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二百一十章 那一刻的眼神

第二百一十章 那一刻的眼神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苏愚洗过澡之后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最后索性睁开眼睛,盯着花板开始发呆。    然后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猛地坐起来。    她将目光在室内环视了一周,然后定在衣柜的地方,随后起身下床,将衣柜打开。    里面除了她自己的一些衣物外,竟然大部分都是男人的衣服。    她面无表情地将这些衣服全都从柜子里拿出来,在地上摆了大大的一片。    最后,她开着柜门,就那么直接坐在地上,蜷起膝盖看着这些衣服继续发呆。    这些衣服有的是楚行换过的,但大部分还是没有穿过的。    苏愚将每一件都看的很仔细,似乎在透过这些衣服看着楚行本人一样,她目光幽深,不知道是不是在想以此来看清楚行的本质。    但势必是徒劳的。    即便楚行此刻站在她面前,她也无法得知他心中所想。    他就是那样一个人,深不可测,却又给你一种很亲近的感觉,恨不能将自己的一切都告诉他,可是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竟然对这个男人一无所知。    他就像一个梦,忽然出现,忽然消失。    闭上眼全是他的容颜和点点滴滴,睁开眼,却什么都捕捉不到。    苏愚做事一向是很直接的,因为这个性子,即便是吃亏也是吃的明明白白。可是在楚行这里,她竟然吃了这么大一个闷亏,就像一榔头敲打在她的心脏上,用不着多大的力气,就能让她胸闷气短吐出口血来。    只是这血外溢不了,全都闷在胸腔里,只能她自己感受的到,和别人,无以言。    衣服太多,苏愚从柜子里拿出两个备用床单,才将楚行留在这里的所有衣物全都打包。她一手拎着一个包裹,将这衣服送出了门外,仍在垃圾桶旁边,等着第二被垃圾车收走。    她仍的干脆,和刚才依依不舍看着它们的时候完全不同。    做完这些,苏愚才觉得心口的气顺了点,只是依然睡不着。    她忽的就想起来在海城的时候,阿烬的话。    他要见自己?还有话要?    她不是不好奇,但已经发生的那些事,让她无法心态平和地去和他交谈,既然已经将他判了死刑,那么再多的解释都是无用的。    不是她无情,也不是她果断。    想当初,她原谅萧翕所犯下的错误,只用了一瞬间。    接受苏龙的过程虽然曲折,但从一开始就没有放弃给他机会。    可是唯独楚行,他只在她身上犯了一个错,却被她直接给放弃了。    那是因为,她对不一样的人,有不一样的准则。    一笑泯恩仇,不打不相识,那只能是朋友。友情是包容性最大的一种感情关系,哪怕有再多的不和,只要对方有一种特性能够吸引住自己,那就可以成为朋友。    对于亲人,她无可奈何。这种最亲近的血缘关系,注定了她必须妥协。    但是对楚行的感情,不是友情也不是亲情。    这种感情包容性有时候很大,有时候很。    大的时候,哪怕对方有再多缺点,可能也会被自己当成优点。的时候,只需要一件事,就可能决裂。    那组藏在画中的数据,虽然是苏愚花费了很大精力才得来的,但不见得就会比楚行这个人更重要。    她看中的,是楚行有没有在这件事上利用她。    目前看来,即便他没有利用,有难言的苦衷,但有什么事是不能直接和她的?既然都有闲心和时间去参加这没营养的宴会了,既然都能和女人**了,为什么不能给她一个通信,让她不要那么漫无目的心中忐忑地等待着?    从他拿走画开始,她等了他二十多。    从最初的隐隐兴奋和带着羞涩的激动,到最后心凉的彻底,只用了二十多。    她的心本来就很难焐热,这一升一降的过程,一下子就使得那温度降到了冰点以下,这结出的寒冰,恐怕是再难被捂化焐热了。    苏愚觉得自己现在很平静,哪怕是刚才扔衣服的时候,也都很平静,她只是有些睡不着,却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只是失眠是很烦人的,特别是这种她特别困倦,特别想要通过睡眠来麻痹自己,暂时逃过现实中烦恼的时候。    她抱着被子辗转反侧,忽的心中就升起一股难以抑制的焦躁感。    她紧握着拳头,就连脚趾头都紧紧地蜷着,想要用这种方式发泄出这种焦躁,只是效果不佳。    她只能低头一口咬在自己的手背上,牙齿因为用力,都有些颤抖起来。    这一咬她才发现,原来人的皮肤并不像想象中那么脆弱,她都用了这么大的力气,手背都已经这么疼了,却还是没有将皮肤咬破,只是留下两排青紫的牙印。    不过好在那股焦躁已经发泄出来了……    第二醒来,苏愚睁开眼的前一刻,就做好了被张十五吓到的准备,因为她想起来,自己昨晚又忘了将门反锁。    可是当她睁开眼睛才发现,张十五并没有出现在她屋子里。    难道是她的话管用了?再或者他还没有起床?    这样想着,苏愚就起来开始洗漱。    她一边刷牙,一边想到昨从十八楼出来时,张十五脸上的神色。    张十五是个单纯的孩子,心理所有的感情都写在脸上,那双眼睛就能够将一切心理活动表现得淋漓尽致。    他那一刻的眼神,带着不解、带着惊恐、带着好奇还带着兴奋。    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他无法解释却很厉害的人或事。    在这个敏感时期,苏愚会对身边一切看上去不正常的事情上心。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内家那群非人类就会将目光放在自己身上。    她倒不是怕被杀害,只是如果自己出了意外,阿生的死就会变得很没有意义,而这个世上,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去想念他,那样的话,就连他的生,都会变得和没有意义。    忽的,她就又想到了另一个人。    这些她一直在避免自己想到这个人,但是此刻,她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去想。    就像无法控制自己去想楚行一样,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她无法控制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