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二百零七章 你在耍我?

第二百零七章 你在耍我?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苏龙虽然大致知道,最近接连的打击对苏愚是有一定影响的,但具体影响有多大,即便是作为她的亲生父亲,从她表现出来的情况,也无法准确地判断出来。    本来去海城就是为了让苏愚散心,希望她能暂时忘掉那些烦恼,开始新的生活。只是让苏龙没想到的是,烦恼忘掉没有不知道,却又出了和楚行这么一档子事。    苏龙不知道苏愚和楚行之间的关系,具体是怎样的,但苏愚不愿意多,他也没办法开口问。而且回到帝都之后,苏愚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很正常,并且一再告诉他自己没事。    于是苏龙便暂时相信了她,回到了自己的琴社。琴社难得关门这么多,一下子有他忙的。    而苏愚在打发了苏龙之后,带着张十五来到了萧翕的大本营,十八楼。    梁建德被晾了这么多,应该有很多问题要问。她今过来,一是接他出来,再就是专门为他答疑解惑的。    在去之前,苏愚给萧翕发了短信,所以当到达十八楼大门的时候,萧翕已经等在那里多时了。    而苏愚也是唯一一个能让他亲自出门迎接,并且等待这么久都不觉得丝毫厌烦的人。    那些守门的,以及跟随萧翕左右了解他脾性的人,都被他这一举动吓得不轻,同时对即将到来的苏愚充满了好奇。    苏愚虽然和萧翕已经做了很久的朋友,但知道两人关系的还在少数。而且这几个月她只来过十八楼屈指可数的几次,萧翕也从来没有对别人提起过她,所以苏愚目前对十八楼的人来,还是个比较神秘的存在。    苏愚依旧开着楚行送给她的山鬼。虽然决定和楚行断绝关系,但既然已经是送给她的东西,就没有不用的道理,更何况她觉得和山鬼很有默契,想要让她放弃一个已经接受的食物,简直比登还难。    萧翕收到短信之后就过来门口等着了,此刻已经过去了半个时,他身穿休闲装,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在门前一大片的空地上来回踱步。    只是他的脸上没有不耐烦,反而有着些微激动的笑意。    萧翕本来长得就很优秀,细碎的发丝此刻没有经过打理,就那么垂在浓密的眉毛上,一双清澈的眼睛,瞳仁剔透,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学生。    实际上,当萧翕不露出那嗜血又邪肆的笑时,很难让人把他和暗夜君王萧疯子联系在一起。    他长得太有蛊惑性了。    苏愚过来的时候,透过前面的车窗,就看到这样的萧翕。    只是这样的萧翕虽然对很多熟悉他的人来是罕见的,但他这个样子在苏愚面前却是常态。    所以苏愚并没有觉出有什么特别,神色淡然地将车停下,然后等萧翕上车之后,直接在一群守门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将山鬼开进了专门为她打开的大门。    十八楼的大门有个规矩,长久以来都没有被打破。    那就是,除非暗夜君王本人,其他人一盖走侧门。    可是今,萧翕竟然为苏愚这个看上去只不过是个学生的人,打破了常规。    “有什么感觉?”当苏愚发动车子,进入大门之后,萧翕忽然问道。    苏愚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什么什么感觉?”    萧翕指了指身后已经远去的大门,“就这个啊?你以前没走过?感觉有没有很爽?”    苏愚这才明白他指的什么,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感觉,发现还真没什么感觉。    对她来,正门侧门都是门,不过是个过道而已,能有什么区别?于是回道:“挺宽敞的。”    “就这?你就不觉得,在一群人的注视下,走一个只有你能走的门,是一件很牛逼的事情?”萧翕不敢置信地问道。    苏愚透过后视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萧翕,如果你能保持一颗平常心,别整追求一些虚的东西,会过的轻松很多。”    “唉。”萧翕叹了口气,“真是不会享受,我看楚青那子挺会享受的,你怎么就不一样?”    听到阿生的名字,苏愚惯性地心中一闷,停了片刻,待那感觉消散下去,才若无其事地道:“如果我和你们一样,那么和你一定是仇人。”    萧翕立刻禁言。    因为他知道苏愚的是真的。如果是他,面对一个曾经把自己当动物,并且几次三番差点要了自己命,彻底将自己的人生拉入地狱的人,那么一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完全没有缓和的余地。    