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五章 生死幻灭

第五章 生死幻灭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烟嶂零乱,漫天秋色现,虎啸并狼嚎,惊心裂胆!想来思去,浮生痴念,苦海茫茫堪怜,前路茫茫,回首意绵绵。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林风背着个小包,里边是换洗衣服,还有一些牙刷牙膏毛巾之类的,站在小河边,久久地望着家的房屋,院子。

    黑风被他强制性的留在了家里,也没有老人林长顺的驻足观望,林风早早的让老人去了村里林长庚那里下棋去了。

    他早早的和林大山打了个招呼,独自一人早早地出了门,此时,他站在小河边,心中有一丝迷茫,一丝忐忑,更有一种伤情,轻叹一声,拭去眼角流出的泪水,跨过小桥,走向森林。

    进入林中不久,那名叫金毛的怪物如同一抹流光一般一闪到了林风身边,欢叫一声,到是把林风吓了一跳,那金毛纵身上前,扯了一下林风的裤角,吱吱一叫,向前跑去,哪神态看上去极其的兴奋。

    林风快步跟上,只不过却是怎么也跟不上,总有那么一些距离。

    这条路虽然林风走过一次,但,山中的地形如何好辨认,那次是不知不觉到的,回来时是青灵老人架着几乎是飞回来的,这路,如何好认!

    所以,他并不知如何走法,从早上一直走到下午方才走到,中间那怪物到也停了一会,大概是让林风歇歇脚,似乎通了人性一般,这到是让林风很是惊呀了一番。

    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野兽,林风想大概是那金毛的原因,须知猛兽都有一种气息,而且对于危险有着与生俱来的敏感,而这金毛,无异是猛兽,而且是亘古的猛兽!

    到了山谷,那青袍老人早早地立在了谷口,浓荫之下,长身而立,似乎早已料到了林风一定会来一般。

    “来了,小子,”

    老人轻淡地说道,今天在这里歇一下,过了夜,明天再说其它的。

    林风疑惑地说道,“难道不是这了么?”

    老人笑了笑到,“是啊,不是这里,我们之不过是在这里过过夜而已,而这里,不过是一个落脚点儿已。”

    “噢,还有,这里是明代的一个藏宝地点,你以后个以把这些动西弄出去卖了,可以换取你想要的东西,这东西放在这里没用。”

    “是吗?”

    林风一听了大奇,“这里怎么会有明代的藏宝么?这了可是原始森林啊。”

    青灵老人一听笑了起来,“这是当时元朝失利败退的时候,一路兵马行军到这里,大概那元军是想绕路退回去的,之不过后面明军追的紧,是以误入了这深山,以之于发现了这了的地势,所以,就留了下来。”

    “当然,也把财宝埋在了这里。”

    说话之间,老人走道了一处山壁前,袍袖一拂,山壁上的青藤便若狂风吹去一般向一边荡去,瞬时,露出了一个洞口。

    老人身后,林风一下惊的张大了嘴!

    那洞口幽深不简底,老人伸手摸出一个光可照人的珠子,那珠子大如鸡蛋,从老人一那出来,便散发出了清冷的光芒,不夺目,但却光耀百步之外!

    看着那梦胧的珠子,林风一下张大了嘴到,“这,是,是是,夜明珠!”

    他怎么也想不到,传说中的动西,他竟在现实之中间到了!

    老人一把把夜明珠放在了他的手里,平平淡淡地说道,“也明珠而以,有什么大不了的,死物而已。”

    竟似说的似是石头一般,林风真是无语了,看了看手里的散发着光芒的夜明珠,摇了一下头。

    “走啊,臭小子,傻了。”

    老人一拉林风道,林风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老人瞪了他一眼,里面好动西多着呢,走。

    山洞入口的地方不大,可以说很小,但是,却很长,老人率先而如,林风持珠随后,走了十来米之后,竟是越来越大,以至于后竟有十几米的高度!高也有数十米。

    只见里面各种奇形怪的石头遍地都是,而且竟然还有一股涓涓细流,却是山石中渗出来的,那水顺着低出流去,最后流到一角,竟是流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地下河里去了。

    老人拉了一下发愣的林风,道,“走,这里不过是一个天然的山洞而已,往后没多远了。”

    两人又往里走了一段路,里面霍然开朗,只不过地势低了一些而已,林风目测,长宽高只怕是都有二十余米,当然,由于往里有一些木箱子档着,林风看不到,是以有这么一种看法。

    忽然看见地上有横七竖八的几十个尸骨架子,上面的衣服早已化为灰烬,林风一见这多尸骨吓得惊呼了一声。

    不料老人脸一沉,冷哼一声,“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没见过死人尸骨么?有什么可怕的!”

    林风缩了一下脖子,讪讪地道,“猛一惊而已,没什么,没什么。”

    心说我连你我都见了,我还怕什么!说完偷偷地看了老人一眼,却有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青灵老人冷了一下笑到,“你这小子心里竟说我是鬼魂,难道不怕我变脸吓你小子吗?”

