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一百九十章 心服口服

第一百九十章 心服口服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苏愚毫不怀疑出现在简萌家的异能者就是内家之人,因为一切都太巧合了!    如今想来,简萌从年前就开始出现异常,可是她竟然没有及时发现。如果她当时去简萌家时多留些心眼儿,之后再突击几次,就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    关键是阿生就不会枉死!    当时简萌的那个电话,一定就是突破所在。而之所以在她后来赶去之后,简萌又恢复了正常,肯定是对方做了什么类似于消除记忆的手段,才能让一切都看上去那么正常。    而开学之后简萌这么爱学习的人竟然晚了一个星期来学校,虽然她做出了看似合理的解释,但此时再回想起来,竟然是漏洞百出。    而且当时她和阿生的预感,全都是在简萌出现之后产生的!    苏愚忽然觉得心口一抽一抽的疼,一股名为后悔的情绪几乎已经将她淹没。    她不敢确定这火是不是简萌放的,但简萌被内家控制是一定的事情。而简萌现在去了哪里,估计也和内家脱不了关系。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对简萌是个怎样的感觉,怜惜有之,痛恨有之,甚至她的消失竟然让苏愚感觉到了一丝轻松,起码不用在这种悲痛的时候,再面临一次致命的背叛。    “内家的事就不用我多了,今后将目光放在他们身上,同时,尽量找出简萌的下落。”    吩咐完这一句,苏愚就向茶园外走去。    这条路有些长,虽然品势大多数时候也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在走,但现在心里毕竟空了一块,竟然感到了久违的孤独。    她走的很慢,每一步甚至每一个动作,都要经过大脑的思考,慢到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期待或者挽留着什么。    但路再长也有走完的时候,她即便走的再慢,也必将有那最后一步的到来。    这一步还没落下,就已经失落到整颗心脏都宛如被扔进了空无,但还是落下了。    只是当她将目光从自己的脚上移开,抬起头来的时候,却看到了站在自己不远处的楚行。    此时此刻,她想,这个人总是默默站在自己身后,就像一座巨大的从来不会倒下的靠山。哪怕全世界都抛弃了自己,他也不会的?    她有些不确定,有些心慌,于是抬步向他走去,然后伸出手,踮着脚尖摸了摸他的脸。    很好,是真实的。    仿佛什么重要的事得到了确定,苏愚的心落回了胸腔,这才宛若活过来一般。    只是她脸上单一的表情,让外人根本看不出她到底经历的怎样的心理历程,甚至楚行都因为她的举动愣了愣。    只是他没有出生询问,而是拉住她的手,问道:“准备去哪儿?”    苏愚手指一收,反握住他的,就见楚行嘴角的笑扩了些,却没有点破。    “书香门第,你家。”苏愚道。    楚行没有多问一句,就开着昆仑带苏愚来到了他在书香门第的家。    这里是年后苏愚第一次来,与离开时一样,依然是那个冷清的样子。    当进去之后,她扭头看向楚行,“你以前不在这里住吗?”    “偶尔,我房子很多。”楚行回答时不忘炫富。    苏愚仿佛又看到那个见过没几次时,就恬不知耻自己很有钱的楚行,会心一笑,不再追究这个问题。而是问道:“我送你的画呢?”    楚行给苏愚端了一杯果汁,然后才道:“想看画的话,要等一会儿,我把画放在爷爷的卧室了,他现在都要看上一看。我这就叫阿烬去取。”    完给阿烬打了个电话。    这次他没谎。因为是苏愚送的东西,自然不能放在书香门第这个他不常来的地方,而是第一时间送回了老宅。    只是再往自己家里放的时候,被眼见的楚尘看到,当得知是苏愚送的时候,更是一把抢过去不给了,非要借此来当做那未过门的孙媳妇,每都要看到才心安。    楚行也是无奈,现在他连自己想看一眼都难,只是既然苏愚自己要要,老爷子总不能还不放,而他正好趁机就不还回去了。    苏愚不知道楚行心里打的九九,安心喝着果汁等待。    虽然阿烬快马加鞭,但还是等了三个多时,而这时色已经很晚了,楚行就让阿烬顺便带了夜宵。    他和苏愚都没有吃晚饭。    阿烬将画送来后就回去继续睡觉,楚行和苏愚则开始填肚子。    “这么着急要画干什么?不会是后悔送给我了?”楚行吃饭途中忽然问道。    苏愚急于将事情告诉楚行,所以吃得有些急,忽然被他打断就呛住了。    楚行立刻给她顺气,神色有些懊恼,“你急什么?我又不会跟你抢。”    “谁急这个了?快点吃,我一会儿还要回去睡觉呢。”苏愚好不容易顺好气,才瞪了他一眼道。    