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二百零五章 心伤

第二百零五章 心伤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苏愚目光一凝,似乎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她不是第一次看到楚行身边有别的女人,而且她以前一直觉得楚行这样的人,一定是个玩儿女人的好手,所以不可能会真心待她。    可是此刻,她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不出的焦躁,像是失望,像是嫉妒,像是恐慌,又像是愤恨。    这个女人她见过三次,第一次是在帝都时,她开着一辆骚包的跑车,嚣张地停在她和简萌的面前,对着她挑衅地笑。第二次是初来海城,她将她绑架丢入海里,想要她的命。第三次是她和楚行在一起出现,也是她刚收拾了百里承的当晚。    这个女人无疑有着优秀的外表,与她这种不会打扮没有情趣的人不同,什么时候都妆容精致得无可挑剔,脸上的笑不多不少,既能显出她的成熟与娇柔,又不会掩盖住她脸上的童真和无辜清纯。    这样的女人,是个男人都会动心。    可是楚行呢?苏愚觉得楚行该是不同的。    上次见到他和这个女人出现在帝都,她可以不追究不多想,相信他所的。可是这一次呢?    一个害过她性命的人,她可以因为他的关系暂时不去仇恨,只当不认识罢了。可是有了一次就够了,她不是个没心没肺的,不是任何人都能够获得她的原谅。    对于自己的贱命一条,她虽然不见得多么珍惜,但也不是谁都可以来取走的,妄图杀害她的人,如果第二次依然在她面前嚣张,不让对方付出点代价的话,怎么对得起她辛辛苦苦从十八楼逃跑所付出的努力?    苏愚从来没有对一个人的名字这么深刻过,此刻,玉卿荧这三个字,已经成了她心中怒火的源头。    而在她看向玉卿荧的时候,玉卿荧似有感应似的,也像她看了过来。    一双美眸并没有表现出多余的情绪,转瞬就移开了。可是下一刻,她的手竟然伸出揽在了楚行的胳膊上。    仅仅是一个动作,就代表了无上的挑衅。    苏愚的目光紧紧锁定在那一双手上,然后她缓缓看向楚行,发现他竟然没有避开玉卿荧的这个动作,甚至还回头对着她投了个微笑。    楚行曾经对苏愚有多好,那么这个笑就有多刺眼。    苏愚忽然就不知道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了。    她就是来看楚行和别的女人秀恩爱的吗?可是楚行为什么在招惹了她之后,还要去招惹别的女人?    哦,她不是一直知道的吗?他逗弄女人的本事可是一流。    只是她没想到,竟然自己也会被他给迷住。    如果,今之前苏愚还不知道自己对楚行是怎样的感情的话,那么今,楚行则是通过这种残忍的方式,让她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同时在她脸上狠狠扇了一个巴掌。    苏愚是个不会轻易相信别人的人,可是楚行做了那么多事,终于让她选择相信他,却转眼就将她给抛弃。    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很老套的故事。    是一个男人因为觉得某个女人与众不同,所以发誓要让她爱上自己,后来女人真的爱上了他,他却因为完成了挑战,而对女人丧失了兴趣,于是将女人抛弃。    她还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苏龙最初接近索黎月只是因为和别人打了一个赌,最初的目的也是不纯的。直到后来爱上了对方,故事才变得不一样。    此刻,苏愚竟然有些羡慕自己的母亲,她的爱情虽然开始的不纯粹,但起码结局是好的。    可是她自己呢?在刚刚认识到爱是什么的时候,就成了被抛弃的那一个。    直到此刻,她都还记得当初将那幅画送给楚行时的心情,以及楚行得知画中隐藏的内容后,所表现出来的激动和隐忍。    她自觉是不会看错人,他当时明明为了不让自己误会,而将目中的*硬生生压下去。却又为什么在得到成果之后,选择在她的生活中销声匿迹?    他应该是有什么不能的原因的,可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即便他有再多的理由,即便那些理由多么有服力,既然伤害已经造成,她已经因此感受到了心凉,那么一切都没有必要知道了。    就算他有不得已的苦衷,又怎么能对着一个伤害过她的女人露出那样温暖的微笑?这是对她的不尊重,也是告诉她,她苏愚在楚行心里眼里并没有她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    苏愚忽然闭上眼睛,然后深吸一口气。    待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所有的失望迷茫心痛的情绪,全都消失不见。