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水滴石穿

第二百五十五章 水滴石穿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苏愚在下定决心之后,便开始行动。    她调用了茶园张的人手,在不影响茶园暗部正常工作的情况下,专门负责收集楚蔺生的消息。    包括他以前的经历,自己现在的行踪。    之前,苏愚觉得不主动干预他的事情是对他的信任和尊重,但是现在,她觉得如果自己不主动,两人之间的误会可能会越来越深。    这一次,她能够依然原谅他,但是下一次呢?下下次呢?    次数多了,就算是苏愚,也会感觉累的。    将一切安排好之后,苏愚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下,只等着那边传来消息。    不过她也没指望那边能调查出什么太有用的内容,她现在最主要的,是知道楚蔺生身在何处。    就这样又过了三,调查来的消息显示,楚蔺生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一点音讯。    甚至连那,苏愚见过他最后一面之后他去了哪里都查不出来。    “凭空消失了吗?”苏愚喃喃道,想着这确实可能发生。    如果他动用异能,那么她那些人还真的不好办。    算了,听由命,她就不信他能一直不出现。    又想了想那些与他有关的地方,最后觉得,海城的灵机总部是他最可能出现的地方。毕竟那里还有着他重视的河豚组。    于是,苏愚决定去海城一趟,准备守株待兔。    然而在她订票之前,迎来了一个人。    楚乐来时依然没有敲门,就那么大大咧咧凭空出现在苏愚家的客厅里。    而当苏愚看到他的时候,自己才刚洗完澡,身上只裹了一件浴巾,肩膀和半个大腿都露在外面。    看到坐在客厅里的楚乐,以及他眼睛中出现的惊艳,苏愚没有半点羞涩的意思,就那么站在楼上,神色淡然,好像此刻衣着尴尬的人是楚乐一样。    “堂堂内家家主,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吗?”苏愚带着愠怒道。    “礼仪是对外人的,你是十四,便是内人。”楚乐大言不惭。    苏愚冷哼一声,虽然不喜欢他和自己套近乎,而且还是这种宣誓主权的话,但也知道没必要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    如果她真的幼稚到和他争论一个称呼的问题,反而落了他的圈套。    “,找我干什么?”苏愚不想废话,于是问道。    “唉,你真让我伤心啊,好歹我们十年前也是生死与共的,现在竟然对我这么冷漠。”楚乐叹道,只是眼神中没有一丝叹息的意思。    对于他终将自己是十四的事情挂在嘴边,苏愚已经习惯了,她现在也不能确定楚蔺生到底是不是真的十四,所以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不的话,你自便。”苏愚完,立刻转身要往卧室走。    楚乐见状,立刻开口,“哎呀呀,这么着急干什么?我只不过是和你叙叙旧罢了。”    然后又继续道:“我知道你最近在调查楚蔺生,我这里有他的消息,你要不要看一看?”    苏愚这才停住脚步,重新扭头看向他,片刻后,抬步向楼下走了过来。    “拿来。”苏愚毫不掩饰自己的兴趣,伸出一只手在楚乐面前。    楚乐却忽然摆谱,往沙发上一靠,双手环胸,眼神轻佻。    “很劲爆的消息呢……所以,你准备拿什么来换?”着,具有暗示意义的目光在苏愚身上晃了晃。    苏愚嘲讽一笑。    这一笑不具有任何矫揉造作,直接大胆得令人眼前一亮。    楚乐呼吸一滞,从没有觉得一个女人笑起来竟然这么好看。    他掩饰性地干咳一声,“算了,不欺负你。”    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叠照片。    苏愚的目光立刻被吸引,直接抽了过来,翻看起来。    一共三张照片,上面全都是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也都是她熟悉的面庞。    对上面的男人熟悉,是因为那个人就是她找了很久的楚蔺生。对女人熟悉,则是因为,她长着一张和自己几乎一样的脸。    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两个人的动作。    第一张,楚蔺生正在削苹果,因为低着头,所以看不清神色。但是女人看向楚蔺生的目光,一看就是那种看向深爱之人的感觉。    第二张,女人可怜兮兮地坐在地上,而楚蔺生用手指抬着她的下巴,就像是在细语安慰。    第三张,也是最过火的一张。两个人竟然拥吻在一起!    前两张,苏愚还能保持镇定,安慰自己那只不过是普通的交流。