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重回斗兽场

第一百九十一章 重回斗兽场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王落尘将这些数据和对应的名称抄录在一张纸上,然后拿着来到模拟区,将它们全都输入数计算机上对应的参数位置,然后迫不及待地开始了模拟。    其他人也都跑过来,想要见证这必将载入史册的一刻。    时间似乎比他们以往任何一次的模拟都要过得缓慢,很多人脑门上都已经渗出了?水,就连王落尘也紧张地一双眼睛一刻都不曾离开屏幕。    依然是那个那个模拟过程,同样的画面的在人们眼前上演,每当一步顺利完成,离成功便越近一步,大家便更紧张一分。    他们首先模拟的,是最后那个,也是最重要的数据,如果这个数据是正确的,那么,他们河豚组将迎来最大的曙光,结束这进行了将近十年的研究之旅。    终于,到了最后一步。    上次王落尘的数据,就是在这一步出现了问题,导致一切前功尽弃。    所以,这一步的时间对染只是一瞬,却将众人的情绪提到了最高,宛若将一瞬的时间无限拉长下去,仿佛能够逼死人般。    “滴滴!滴滴!滴滴!”    忽然,以连续的两声为单位的滴滴声响起,区别于模拟失败后仪器报警的声音,此刻听起来这单调的音节,竟然有种醉人的旋律,顷刻间就侵占了所有人的心田。    “竟……竟然成功了……”    不知道是谁最先打破了众人的沉寂,然后就如同在水面上落下一个石子般,荡起了无数的涟漪,兴奋的欢呼和讨论声,顿时将整个实验室填满。    而王落尘看着电脑屏幕上完美的蘑菇云,虽然也有着兴奋,但更多的,则是对苏愚的复杂。    随后,他将另外的那些数据,只要电脑上能够模拟验证对错的,全都进行模拟了一遍,最后得出的结果,无一例外都是成功。    顿时,实验室里响起来此起彼伏的滴滴声,这在正常情况让人觉得格外厌烦的声音,此时此刻,如同时间最美妙的音乐,让人们忍不住欢呼庆贺。    只是,立刻有人从激动中反应过来,“这……是别人的研究成果。”    这一句话,无异于将众人喜悦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住,宛若一桶冰冻的凉水,兜头浇在了众人的头上。    “对啊,这些数据是从这幅画中破译出来的。”    “可是这幅画是谁创作的?为什么要将这么重要的数据隐藏在画中?”    “画是楚少送来的,那就应该是自己人?”    “难,万一是窃取的呢?”    王落尘没有参与众人的讨论,而是直接进入电梯,来到了灵机大厦的总裁楼层。    这是他来到灵机的几个月里,第一次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却没有片刻的停留,推开门出去找到总裁林子枫的办公室,直接推开了门。    如他所想,楚行就在这里。    “那幅画是苏愚创作的。”他用了个肯定句,目光炯炯地看向楚行。    楚行这几没有休息好,一直呆在这个地方等待消息,刚才正躺在沙发上憩,被王落尘吵醒看,便坐了起来。    “是她。”对此,楚行没有任何隐瞒,回答道。“你又输了,是打算回国吗?”    王落尘忽然自嘲一笑,在一边的位置上坐下,两只胳膊支着膝盖,臂在内测自然垂落,低着的脑袋,看上去有些颓废。    良久之后,他用手揉了揉自己银白的碎发,重新看向楚行,“不回去,我要把那个东西造出来之后再走,苏愚应该不会对它感兴趣。”    想想苏愚的性格,楚行有点不确定,“难,她似乎对能够动手的操作的实验很感兴趣,所以不一定会放弃这个宝贵的机会。”    王落尘忽然有些无力,带着些微乞求地开口:“你们不是在谈恋爱吗?为什么她要跑来做核弹?”    “我不管,这项工程必须有一个是我来完成。现在最初的理论补充已经不需要我了,那么最后的设计和制造就得是我。”    王落尘的话本来不多,此刻为了和苏愚竞争,竟然难得地耍起了无赖,急切的样子让他看上去完全不像一个将近四十岁的人,而更像是即将毕业的大学生。    楚行吊了几的心也早已经落下,在王落尘进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最终的结果,心里因为苏愚产生了一种自豪感。    而想到最近苏愚遇到的那些事情,也明白她不可能安心来搞什么科研,于是就答应了王落尘的要求,让他直接成为了核弹项目的总工程师。    王落尘满意地离开。楚行则整理了衣服,三来第一次踏出总裁办公室。    现在还不到上班的时间,所以楚行的离去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在没有休息的情况下,他又马不停蹄地回到了帝都,只不过不是去找苏愚,而是回到了老宅。    