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血海深仇

第一百九十七章 血海深仇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苏愚本来沉重的心情,因为楚南这跳脱的声音变得荡然无存。    她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开口道:“你先别话,听我。”    “嗯!好的嫂子!”楚南十分乖巧地回答,苏愚甚至能在脑海中幻想出一只吐着手头的哈巴狗    “我想知道,楚行现在在哪里。”紧接着,苏愚就问出了心中酝酿已久的问题。    楚南听到这个问题似乎有些奇怪,又有些惊异,“老大的行踪嫂子不知道吗?”    然后似乎感到自己失言,静默了片刻。    苏愚已经感觉到一股尴尬的气氛滋生出来。    她觉得楚南现在的心情,就像是本来认为一个东西很珍贵,却发现那原来只是个普通石头一样,甚至产生了一种轻视。    苏愚忽然就觉得心里有一块被人狠狠揪起来,然后放开,然后再揪起来,抽疼抽疼的。    楚南静默只是片刻,他自然不知道在这片刻的时间,苏愚已经想了那么多。    他组织了一下言辞,带着些微安慰地道:“老大向来行踪不定,可能是习惯了,我虽然跟了他这么多年,关系好得不要再好,但很多时候也不知道他人在哪里。可能……是有紧急任务。”    苏愚嗯了一声,算作回答,然后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同往常一样,“我没有别的事了,我先挂了。”    她没有让楚南有楚行消息的时候立刻通知她这样的话,似乎只是一个谈话间,就已经不再关心楚行的去向了,似乎只这不一会儿的时间,楚行就从她期盼着的人,变成了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楚南也是个人精,对女人的了解可比楚别那帮子人通透多了,此刻一听这话里的内容,再一听这话的语气,最后结合上苏愚的性格,就将她心中所想猜了个**不离十。    他心中暗叹一声糟糕了。    要知道他刚才的静默只是觉得奇怪罢了,以他对楚行的了解,他都能亲自给苏愚端茶倒水了,那肯定是相当重视苏愚的意思,如果他只是玩玩,就连他这个属下都不相信。    楚行没有将他的行踪告诉苏愚,八成是出了什么重要的变故。    当下就替自己老大道:“嫂子您别急啊,老大可能是走得太快,么有来得及通知任何人。等他回来,一切不就都知道了?”    “嗯,我知道了,再见。”楚行的话没有起到一丝作用,苏愚完之后就将电话给挂了。    楚南在那边拿着手机,暗道一声完了,他要被老大给劈死了……    苏愚这边将手机收起来之后,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正常,仿佛就真的不再关心楚行了一样。    她神色淡淡地来到客厅,和坐在沙发上,和十五一起看电视。    十五没有见过电视这种东西,经过这么一会儿的摸索,已经知道了遥控器的用途,但以他的眼光,即便电视上放着的是某些没营养的广告,也因为新奇而觉得好看。    就像此刻,电视上放着的就是一则*的广告。    苏愚同他一起看着电视,似乎对这则广告很感兴趣似的。只是那神色中是别人看不懂的情绪,与十五眼中的光彩截然不同,反而透着一股子死气。    如果楚南知道,楚行是在苏愚将那么重要的东西给他之后失踪的,就不会觉得这件事仅仅是糟糕那么简单了。    短短几个月时间,苏愚就经历了从找到父母,再到失去母亲,再到失去阿生的聚变中,人生几个大起大落全都聚集在了一起,让她本就么有多少火热的心,忽的就冷进了冰窖里。    而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楚行就像一个默默付出的守护着一样,出现在苏愚身边,让她最终还是保留了一丝人气。    可是当她终于放下心中的芥蒂,开始逐渐相信他,并尝试着对他付出的时候,却因第一个礼物太过贵重,一下子就让他原形毕露,拿着那成果彻底消失在了她的世界里。    这是多么大一个讽刺啊?    苏愚曾经句一直觉得,楚行接近她是有目的的,要不然也不会见面就将救命之恩挂在嘴上,并且最后将此换成了几个条件。    只是那时的她不知道他觊觎的是她身上什么东西,开始以为是像别的花花公子那样,看中了她这个人,后来否决了那个想法,猜测可能和河豚计划有关。    虽然她那么猜测,但随着对楚行的逐渐信任,她开始觉得,或许他真的只是纯粹的想要接近呢?为什么就不能用单纯的目光去看他呢?