    林风听了老人的话,心下一时静了下来,虽然多少有一点的躁动,但那也就是一丝而已,现在的他看事物的眼光不同了。

    当下林风收拾了自己的来的时间带的一些衣物等,之后跟着老人一起来到了那天坑的底部边上,老人看了看林风,林风一笑,知道这是要他先上,领会了老人的意思。林风的身体往前一飘,跟着便如一缕清风一般的贴着山壁而上,就象一缕鬼影。

    老人在下面看了淡淡地一笑,而林风身体在那山壁上一刻不停地向上飘,间或用手轻轻地在那山壁上一点,就顺着那竖直的山壁瞬间而上!而老人不知在何时也象一缕淡烟一般一飘而上。一直到了天坑顶上那一块巨石之上,林风的眼往下一看不禁有了一丝的后怕,有一种眼晕的感觉,心想我的天,这么高啊!

    虽说他现在有了不可思议的本事,但是在他的心里。还是那个大男孩,一个一时转不过来弯的男孩。

    当下老人飘荡在前,林风如影子一般的在后,一老一少便刻间就到了那先前的山谷。而这时,林风方才知道,那个天坑离人居住的地方和这个山谷一样,都是几乎一样的距离,只不过,这两个地方不在一个方向而已。

    但有一点就是,都是处于原始深林,人迹不到的地方,当然,就这样的地方,有多少的人来了也是一个死!且不说一路上那说不清的毒蛇猛兽,就是这个山谷里的巨蟒,只怕光吓也吓死人了。

    一到山谷,林风就见到了那两条巨蟒,那两条巨蟒盘踞在一处空地,而那叫金毛的异兽则是在树枝上玩耍,看那家伙在树枝上随风来去,竟然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美感,当真如行云流水。

    看到老人和林风的到来,那金毛空中一翻身就翩然飞了过来,而那巨蟒则是带着一股腥风而来,饶是林风在天坑见惯了巨蟒,但是这一刻他的心里也有了一丝的惊惧。

    而老人说道,“不要害怕,他们是看到了我和你,就象看到了主人,所已就过来了。”

    笑了一声,道,“你的身上,有我的气息,它们怎么会对你有什么伤害,再说了,它们现在又怎么能伤害得了你。”

    林风一呆,心里一想,登时明白了过来,这到是不错,不说这金毛,就是这两条巨蟒要是弄到了外面,那当看家的就不错了,一时间,林风想笑。

    “爷爷,这个是什么原因啊?”

    “这个简单,”

    老人说道,“就是在它们的大脑里面种下你的气息。”老人看了他一眼说道。

    “旧时有魔道中人就是这个法门,只不过,他们不懂得而已,只是强行的类似于夺舍之类,就是以本身强大的能量强行的控制本体,不过,这样的办法不好,伤人,而且,也伤己!唯有以神念侵入他们的脑海。”

    老人昂首向天,淡淡地轻笑。

    “控制脑海之中的潜意识,那么,他的一切就是归你所用!而你不愿管替它的时间,你也可向它们下一些命令,它们会按你的想法去做!”

    林风听了呆了,“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事!”

    老人淡淡的声音响起,“大道无形,却也有迹可寻,只不过,就看你看到看不到了。”

    林风听了一时间愣了,说话间那两条巨蟒果然到了老人和林风的身边就不动了,而且好象看到了主人一般。

    林风道,“这么说,在天坑那里的巨蟒也是这样的了?”

    老人轻笑一声,点点头。

    “它们的智力低,我懒的训它们,而这个小家伙就不是那样的。”说着,拍拍身边的金毛,那异兽发出一声叫声,在老人的身边绕来绕去。

    林风乐了,要是这样,那他还不如弄一些猛兽来看家,忽地又想到,那要是有不知情的人到了家里让这些家伙吃了那可就糟了,想想只好作罢,不过这个想法可是真够诱人的,不过这也就是想想罢了。

    二人一路进了山洞,林风习惯性地拿了那夜明珠照明,那夜明珠一拿出来顿时山洞里面充满了冷清的光芒,山洞四壁照射得纤毫毕露。

    到了洞底,林风此时已不需要用那泣血来砍断那铜锁了,而是内力投入那锁内,内息一到,一声嗒的倾向那锁就开了。

    一箱箱地看去,林风都有了一种麻木感,按他的想法就是越到后面就越是珍贵,而后面的箱子里面则是一些各类的籍,其中包裹了医学之类的籍,而且是一些奇异的医术一些内功奇门之类的。

    而老人却是指向那最靠里面的一些,“那里,是一些古籍善本,或者是一些孤本,最重要的是,这些全是一些武学典籍!一些刀枪内功无所不有。”

    林风信手拿来看了,心中的震惊那就不说了,这些,只要拿到外面一本那就是不得了的事。而这些,这时却是就这么样存放在这些箱子内,而且是一放就这么多年。

    历史,就是如此的现实。而且是如此的残酷!林风想来,这些都是当年那些元兵从各地所抢来的,当年,元朝以武力打了天下,他们可不就是最重武功,一想到这里,林风的心里豁然而醒,这些,只怕是那些蒙古人抢去自己要修炼的,只不过,在这里碰到了青灵老人。而且是永远地死在了这里,天数啊!林风的心里叹息。

    “这些,在那些当权者的眼里,是比那金银珠宝更为珍贵的东西!”秦岭老人轻叹一声说道。

    林风的心里一动,瞬间就明白了老人的心思。当下又想到,不要说那个时代,就是现在的社会,那老美不是一样的在世界到处欺负那些小国家吗?一样,在任何的时代,强权永远就是真理,那些弱者永远就是弱者!

