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四章 修身

第四章 修身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此时已是到了近林边,林风兀自站在哪里发呆,尚且沉浸在老人的话语之中没回过神来。   (w w w . v o dtw . c o m)

    远远的有灯光射来,继而人声犬吠,随着林大山的声音远远地传来,黑风已是如箭一般地飞掠来。

    “小风,小风,”一行人手里闪着灯光,跨过小桥,急急地行了过来。

    “大山叔,我在这里,”

    林风挥手叫到,心头却是一热!

    林大山等人顺着叫声一路走到,嗔怪地说道,“你这孩子,想捕猎说一声,家里这么多人,。”

    叹了一口气,到了这么晚才让黑风到家里叫人,你爷爷在家里都急的不得了了,黑风再不回去,他就要上山了。

    林风不好意思,挠头嘿嘿干笑,到,“我本来是早想回去的,之不过这家伙太沉了,我好不容易才弄到这里,没力气了。”

    和林大山同行的还有二柱,二愣几个人,二柱叫到,“行啊小子,这一回来就弄回来个大家伙!”

    这二柱是和老人林长顺长下棋的本村老人林长庚的孙子,有二十来岁,长的粗眉大眼,性情豪放。

    “此时叫到,行啊小子,你小子一回来,也不吭声,一个人就进了山,人影都没见那就给哥几个来了个惊喜,这回你小子可得好好的补偿一下哥几个。”

    林风笑道,“二柱哥,这下可得麻烦你们了。”

    林二柱笑嗬嗬地道,“不麻烦,不麻烦,早晚你给哥弄一条黑风这样的猎犬就好了。”

    林二柱可是早就看黑风眼红了,可那次只留下了黑风一只小狗,没办法啊,这让二柱很是无奈。

    “行,二柱哥,我早晚给你弄一条,只不过这事得靠机遇。”

    一听林风应允,二柱大喜过望。

    跟着来的林芳芳却是一把拉住林风到,“哥,我要吃猪耳朵和猪蹄子。”

    “好啊,猪蹄子和猪耳朵都归你了。”

    林风笑笑,又到,“对了,你跑来干什么,天这么黑,你在家等着就行了,你小孩子家的。”

    林芳芳愤然甩开林风的手到,“你才多大,你在小孩子家的,哼!”

    林风登时傻眼。

    林大山在一旁笑道,“让她在家她不乐意,非跟着跑来,行了,我们回去。”

    说着林大山招乎二柱等人把野猪四蹄一捆,竹杠一穿,前后两人抬了,扛起就走,山里汉子有的是力气,而这只野猪对二人来说不是难事。

    林芳芳顺手从林风手里接了一些山鸡野兔,这下到好,林风到成了两手空空,想和林芳芳说不累,却无法开口,这怎么解释,毕竟那么大一头野猪在哪摆着那。

    林长顺和林婶一众人早已等在小河边了,还有一些村中老少,林风一一和他们打了招乎。

    村民打趣说,小风越长越有本事了。

    这让老人林长顺老脸开花,林婶招乎林风去她家吃饭,老人只顾着着急,也没做饭,于是爷两个又到了林婶家混饭吃。

    饭后相约于次日杀猪,于是各自散了回家,而林长顺则是少不了回家之后训斥林风一番,瞒怨林风不知轻重,竟一个人去了山林,而且捉了这么大一头野猪,也不怕危险!

    林风无奈之得报以苦笑,到了自个的床上,林风却是如犯了噫怔一般发呆,甚至以为自己是不是做了白日梦……。而现在自己尚且在梦中没有回过神来。

    可,那院中的野猪却是在哪里明明白白的在哪里放着呢,这足以证明不是所为的白日梦!