    林风赶忙到,“我知道你不会的,你对我最好了,”其实心里害怕得很。

    青灵老人说到,“这很正常,你现在还小,不知古时战场上那种杀人如割草的血腥!没有经历过,就不知那种残酷!”

    然后哈哈大笑,“你这臭小子,真是狡猾得很,说不怕是假话,不知道人命不如草的悲哀!那种动不动数十万人的拼杀,那才叫惨烈!见过那种场面,你就不会害怕。”

    “现在,这算什么,再平常不过了,对于你,你以后也会你杀人,而且会杀很多该杀的人。”

    林风一下惊的跳了起来,“我怎么会杀人,不,不,不可能.!”

    老人哈哈一笑,“当你有了一定的本事,又遇到了一些该杀的人,当你们的法律没办法的事候,你会怎么办?”

    “告诉我,你在外面没有遇不合理的事!”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的,有钱有势的,就这样!要不然,那古时回有那么多的仗剑而行的义士!可恨之人太多。”

    “人世间,本来就是如你在山林之间所见一般,除了杀,就是被你杀!当然,你可以退隐山林,过于世无争的生活。”

    “世间万事,各隐有道法。之不过,百年千古之下,如此而以!”

    说时,一伸足,一具尸骸发出一声轻响,随之化为灰烬!

    林风听的愣住了。

    良久,林风问道,“那法制和国家难道就没办法了么?”

    老人负手而立,“淡淡地道,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铤而走险!你见过吃饱了撑的去犯事的吗?”

    转而敲了林风一下头说道,“这些,只不过是俗世之事,俗世之理!当你到了一定的高度的事候,这些,你就不看在眼里了,这个世上就没什么你放在眼里的了!也没什么能伤害到你了。”

    林风又是惊的脑中一片空白,心中的第一个念头竟是如果有了这青灵老人所说的能力之后,是不是先把昨天集市上的那个叫胡三的家伙和他的同伙给咔嚓了。

    “别那么想,那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力,只不过有些人可恶而已!”

    青灵老人似乎看透了他的内心一般。

    林风不由红了脸,讪讪地干笑了起来。

    老人却叹了一口气到,“我让你来也不知是好是坏,我准备让你走一条和我不同的路,你心地淳良,但又孤傲清高,聪明盖世却又心狠手辣!”

    “这些,都是矛盾,对你修行不利,有时我在想,是不是让你平淡一生,但,你又如何是平淡之人!”

    林风听了,心头瞬时明了,眼中一热到,“爷爷,人定胜天不是?”

    老人听了一愣,继而哈哈大笑,一时之间山洞之中气流涌动,如同被无形的大手撹动一般!

    老人笑过之后到,“人世间,本就是不平,比如这山林之中的动物,有强大的,亦有弱小的,花草树木亦是如此,出身不同,人生就很大不同,但时事无常谁能看透!”

    “我看你们现今的世道好多了,但,那不平又如何能少!生与死,尘与土,幻与灭,悲与喜,嗬嗬,又有几人能看透,看透又能如何!”

    林风听了,一时沉默了起来,这话,从老人口中说出来,那是经历了多少的历史沉集方才以如此精辟的方式说了出来!这里面,有多少的大道理!

    呼地里想到自己的身世,心头一黯,一番苦涩涌上心头!

    别人生来有父母疼爱,而自己呢?连父母是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心头不由一阵的伤感!

    可又想到家里爷爷林长顺和林大山一家,以及山村的人,心头不禁一暖。

    老人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见肩,淡淡地道,“人生不如意常**!”

    林风一怔,笑了起来,家人健健康康,生活平淡而自然,这不是最好吗!

    林风向老人道,“爷爷,这怎么回事啊?他们怎么死在这里的?”

    老人笑了笑道,“当时领兵的好像叫贴里木,这家伙是个元皇室将军,这家伙为了隐藏着个秘密,设计杀了手下这些兵丁,可他却是被我杀了。

    老人口中说着,似是杀了一只鸡一般,“喏,就是这些箱子了,老人指着一排排的箱子道。

    那箱子有一尺来宽近一米长半米高,放得整整齐齐,大概有一百来只的样子,不知是什么木料所制,看来还结实,上有防锈漆,就是古时的那种。

    “怎么这么多?”

    林风惊讶地问道,老人摇了下头道,“一只大军不知多少年才搜刮的财物,你说会有多少,快去看看,你手里的夜明珠就是从这里拿出来的。”

    林风一听大喜,老人看林风的样子笑了,“臭小子,那夜明珠好像还有好几个。”

    林风听了直翻眼,说的好像这玩艺石头蛋一般。

    老人上前一把把一口箱子弄开,顿时,里面幽幽的清光弥漫了整个空间。

    林风傻了一般怔住了,好半晌,摇了一下头,咧嘴笑了起来。

    老人亦是摇了一下头,打开另一口木箱,取出一把短刀,连柄带鞘一尺余。

    “用这个,小心些,别伤着自己了。”说完笑了一下走了出去。

    林风大急道,“你去那里,等等我。”

    老人道,“你在这里,我去给你弄些吃的。”话落,人已不见。

    林风不由有些害怕起来,可又给自己壮胆到,我怕什么,妈的,我怕什么。

    山洞外,飘荡着的老人摇头一笑,这小子!