    “我看过这些。”老人说道。轻淡地说道。

    “只能让人的一些潜力发出,一些适量弱小的内力修炼法门,而且是突破不了极限的,嗯,也就是属于武道,但是却是突破不了这一层面,嗯,就是那些道法所留下来的微末之道,这些所谓的内力修习之法,永远也入不了道!”

    老人淡淡地说道,“凡人练气,唯有达到一个高度而已,内气者,可延年益寿,强身健体,激发潜力,有一些奇能,不过,也就仅此而已,达不到肉身入圣的地步,更不要说以身成神!”

    看到林风一脸的惊愕,老人适时的住口,稍稍一顿,又说道,“一个人的精神力,也就是识海的修炼,才是重要的,不过,这一方面,又有谁能够办到!就是我,当年,也不是照样身死道消!不过,却也成就了我现在的一身道法!天道!呵呵!”

    老人一声轻笑。淡淡地看了一眼林风。

    “臭小子。”林风恍然明白,跟着嘿嘿地笑了起来。

    老人看了一眼那一箱箱的珠宝,轻淡的说到,“这些,在世人的眼里,是财富,是一切的根源,而在我的眼里,这就是一些无用的东西,只不过好看了一些,稀少了一些,远不如这些籍,虽然这些算不上好,算不上珍贵,但是,在世人的眼里,这些已经是珍贵的了。”

    轻笑了一声,“但是,世人又有几个知道,修习之道,又有几人能达到,所谓道术通天,就是如此,那天,是简单的吗?”

    看林风的脸上的表情有些迷茫,老人轻轻地笑,“不过,一切,在人的机缘,世事无绝对!”

    转而说到,“我不知道现在世上人的武功到了什么样,又或者说没落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但是,就你现在的辟谷之境来说,只怕这世上少有人敌。”

    老人轻轻地笑了,“能达到辟谷之境的人,据我所知,在那个大辫子的清代就几乎没有了,而你小子,在这里出去之后,切不可落下来虚无的修炼,目光扫了一下天空,这世上,现的的人不是最厉害的,而是一些奇异之物,比如,就这金毛,就不是你所能抵得过的。”

    林风听了大吃一惊,看了一那似乎听懂了人话的金毛一眼,这家伙此刻正得意洋洋的看着林风,那样子就好象说道,小看我了。

    林风的脸上顿时出现了古怪的笑,这个家伙,在山林里的这一段时间里,林风和这个金毛的感情那是突飞猛进。

    林风当然知道这个家伙的实力,只不过,他却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家伙这么厉害,在林风以往看来,这金毛也就相当于虎豹的实力,而现在老人一说,林风从心里又的重新估计这家伙的真实水平了,不说别的,就现在的自己,虎豹,那就是家猫!而老人却说自己远不是这金毛的对手!

    “风儿,与人为敌,不可大意,算然你足以藐视天下,但是,一些旁门左道还是要小心的,而你要是遇到了这样的人,不防直接吸取他的魂魄,让他用灭不生!”老人说道了这里。他的脸上流露出了狠淚的表情。

    林风的心里不禁吓了一跳,想到一直和善的老人也有这么样的一面,他的心里不禁一阵的感叹,老人如此,不也是为了自己!一时间,林风的心里大感温暖。

    正自走神的时间,不放自己的头上猛地一痛,啊的一声叫,不解看着老人,却是老人在看着他瞪眼,不禁心虚地说道,“那个,爷爷,怎么无故的打人?”

    老人瞪他一眼说道,“什么心狠!对敌人,永远得心狠!生死生死,不是生,就是死!人生如此,战场如此,国家亦如此!”

    林风默然不语,老人的话,不就是真实的吗!事实,就是如此。

    当下从一个想子里面拿了两根金条,又从另一个箱子里面拿了一本医,看了一下,把这放到了自己的小包里。

    看了一遍,那泣血一定是要拿的,另外,自己得那一刻夜明珠,这玩意,好玩不说,夜里当灯用好使,而其它的,在这山里是多么的保险!这里地处深山不说,而且这里是原始地带,山里各种凶险随处可见,就这里,这巨蟒就是一道天险更不要说那金毛了。

    而且,老人也在这山里,那金毛的危险不说,老人那可是一个神一级的存在!这里那可是比在保险柜里保险。

    林风和老人出了洞,一时黯然无语,对于老人,这个虽然不是人类,但是,在林风的心里,却是一个家人,不说那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林风的心里早就把老人当做了一个和老人林长顺一样的存在,一时间,林风黯然。

    到是老人说道,“走,走,又不是不回来了,在那里想什么。”轻轻地在林风的头上敲了一下。

    林风应了一声,看了老人一眼,老人的眼光之中幽深似海,看不出什么来,不过,就在老人一转身看向远方的一刹那,林风看到了。老人的眼中的那一抹不舍。

    “那,那,爷爷,我走了。”

    “走,”

    老人挥挥手,说着,老人在前带路,一路向前而去。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