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都市神灵传说 > 第二章 幽灵之影

第二章 幽灵之影

作者:中原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林风看着远方郁郁森森的洪荒森林在清冷的月光冷辉下越发显得神秘,而其中时不时传来兽吼之声亦或是临死的野兽的惨叫声,更是让人平添了许多对这洪荒大山的敬畏。

    心中想到,估计是野兽夜里不休息出来找吃的了?又或者有小的动物被别的野兽吃了,于睡梦中发出临死前的惨叫。

    而什么动物又是山林中的主宰那?林风轻叹。

    而此时的对面的树林中,却有一道如虚幻亦又如真实的影子在飘荡,在夜色中如影子,象空气,所过之处鸟兽皆伏,似乎连树木都在颤栗,似乎有什么可怖的事情一般,影子飘到小河对岸,静静地看着对岸的林风和黑风。

    而林风是看不到影子的,如没这个人一般,而黑风却毛发炸立,只不过却是伏地轻轻地哀鸣。

    林风奇怪地看了黑风一眼,黑风这是怎么了?好奇怪?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呢,即使到了山林中面对虎豹狼熊也是未有这样?

    可,如今河对面也没有什么猛兽跑出来啊,林风低头问道,“黑风,你发现什么了?”

    黑风伏地哀鸣。

    林风心中越发惊异,林风见黑风如此,饶是他平时胆子大,但是此时亦是有些害怕,当下带着黑风快步向家走去,之不过还时不时回头看一下,而黑风却是头也不回地往家跑。

    哪影子离林风和黑风不远的地方飘荡着,双足却连地上的草都未沾一下一直飘着。

    林风到了家,赶紧上了门,顶紧了,又看了看院墙这才放了心。

    到了房中,“爷爷,我回来了。”

    老人已是睡了,只是听到林风的声音轻轻应了一声,“早点睡,不早了。”

    林风又到,“那我也睡了。”

    黑风侧是到老地方卧了。

    林风躺在床上,心中却是在想着刚才的奇怪的事,只不过却是怎么也想出来,不知何时却是睡了过去。

    那影子飘到林风床前,深深地看着林风,蓦然之间似乎有一丝无形的气体渗入了林风的身体,片刻之后,那影子不真实的脸上露了真实的笑容。似乎觉得很得意。

    而睡梦中的林风却做了一个梦,梦中,林风似乎回到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时代的地方,只是见到了所有的人都是古服,众生百相,又见到了两军对歭,战场上的杀伐,血流横野,残肢段臂横尸遍野,人头如满地葫芦乱滚。

    一会,又变成了一片山林,一座洞府,一个青袍老人端坐于石床上,面露微笑,影子了看床上的林风此时已是渐渐的趋于平静,之后飘然而出,如清风一般飘向山林。

    林风霍然而惊醒,怔怔地坐在哪里发呆,梦中的一切是那么的清楚,那么到的明白,那么的真实…….。

    怎么回事,怎么做了这么一个奇怪的梦?梦中的事似乎自己经过一般,以前也有做梦,但,那也是做了也就忘了,怎么这么奇怪?

    猛然之间,林风心头一怔,难…….,难道,和傍晚那奇怪的事有关?真是奇了怪了?

    怔怔地出了会神,这时外面已是鸡啼声响起来,天已是亮了。

    “哦,天亮了,难不成这梦竟是做了一夜?真是奇怪了,”

    怔怔地出了会神,直到天色发亮,这才起来洗脸刷牙,又沿着碎石小路跑步,而黑风亦是跟着林风一路,这家伙一会跑到前边,一会又跑到后边,时不时的撒上一泡尿,而据说这是动物在留下自己的气味,从而保证自己的王权。

    这跑步是林风多年养的习惯,他不知从哪里学来的知识,说是早上跑步对人身体好,更有助于思维的快速反应和敏捷,有助与身体的健康是真的,但是对与记忆力却是未毕,但林风认为是必须的,最少他认为是这样。

    一路跑,一路脑中思考,脑中闪过昨天和夜里的事,却怎么也想不出来头绪,一路上不时遇到熟识的人,一路打招呼。

    老人在后直叹,老林头,有福了啊,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林风一路到了家,老人林长顺早已起来了,而且做好了早饭,正准备炒菜,林风接了炒菜,山里特色野生蘑菇,标准的原生态食,加上捕猎到的野味,玉米熬成的稀粥,喷香诱人,当然不是城里可比的,爷两个悠然的吃饭闲话,说一些村里的闲杂事,一些笑事。

    林长顺也问一些山外校里的事,饭后老人去村里和其他老人下棋去了,林风侧是做下来看,只不过怎么也看不下去,脑中反复想那奇怪的事,那梦中的画面,那青袍老人,无奈,放了本,起身把鱼杀了,腌制了风干。

    话说这方法是本地老方法,杀了鱼,沥干水分,用山里的几种草药,加上盐,一些白酒,少许糖,里外抹匀保存,食之鲜美而不腻。

    刚好忙完,却听到林芳在外喊到,“风哥,你在家吗?”

    林风道,“在家,进来。”

    林芳红着脸道,“爷爷呢?”

    林风笑到,“出去了,有事?”

    林芳的脸更红了,“没事我就不能来了,真是的。”

    林芳白了林风一眼,那灵动的美目之中含羞带嗔。

    “我爸妈让爷爷和你去我家吃饭呢,早点到我家吃饭。”林芳说完自己的脸却是红了起来。

    林风拉了一张椅子过来,“芳芳,做。”

    “喔,我不了,你又不欢迎我,哼!我回家了,记得早点来,”林芳说完,逃也似的跑了。

    林风看了一愣一愣的,这丫头!怎么往日赶都赶不走,今天怎么了?