等吃完夜宵,苏愚立刻将画拿出摆在客厅的茶几上,然后指着上面的画面问道:“你仔细看看,从这里你能看到什么?”    苏愚既然这么问,里面就定然隐藏了他之前忽略掉的东西,当下聚精会神去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愚也不不急,就那么静静等待着。    良久之后,楚行才眼睛一亮,看向苏愚,“数字?”    苏愚一笑,心想还不算太笨,就是时间有点长,却不她自己设计的有多么隐晦,如果换做被人,可能一个月一辈子也看不出什么来。    楚行只当她是在夸自己,勾着唇,问道:“这么多数字,你是想表达什么?33444521?还是1314867?”    苏愚罕见地翻了个白眼儿,“你就不能正经点儿?”    然后坐在沙发上,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一边拿着水杯在手中转着,一边道:“想想你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    楚行在她身边坐下,一只胳膊放在她身后的沙发背上,翘着二郎腿,并没有多加思考,就开口道:“当然是你……”    只是那个你字的音节还没发完,就被苏愚及时打断,“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如果错过你一定会后悔。”    楚行立即收起了调笑的神色,眸色幽深地看向苏愚,“当然是河豚计划的成功。”    刚完,他就忽然坐正了身子,重新看向那幅由碎瓷片拼成的画作,虽然看出的都是些凌乱的东西,偶尔能看出数字的痕迹,心里的猜想却越来越肯定。    到了最后,他目光带着热切地看向苏愚,等着她回答。    “如你所想。”只是四个字。    苏愚回答完之后,就将杯子放回茶几上,然后起身准备走人。    答案已经给他了,至于如何破解只能他自己来,否则这个世界最顶端的科学家研究了几十年都没得到的东西,交给他的就太简单了。    只是她刚站起来,就被楚行拦腰截住,然后躺倒在沙发上。    他此时看向她的目光很复杂,宛若最璀璨的星河,蕴藏了无数神秘的的星球。    两人都没有只言片语的交谈,而是就那么看着对方的眼睛。    一浅棕,一深黑,却如同两汪最幽深的古潭,互相吸引着。    “我很意外,苏愚。”就在炙热的目光即将擦出火花的时候,楚行忽然开口。    他很清楚现在什么事是不能做的,如果做了,就如同将苏愚的好意当做了异常交易,所以最终忍下了那股火热。    他不急,不能急,很快,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对苏愚坦白一切了。到那时,一切都将顺其自然,而不用像现在这般压抑着。    “这组数据已经得到很久了,而且经过我近半年的修正,其中一些重要的中间衍生数据也达到了理想状态。”看到楚行眼中逐渐褪去的火热,苏愚送了口气,然后道。    楚行只在她额头落上一吻,然后就将她放开。    “你能信任我,我很开心。”他道,“走,我送你回家,不过过几你可能会很忙,毕竟这件事有些人有权第一时间知道。”    苏愚知道他的是总统先生。    霍玺平给她的感觉不错,所以她并不排斥和他见面。    将苏愚送回家之后,楚行就连夜拿着那幅画赶到了海城,然后在一群人不眠不休连续三三夜的破解下,终于将里面最后一个重要内容摘录出来。    这三时间,这群人一直难以一直他们心中的钦佩和震惊之情,过不了多久,就会发出一阵感慨和惊讶的呼声。    而对于创作这幅画的人,更是充满了好奇。    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河豚组的成员,其中当然包括了一直潜心研究的王落尘。    楚行送画时并没有详细介绍它的来源以及用途,但随着破解的持续进行,大家都开始心知肚明,这里面隐藏的东西竟然就是他们辛辛苦苦想要得到的。    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赶在他们这个团队之前就将那最终的数据得出,甚至还做了n项扩展,这在他们甚至这项研究困难程度的人来看,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王落尘早就猜到了这幅画背后的是谁,那不是一个组织,而只是一个人,一个比他了将近十岁的女人,一个还没有大学毕业的女人。    那种奥核大赛公布最终成绩时才有过的感觉再次出现,而且比那次更加强烈。    他有些嫉妒,可是想到自己这几个月没日没夜的工作,又觉得心服口服。    只是……这写数据到底是不是正确的,还需要验证一番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