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二百一十一章 x国,十三

第二百一十一章 x国,十三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个人就是简萌。    直到现在,苏愚依然无法确定简萌在阿生这件事上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他的死,到底是不是她造成的。    虽然种种迹象显示简萌的不正常,但苏愚还是在心里给她留下了一个解释的余地,她主观上不愿意相信简萌的背叛。    虽然她知道,即便简萌真的做了对不起阿生的事,也一定是被胁迫,不会是自愿,但这样的结果是谁都不能承受的。不管过程怎样,阿生已经不在了,这件事如果真的是她做的,苏愚做不到原谅。    所以她在等,不能就那么给简萌判了刑,等待她亲口告诉自己真相,亲口为自己澄清。    洗漱完之后,苏愚立即给暗组的张打了个电话,询问有没有简萌以及她家人的最新消息。可是得到的依然是没有。    将电话挂了之后,她调整好心情,将这件事重新埋在心里,然后从主卧出来。    张十五虽然没有一大早去苏愚的卧室等着她醒来,但却守在她的门口,对着关闭的门板翘首以盼。    此刻苏愚打开房门,就看到他靠在门边,将脑袋伸出来的样子。    “早啊。”苏愚打了个招呼,然后下楼往厨房走去。    既然有人欣赏自己的厨艺,苏愚还是很乐意亲自下厨的。虽然她自己做的饭自己都觉得难吃。但看着张十五吃的那么开心,她也就不会在意那些细节了。    简单地做了早饭,苏愚和张十五吃完之后,苏愚没有急着让张十五去刷碗,而是看向他,问了个问题。    “十五,你昨是不是见到了什么特别的人?”这也是她昨就想问的问题,只是张十五一回来就去睡觉了,她没有找到机会询问。    张十五闻言,目光立刻就有变得不一样了。    他一双眼睛晶亮地看向苏愚,乖巧地点了点头。    苏愚心道果然如此,正要继续询问,但想到张十五话有困难,就带着他来到书房,从墙角堆着的各种纸张中抽出一张a4纸放在他面前,然后又递给他一根笔。    “把你想到的事情画下来,这对我很重要。”她看着他的眼睛道。    张十五立刻拿着笔趴在地上,开始回忆昨的场景。    那时,萧翕派人将他带走,是想要给他一堆吃的,让他自娱自乐。    那个带路的人起初还很正常,但当把他带进一个房间之后,就忽然对着他露出诡异的神色。    张十五虽然不懂人情世故不会话,但不代表他傻,实际上他很聪明,而且对危险有着超乎常人的判断力,否则也不可能成为斗兽场上第十五个猎人。    当他感觉出那人不对劲的时候,立刻摆出了防御的姿态,可是那个人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而是看着张十五了两个词语。    这两个词语听上去没有任何得了联系,更像是随口胡的样子,可是他在完之后,又对张十五道:“你把我刚才的告诉苏愚,她会知道是什么意思。”    张十五虽然不知道那两个词代表了什么,但最后一句话还是能听懂的。    正在他思考这句话什么意思的时候,完话的那个人竟然诡异地消失了!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竟然可以凭空消失,所以内心十分震惊,震惊到完全忘记屋子里那些食物,直到被人领走回到苏愚身边,都还回不过神儿来。    以他的眼界,并不知道这是异能者的身法,还以为自己是见到了鬼怪,或者神明。在感到恐怖之余,还有一些向往。所以才有了那么丰富的神色,被苏愚一眼看出了不正常。    之所以没有告知苏愚此事,是因为他不知道要如何表达,也不确定苏愚会不会对这件事感兴趣,所以就埋在了心里,当成自己的一个秘密。    只是想到对方让自己把那两个词语告诉苏愚,他就用了一晚上时间思考,如何对苏愚表达出来,是画出来?还是复述出来?    此刻既然苏愚想要知道,那么他直接将自己想了一晚上的成果在纸上画了出来,只是他只画了那个人的长相,至于他的话,他没法画。    于是在将那人的肖想画完之后,他仰头看向苏愚,张了张嘴,尝试着发了几个散乱的音节,之后似乎才找到诀窍,开口道:“x国……十三。”    虽然是第一次尝试这么多的话,但他发音出奇地标准,将那个人告诉他的两个词复述的很完全。    完之后,他就目含兴奋地看着苏愚,既有等待着夸赞的希冀,又有对这两个词背后意思的好奇。    苏愚听到他的声音,先是一愣。    张十五长相十分清纯秀气,白净的脸上,一双眼睛亮晶晶地很是好看,如果不是他的个子太高,以及脖子上明显的喉结,很容易让人把他当成女孩子。    