苏愚不是没心没肺,也不是真的圣母,她只是有自己的生活准则,有着与别人不一样的底线。    她看人从来都是向前看,过去的事情如果没有必要,会主动选择遗忘。    她忘事的本事可是一流。但实际上只是聪明地不去提起罢了。    接下来一路无话,在萧翕的指引下,苏愚开车来到一幢远远看去仿若铁盒子般的建筑,奇异的是,整栋建筑从外面看不到一个窗户,密不透风的样子。    这里苏愚来过,就是当初萧翕关押萧笑的地方。    这么长时间过去,这幢铁盒子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就像整个十八楼一样,即便是几年时间过去,依然还是个人间地狱,时刻发生着这个世上很多人想都无法想象的残忍剧情。    苏愚知道这里面关了很多人,但她对那些人不感兴趣,只是一路跟着萧翕来到一个房间。    张十五自从进入十八楼之后,就格外地安静,即便见到他十分仇视的萧翕,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仇恨。他的眼神有些恐慌,可能是不知道苏愚为什么会带他回到这里,担心苏愚是不是不要他了。    所以抓着苏愚衣角的手指,格外的紧。    苏愚早就感受到他的不安,但没有给予丝毫安慰。如果是简萌这个样子,她至少还会拍拍她的手,让她不要害怕。但张十五毕竟是个男孩子,而且跟在她身边,必然不可能一直让她罩着,总有一要独立去面对这个世界,所以不能娇惯。    咔嚓嚓,面前的铁门打开,入目的不是苏愚上一次见到的那种空旷房间。这间屋子里面东西很齐全,就像是一个单身公寓似的,可以让让人在里面生活。    只是屋子没有窗户,里面的灯光有些昏暗,给人很压抑的感觉。    此刻,屋子里一张木桌前,正坐着一个穿着牢服的关头男人,男人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样子,面上有些苍老,但一双眼睛给人一种很毒辣的感觉,看不到一丝属于人类的善良和怜悯。    当门打开的时候,他扭头向进来的苏愚等人看过去,因为苏愚走在最前面,所以第一眼就和苏愚对视上了。    不过只是一瞬,他就嗤笑着将目光移开,看向苏愚斜后方的萧翕。    “,救我的目的是什么?”他语气中充满了不屑,听不到一点感激,甚至给人一种似乎在斥责被人多管闲事的感觉。    只是萧翕没有理会他的问话,进来后将门嘭一声在身后甩上,然后就斜倚着墙壁,双手插在裤兜里,俨然一副看戏的样子。    见此,男人才重新看向苏愚,只不过这次目光要正视了很多。他刚才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个女娃才是重点。    这次他没有开口,只是充满猜疑地看着苏愚。    而苏愚走到离他不太远也不太近的地方,才停下脚步。    她就那么轻松地站着,双手自然地垂在身体两侧,没有可以做出什么动作。    但就是这样没有动作的动作,才显示出她不一般的心理素质。    往往一个人在别人面前站立的时候,总会有种双手不知道往哪儿放的紧张感,可是这种感觉在苏愚身上没有丝毫的体现。    她神色淡淡地看着男人,然后开口:“梁建德?”    这个被关在屋子里好几的男人,正是那个在武器造诣上十分高,又丧心病狂的梁建德。    听到苏愚叫自己的名字,梁建德目光在她和萧翕身上来回转换了几次,才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是我。”    只是虽然苏愚给他的感觉很不一般,甚至罕见的让他感觉到了隐隐的危险,但对方毕竟只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子。    他做教授那么多年,带了不知道多少个研究生甚至博士生,面对这种年轻人,不自觉地便会有一种身份上的优越感。    于是他道:“你看上去很年轻,应该大学还没毕业?”    苏愚虽然不喜欢废话,但因为对梁建德存在某些目的,所以难得好心情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对,我是帝都大学的大四学生。”不过紧接着,她便切入了主题,“几是来接你和我走的。”    “接我?和你?”梁建德有点轻视的意思,“你没有和我话的资格,到底是谁救了我,让那个人来和我谈条件。”    对于这种质疑,苏愚没有过多表示。这也在她意料之中。    “救你的人就是我,我的条件也很简单,而且我相信,你一定会对我的条件感兴趣。”苏愚话依然是这么简洁,一句回答他的问题,一句表明自己的态度,再一句则是对他情绪的煽动。    只是,梁建德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一句话就被煽动,只听他沉着嗓音道:“呵,你在耍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