整个人的气质从刚才看到楚行和玉卿荧的柔弱,瞬间就恢复了冷然,只是在眼睛的最深处,多了一抹比之夜色还要深的黑色,如论如何都不可能化去了。    这些变化来话长,实际上只是玉卿荧抬手,楚行回头这么短暂的两个动作的时间。苏龙还来不及注意到苏愚的异常,她就已经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上,拿起一杯之前没喝完的美酒,仰头一口饮下。    只是可能因为喝得有些急,从嘴角露出很多酒液,顺着她的脖子流下。    她用手背将流出来的酒液擦干净,然后捂着嘴咳嗽了两声,虽然脸颊因此红了些,却已经真的淡然下来。    “爸,你的节目还要多久开始?或者,我们能不能直接离开?”苏愚对着苏龙问道。    她不喜欢委屈自己,有想法就去做,她现在最大的想法,就是立刻马上离开这里。她不想再看见楚行那张脸,特别是和玉卿荧同框的楚行的那张脸。    苏龙奇怪地看向苏愚,但还是回答:“节目在宴会的中间,大概还有半个时……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忽然不想待在这里了。”她摇了摇头,向四周看了看,这时楚行的身边已经围满了人,完全看不到他的身影。    苏龙皱眉想了想,并没有因为这疑似任性的举动而有丝毫不开心,看样子竟然是在想办法。    实际上苏龙年轻的时候也不是个老实人,因为年纪轻轻就有了很大名气,所以很长时间都是趾高气扬不把别人看在眼里,对于规矩这种事情,更是十分抗拒,经常不按常理出牌。    现在年龄大了,再加上受了玉卿荧失踪的打击,才逐渐收敛了脾性,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是个沉稳中庸的性子。    此刻,在苏愚出不想呆在这里的话之后,他第一时间便思考如何满足女儿的要求,而不是劝她改变想法。    他苏龙的女儿,自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有他这个当爹地撑腰,虽不非要嚣张跋扈,但这种的要求,他还是要满足的。    而且这可是苏愚第一次对他提出类似要求的话,他必须给女儿树立一个好榜样。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周围的人,包括主办方的重要人物,全都围在一起,似乎是出现了什么重量级嘉宾。而他这里并没有人注意。    于是,他忽然起身,将靠在窗台上的黎月琴往背上一背,对着苏愚道:“我们走。”    见此,苏愚露出一个开心的笑,挽着苏龙的胳膊类似撒娇的样子,道:“好呀,我们走。”    然后用脚提了提还在和事物奋战的张十五,“十五,我们出去吃,不在这里了。”    张十五露出一个懵逼加不舍的表情。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让他放弃吃的,简直比割他的肉还要痛苦。    可是看到苏愚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只能不舍地将一块没有吃完的蛋糕放回了盘子,然后噘着嘴拉住苏愚的衣角。    “别看了,我们出去吃大餐,保管让你吃饱。”苏愚拍了拍他的手背,安慰道。    张十五这才重新开心起来。    三人的忽然离场,并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虽然有工作人员看到了他们的举动,但都不觉得他们是真的离开了。虽然有人向负责人汇报了苏龙的举动,但因为所有人都都在围着楚行转,并没有分出精力来注意这个。    出了会馆之后,苏愚才觉得空气清新了不少,心中的郁气似乎都随着微风消散了。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刚才她经历了怎样的内心煎熬。    本来就对楚行有着怀疑,此刻得到证实,有着解脱的同时,也很迷茫。让她不知道将来要何去何从。    虽然已经与苏龙相认,但阿生的离去,以及楚行的利用,都让她倍受打击。虽然这打击别人看不到,只以为是她的淡然,可那留在心中的伤疤如论如何都是好不了了。    她表面的镇定不是因为坚强,而是因为习惯了不被在乎。    三人打了辆车,并且向司机询问了附近的特色餐厅,然后去了一家以海鲜闻名的店。    店面虽,地理位置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但店内装修很整洁,处处透着温馨的感觉,与正月十五那,萧翕带她去的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张十五最不挑食,虽然刚才已经吃了很多,但是敞开了依然可以再吃下去一大堆东西。    苏愚本来就没有了胃口,此时只是看着苏龙和张十五吃,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