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心里心外

第二百三十五章 心里心外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神经病?    苏愚楞了一下。    她仔细回想着玉卿荧的样子,是很标准的名媛范儿,虽然对她的恨来得很莫名其妙,但其他方面表现的都很正常。    那么她的神经病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她丝毫不觉得楚蔺生的是假话,所以在考虑问题的时候,直接将玉卿荧当做了一个真正的神经病人来看。    据现在的法律对神经病人犯罪是不追究的,那么这个害死阿生的罪魁祸首岂不是要逍遥法外了?    不过,她从里没有想过通过正规渠道去报仇,只是对这一点有些不爽罢了。    楚乐在过那些话之后,就一直在观察苏愚的神色,希望从她脸上看到类似失望愤怒或者嫉妒的情绪。但可惜的是,苏愚一直都表现的太平静了,即便是皱眉,也能轻易能够让人看出,她在乎的并不是楚蔺生要娶其他人这件事,反而像是置身事外一样,在思考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楚乐忽然句产生了挫败感,难道苏愚和楚蔺生并不是他想象的那种关系?    随之而来的,则是些微的欣喜,这样岂不是他可以趁虚而入?当然,即便苏愚和楚蔺生真的是情侣关系,他相信以自己的魅力,也能够让苏愚移情别恋!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比楚蔺生差!    “这样诋毁自己的未婚妻,表弟就不怕弟妹不高兴吗?”楚乐问道。    在座的都知道,他话中的未婚妻和弟妹指的是一个人,当然都不是苏愚,而是玉卿荧。    对于这种很明显的挑拨,莫是楚蔺生,就算是苏愚也是一笑置之。    如果两个人的感情能够通过别人简单的几句话就挑拨开来,那么只能明这感情并不是真实的。    苏愚虽然自认对楚蔺生还没有爱到死去活来,顶多也就是感觉他很特别,在他身上有着很多点在吸引自己靠近而已,但也相信楚蔺生对玉卿荧的事情能够处理的很好。    没见他现在正从容不迫口嘬着咖啡呢吗?    就连睫毛眨动的频率都显得那么淡定,她怎么好意思去怀疑他?    虽然第一次在海城的时候,玉卿荧通过他的人差点要了自己的命,而他事后也没有对自己进行必要的解释。虽然第二次去海城的时候,他和玉卿荧表现出来的关系暧昧。    但是她就是相信他。    这种心理很矛盾。    一方面无法忘记自己曾经受过的伤害,一方面又主观地将他放在了最坦荡的位置,哪怕是一丁点的猜忌都会让自己觉得是亵渎。    就像那刚刚知道楚行就是楚蔺生的时候,虽然自己明明恨死了楚蔺生,并且一直以来都将他放在敌对的位置,但一旦这个人和自己喜欢的那个人重合,即便之前两人之间有着巨大的误会,她也只是用了一瞬的时间就原谅了他。    她不知道别人喜欢一个人是怎样的,但以她从来不愿意委屈自己的性格,既然已经确定自己喜欢上一个人,那么就会给予他最大的信任。    这一点不仅仅体现在爱人的选择上,在亲情上也是如此。    就比如苏龙,虽然在刚开始的时候有些难以接受,但她还是在最短的时间内选择了接受。    而处理生虽然不知道苏愚的具体想法,但既然是他自己相中的女人,必然不会因为这点事就和自己闹矛盾,所以在楚乐用玉卿荧的事情挑拨离间的时候,他没有对着苏愚去解释。    他相信她会相信他。    楚蔺生一杯咖啡已经喝完,修长白皙的手指异常稳健,食指弯曲,勾着杯子的把手轻轻放在茶几上。    即便是这样简单的动作,也显得异常优雅。    苏愚虽然面无表情,但看着这个男人每一个动作,都似乎是专门用微尺量过似的美得那么标准却独特,心中早就仿若春风拂过大地,萌出了一大片的绿芽儿。    楚蔺生没有再话,只是杯子与茶几相碰,发出轻微的一道声响,虽然微不可查,但不容忽视。    楚乐看着那个孤独立在茶几上的咖啡杯,抿了抿嘴唇,幽深的眸子里闪过恼怒羞愤的神色,最后冷哼一声站起来。    却又像是不甘心似的,对着神色坦淡没有给予他一个目光的楚蔺生道:“话我已经带到,你应该感到荣幸,是我而不是那帮老头子中的任何一个来通知你这个消息。”    然后冷着脸向外走去。    苏愚本来以为两人的谈话还要进行很长一段时间,毕竟虽然没有参与过这种层次的对话,但电视剧或者里不都写了,高手过招,都喜欢故弄玄虚,光是废话都要一大箩筐。    