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楚尘有午睡的习惯,此时刚刚醒来,正在院子里遛鸟。    楚行进去,就看到自家爷爷正捏着一根竹签,噘着嘴逗鸟玩儿,当下脸色柔和了几分。    “爷爷。”他走上近前打招呼。    谁知楚尘却像没有听到似的,继续和鸟儿玩儿,不理自己的孙子。    楚行有些无奈,在石凳上坐下,“我回来是有好消息告诉你。”    楚家老太爷依然不为所动,只是终于了句话,“哼,我孙媳妇儿的画呢?”    “老爷子,我必须你和纠正一下。”楚行闻言也不再客气,开始捍卫自己的主权,“苏愚是我老婆,其次才是你孙媳妇。所以她的东西就是我的,不是你的,更何况是直接送给我的?”    老太爷两眼一瞪,吹起了胡子,“什么你的我的?你翅膀硬了,开始和你爷爷抢东西了?快点的,把画还给我!”    谁知楚行直接站起身,拍拍屁股就走人,“没门!”    “嘿!你子走了就别回来!对了!你刚的什么好消息?完了再给我滚!”楚尘在后面喊着,连他笼子里的鸟都惊了。    楚行并没有理会老爷子的心情,回到自己屋里睡觉去了。    而楚尘也因此,错过了第一时间得知那个惊人消息的机会。    楚行没有睡太久,第二凌晨的时候,就被楚别的一记电话给叫醒。    在听到楚别所讲的内容后,他立刻叫上阿烬,驱车去往那个隐秘的停机坪。登上那个神秘的飞行器后,消失在未亮的际。    ……    将那幅画儿的秘密告诉楚行之后,苏愚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下,这几过的也还算轻松。    只是还未从阿去世的噩耗中恢复过来,很多时间都有些恍惚。剩下的时间,则以一个从未有过的频率,开始想到一个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消失了好几的楚行。    她知道,在第一时间,他一定会去将画中的内容破解,只是不知道会用多长的时间。    按照她的猜测,应该不超过五才对,可是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她都没有得到任何楚行的消息。    这个人就好像,忽然从她的世界消失了一样。    这个想法让她有些失落,也有些失望。    一种不确定地感觉,逐渐在心中滋生出来。    为什么是这个时点,为什么不在别的时间消失,却偏偏是她将数据给他之后?    难道……    她没有往下深想,她不想用自己的阴暗心理,去揣测楚行。    !事实是怎样她总会知道,但不能因为她的胡思乱想就给人定罪,这是不公平的。    又过了一,就在她的焦躁感越来越严重的时候,接到了萧翕的电话。    “今晚斗兽场有节目,你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鬼女,要不要来看看?”    苏愚想了想,觉得反正没事做,不如就去放松一下心情,于是答应了。    当下午,萧翕就来书香门第接苏愚去往十八楼。    这里时隔几个月没来,却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两人吃了晚饭后,萧翕亲自带着苏愚去往斗兽场。    那个可以容纳万人的斗兽场!    那个承载了苏愚八年荣辱与生死的斗兽场!    那个阔别五年后让苏愚以鬼女称号再放光芒的斗兽场!    要对这里没有感觉,那是骗人的。    在还没有踏入的时候,苏愚就觉得心底某处深藏的角落有所触动,宛如一头沉睡已久的猛兽,忽然眨动了一下眼睫毛。    虽然没有苏醒,却仍然让人心惊。    与以往每次都不同的是,这一次苏愚不是以猎者的身份进入,而仅仅是一个普通的观众。    此时,来斗兽场观看的人们还没有被放进来,全都在十八楼外等待着。    萧翕拉着苏愚,来到空无一人的斗兽场,只在下面的场地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猛兽被关在铁笼里,是不是发出喷气的声音。    “喜欢哪个位置?”萧翕问道。    苏愚仰着头,将呈环状的观众席看了一周,然后指着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道:“那里。”    “有眼光。”萧翕立即拉着苏愚,翻过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座位,来到她所指的地方。    苏愚却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这里不是对号入座吗?”    “管那么多干嘛?我在我家看个表演,难道还要买票?”萧翕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