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三章 神灵

第三章 神灵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从林大山家出来,已是黄昏时分,今天一天都在林大山家过了,连晚饭都是在哪混的,他和老人两个到也省事了。

    到了家,林长顺因为喝了酒,早早的睡了,而林风领着黑风依旧来的了小河边,这条小河已经深深地扎在了林风的心里,林风的感情,林风的少年,都是在这里渡过的,甚至比对黑风的感情都深!

    这条小河伴随着的风的一切往事!从磕磕绊绊到呀呀学语,再到如今的少年林风,这里的一切,都深入了他的血液之中,在他看来,小河是有灵性的,也是有感情的,伤心的时候可以向它诉说,高西兴的时候可以捉鱼,可以游泳,可以随意躺在河边碎石上闻着清新的空气大打盹,看………….。

    嘿地一声笑了出来,虽然自己的泳姿不怎么样,不太雅观,是那种历史悠久的狗刨式。

    天际,一弯清丽的细月浮在幽幽的天空,清辉如水银泻地,很美。

    而林中,依旧时不时传来野兽的吼叫,悲鸣!平静,而又可怕!

    林中,不知何时又飘飘荡荡出来那个影子,那影子如空气一般出现,似虚,又似幻!昨夜的现象又重现!

    黑风从哪影子一出现,它便一如昨夜般伏地哀鸣,这现象让林风感到惊骇!

    于是赶紧的带着黑风一路回家,上了门,似乎这样就安全了似的。

    躺在床上,却发起了怔,一时间没了思想似的,不知何时已是进入了梦乡!

    而那影子一如前般飘进了林风的房中,如同空气一般静静立在林风的身边,饶有兴趣的看着林风,而林风却看不到这一切,更不知道他的床边立着一个影子!

    悄然之间,一缕若有若无的气息渗入林风的体內,而林风,亦然丝毫不知!

    而此时,诡异的是林风床上的被子如有人控制一般自动的盖在了林风的身上!

    而此时,林风又重复了昨天的梦!那从头到尾进展得几乎分毫不差!之不过多少有些不同。依旧是尸山血海!残肢断臂!笙歌曼舞。

    到了最后亦旧是青袍老人静静地看着他,一切,一切,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却又那么的虚幻。

    当林风醒来的时候,已是天将放亮了,而那青袍老人却早已经飘然而去了!林风坐在床上怔怔地出神,良久,下了床,提起纸笔一挥而就。

    渺渺茫茫,似真又如实,青松流水才去,惨雾愁云又来,美女共才子,几多无奈,前事后非,似茶又如,共几多滋味,难!

    罢自提名曰重温梦!

    又自坐了会儿方才起床,此时老人早已起床,爷两个饭后无事,老人说要出去溜哒,林风和老人说要进山猎些野物,亦或是弄些草药,和老人说好要进山,让老人不要等他,于是,爷两个各忙各的。

    林风收拾了一些捕猎用的工具,带了黑风,抓了一把猎刀,于是,一人一犬进了山,象林风这样的年轻人一般不会进山的,去了,也只是在山的外围猎些野物,再往里,那就不是他们的能力所及了,那苍茫深山,纵然是多年的老猎手也不敢深入!

    林风一路上选择了一些的地方下了一些捕兽夹,一路向前,竟是找回了从前的感觉!那种纵横于深山老林的和各种猛兽斗智斗勇的机智敏锐。

    生,或者死!一念之间!冷历,却让人热血沸腾!

    寻到了以前的陷阱,进行了整修,里面插了一些削尖的竹子,上面放了一些细细的树枝,撒了一些落叶什么的覆盖了一层,林风的水平很高,做的让人一点也看不出来,更别说野兽了,当然,林风会做一些让人看见的标记,省的进山的一不小心撞上了。

    这一切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可难多了,里边的学问多了,比如,选什么样的地方,捕什么野兽,从地上的痕迹看是什么动物,而什么动物是什么习性,喜好什么,吃什么,走什么路,在什么地方能捕到,甚至,一个好的猎手,能从一点小细节上看出来动物是一群,还是单个的或者是公的,或者是母的,一句话,什么地方,捕什么野兽!