    不知何时,林风已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早上,林风是被林大山的大嗓门给叫醒的,叫他赶快起来准备家伙,好像是他猎到的一般,由于昨夜已经放完了血,今天却是直接褪毛,之后开膛,场面到也热热闹闹,林芳母子都到了,而如二柱等人一个不啦。

    村里人少,老老少少那个热闹啊,几个流鼻涕的小孩眼巴巴地等着吃肉。

    对于这些,林风到是帮不上多大的忙,无所是是的他却是看到了野猪那鲜美的肉时,却是不由动了心思,午后林长顺让林大山把猪肉给村里人一家分了些,山民大都如此,不吃独食。

    让林大山拎回去了条后腿,林大山反正两家人长在一起吃饭,事时上林长顺是林大山的小叔,只不过林大山父母过世的早,而林长顺早年不知何因一直未娶妻生子,双方却也如父子一般。

    等人都散去之后,林风对林大山说道,“大山叔,我看把这条后腿弄城里卖了试试,我想城里人应该对这东西喜欢,我想城里人会很少吃到。”

    林老笑到,“小风啊,不要卖了,把肉腌了放起来,以后慢慢吃。 ”

    林风摇摇头,“不,爷爷,我想试试!”

    林风坚持到。

    “那行,”林大山笑到。

    老人道,“那你们爷两上城里卖了罢,现在肉色好,明天就不好了。”

    林大山点点头,“那好,现在去,反正不远。”

    于是林大山和林风收拾了,林拎了猪腿,爷两个搭车去城里。林芳到是想去,不过林大山不让,也只得罢了。

    林婶拉着林芳割肉腌制,林风两个到了市里的集贸市场,爷两找到了一个卖肉的摊贩,一个黑胖子,林大山上前问到,“老板,要猪肉么,新鲜的野猪肉,要吗?”

    那黑胖子一听眼中光芒一闪,“什么野猪肉,蒙人的哥们?”

    嘴里说着,眼珠却咕噜咕噜地转个不停。

    林大山笑到,“老板,真是野猪肉,你看这肉的肉质,这肉丝就知道了,你看,和你案子上的肉不一样,而这野猪肉和普通的肉吃起来不一样,特香。”

    “真的假的?我说哥们,行的话就八元一斤,不行就拉到。”

    黑胖子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而此时林风却听到一边的小贩悄声说到,胡三这小子又要准备坑人了,要是真的是野猪肉的话,那里会是这个价,零卖的话也得二十一斤,呀,这胡三这小子真黑啊,看来是铁了心要坑这爷两个了。

    林风一听这话明白了,上前一步道,“老板,你要不要,要的话就十五元一斤,不要的话就算了。”

    林风的话一落地,黑胖子就像马峰蛰了一般跳了起来,双眼死死地看着林风到,“小子,宰人那你,那有十五元一斤的价,找事你。”

    林大山一看就知道这黑胖子要找事,忙上前到,“兄弟,这真是野猪肉,不骗你。”

    “行了老板,我们不卖了,回家自个吃。”

    说完拉了林风就走,这下到是让黑胖子愣在了那里,他是怎么也想到这爷两个说走就走,不留一点余地。

    看着两人去的方向,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继而咧嘴阴笑了起来。

    二人出了集贸市场,一路向前而去,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见有一家名叫梁记饭店的玻璃们中走出一个福态的中年人,林大山上前一步问到。

    “老板,要野猪肉吗,今天刚宰的,新鲜着呢。”

    那福态的中年人一听胖乎乎油光水亮的脸上露出笑来,上前问道,

    “老弟,是真的?真的野猪肉?”

    “不骗你,真的野猪肉,”

    林大山到,“你是干饭店的,一看就明白。”

    林大山一看有门,人也有些高兴起来。

    那老板上前看了看到,“不错,不错。确实是野猪肉,那老弟,这肉得多少钱一斤?开个价。”

    林风在一旁开口道哦,“老板,第一次和恁打交道,你给个价,差不多都行。”

    那老板一听不由看了林风一眼,又看了看林大山一眼到,“你儿子?”

    “不,我侄子,”林大山笑到。

    那老板乐到,“好一个精明的小伙子,好,我给你们二十块一斤,怎么样?”

    林风看了他一眼,对林大山到,“好,叔,以后有货了多给老板送一些来。”

    老板一听大乐,“小伙子明事理。”

    林大山笑到,“这个没问题。”

    当下进了店,过了秤,四十斤冒头,林大山笑到,取整数。

    老板乐了,“那也行。”

    当下结了账,“老板到,你们爷两在这吃个饭,我请客。这也算是我们正是认识一下,怎么样,我叫梁大民,叫我老梁就行了。”

    林风一听知到人家这是在卖好,连忙到,“老板,我叔叔叫林大山,我叫林风,我们爷两就不在你这里吃饭了,谢谢你了。”

    林大山这时也反应过来,“梁老板,谢谢你了,吃饭就不必了,不过,向你打听一些事行吗?”