他的声音中带着中不出的沙哑,却听的人很舒服,并不阴柔,反而透着阳刚和磁性,将与他的样貌正好有点互补的韵味。    苏愚先是被他的声音惊艳到,紧接着意识到他出的两个词语是什么之后,真个人都是一僵。    从头到脚都被定住了,就像有什么久远的回忆一下子将她笼罩,整个人的魂魄都随着记忆的被唤起,而穿越到了过去似的。    “你……你什么?你……你再一遍……”几秒钟的时间过去,她忽然红着眼眶一把抓住张十五的胳膊,语气有些激动有些不确定地道。    张十五被她的样子吓到,半发不出一个声音。苏愚着急得用手掌揉着自己的头发,强压着心中的激动,用尽量柔和的语气又了一遍:“你把刚才的再重复一次,十五,你再一次。”    张十五也在努力发声,苏愚态度的转变让他受到鼓励似的,试着张了张口,然后重复道:“x国,十三。”    “十三……十三……”苏愚重复着这两个字,似乎这个数字代表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即便是她在听到之后都无法保持镇定。    她踱着步子在书房里来回走动着,嗒嗒的步子仿若心脏跳动的频率,是那么清晰而带着急迫。    不知道走了多少圈之后,她才停下来,随手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书,走马观花地翻了翻,然后意识到自己没想要看书啊,就啪地扔在了地上。    最后,她站在窗边,将窗户拉开,一阵初春携着淡淡花香的凉风吹来,让她有些燥热的心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看着窗外区的绿化,已经开了很多花树,红的、粉的、白的、黄的,各种颜色的花朵配合着春嫩绿的枝桠,生机无限,充满希望的感觉。    是啊,充满了希望。    她最近的心情一直是压抑着的。阿生的死,以及与楚行之间的变故,让她忽然间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对什么事都失去兴趣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除了给阿生报仇,竟然想不出任何有意义自己又想做的事情,可是又因为苏龙的存在,让她不得不装出一切皆好的样子,反而因为这样更加显得疲惫。    此刻,她看着窗外充满生机的景色,想着十三这个特殊意义的数字,浑身的疲惫都顷刻间散去,仿佛未来一下子就多出了无限种可能,再也不是单调的灰黑色,而是像窗外的花树一样。    红的、粉的、白的、黄的,姹紫嫣红,缤纷多彩。    半晌之后,心中的激动渐渐退去,她才回到屋内,拿起张十五画的肖像看去。    这个人她并不认识,想来只是个传话的,并没有太大意义。    她看向张十五,问道:“还有其他事吗?”    张十五想把那人忽然消失的事情出来,但是这次就不知道怎么表达了。    刚才能将那两个词叙述出来,只是因为他能将对方的话学出来,但是这种将意一件看到的事描述一遍的事,对他来还是分困难,而这个场面他又不知道要怎么用画来表达。所以就对着苏愚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可的了。    苏愚这里,还处在兴奋的时候,所以并没有注意这个细节,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两个词上。    十三这个数字对她来十分的熟悉,就像代表了她猎人序号的十四以及张十五的十五一样,这个十三同样是一个猎人的序号。而且是个比苏愚更厉害,更早的一个猎人。    他对苏愚有着特殊的意义,是她这么多年来,从来不敢提起的一个过往。    当年那场大雪,那个被凉席卷着的冰冷尸体,让苏愚以为他已经死了。可是此刻这个消息,让她重新燃起了希望,他……是不是没有死?    她猜测,消息的那端,会不会就是十三本人?而他现在就在x国?    他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死而复生?既然没有死,又为什么不告诉她?    她现在心情很复杂,但有一点很明确。    那就是她要去找他!    这个世界上,除了十三和她本人,没有人知道她们之间的事情。既然能够传信给她,必然是和十三有着亲密的关系,甚至就是他自己发出的消息。    这个猜想,让她忽然心跳加速,恨不能立刻马上就出现在x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