但是到了最后一张,她的手指悠地收紧,照片被捏得变了形,上面两个人的影像发生扭曲,但是那相接的嘴唇,却依然在一起。    过了好一会儿,苏愚才压下心脏的传来的痛感,神色如常,但是颤抖的指尖还是泄露了她的情绪。    “这照片哪儿来的?”她问。    楚乐观察着苏愚的神色,确实见到了她情绪的波动,本来是很有成就感和报复快感的事情,可他却忽然有些后悔,甚至嫉妒。    不过他不是会轻易表露情绪的人,只是随意地笑着,“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问,照片上的女人是谁吗?”    “你之前带我去那个医院,不就是为了让我看到这个女人吗?”苏愚不答反问,虽她现在失望愤怒得发狂,但还没有失去理智。    “啧啧,果然不愧是十四,什么都瞒不过你。但这也不能改变楚蔺生背叛你的事实啊,我早就过,他对你,只不过是玩儿玩儿罢了,当不得真的。”楚乐半真半假地道。    苏愚却忽然一笑,“是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似乎有个词叫借位,而这个女人为什么会摔倒在地上,也很可疑呢……”    是的,苏愚并没有相信照片上的内容。    虽然这画面很能刺痛她的眼睛,但她不是那种会在没有绝对证据的时候轻易怀疑别人的人,更何况,这个人是楚蔺生。    她难过,她失望,她生气,只是因为他看上去好好的,却没有给自己一个消息,让自己那么漫无目的又无助地寻找他。    楚乐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想错了,他低估了苏愚对楚蔺生的感情。    可是两人明明看上去那么平淡,似乎随时会厌烦对方的样子。    他……还有机会吗?    呵,没有机会又怎样?苏愚喜欢楚蔺生又怎样?他最喜欢的就是掠夺,最享受的就是看着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机会都是人创造的,他从不觉得自己会比楚蔺生差。    而关键的是,现在呆在苏愚身边的,是他楚悦啊……    “哈哈,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楚乐爽朗一笑,没有一点被道破心机的尴尬和不适,反而言语间透着欣赏。    “你要给我看的就只是这些吗?那么,不送。”苏愚将照片往茶几上一摔,然后转身。    “唉,算了。”楚乐忽然一弹,无奈道,“看来今只能吃亏了,我还是直接告诉你。”    苏愚就知道他还有其他目的,于是站住,静静瞪着他继续下去。    “这个女人十年前救过楚蔺生一命,从那之后就成了植物人,一直到最近才醒过来。而楚蔺生这几一直和她呆在一起,看得出,对她很重视,否则也不可能给她削苹果啊。”    原来是救命恩人啊,那就不好办了。    苏愚在心中感慨了一句,但是她更关注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他什么时候回来?或者,现在去哪里能找到他?”    楚乐没想到自己都这么了,苏愚竟然还要去找楚蔺生,心口忽然升起一股子妒火。    “你就这么上赶着要见他?你知不知道他现在温香暖玉在怀,根本就想不起你的存在?否则怎么可能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告诉你?”    苏愚当然对此很在意,但是那是她和楚蔺生之间的事情,他这个外人又有什么权利去过问,于是语气中也带了火气。    “你是不!”    看着苏愚完全不为所动的样子,楚乐忽然就觉得很无力,浑身的力气一卸,无奈道:“最迟明晚上,他就回来了。”    然后深深看了苏愚一眼,“当然,我的是他从那个地方出来,但是他会不会来找你,那就要看你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有多重要了。”    苏愚直接忽视他后面的话,想着既然如此,她便不用跑往海城了。    他丝毫没有怀疑,楚蔺生会来找她。    “十四,楚蔺生和我不一样,他身边有太多女人,你难道就能肯定自己是他最喜欢的?如果不是初梦,你以为他会和你在一起?或许,他只是误将你当成了别人的替身呢?”    苏愚目光一闪,她确实很好奇那个女人的样貌,但把她当成替身这种事,不适合楚蔺生。    他没有那么脆弱。    楚乐知道劝不动了,而他想的话也已经完。    虽然苏愚看似不在意,但有些东西既然听到了,就不可能当做没有发生过,而他需要的,只是细水长流,滴水石穿。    总有一,这些水滴会汇聚成海,形成大浪滔,一发不可收拾。    他压下心中的算计,带着三分深情,七分掩饰地看向苏愚,不等她回答刚才自己的问话,就转移了话题:“吃饭了吗?我知道一个很好吃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