    “行行,你说,”梁老板笑到。

    “是这样,我们那里产一些香菇木耳之类的,还有一些特产,不知这些你还要吗?”

    “这是啊,没问题,有时间你带来让我看看行吗,具体价钱好说,不过,老弟你以后真有这样的门路,那你可得优先供应我啊。”

    梁老板顺势提了个条件。

    “没问题,没问题,”林大山连声应到。

    “那可说好了啊,”梁老板笑的。

    林大山应了一声,“那我们该走了,回见啊,摆了摆手。”

    二人从梁大民的梁记饭店出来,林大山心里那个高兴啊,“小风,不错,不错,这东西真值钱啊,真没想道,这下我不用发愁了,哈哈。”

    二人走多远,迎面就看见了那买肉的黑胖子和两个穿制服的人走了过来,大老远的,那黑胖子就叫道,“喂,那两个卖野猪肉的,站住,你们般跑得挺快的吗?我还以为你们跑了呢。”

    林大山和林风两个相视一眼,不禁有些变色,这黑胖子,还真找来了。

    “我说山里人,不是不卖给我吗,肉那?这么快就没了?”

    “你们有相关的证件吗?”

    末尾一句,却是那穿制服的开口问的,相关的证和检疫有吗?

    林大山一下愣了,“什么证件?”

    “吆嗬,什么都没有都敢来卖肉?你们的胆子不小么,我说,你们是认罚那还是认打?认罚就交5千元,认打就上派出所。”

    另一个穿制服的人道。

    林大山猛地一抖,“你,你们,脸上一红,强压下了心头的怒气。

    “我们卖不卖关你们什么事?你们这是讹人!欺负我们山里人。你们还有没有王法?”

    “你这个乡里人胡扯什么?我们是照章办事,你还有理了不是,”

    瘦长脸的制服男冷冷地道。“你这是无证经营,非法宰杀,没有相关证和检疫,属重罚之列!”

    “你们的相关证件呢?还有你们的文件那?”林风在一边冷冷地问到。

    “吆嗬,你小子找揍那这是,是,还敢要证件?”

    黑胖子阴阳怪气地说道,上来猛地一把把林风推到地上,跟着抬腿就踹去。

    “干什么你?你怎么动手打人?”

    林大山一看林风被推到,一下急了,顿时冲了上来拦在了林风前面,两眼泛红地低吼到。

    而那两名制服男侧是冷冷地看着,大有随时上前动手的意思。

    “干什么?你们不是挺牛的吗?今天就让你们学着点儿事儿,懂上一些道理!”

    黑胖子张狂地笑到。

    就在这时,一个淳厚的声音传来,“怎么,这就是你们的什么黑社会道理吗?欺负老白姓的理吗?”

    说着,从路边上的一辆高级轿车上下来一个气势惊人的中年人,那中年人身材挺拔,给人一种英伟如山的感觉,相貌堂堂,可说是一表人才。

    却有给人一种霸气的感觉!

    随着他的下车,随后,又从车上下来一大一小两个女子,大的看来有三十来岁,气质亦是惊人,而且美得惊人。

    那少女和林风年纪相仿,修长曼妙的身材,有一米7多,明艳惊人,让人有一种不敢逼视的美丽。

    好一个美少女,好一对母女花,大概也之有那气势惊人的男人才能和这母女才能组成这样的一个完美的家庭!

    那女孩一下车,就快步走到林风身边,一边伸出白嫩如玉的小手去拉林风,一边玉面上带着关心到,“林风,你怎么样?你怎么在这里?你有没有事?”

