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我没动脚啊?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我没动脚啊?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闻言,苏愚将自己和苏虎相认的过程简单叙述了一下。    当楚蔺生得知,两人竟然仅仅是样貌就相认的,觉得很是惊讶。    他之前见到苏虎本人的时候,虽然也惊异于他和苏龙长相的相似,但并没有放在心上。这可能就是亲人之间的感应。    随后,苏愚看向楚行,问道:“你的楚乐,是楚家内家的家主?”    “对,就是他。”楚蔺生点了点头,实际上他最关心就是这个问题。    虽然他知道楚乐要和苏愚合作,但具体的合作内容,以及是否已经谈成功,他都不了解。    而且大年夜的时候,楚乐的话他一直放在心上。    以往楚家的惯例,外家家主初梦之后,内家便会通过那面镜子里的信息,率先找到这个女人,然后通过各种办法,让她为内家做事。这也是一种内家牵制外加的手段。就连楚蔺生的父母也没有逃过这样的命运。    当年楚蔺生的父亲楚东平,也有着和楚蔺生一样的心思,就是破坏内家那面镜子,或者在内家之前找到初梦中的女人将她杀掉。    这种事情在以前的家主身上也经常发生,但楚东平终究是没有成功。最后内家率先找到了他的初梦百里靓,然后通过内家特殊的方式,在其身上植入了对内家的忠诚度。    随后将百里靓推出到人前,公布其初梦的身份,迫使楚东平取了这个自己既不喜欢,又早已成为内家傀儡的女人。    值得一提的是,百里靓就是帝国世家之一百里家的人,而她另外一个身份则是百里邺的亲妹妹。    据当初百里邺和百里靓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但是百里邺死后,百里靓竟然没有表现出一点的伤心,在楚家做着她的当家主母,心中除了帮内家牟利,平衡两门之间的关系,再也没有其他身为一个人的感情和**。    这种被内家改造过的女人,比之生育工具还要悲哀很多。    楚蔺生想到自己母亲对生活麻木的样子,不由便心中一紧。    如果楚乐成功,那么苏愚也会变成那样,这是他最不能忍受的事情。    苏愚并不知道楚蔺生在担心什么,她对楚家的事情了解的还很片面,并不知道这个大家族之中隐藏着的肮脏和**。    她得到楚蔺生的确认,就开口道:“他告诉了我初梦的事情,她我就是你的初梦,而你想要杀掉我。”    这句话的时候,苏愚嘴角挂着一丝戏虐,等待看楚蔺生如何解释当初的事情。毕竟他刚开始想要她的命是真的。    楚蔺生闻言往沙发上一靠,眼睑低垂,密匝的睫毛将目中的神色掩住,没有透给苏愚丝毫。“你的命,你的人,都是我的。”    他语气的平淡,但在这安静的环境中突兀响起,就是有着令人无法忽视的霸道和强硬。    苏愚一愣,楚蔺生从没有用过这种语气和她话    他对她,从来显露出来的都是带着不正经的强势,虽然在百里家和阿生的事情上,他还表现出了迁就和宠溺,但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过一句话    她的命,她的人,都是他的?    多么不可理喻的法,但苏愚忽然就被他撩到了。这个时候哪里还在意那已经过去的事情?剩下的只是他的音容笑貌。    虽然这个楚蔺生没有看向苏愚,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动作。    但苏愚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心中却在想着,这个男人是自己的……    自己的男人?    这个一米九的大高个,站起来能够给人无限压力,神秘莫测,优秀异常的男人,是属于自己的?    一连几个轻微的疑问出现在脑海,同时出现的,还有因为这个想法,而涌起的些微激动。    她向来什么都是浅浅的,即便是这样心动的时刻,心中的感觉也是有些微不可查的。    但她还是敏感地捕捉到了,因为这样的时刻她曾经有过好多次。    一次是微不可查的,那么两次、三次、四次呢?    这么多次积累下来,她发现,她已经对这个男人心动了。    她抑制住自己有些激烈的心跳,然后意味不明地点了点头,就当刚才的对话没有发生,而开始了下一个话题。    “他还是你动用了内家的人害死阿生,然后嫁祸给他,让我与他合作对付你,为阿生报仇。”    只是没等楚蔺生什么,苏愚就又道:“当然,现在我已经排除了你的嫌疑。只是……”她看向他,“阿生这件事,究竟是谁做的?简萌现在又在哪里?”    