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二百零九章 太少了,吃不饱

第二百零九章 太少了,吃不饱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随后,萧翕派人将梁建德送往了茶园,又将张十五用食物支开,而他自己则和苏愚留在十八楼吃饭。    对于吃饭这件事情,苏愚一直都很纠结,每当肚子饿的时候,就会花费大量的脑细胞,去思考这顿吃什么,怎么吃,去哪儿吃。所以如果有人请客,她是很乐意赴约的。    既然已经身在十八楼,她本身也没打算去别处吃,所以很愉快地就同意了萧翕的要求。    现在色已晚,两人没有乘车,一起在昏暗的色中向一个方向走去。    萧翕撤掉了周围所有人,只有他和苏愚在一起。    大半的空已经被黑幕笼罩,只剩下西方一点残留的昏黄色,将目所能及的地方全都笼罩上一层神秘的阴暗色彩。    不得不,这种色调正适合十八楼这种地方。这里的建筑风格给人的感觉就是压抑和邪恶的,配合上这具有神秘色彩的光,会让人有一种处于人鬼交界的感觉。    与这诡异阴森的景色不同,苏愚身边的萧翕一身灰白的休闲装,白净的脸色透出阳光的感觉,不知道他因为什么事情觉得很开心,笑得有些没心没肺,嘴角的弧度也是纯粹的感觉。    苏愚即便没有扭头看不到这悦目的景象,但根据身边传来的愉悦气氛,也能推测出他的表情。    两人因为不着急,所以走的有些慢,也不知道是谁刻意放慢了脚步。    半晌之后,萧翕可能觉得这样干走路有些无聊也浪费时间,就开口找话题。“苏愚。”    只是他只叫了一个名字,就停了下来,从语气上能够听出这只是半句话,可是苏愚等了半都没等到下文。    她好奇地扭头看去,问道:“怎么?”    萧翕嘻嘻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觉,“没什么,就是叫着玩儿的。”    苏愚无语,也就不再追究这件事。    可是过了没一会儿,他又开口叫道:“苏愚?”    这次还待了点疑问的语气。    苏愚皱眉,本不想搭理他,但还是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想了想了紧接着又问道:“什么事?”    “没事。”谁知萧翕又是这样的回答。    这次苏愚已经有点不高兴了,但她深知萧翕的性情,所以也没太放在心上。    但又过了没几秒,萧翕竟然又叫了一次她的名字。    这次苏愚是真的有些恼了,她忽然站住,扭身看向萧翕,却没有开口话,只是用一双琥珀色的清浅眸子冷冷地看着他。    萧翕却没有被她吓住,嘴角的笑意很明显,似乎苏愚的反应愉悦了他,让他很高兴似的。    他和苏愚一起停下来,然后也将目光放在她的眼睛上、脸蛋上。    虽然色很暗,周围也没有路灯,但还没有到什么都看不到的地步。苏愚的一张脸蛋在这种不明显的光线中,却显出明显的颜色,白白的一张,浅褐色的眸子也因此变得深邃了不少,反而让整张脸显得更加立体。    萧翕单手插兜,微微弯着腰身,将自己的脸放在和苏愚相平的位置,睁着一双好奇又清澈的眼睛,仔细地将苏愚的表情观察着。    “苏愚。”他又叫了一声,只是这次却是有下文的,“我觉得你很可爱。”    苏愚微微一愣,这是她第一次听别人自己可爱,而实际上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不可能和这两字搭上边。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可爱了,直觉得萧翕是在拿她开玩笑,这些话只不过是一种消遣,于是她脸色又沉了几分,嘴角的软肉微微鼓起,典型的生气的样子。    可是这一幕落尽萧翕眼里,又引得他一阵浅笑,他伸出手指,趁着苏愚没有防备,用指尖点了点她脸上上一坨微微鼓起的软肉,入手的感觉柔柔嫩嫩的,和苏愚给人的气质完全不符,反而透着似水的温柔。    萧翕悠地就被这触感惊艳到了,顿时就忘记将手指收回来,竟然就这么愣住。    而苏愚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将他的手指握住。    只不过不是温柔的动作,因为接下来就听到咯嘣一声,是骨头错位的声音。    因为她动作太快,那痛感还赶不上苏愚收手的速度。萧翕是先听到声音,才知道自己的手指断了,最后才感觉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    “……次奥……”他疼得冷汗都留下来了,那只经常插在裤兜里的手难得地抽出来,却不是为了让人欣赏,此刻只是紧紧握住另一只受伤的手。    