在她忽然离开海城,将河豚计划的事情抛在脑后的时候,他不是依然选择默默陪伴自己,没有丝毫着急的样子吗?    可是……    想到楚行在得知那幅画的真实用途时,眼睛里的异彩,以及他心翼翼不想让苏愚多想的举动,明明激动得却不得不压抑的样子,她当时几乎立刻就选择了接受他。    如果只是为了那个数据,他大可不必在得到那幅画之后,依然对自己这么伤心,那么关注她的看法。    但就在她想要彻底敞开心扉,接受他的时候,他却忽然失踪了,一丁点儿的信息都没有留下。    这么多像是携款而逃啊?    她还要相信他吗?    在打这个电话之前,苏愚都还是纠结的。    人往往就是这样,越是在乎,就越是会多想,会猜忌。    可是听到楚南的那句疑问之后,她忽的就静下来了。    真实情况是怎样的答案只有一种,具体有没有像她猜测的那样不堪,除了楚行自己,没有人能够告诉她真相。    与其这样痛苦地猜测,还不如静静等待,总有真相大白的一。而她,并不是只有这一件事情要做。    大仇未报,她还要为几年后攻打楚家内门努力,她不能被一个楚行弄得乱了阵脚。    这样想过之后,凭借她非凡的自制力,几乎立刻即将所有心神放在了除去楚行以外的事情上,从表现上来看,就像是得了选择性失忆似的,将对楚行的感情忘了个彻底。    在看了两个时的电视之后,十五开始觉得无聊,眼睛左顾右盼,不再将注意力集中在电视上面。    苏愚见此,道:“关了,我们去书房看书。”    十五听话地按了遥控器上的一个按钮,电视就被关掉,那熟悉的样子,根本不像是一个刚刚学会看电视的人。    苏愚越来越觉得自己捡到了一个宝贝,虽然当时救下他只是一时冲动,但事后并没有一点后悔的感觉。    特别是在注意到十五非凡的记忆力和理解能力之后,苏愚甚至觉得,自己智商上,可能都不如他。    只不过具体是不是这样,还要时间来证明。    她来到书房后,就让十五自己随意,也不管他能不能看懂书上的文字。    而她则拿起手机,拨通了茶园负责暗组的张的电话。    “老板。”那边川传来张的沉稳的声音。    苏愚没有废话,直接切入主题,“把我们所知道的楚家的信息全都发给我一份,包括内家和外家。”    “好。”那边的回答简练干脆。    然后苏愚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没一会儿就收到了张发来的邮件。    她将这些内容全都打印出来,然后铺在书房的地面上,占去了一大块地方。    她跪趴在那里,自信地将这些信息分门别类,然后挑出自己觉得重点的用笔划出来,然后整合到一起,在身边摞成一摞。    她的目的只是楚家内门,据她所知,楚家内外两门之间的关系并不好,而且虽然都是一个楚家的人,但相互之间实际上却处于有些敌对的关系。    这点实际上也很好理解。    与内门那些非人类不同,外门的楚家人,全都是不具有异能的正常人类。在内门那群变态的压迫下,自然首先想到的就是反抗。    而这其中一个奇异的存在,就是楚家的家主。    按一家之主的意思,应该是掌管整个楚家,可是如果这个家主只是个普通人,那如何能够让内门那些变态们顺从?    由此推测,楚家家主要么是个类似于内门傀儡的东西,要么就是自身具有超凡的异能,是内家也不敢招惹的存在,或者,根本就是从内家选出来的。    可是这一任的家主楚蔺生,众所周知,他是由楚家老太爷一手培养出来的,父母都是外门的代表人物。    这关系就有些诡异了……    再结合萧翕所,那几起针对她的暗杀,以及阿生的死,都与楚蔺生有关。    苏愚拿起一根红色的笔,将资料上属于楚蔺生的那一页,他名字的地方,画了个大大的红圈,然后唰一声,一个斜杠画上去,正好在圈上横着,有些砍头的意味。    “不管你是谁,既然沾上了我在乎人的鲜血,那就血债血偿。”    苏愚很少会产生激烈的情绪,即便是在得知自己母亲已死,以及目睹阿生在她面前死亡的时候,也都是压抑着哭泣。    她的情绪就像一条平行于x轴的直线,永远无波无澜,即便是在波动处,也只是的一个起伏。    可是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的恨有多么强烈。    她可以放弃追究萧翕对自己的伤害,却绝不能容忍,迫害了阿生性命的人逍遥自在。    在面对朋友和亲人,她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别人伤她一毫,她就要还之一寸。更何况是血海深仇?    那她只能还之以灭族之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