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看到自己?

第二百四十九章 看到自己?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空号?怎么回事空号呢?她之前不是打过吗?他怎么会无缘无故换手机号,而不和自己呢?    苏愚茫然地转身往回走,每一步都显得异常沉重,脑子里从最初的空白变成换乱,再从混乱中,出现之前在x国两人温馨的画面。    那画面有多温馨,苏愚现在就觉得有多讽刺。    她以为平静代表着习惯,却不知原来是他根本就没有深爱,或者……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这一次的接近,是否同样是带着目的?    她本来多机警的一个人啊,最讨厌的不就是别人的利用了吗?为什么却在面对楚蔺生的时候,能够一次次轻易原谅?    苏愚忽然就想明白了,本来最理智的自己,却是最先沦陷的那一个。    灰蒙蒙的,似乎是要下雨了,闷热的空气让苏愚觉得快要窒息了。    她想到了百里家在她身上下的所谓的诅咒蛊,前二十多年,她因为这个蛊的存在,身边重要的人一个个离她而去。    可是百里承不是已经死了吗?那么他下的蛊也该不存在了啊,那么为什么在这段时间里,阿生死了,简萌走了,楚蔺生又……    她不敢往下想,她只是觉得现在自己从没有过的孤独。    明明是热得发慌的气,她却觉得从内而外彻骨得冷。    她怀抱住自己的双臂,在无限的苍穹下显得是那样渺。    还是走不出来啊,原来吃醋加失恋的滋味是这样的啊。    终于从楚蔺生家走到了自己家……偶不,这可不是他的家,只能是他暂时的住所……她甚至连他的家在哪儿都不知道啊……    原来这条路是这么的漫长,但是既然已经走了过来,她想,她估计不会回头了。    回到家里,苏愚失去了所有的兴趣,原计划今去茶园验收的,甚至是想和楚蔺生一起去,然后将自己所有的底气呈现在他面前。可是现在……不需要了。    她躺在床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肚子里发出饥饿的尖叫,伴随而来的还有尖锐的疼痛。    她捂着肚子蜷缩着,却没想要吃一点东西。    然后她睡了过去,再醒过来。    就这样往复了不知道多久,久到她觉得就是大的事,楚蔺生也该回来了的时候,却没有等到他一丁点的解释。    屋子里依然是这样沉寂,没有在某个角落忽然出现一个人影,也没有人响起她懒惰的习惯,主动送来吃的。    肚子估计是饿过头了,发出异常的胀饱感,浑身都虚软无力。    她从床上站起来,忽然眼前一黑,紧接着又躺了回去。    站不起来吗?呵,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    再次努力了一次,才才成功地站起来。    她发出没心没肺的笑声,仿佛自己刚才做了多么伟大的事情似的,然后蓬头垢面,去厨房找吃的。    路过客厅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过去了三两夜,她已经这么久滴水未进了,挂不得会这么难受,一种明明身体上感觉不到饥饿,精神上却备受煎熬的感觉。    她打开冰箱拿出一袋牛奶,也不看生产日期就将冰凉的液体倒进嘴里。    喝过之后不但没有感觉好受些,反而泛起恶心,又跑到卫生间全都吐了出来。    她虚弱地坐在卫生间的地面上,似乎睁开眼睛都觉得吃力。    过了一会儿,胃里忽然猛地一痛,紧接着便不发不可收拾地彻底疼痛起来。    “怎么回事?”苏愚捂着肚子,疼得浑身都是冷汗。    但是精神上的疲倦,让她不想挪动地方。又过了一会儿,疼痛不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更加难以忍受起来。    她有些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而就在这时,她忽的想到从前的自己,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估计会静静等待着更加严重的身体反应到来,白了就是等死。    她又重新坐了回去,闭上眼睛,似乎在享受着疼痛。    “你在干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一道怒喊。    紧接着苏愚便感到自己被一个男人抱了起来。    其实在听到声音那一瞬间,她就知道来人不是楚蔺生,可这时她也开始变得不自信起来,睁开眼睛想要确认,到底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可是眼皮忽然变得有千钧之重,无论怎么努力都睁不开。    越是睁不开,她就越是想睁开眼睛看看,就那么和眼皮子拗上了,最后竟然急得留下了眼泪。    楚乐抱着苏愚一阵狂奔,周边的景物全都发生诡异的弯曲,然后成为线状向后掠去,只是速度达到极致的时候才会看到的景象,但他显然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他来到苏愚家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人,还以为她出去了。