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爽!

第二百二十二章 爽!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苏虎顿时一噎,提起的气半缓不过来,差点让他噎过去了。    他看了看楚蔺生,又看了看苏愚,发现两人都是隐藏情绪的高手,他竟然什么也看不出来,不过既然苏愚自己都这么了,他这个做叔的也不好多呆。    只是他对楚蔺生不放心,于是对苏愚道:“大侄女儿,我就在门外守着,如果他干欺负你,你就直接大叫一声,我立刻让他好看!”    然后对着楚蔺生冷哼一声,才出了会议室。    当会议室的门咔嚓一声关上的时候,苏愚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一个巨大而深沉的黑影就向她笼了过来,紧接着便是旋地转。    下一刻,楚蔺生整个身躯便压在了她的身上,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凶猛而热烈的吻铺盖地袭来。    直到又过去了两秒,苏愚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刚才被楚蔺生拽起推倒在了会议桌上,此刻后背传来的冷硬感觉,一如她冷硬的心。    反映过来的瞬间,她便拼了命地去反抗。    只会此时的楚蔺生不是以往的楚行,那吻带着毁灭地的气势,不没有丝毫怜惜。枉她使出怎样的手段,都不能阻止。    没有过一会儿,两人唇齿间就充满了血腥味,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亦或者两者都有。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而持续了多久,苏愚就反抗了多久,没有一丁点妥协下来的意思。    当楚蔺生终于松开苏愚已经被他蹂躏得不成样子的红唇,手脚依然被禁锢着的苏愚目光中带着狠劲儿,张嘴便恶狠狠咬在了他的下巴上。    她用出了吃奶的力气也不为过,而楚蔺生只在刚开始的时候条件反射往后退了一下,然后便不再躲闪,任由苏愚咬着。    顿时,更加浓重的血腥味传出,楚蔺生忽然一低头,挣脱了苏愚的咬合,再次擒住她的唇瓣,开始了又一轮狂风暴雨般的亲吻。    终于结束,楚蔺生和苏愚都累得气喘呼呼。    楚蔺生依然压在苏愚身上,眼神幽深地看着她。    苏愚终于得到机会开口话,第一句就是带着怨气的一个字,“滚!”    楚蔺生没有滚,只是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愚缓了好半,才从桌子上爬起来,她坐在桌沿儿上,比楚蔺生高出大半截。    看着他餍足的样子,苏愚心中莫名火气,直接伸脚踹在了他的肩膀上。他的身体和椅子一起向后倒去。    嘭一声,楚蔺生就仰躺在了地上。    如果认识他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得下巴掉下来。    楚蔺生那是谁啊,即便是他随意的一个化名,都能拥有灵机公司这样的成就,本身更是楚家至今为止最年轻的家主。    多少人因为他的这两个身份对他崇敬有加,而且因为其身份的神秘性,除了楚家核心人员,没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    可即便是这样,大家也知道楚蔺生阴晴不定的性情,虽然被楚家老爷子改造了几年有所收敛,但在为人处世上依然秉持着狠辣果决的作风。    可是这样一个宛若神祗一样的人物,竟然被苏愚一脚给踹倒在了地上。    这……这简直太惊悚了!    但是作为事件的当事人,楚蔺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样,仿佛苏愚这么做是应该的一样,甚至还有点习惯的意味在里头。    这不是苏愚第一次踹他,当初他脑袋一热假装受伤去苏愚家找同情的时候,就被她一脚踹出了门。    所以他非但不生气,甚至还有点变态地怀念这种滋味。    在他倒下的那一刻,苏愚并没有就此而至,紧接着一跃而下,跨坐在楚蔺生身上,开始对他拳打脚踢,嘭嘭嘭的声音就像打在沙包上一样。    虽然苏愚现在没多大力气,但落下的拳头依然不容觑,没一会儿楚蔺生就变得鼻青脸肿,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如果他此刻对着别人出自己的身份,百分百没人相信,人家一定会:“嘁!骗谁呢!”    最后,苏愚终于打累了,直接在楚蔺生身边的地上躺下,躺得四仰八叉,没有一点形象可言。    而楚蔺生也好不到哪儿去,于是两人就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和谐。    “嗤!”然后,楚蔺生忽然笑了起来,那一声很短促,但蕴含的感情十分复杂。    他呲着牙从椅子上爬起来,然后靠坐在墙根,一只腿支起,用大拇指蹭了蹭嘴角的破皮。道:“爽!”    闻言,苏愚扭头瞪了他一眼,眼神冷冰冰的。    这时,两人之间的*味儿才彻底消散。    苏愚也从地上爬起来,同楚蔺生一样,坐在了墙根。    “给我个理由。”沉默了一会儿,苏愚道。    楚蔺生看向苏愚,嘴角一扯,“这个来话长,我们回到帝都后慢慢。不过有件事你要知道。”    苏愚看向他。    “楚青的死和我有关。”他。    苏愚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心立刻又掀起一番大浪。    他这是承认自己害死了阿生吗?他怎么敢?    只是还不等苏愚进一步多想,楚蔺生立刻又道:“但不是我做的,也不是我指使的。”    苏愚被提到一半的心情又忽然顿住。    她一直都觉得是楚蔺生害死了阿生,也一直将他当做了最大的敌人,只等着有一能够亲手杀了他。    可是当楚蔺生变成楚行,当他亲口告诉自己他和阿生的死无关的时候,她立刻不就恨了。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当刚刚知道楚蔺生的真实身份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的恨并不会因为其身份的改变而出现任何的变动,可是稀客楚蔺生一句平静到不能再平静的解释,她竟然就这么相信了。    什么仇啊怨啊的,全都不复存在,她就是相信他的话。    可是随之而来的,则是深深的迷茫。    阿生的死她需要有个人来顶罪,既然不是楚蔺生,那会是谁?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她该报的仇还是要报,只不过要将对象转移了而已。    她对着楚蔺生道:“总要有人为这件事负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