    林风随即又被手了的短刀所吸引,刀鞘黑沉沉的,不知何物所造,刀柄亦是乌黑发亮,细看上有古文泣血二字!竟是透着一股奇异!

    林风拔出泣血,顿时,一股冷气弥漫开来,竟是让人有一种发寒的感觉!细看那刀,却是刀身修长而霸气,竟是带有森森杀气,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不安之感!

    那刀身有一股淡淡的赤血色,林风看了发呆,想到不知是不是杀人太多了的原因。

    随即又被眼前的大木箱所 吸引,遂上前用手中的短刀向一只木箱上的铜锁用力砍去。可不料只听见一声轻微的一声轻响,那铜锁竟是被削断了。

    林风不由又是心中大喜,妈的,在中看到的削铁如泥的刀竟是让自己拥有了,有心想试试刀锋的锋利程度,但有怕一不小心伤了手,要是弄个大口子那就不好了。

    大喜之下看到那刀柄之上有阴刻狰狞鬼首,此时也许是因为林风用了力,竟是显得更是可怕!林风看的心中发寒。

    转了目光,打开那口箱子,顿时,在一片黄光和着夜明珠的清辉下,林风只觉得眼晕,在外面见过金银首饰的他知道这就是黄金了,只间那木箱子里面全是一寸宽二寸余长的金条吗放的整整齐齐,心想吗的这古人真是弄了多少的金银珠宝啊,老人说寸金寸金,一寸一斤,也不知道这一箱自己得有多少?

    这当真是富可敌国了,赶紧又打开了一口箱子,一看,同样的黄金,连着打开了几口,这见里面不是黄金白银,就是珠宝玉石,珍珠翡翠之类的,还有一些是防水布包裹的严密的画之类的,当然,那可是绝对的精!

    这一切让林风看得眼晕,到了最后已是麻木了,竟是懒得再看,索性拿了那颗夜明珠和那把泣血向外走去。

    于路上看见了那散落的元军尸骨,竟是恨了起来,心想这些人生前不知杀了多少人,扬起一脚踢散了一具尸骨,心中竟是好了一些,一路上不知踢散了多少的尸骨,到了洞外,已是天色放暗,倦鸟归林,已是黑了。

    青灵老人已是生了一堆火,在哪里烤一只野兔,这到是让林风诧异了一番,心想不是鬼魂不是怕火吗?心想鬼魂之类白天不敢见人,这老人到好,什么都不忌,而现在更是生起了火,当真是匪异所思了,难不成是山神之类的?

    “小家伙,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迷在里面了呢,看来心境还不错。”

    老人一边烤肉一边道,林风心下嘀咕,我有那么爱财么?

    “好了,吃,”老人递给林风到。

    林风接过到,“爷爷,你也吃。”

    “傻孩子,你听说过阴灵吃东西么?我已经几千年没吃食物了。”

    林风不禁有是愕然!“您真活了几千年了?”

    “那还有假,我有必要骗你吗,你不是见过我凭空消失么?”

    说着竟是真的又呼的消失不见,声音却从消失的地方传来,这下相信了?

    林风张大了嘴巴呆呆地说道,“看来是真的了。”

    “当然是真的了。”

    “对了,这把短刀有古怪吗?为什吗我拿的时候会有发抖的感觉?”

    “噢,我到是忘了,你知道秦朝时的一代名将白起吗?”

    “知道,这把到和白起有关系么?”

    林风一惊问道,一代杀神,他怎么会不知道,此人,凶名之盛,古今难寻!

    “当然,”老人淡淡一笑到,这把短刀是他随身带的,据说从不离身,他还有一把长剑,名叫斩将,但不知弄到那里去了,而这把短刀却落到了这里。

    轻叹一声到,“这把刀据说是白起少年时有一老道人所赠,白起一生不知用它杀了多少人,沾染的杀淚太多,就有了灵性,刀身有了杀气,一经见血,就会发出血色的光芒,这刀,已然不是凡!”

    已是超脱了世间武器,成了有自主意识的道家至宝!之不过,太过血腥而已!以后,当你有了内力,一但用了它,就会有刀芒出现,内力越深,刀茫越长,无坚不催!

    我没有用过,不太清楚,你以后自己琢磨,不过我建意你有了一定的实力在用它。

    说着一把抓了,片刻之间,那泣血似是发出了一阵悲鸣,之后,便归于平静,林风虽是对那泣血爱到了极点,到也不敢轻易用它了。

    “吃饱了今天就睡在这里把,你现在身体太弱,明天去了那里在说,”青灵老人淡淡地说道。

    “好的,”林风应了一声到。

    青灵老人帮林风弄了一些干草铺地,放在来了山洞的外面,林风拿出了带来的行理,摊开了铺上,往上一躺,今天赶了一天的山路,却是早已累了,若非遇到了这么多的事,之怕早就累得不行了。

    不久,林风就睡着了,青灵老人看着睡着的林风,轻轻地摇了一下头,淡然一笑,袍袖一拂。盘膝而坐于洞口。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