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人间蒸发

第一百九十五章 人间蒸发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少年虽然意犹未尽,但听到苏愚的话还是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看向食物的目光依旧充满了火热,只是不再伸手去拿了。    对他这么听自己的话,苏愚感到十分满意。    想到她自己当年,被张启之刚救回来的时候,脾气差得要命,甚至在最初的时候,还搞过破坏。    如果以她的脾气,但凡少年是当年她那个样子,估计早就让他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    苏愚没什么胃口,所以只在最后的时候,象征性动了动筷子。    现在色已经很晚了,她有些困,就对心情不美的萧翕道:“我要走了。”    萧翕的原计划已经被少年彻底给打乱了,眼见着无法实施出来,只好叹了口气,将胸口别着的花朵拿下,捏在手中看了看,然后递给苏愚。    “走,我送你出去。”着,他看向那些精致的花灯,目光中带了些幽怨。    这里离十八楼的大门还有很大的距离。他们没有乘车,所以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苏愚拉着少年,而萧翕则在苏愚的另一边,单手插兜,和苏愚平行往前走着。    他本是俊美非凡的装束,此刻在夜色的映衬下,即便有苏愚在身边,也显出一种寂寥之感。    可能是不喜欢这种感觉,他不住地找着话题。    虽然两人交谈不断,但如果萧翕不开口的话,一定会是沉默的境况。    在即将到达大门的时候,苏愚忽然想到几个月前的那一次。    当时萧翕也是和今差不多的打扮,亲自将她送到了这里。那一次,她之所以能那么顺利的离开,是因为一个人。    至今,苏愚还很清楚地记得,那个人那所的话:“萧疯子,这个女人我要了。”    语气是那么的平静,而又不可一世的嚣张。    仿若一位生的帝王。    那个人叫做楚蔺生。    楚家的现任家主。    想到他并不是因为感激他的救命之恩,实际上,如果没有他出口,萧翕虽然不会即刻将苏愚放了,但以当时的境况,也不可能再为难她。    真正让她在意的是,从十八楼出来后,那场专门针对她的谋杀。    那段时间她被谋杀了很多次,而且据她推测,那些手法全都和楚家脱不了关系。既然是楚家的事,那么就可以间接地认为和楚蔺生有关。    从救她到杀她,中间没有任何过度,甚至她觉得之所以楚蔺生要从萧翕手上救她,就是为了接下来那场谋杀。    如果但凡是个普通的女孩子,还真就被他得逞了。    再后来,玉卿荧使用了同样的手法想要害她,而这个人,与楚家的关系也不一般,否则不可能动用楚家的人。    一直到阿生遇害,这里面全都脱不了楚家的关系。    苏愚不知道楚蔺生在这些事里面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但种种迹象表明,他就是某后主使者。    一个想要她命的人。    一个要了阿生命的人。    苏愚觉得自己心中已经有了一种名为恨的情绪。虽然她对楚蔺生的了解只是一段简单的身世介绍,一个声音,和一个名字,但这恨却异常得强烈。    这中间夹杂着未知的愤怒和疯狂,让她想要寻找宣泄口,却不得法,只等着这个叫做楚蔺生的人真正出现,然后用自己的双手将他送上西,才能得到缓解。    她忽然站住脚步,看向萧翕,“你是不是认识楚蔺生?”    这不是苏愚第一次问他这个问题,以前的每一次都被他糊弄过去了。只是这一次,苏愚问得异常认真和坚定。一双眸子死死锁着萧翕的眼睛,让他不得不回答。    萧翕哈哈了两下,想要像从前那样避开这个话题,可是看到苏愚的眼神之后,沉默了一下。    然后道:“你问那个非人类做什么?”    “你不想回答,我不会为难你,但我想知道,阿生的死,和他有没有关系?还有,他是不是想要杀我?”苏愚问道。    萧翕的眼神闪烁不定。    他确实知道楚蔺生是谁,而且和他还很熟,很多苏愚不知道和不解的事情,他都能给出答案,但他不能。    只是这两个问题……他目光放远,声音有些缥缈地道:“是,都和他有关。不过……”    苏愚没有让他继续下去。    既然答案是肯定的,那也就是她的猜测没有错,恨的对象也没有错。    这种涉及到人命的事情,即便他有前百般理由,也无法改变她失去至亲的事实。既然如此,那就没有解释的必要,如果真要解释,那就等到了阴间,让他自己和死去的人解释去!    苏愚没再停留,拉着少年进入她的山鬼,然后回到了书香门第。    这里是张启之当年给予她重生的地方,现在,她对着另一个生命开始做同样的事情。    