而楚蔺生这边,他那句话的很带感,但实际上他内心是有些紧张的。毕竟是第一次对女人正式表露心迹,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所以他在听到苏愚转移话题,出楚乐污蔑他的事时,并没有太大感触。    可是苏愚接下来一句,虽然只是简单的叙述,但话语中对他的信任表露无疑,这让他觉得,自己的付出终于是没有白费,这个比自己还心冷的女人,终于开窍了。    他深深地看了眼苏愚,然后同样将这种些微的激动压下,然后针对她的问题进行回答,“这件事怪我,我一直将目光放在楚乐身上,却忽视了身边的人。阿生的死,是玉卿荧勾结楚乐身边的人做的,不过这件事经过了楚乐本人的允许,否则谁也别想从他身边调人。”    苏愚一直以为玉卿荧只不过是楚蔺生的一个追求者,充其量就是具有世家姐的身份罢了,没想到,她竟然歹毒至此,并且和内家还有勾结。    “楚蔺生,这事是你惹出来的。”苏愚声音阴沉着看向他。    确实如此。苏愚已经差不多想明白,玉卿荧为什么会对阿生下手了。    阿生和玉卿荧只有过一面之缘,这个她曾经得到过阿生的确认,而玉卿荧之所以会对他下狠手,无非是因为她喜欢的楚蔺生和自己关系亲密,而自己阿生又是自己最亲密的人。    可能是为了让自己痛苦,所以没有再次像海城那样对她本人下手,而是选择她身边的人,这样不仅能让她更加痛苦,而且还会对楚蔺生产生怀疑,真的是一举两得。    虽然这样解释有点勉强,但苏愚一直觉得玉卿荧脑子不太正常,能够在不确定她和楚蔺生关系的时候,就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也不是不可能。    更何况,只有这一个解释比较得通。    楚蔺生听到这句类似埋怨的话,忽然扭身一只手搭在苏愚身后的靠背上。    他没有挂着那惯常的笑,实际上从这次见面开始,他就卸去了那一层看似儒雅的伪装。他面无表情的,但一双眼睛却表露出十分复杂的情绪。    “对此我很抱歉。”他,“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苏愚闻言一阵苦涩的笑,“可是无论怎样,阿生都不可能再活过来了。楚蔺生,这个账,我会和你算一辈子。”    阿生这件事,苏愚总要找到一个发泄的对象,即便这样对楚蔺生不太公平,但追其根本,他也不冤枉。    楚蔺生深知苏愚所想,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你已经做好和我过一辈子的打算了。”    着,就拦住苏愚的肩膀,往自己的怀里带。    苏愚今在会议室已经被他欺负够了,不想再来一次,于是直接起身,冲开他的胳膊站起来。“你要事就事,别动手动脚的。”    楚蔺生看了看自己脚,无辜道:“我没动脚啊?”    苏愚:“……”    这时,楚蔺生的手机响了一下,应该是短信的提示音。他看了一下手机,就对苏愚道:“你帮我去一趟门外,阿烬被拦在外面了。”    “干什么?”苏愚皱眉问道,她发现自己完全搞不明白他的脑回路,一出是一出,都这么晚了,又叫阿烬过来干嘛?    谁知楚蔺生勾唇露出一个些微痞气的笑,道:“你打算一直让我穿这个?我里面可是真空。”    苏愚这才想起来,他今本来肯定没有想到会住在这里,所以衣服什么的,都没有带过来,原来叫阿烬是来送衣服的啊。    不过听到真空两个字,苏愚好奇地瞥了一眼他的那个地方,虽然只是淡淡且迅速的一眼就挪开,还是有些心虚地脸红了一下。    这一眼同样没有逃过楚蔺生的注意,他被苏愚这忽然且大胆的动作搞得一愣,随后就有些好笑地看向她,顿时就见苏愚的脸更红了。    不过苏愚是谁?这种尴尬当然难不倒她。    虽然脸上的颜色已经出卖了她的不自然,但她还是若无其事地向门口走去,用很平静的语气,似乎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对楚蔺生道:“我这就去。”    然后就出去了。    走出门外,摆脱楚蔺生戏虐的注视后,见到周围没有人,苏愚伸手用指尖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到上面的温度确实比平时的高。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体验,感觉很微妙。    她一路走到庄园门口,虽然值夜的人有很多,但没有一个来阻拦她的走动,应该是苏虎已经将她的身份公布出去,所以她现在也算是苏家的半个主人。    来到门外,除了送衣服的阿烬之外,苏愚还见到了张十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