    一连串的问题从少女的嘴里出来。

    “没事,”林风没有碰那少女伸来的小手,爬了起来。

    “怎么回事,小子,你有没有事?”那中年人问到。

    “林风,这是我爸,有什么事你和我爸说,”说完,狠狠地瞪了一眼黑胖子几人一眼。

    “没关系的,我爸能处理的,爸,妈,这就是我和你们说的我同学林风。”

    “喔,是你小子啊。”

    中年人笑了,“我们家楠楠可是经常提起你小子。”

    那少女的玉脸上登时红了来,悄然地看了林风一眼,只后又瞪了他一眼。

    “叔叔好,阿姨好,”林风上前问好到。

    “小子,你行啊,能让我女儿经常提起来,说说,怎么会事,我给你做主。”中年人道。

    林风把刚才的事说了一篇,此时旁边看热闹的怕事的人这时也诉说了一些经过。

    中年人听着就沉下了脸来,转过身来对黑胖子到,“是这样子吗?你们是在哪里工作,有证件吗?拿来让我看一下。”

    “误会,误会,我们接到举报说有人非法宰杀贩卖猪肉,所以过来看一下。”

    穿制服的瘦子赶快说道。他们深知能坐上高级小车的不是一般人物!而且那中年人一看就是大人物!是以口气立时软了下来。

    “那打人也是误会吗?你们挺横的吗?”

    中年人依旧平淡地说到,只不过口气很冷,让人有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胡三这时却悄悄地往人群里溜去。

    “站住,让你走了么?”汉子哼道。

    胡三立时愣证在了那里。

    “先陪人家药钱在说,打完人就走,有这么好的事吗?”

    “叔叔,算了,我也没什么的,我就摔了一下,让他们走,犯不着和他们生气,”林风在一边说到。

    “小子,没事,我做主了,这种人做恶多了,该有人收拾他们一下了。”

    “算了,叔叔,看来你和阿姨还有事,别理他们了。”

    中年人看了林风一眼到,“那也行,只要你没事就行。”

    转身对胡三三个道,“走,以后别再坑人了,不然早晚有人收拾你们!”

    胡三和两个制服男听了,吭也不敢坑一声就走了。

    身后穿来一群人的嘲笑声,那小美女王楠的美艳妈妈这时看着林风笑到,“你是叫林风?以后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和我们说一声,能帮你解决的就帮你一下,我们家楠楠可是最佩服你了,你是个小天才呢。”

    “那有啊,阿姨,我也挺笨的,”林风到是脸上红了起来。

    “吆,小子脸皮挺薄的吗?”

    王楠老爸子时打趣了起来,要是没事的话我们就走了。

    “以后有时间就到家里来玩,”美妇说道。

    “好的叔叔,阿姨,王楠再见。”

    王楠一家上车离去,在车里,王楠看着她老爸到,“爸,他真有那么聪明吗?”

    “楠楠,你这个同学不简单!很有意思的一个人。”

    又笑了一下道,“这不是光聪明的事。”

    王楠嘟了一下小嘴到,“那就是一个小变态!那家伙上课不听,学习不学,可偏偏回回考试门门第一,气死人了。”

    “喔,爸,他怎么有意思了?”王楠好奇地问道。

    “傻丫头,”

    中年人笑了笑道,“知道他为什么让那三个人走吗?那是不想嘛烦我们,或者说不想欠我们的情,而他也看出来我们有事,而不能多停留,你说,他是不是很有意思啊。”

    “啊,这样啊,”王楠眨了眨大大的美目若有所思地说道。

    “以后有时间的话领他去我们家玩去,知道吗楠楠。”

    “知道了妈。”

    “只是这孩子的出身不好,不然,一定大放异彩!”王楠的妈妈说道。

    “英雄不问出处!”王楠老爸说道,几十年前,我们不也是泥腿子吗,你什么时候学的和你爸一样了?

    王楠妈妈白了他一眼道,“看看,这小家伙一定不是池中物呢。”

    夜里,林风想了很多,以往的点滴,今天的事,渺渺茫茫的前途。

    “爷爷,我明天要去同学家一段时间,我和同学说好了的。”

    林风向老人林长顺说道,他觉定要去山里青灵老人那里去,不得一找了一个借口。

    “要去多长时间啊?得早些回来,别给人家添嘛烦。”

    林长顺慈爱地看着林风道,今天的事回来林大山就说了,让老人心里很难受,却也无可奈何!自己已是老了,林风的苦处他如何不知道,他是相当的清楚。

    “不知道得多长时间,开学时一定得回来。”

    “嗯嗯,”林风应了一声道,我知道了。

    “那好,你明天去,完得开心一点。”老人看着林风说到,眼中,多了一丝丝的不舍。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