    时近中午,老人回来了,林风和老人一说,老人很高兴,于是爷两领着黑风向林大山家走去。

    远远的林大山站在门口等着,“叔,小风,你们再不来,我还准备让芳芳去叫你们呢。”

    老人笑笑,“和你长庚叔下棋,刚回来,又让芳芳她娘两忙了。”

    林大山乐了,“一家人呢,对了,刚好小风拎来的鱼,芳芳他妈炖了,咱爷两喝点,咋样?我从外买回来的,看喝喝咋样?”

    老人乐了,“听说外面的都是兑的,不中喝!还是自酿的好,孩子都大了,以后省着点。”

    林大山嘿嘿笑笑,进了房,桌上已是放了几个菜,有麻辣兔肉,蘑菇青菜,竹笋炒肉,熬炒鸡,油炸花生米,炖好的猪蹄子,猪耳朵等。

    说话间林婶和林婶和芳和出来,一人端了鱼汤,一人那了碗筷。

    “叔,你们来了?”

    林婶笑道,“刚刚芳芳还在念叨呢,说怎么还不来了呢。

    老人乐和,“又让咱家芳芳忙了。”

    “爷爷,别听我爸的,喝两杯就好了。”小丫头不满道。

    林大山那了酒瓶倒上,老人泯了一口,砸砸嘴,“不咋样,不如自己酿的,有劲,口味正。”

    林大山乐了,“叔,那酒不是没了不是,我正寻思着让您有时间再酿一坛呢,还是那个香啊。”

    老人看着林大山那热切目光笑道,“那好,这几天咱就再酿一坛。”

    林风听了,心中乎一动,心里却有了一个想法,“大山叔,你不知道,现在外面的酒基本上都是酒精兑出来的,根本就不是粮食酒,所以啊,从质上来说,很多都是不能和爷爷酿的相比的,那种酒喝过之后睡一觉头疼,而粮食酒则睡一觉没事,不存在宿醉的现象。”

    “有这回事?”

    林大山惊讶地问到。

    “当然了,我怎么会骗你,所以啊,还是粮食酒好,不过呢,还是少喝为好,再好的酒喝多了对人都不好,伤身,适量就好。”

    林婶到,“以后少喝点,小风说的是不会错的,省的到时喝错出问题来。”

    “那是那是,那我以后少喝点,”林大山对林婶的话是很少反对的。

    林芳在一边嘟着粉润润的樱唇道,“小风哥哥说的你就听!我老早就说了,你就不听,真是的。”

    林大山乐呵呵地笑道,“芳芳最孝顺了,以后爸少喝点。”

    “哦,对了,大山叔,春节前有什么打算?还是打算进城打工?”

    林风皱了一下眉头问道。

    “是啊,这以后没什么事情了,打算进城打工挣点钱,芳芳和你都大了,你又在外上学,明年上大学,我得准备准备,咋了?有什么事?”

    林大山笑着问道。

    林风亦是笑道,“叔,我的事你不要放在心上,再说了,明年的事,早着呢。”

    林风说话的时候,心中一阵黯然。

    林婶嗔道,“说什么孩子话!你叔我们早把你当自己的孩子了,你这孩子!”

    老人林长顺却是喝着酒不吭声。

    林风咧嘴笑笑道,“不是,不是那个意思,我有个想法,你看行不行?”

    “哦,什么想法?”

    林大山一听来了精神,“快说来听听。”

    心说这小子又有什么奇思怪招了,不过这小伙每次都是高招啊,不说别的,就那黑风一事,可是让老林家大大的露了脸了。

    “是这样,我看这里的野生蘑菇之类的和一些山货如果运到山外城里,一定很值钱,而我们这里地势环境优越,所缺的,只不过是收起来运出去,你以后不用再打工了。”

    淡淡地笑了笑又说到,“以后,可以组织起来,半人工种植,还有野味,这些,都是快速挣钱的方法。”

    林大山大张着嘴,半天方说道,“我怎么想不到,我怎么想不到这么好点子。”

    这下连林婶和林芳林大山都兴奋起来。

    “不过,小风,你觉得在城里好卖吗?”林婶问道?

    林风笑笑,自信地道,“好卖,我估计,只怕是抢手货,到时让婶到城里开个专卖店,大山叔收购,运输,肯定能赚大钱。”

    林大山兴奋了一阵后,忽地满脸犯愁到,“可家里怎么办呀?”

    林风听了笑了,道,“要是这样也好办,你可以在城里把收到的山货卖给固定的商户,以及酒店,之不过少赚了一些钱,但是省心了。”

    林大山听完大喜,“好办法,好办法,那行,这两天我联系村里的闲人办这事,咱家里的一些存货先弄出去卖了。”

    “对了,大山叔,对于山里的国家不允许的动物和植物,可是不能碰!就那一些允许的都行了。”

    “知道知道,这个我可知道,你放心,”林大山点头到。

    林风又说道,“还有,在城里买几副鱼回来,要那种围和拦,河里的水是山里流出来的,里面都是野鱼,一是可以卖钱,二是可以家里吃,省心省力,爷爷没事的时候看一下就行了。”

    “好啊好啊,”

    一说到逮鱼,林芳可是提起了精神,她从小就跟着林风跑着玩,可说是上山逮鸟,下河捞鱼,什么事都干过。

    小时,毫无异问是留下了太多的欢乐的事,只不过长大了一些,上了学,这些事少了太多!所以,她是对此最赞成不过了。

    “好,这也是个好办法,来钱快,这下来钱快多了!我也不那么操心了小风,你真是点子都啊,嘿嘿,这有文化的人脑子就是好使。”

    本来自  :///html/book/38/38967/index.html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