    林风收拾完这一切,带着黑风无目的的四处溜达,顺便观察就近的动植物,痕迹,周围的环境。

    不多时林风发现了一种奇怪的动物,那是一种和等神奇的动物啊!可以说,林风不要听说了,就是众多的上,也从来没听说过!

    那动物,其体形似松鼠,却其大如犬,更让人震惊的是,这动物却长了一对翅膀,混身金毛,如同黄金一般,在阳光下闪着金灿灿的亮光,看上去仿佛不是世间之物!

    唯有时不时露出来的闪着森冷的寒光的利齿让人心惊,那动物随意的在远处的树上跳跃,比之猿猴更敏捷,更灵慜,它似是在故以逗逗弄林风一般在树上跃来跃去,颇有一种随风来去的飘逸。

    林风看了不由大喜,当下放开脚步发力追去,而那金色的怪物却是在树梢枝头飞来跃去,不知不觉之间,已是向着幽深的林深处行去!

    林深处,古木参天,郁郁葱葱的树荫遮天蔽日!处处奇花异草。

    不知不觉之间,到了一处往时从来没到过的地方,一处山谷!清山绿水,奇峰远处林立,中间一条小溪蜿蜒如龙奔流而出,小溪清澈见底,中有鱼游于其中,自在而安然。

    到了这里,林风霍然而惊,不由苦笑!为了自己的好奇心,竟然到了这里。

    此时,黑风似是也知道了错般看了看林风,只后向四下里看去,林深峰高,奇花异草遍地都是,景色到是绝美!

    信步沿溪边而上,而黑风侧是四处嗅来嗅去,山高林密,这其中毒蛇猛兽不知凡几,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随着上行,他的心渐渐地发急了起来,可就在这时,猛然之间,林风愣在了那里!

    不远处,林荫下,一个青袍老人静静地站在哪里,一语不发地看着林风,那老人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混身如烟亦如雾,很奇异,不似人间人物!

    林风不由怔在了那里,片刻之后,他的混身直冒寒气!梦中的老人!真真切切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这一切,太匪异所思了!

    而一刻,林风没吓趴下都不错了,要知道,他只不过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罢了。

    对视,沉静的对视,片刻之后,林风抖索着问道,“请问你是?”

    那青袍老人淡淡一笑,“不错,是我,就是你想的那人,”青袍老人轻笑着道。

    林风愣住,看着老人那微笑不由亡魂皆冒!而此时他声音都发抖了,又问道,“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把我引到这里来?为什么会进入我的梦里来?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你,你难道不是人吗?”

    青袍老人轻笑一声,“别紧张,我不会害你的,更不要害怕!至于我是谁,这不重要,现在你也很清楚。”

    顿了一下,“我并不是你们凡俗之人,我对你,只有好处,却没有害处!虽然你不太相信。”

    “但,我说的却是真的,”青袍老人淡淡的说道。

    林风愣愣地说道,“真的?可我怎么相信你?”

    “如果我要害你,就不必和你说这么多的废话了,在前俩天的夜里就让金毛把你害了,今天,让金毛旁把你引到这里来,就是和你谈谈。”

    青袍老人依然平静地说道。

    林风一想也是,到了这时已是知道了那金色的怪物叫金毛!更知都了它是青袍老人所养。

    此时,他已是强行让自几平静了下来,“您想说什么?您又想说什么?”

    林风心一横说道。

    “你是个出色的孩子,你很小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行为让我很惊呀!你让狼和猎犬交.配的事尤其表现了惊人的才智!而你的体质也不错。”

    “喔,对了,给你说几件事,你就明白我不会害你了,你十三岁的时候,那年夏天你捕猎野猪的那次,那只野猪本来是扑上去咬你的,但它却忽然掉进了陷阱之中,你认为正常么?”