可是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楚蔺生只不过喝了一杯咖啡,连嘴都没怎么张,楚乐怎么就走了?    回想几个月前那一次见面,楚乐给她的印象那么可是牛逼哄哄的,好歹也是楚家这个大家族中神秘内家的家主,怎么就这么憋屈地走了呢?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这样想着,苏愚就好奇地看着楚蔺生,一脸求教的样子。    楚蔺生被她看得一半脸颊发烫,但为了自己高深莫测的形象,停顿了半秒才看向她,被她带着无辜求知欲的样子逗得笑了一下。    “真正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和人谈话有一个规矩,不管是怎样繁琐的事情,时间必须控制在我喝完一杯咖啡的时间内,我将空杯子放下,也就意味着此次谈话的结束。”他耐心地解释道。    苏愚没有话,只是用一种很是怪异的目光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挪开了目光。    楚蔺生不知道苏愚这是什么意思,难得心虚地问道:“怎么了?”    “你不觉得这样很装逼吗?”苏愚往沙发上一靠,淡淡答道。    “咳……”楚蔺生听到她直白中带着些微鄙视的回答,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光滑健康的脸颊上浮出极浅的一层红晕。    “这是工作需要,规矩越强硬下面的人办事效率就越高,如果我表现的太过平易近人,会浪费很多时间。危险的感觉更能开发出人的潜力。”    苏愚对此没有意义,她之所以那么,只是觉得这种霸道总裁范儿出现在朝夕相处的楚蔺生身上,让她有些不适应所以想要吐槽一下而已。    楚蔺生和苏愚的相处模式一直都是平等的,所以难得见到他在外人面前的样子,新奇是必然的。    而他这种仅仅一个动作就能让人就范的厉害样子,让苏愚莫名地有些骄傲。    她目光含笑地看向他,“我还以为外面传言的你是不真实的,原来我面前的你才是不真实的。”    “不管哪一个都是我,哪里就不真实了,只是一个人的心就那么大,里面能装进的人不多,自然要区别对待。”    楚蔺生这句话的时候,是看着苏愚眼睛的。虽然是很平常的话语,就连稍微华丽一些的修饰词都没有,甚至他的眼神也没有多么的神情,就那么平平淡淡的,但是在这样的场景下,莫名地有些浪漫。    苏愚心想什么才是浪漫呢?    是捧着一大束鲜花在人山人海中表白?还是一场壮观的生日烟火?亦或者精美温馨的烛光晚餐?再不然一颗昂贵异常的求婚戒指?    都不是……苏愚想,就这样未经任何准备,发自内心不经意间出来的情话,才是浪漫最真实的诠释。    顿时,她就感觉心中某个独特的角落,忽然被触动了那么一下。    不过感动归感动,有些事情还是要弄明白的。    她低了低头,实际上是压下心中的触动,然后问道:“玉卿荧是在你心房的里面还是外面?”    这是接着他刚才那句话的,她虽然相信他不会辜负自己,但既然是与他同时与自己有关的人,她就有必要知道的更详细些。    虽然有时候等待对方主动解释比较好,但她觉得自己开口更能表现出自己对此事的重视态度。    楚蔺生早就做好了她问的准备,更何况他和玉卿荧之间本来就没什么,所以很详尽的把他自己和玉卿荧之间的关系和苏愚了一遍,其中也包括上次在海城那场宴会,为什么玉卿荧会是他的女伴。    他的语速不快不慢,是很适合倾听的速度。    再加上他浑厚自然的语调,以及纯美的音色,苏愚很是享受。    这一讲就是半个时,一直从他们最初的相识到后来如何相处,乃至玉卿荧如何喜欢他,都的清清楚楚。    原来楚家和玉家是世交,而在他们很的时候,玉卿荧就经常去楚家玩耍,也是那个时候,她就喜欢跟在楚蔺生身后跑。    如果一直这样发展下去,苏愚觉得可能就真的是一个青梅竹马两无猜的故事了,然而后来楚蔺生被歹人绑架,从七岁开始,进行了长达十六年的流浪生涯。    就算两人之间真的有什么,这么多年过后,楚蔺生也不记得有这么一号人了,更何况他本来就对玉卿荧不感兴趣。    在他二十三岁回归楚家的时候,玉卿荧就开始缠着他,并且借着两家交好,不断给他施加压力,让他不得不带着她出席各种场合。    当然,楚蔺生并不是那么好威胁的人,但她的存在,让他弄够摆脱狂蜂浪蝶的追逐,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苏愚的出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