他将两只手抵在肚子上,弯着腰半才挺过了最疼的时候,然后看向苏愚。    因为他腰弯的太狠,此时竟然没有苏愚高,还要仰着头才能看到她的脸。    这张脸上的表情和之前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是淡淡的神色,仿佛刚才那丧心病狂的事情和她无关似的。    萧翕呲着牙好一会儿,才又咯嘣一声将骨头按回原位,当然又少不了一阵钻心的疼痛。十指连心啊,他这没一会儿就经历了两次,刚才所有的缱绻和胡思乱想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是不敢置信和对苏愚的不能理解。    他自认还是很有优秀的,苏愚怎么下得去手?    虽然这两句话真的没有什么必然的逻辑关系,但他此刻就是这么想的,于是看向苏愚的目光都带了些委屈和控诉的感觉。    这一切来话长,实际上也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    见萧翕终于不再用刚才那种让她不舒服的目光看着她,苏愚这才转身继续往前走,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多么让人伤心。    晚饭是在萧翕的住处吃的,餐厅被他让人静心修饰过一番,长长的餐桌上,摆放着烛光晚餐的所有必备物品。    红酒牛排,量少却十分精致。    看得出,他使用了心的。    苏愚这才想起来,他曾经和自己提过烛光晚餐的事,但被她拒绝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是来真的。    此刻看着面前典型的西餐,苏愚有些郁闷。她看向餐桌遥远的另一端,对着萧翕道:“太少了,吃不饱。”    萧翕直到此刻,手指头还在疼,但为了显示出自己的绅士风度,以及配合这准备了许久的烛光晚餐,依然保持着浅浅的明媚微笑,正要对苏愚点什么能够调动气氛的话,却听到她到了这么一句。    太少了?吃不饱?    这是什么鬼?!    萧翕忽然有种自己在对牛弹琴的感觉。合着他做了这么多,苏愚还真以为这是一顿单纯的晚餐?她难道没有看到这柔和的烛光散发出的丝丝暧昧吗?她难道就一点没有作为一个女人的自觉而感动吗?    可是苏愚的目光很快就给了他答案,她还真没这么觉得,她就是纯粹地想要吃个饱饭。    萧翕忽然就颓败下来,整个腰板似乎都无力支撑自己的身躯了,他将拿起的刀叉放下,嘴角抽搐着道:“……一会儿还有。”    得到这个答案,苏愚才满意地点点头,“那就吃。”    然后就开始快速地消灭食物。    张启之曾经也给苏愚教过礼仪,对于吃西餐这种事,她虽然觉得麻烦不如中餐来得痛快,而且吃的速度很快,但却有着别样的美感,自成韵律,丝毫不显得粗鲁。    见苏愚吃得这么高兴,萧翕的郁闷也随之而去,虽然依然有些不痛快,但也开始消灭自己盘中的食物。只是吃几口就会看苏愚一眼,有点心翼翼的谨慎,像是偷窥,透着孩童般的兴奋。    最后,苏愚吃了足足三份牛排才作罢,她揉了揉圆滚滚的肚皮,觉得很圆满,她已经很多没有吃得这么满足过了。    萧翕本来想让苏愚住在他家,但被苏愚直接拒绝了。    虽然她没有提供拒绝的理由,但萧翕还是一边失落着,一边将她送出了十八楼。    苏愚走出大门,才忽然反应过少了一个人,于是看向萧翕,“张十五呢?”    萧翕这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一时没反应过来她的是谁,然后一想,才想起苏愚带来的那个子,必然是张十五无疑了。    “这什么破名字?难听死了。”他不由吐槽了一句。    “我起的名字,你有意见?”苏愚问道,语气冷冰冰的,不带有任何感情。    萧翕了解这是她话的常态,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却讪笑着道:“没意见,没意见,他现在被和吃好喝地宫哲,马上就出来了。”    然后对着身边随行的一个人摆摆手,那人立刻消失,应该是去找张十五了。    苏愚就在门口又等了一会儿,才见张十五被刚才那人领过来,只是神色有些奇怪。    他出来后看见苏愚,立刻跑过来拉住她的衣角,看向萧翕的目光依然不善,看来并没有刚才的食物收买,还算是个有原则的孩子。    和萧翕告别,苏愚带着张十五回到了家里。    张十五可能是玩儿累了,在车上的时候就不断打瞌睡,回到家就直接跑回了客房,连澡都没洗就直接躺在床上睡去。    苏愚本来还有问题想问他,见此也就作罢了。    他现在表达能力欠缺,即便她问,张十五也不见得能够回答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