    经青袍老人一提醒,林风瞬时想了起来,记得那此的经历,那次林风设置了连环套捉那头野猪王,不料那家伙精得很,没掉进去,反而被边上的捕兽夹夹住了,只不过这大家伙力大且凶猛,林风发现时已是发了狂,要知道这时候的它可是虎豹也不会轻易招惹它的!可怕的是这大家伙竟是在发狂之下挣出了捕兽夹的底锥向林风扑来,一只发狂的野猪王对上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其结果可想而之!

    但,就再这也猪王扑向林风的时候,竟是奇怪的冲入了陷阱!

    这让林风庆幸之余不禁感到奇怪,而此时,他却明白过来,原来,这是青袍老人动的手脚,林风不由说道,远来是您那次救了我,那当然,不然的话,你能会躲过那家伙!那只发狂的野猪王吗?

    青袍老人轻淡地笑到,“我这么说的意思总的来说,对你来说,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我不会伤害你。”

    林风笑了,“现在相信您了,前两天在小河边上也是您?当时我择那里有一种被人看着的感觉,黑风的反应也很奇怪,总之,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心惊的感觉!”

    “是我在哪里,”老人淡淡的笑道,只不过是为了吓走山中的野兽而已。

    看了一眼林风有些迷茫道,“我本身的一丝气息而已!”

    “那我该怎么办?”

    林风平静地问到,“或者,该怎满满称呼您?”

    林风不由对老人用上了尊称。

    青袍老人不由笑了起来,“小家伙,总算对我放下了戒心,我的名子,早已不用不知多少年了,我自己都已忘却了,你就叫我青灵老人!或者,你想叫我别的也行,随便你了。不过,一种称呼而已。”

    说道这里,老人的目光变得深邃幽远起来,老人笑到,“现在,你却有一件相当要紧的事要办!”

    “什么事?”

    林风问道,一副发呆的样子。

    青袍老人不语,却抬头看向了幽远的天空。

    “哎呀!这下糟了啦,”林风就惊呼,爷爷在家里只怕着急了。

    现在已是黄昏时分,天际霞光满天,似若金粉妆就,倦鸟归巢。

    林风不由得着急起来,须知,这里地出深山,回去的路可不好走!

    “不要着急,”

    老人平静地说道,“这里地处深山,各种猛兽都已出来寻找吃的,以你现在的本事,有几条命也得搭进去!就这条狗,在这里,怕也是不行。”

    “那怎么办?”

    林风急了,“在晚上我不回去,爷爷一定会让人进山找我的,那岂不是更危险!哦,对了,青灵爷爷一定有办法对不对?”

    林风说完定定地看着老人。

    青袍老人一声轻笑,“小家伙,反应挺快的么,看来我没对你白费力气!准备走。”

    说着伸手摸了一下黑风的头,似乎一股气流进了它的体內,而黑风此时一点也没有对老人敌对的意思,反而一副亲热的样子。

    老人扶住林风到,“我们飞得快,不要害怕!”

    说完,不等林风反应过来已是踏着青草掠过树梢如同疾风迅雷一般一闪而没!林风惊的刚想说话,却冷不防一股烈风猛地灌进口中!只好闭嘴!

    而青袍老人却开了口,“别但心你的狗,我刚才给它灌输了一丝灵魂之力,它可以跟的上我们的速度!”

    不一会的工夫,已是到了林风下捕兽夹的地方,老人停了下来,“小子,你今天运气不错,还能猎到了一只大野猪,不错,不错。”

    林风不信,“您怎么知道?”

    青袍老人哈哈大笑。

    林风一怔,继而大羞,老人神一般的人物,又如何不知道!

    老人信步而行,数十步之外,陷阱处,林风惊愕!

    果然!这老头,真是未卜先知的老怪物啊!正想之间,呯地一下,老人在林风头上敲了一下,林风疼得一咧嘴,老人瞪了他一眼,林风瞬时明白过来,黑黑干笑两声不吭声了。

    只不过却是心里纳闷,这老爷子怎么知道我的内心想法,奇了怪了!