不得不,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有趣,几经轮回,又回到最初的地方。    因为时间太晚,苏愚直接让少年去次卧休息,一切等第二再。    只是她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全都是楚蔺生三个字。    她只是今偶然想起了这个人,却发现,被忽视掉的,却是最重要的。    外界对楚蔺生的了解,也仅限于一段世家传奇。只知道他是忽然出现,忽然就接替了家主的位置。并且行事手段相当了得,楚家在他的手上蒸蒸日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只是普通人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对他的猜测也有很多种,但无一例外全都是追捧和赞美。    就连阿生手下那些人,对楚家的了解也十分有限,所具有的楚蔺生的信息,也比外界多不了多少,几乎等于没有。    这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人。    这样一个神秘人物,因为内家的原因想要除掉阿生,还有情可原,可是为什么会针对她,就不得而知了。    这一晚上,苏愚的思维十分混乱,辗转反侧很久才睡去。    第二刚亮,苏愚就被射进屋内的阳光照醒。    睁开眼后迷蒙了一下,下一瞬忽然发现在自己床边站了个人!    她瞳孔微缩,暗叹自己最近警惕性真是越来越差了,同时向那个人看去。    只是下一秒,她就松懈下来。    “早啊。”苏愚道。    这个人正是她昨带回来的少年。    他不知道已经在床边站了多久,身上依旧是原来破烂的衣服,身上散发出一阵阵难闻的气味。他面无表情,站在那里无声无息,仿佛一个死人。    一睁眼就看到这样的景象,肯定会被吓一跳。    苏愚虽然没那么夸张,但实际上也被惊了一下。暗叹以后睡觉要记得将门反锁,否则所来几次,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对于她的招呼,少年没有任何言语上的回应。只是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一丝神色上的不同。似乎是在好奇,也似乎是羞涩。    苏愚没有放在心上,裹着被子又:“你先出去一下,我要起床。”    少年闻言乖乖转身,走出去后竟然还知道给她关上门。    苏愚整理好自己后,拉开卧室的门,就见少年直愣愣的站在门口,像个门神一样。    她有点好笑,但是闻到他身上的气味,还是皱了皱眉。    于是拉着他来到客房,将他推进浴室。“你需要洗澡,洗干净了才能吃饭。”    然后就一步步教他使用浴室里的东西。    少年只是与世隔绝时间太久,忘记了如何与人相处,但并不代表他笨。相反,他还很聪明。    苏愚只是简单了一遍,他就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会了。    对此,苏愚有些诧异,暗叹果真不愧是和她一样斗兽场上猎人的身份,先不伸手如何,就是这智商,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在少年洗澡的时候,苏愚把他昨睡脏的床单和被罩换掉,然后去自己的衣柜里找了衣服。    因为衣柜太大,也因为她懒,平时穿衣服都只是打开柜门看到哪个穿哪个,所以几乎没有翻找过里面其他位置。    结果今一翻才发现,她的衣柜里竟然藏着男人的衣服。    而且神奇的是,这衣服不是一件两件,而是成套成套的,甚至连内裤和袜子都有,几乎占据了她衣柜三分之一的位置。    她越翻越觉得心惊。    这都是什么时候放进来的?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至于这些衣服的主人是谁,苏愚几乎不用猜就能想到,那个人必然是楚行无疑了,除了他,也没人会这么厚脸皮兼无聊。    不知怎么的,苏愚就想笑,然后就真的笑了。    这个人……竟做些让她感到意外的事情。    只是这笑没有持续太久,转而变成了失落了。    他……已经十几没有消息了……    期间,苏愚给楚行打过电话,但手机全都显示已关机。失去了这个唯一的联系方式,楚行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似乎从来没有出现在苏愚的生活中似的。    她忽然有些心惊,他和楚行之间的联系,竟然只有一串电话号码这么简单。当电话失去了作用,她就找不到他了。    将失落的情绪收起,苏愚从楚行的衣服里拿出一套还没剪吊牌的新衣服,放在了次卧的床上,然后就去客厅等待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