就在他即将离开的时候,却明锐地听到一声难受的*。    那声音很轻,但他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是苏愚的声音,于是就在卫生间发现了已经陷入昏迷的苏愚。    他一边加快速度,一边时不时低头看苏愚的情况,眼睛却被她眼角那一抹晶莹的泪水刺痛。    她这是哭了吗?看她悲痛的表情,是为了某个人?    他都不用猜,就想到了是因为什么。    楚乐一直派人观察着楚蔺生的行踪,虽不至于什么事情都能知道,但这几他的去处,他还是了解的。    而苏愚就那么地喜欢那个男人吗?为什么每个女人最先看到的都是他?    他烦闷地想着,抱着苏愚的手臂悠地收紧,在看到苏愚难受地皱眉之后,才觉得好受了些。    旋即,他诡异一笑。    真的是喜欢吗?可是他不喜欢你啊,你这样的优秀,在得知真相之后,就赶紧去报复。他最喜欢看到这样的好戏了啊。    然后他忽然转变了方向。    仅仅是十分钟之后,楚乐就将苏愚带进了一家医院。    这个医院位置相当隐秘,周围人迹罕至,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位置,估计很难发现。    而医院的大厅里也不像其他医院那样喧闹,甚至很难看到一个人。    楚乐抱着苏愚进来之后,立刻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一群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    “呦,这是怎么了?让我看看这是谁啊?竟然有这份尊荣,让你亲自抱进来。”    为首的一个男医生开口调笑,只是在看到楚乐凌厉的目光之后,悻悻地撇撇嘴。    “那么凶干嘛?看看又不会死。”    “少废话,快给我把她治好!”楚乐失去耐性,语气凶狠地道。    男医生也意识到苏愚病情的严重,当下开始认真工作,与刚才嬉皮笑脸的样子判若两人。    苏愚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在海上一样,浮浮沉沉,心口一直有着接近窒息的闷痛感。    最后,她终于将脑袋突破水面,脑子里瞬间变得清明。    她瞪大一双浅褐色的眼睛,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这是一间装修很温习的房间,但是从一些设备上,还是能看出是一间病房。    她这才想到自己生病了,条件反射去捂自己的肚子,却发现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病号服,没有去管是谁给自己换的衣服这样无聊的问题,而是走到窗前,看了看外面的景色。    然后发现除了漫无边际的绿色植被之外,什么信息也没有得到。    随后,她走出病房,在走廊里走着,有点像是漫无目的,又像是再找什么人。    走廊两边的病房都是关着门的,偶有几个没关门的,里面也是空无一人。    而当她正准备放弃往回走的时候,却看到一间病房亮着灯。    鬼使神差的,她放缓脚步走了过去,发现门虚掩着,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她将门轻轻推开一条缝,然后探头看去,紧接着便浑身一僵,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无法理解的东西。    她慌张地退后两步,然后猛然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钻进被窝里。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看到自己?!    没错!刚才的那间病房,里面有着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虽然没有完全看到正脸,但那不话时宁静的气质,以及脸上的弧度,不就是每次自己照镜子时看到的样子吗?    她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和自己长得一样?    苏愚最近心理波动太大,她忽然就不想再继续坚强下去了。    她缩在床上,虽然身体已经不再疼痛,但精神却像是被人狠狠抓着一样,怎么也放松不下来。    但是脆弱了一会儿之后,她的猛地睁开眼睛,已经重新回到那个冷然的样子。    这个女人出现在这里定不是偶然,估计是有人故意想要她看到。否则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来到这里之前的记忆虽然模糊,但她能判断出来,那个人并不是楚蔺生。    难道,又是内家针对楚蔺生的一场阴谋?    呵,她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他。    真的是很讽刺啊。    她甩甩脑袋,决定不再思考,如果那人有什么目的,自然会有收的时候,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