    陷阱中,一头野猪已是快死了,有气无力地喘着气,却是没有死,林风估么着有二百多斤,坑底血泥满地,看之惊心。

    老人伸手一点,那野猪猛地一声惨哼!

    林风吓了一跳,猛地往一边跳了开来,却见那家伙动也不动,却是死了。

    青袍老人似笑非笑地看着林风到,“它已死了,你让黑风回去带人来,这大家伙你可不好带回去,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说完对林风嘿嘿而笑。

    林风明白怎么回事儿,若是让一少年带回去这么大一头野猪回去,那不的把人的下巴惊得掉下来!林风拍拍黑风的头,向家的地方指了指,顺手在野猪头上割下来一猪儿朵,黑风叼住了,一溜风地跑了。

    此时已是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树林中已是更是有种阴森的感觉,不过林风到也不怕,一老一少寻了其它的捕兽夹,不错,竟然夹住了四只野兔三只山鸡,林风不禁大喜,这一趟可是大收获!

    老人轻叹一声,不知为了什么。

    林风和青袍老人把猎物弄到一块儿,老人向前走,那死了的野猪奇异地飘在他身后,林风看了羡慕不已,自己拎了山鸡野兔跟着,一路施施然向林外行去。

    老人笑林风,“知道我为什么找你么?”

    林风好奇问到,“为什么?”

    老人答道,“这些问题很复杂,以后我回答你,不过你首先要记住!我不是你们平凡的人类,确切地说我是一个灵魂的存在,或者按古时的说法叫阴神!也就是你们凡人说的不灭的存在!”

    林风听了霍然之间如同雷击,身体一颤停下脚步看向老人!

    老人淡淡一笑,“怎么?又紧张了?”

    林风结结巴巴地道,“这,这这…….,这怎么可能!今天白天我怎么能看的见你?人们不是常说……,说,白天鬼魂不能出现吗?”

    林风惊愕地说道,经历了幽谷之行,林风到也不害怕了,有的,只是惊愕!

    “那只是大多数人的想法和认为。”

    青袍老人淡谈地笑道,“但我的存在也并不全是那种形式,世间大道三千,然而又何之三千!天地万物,阴阳道分,又有谁能明白,谁能看透!纵然是我,活了数千年,亦不敢称明了世间之事。”

    “不过,一般的人死后,只能有一部分人由于生前精神力强大,能以灵魂的方式存留下来,其他的,也只能渐渐地消散了。”

    “只不过,这天下间,又有谁能长生?”

    老人淡然一笑,却又有不尽的傲然。

    “不过,如你所说,只能夜间飘荡者,那只是阴力不强者,充其量惑人或者趁那些阳气消怠之人侵其**害其性命而已!天地万物,有其正,亦有其反,这也是历史上那么多的人不惜一切代价去寻找长生方法的原因。”

    “而我,之所以长生,大概是和我生前所修习的烈阳**有关,而这,也是和我找你有所关联的原因,小家伙,你们世上所传的气功,也就是内力,可说微未之道,历史荡涤之下又能留存下来什么。”

    “而现在,我明白了一些天道。”

    林风再也人不住问道,“您,到底以前干什么的?”

    “我,也算修道之人,只不过是以武入道而已。”

    “小家伙,”

    老人语音顿了一下到,“我将让你走一条千古未有之路,以肉身入道,以武入道,以天地阴阳入道!”

    说话之间,老人的气势恍若九天天威,似乎让天地万物伏首称臣!忽地,老人笑到,你那个大山叔他们来了,小家伙,找个借口,别让你爷爷他们但心,我会让金毛在林边等你。

    老人似乎算定了林风会答应一般,说完,未等林风回答,又道,“他们到了,你先在这里等他们一会。”

    说罢,身体如淡烟有般慢慢地消散于无形,如同空气一般消失在了夜色里。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