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无法释怀

第一百八十六章 无法释怀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她依然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却双手支地向他跪爬过去,她听得到阿生的拒绝,可是她做不到不管他。    同时她也知道他没救了。    这场火,如果不能将这里焚烧殆尽,是不会停下的,这也是为什么她让外面那些人离开的原因。    因为没有用啊!    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她不想任何人来打扰,她要亲自来送别他。    终于,她的手碰触到了他的身体,只是炙热的火焰开立将她的手掌包裹住,虽不似阿生身上焚烧的那么厉害,却也是钻心的疼。    但她没有退缩,又向前爬了几步,让自己的身体靠在身后的墙面上,那只手则紧紧抓住他的手。    他的手已经溃烂,抓上去一处湿滑一处焦灼,已经完全失去正常的样子,也看出它以前是多么的白皙修长。    当握上这只手的时候,苏愚差点再一次忍不住哭泣。    只是她现在不能哭泣,她需要坚强,才能让阿生去的没有负担,不想他最后看到的是自己脆弱的样子。    “馊……给……”    忽然,阿生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苏愚立刻仔细去听,才分辨出他是在手机。    苏愚环顾四周,在墙角找到了阿生的手机,一只手够过来之后,迅速输入了密码,然后开机。    她和阿生的手机密码是互相知道的。    手机刚打开,里面就出现一张照片。这照片苏愚并不陌生,是当初简萌被毁容在医院,阿生给她涂了个猪头之后拍摄的。    她又滑动了一下手机屏幕,发现里面还有两张简萌的照片,都是在她熟睡之后拍摄的。    拍摄角度并不好,简萌的睡姿也很不淑女,如果被她自己看到是肯定会删掉的。可是却被阿生如此的珍藏着。    苏愚知道,阿生手机里以前是从来不存照片的。    苏愚将手机递给阿生,阿生接过后就不再话。而是握着那手机,用力到苏愚都已经能够听到机壳变形的咯吱声。    她不知道这场由火种引起的大火是如何产生的,也不知道之前还和阿生巫山**的简萌去了哪里,更不知道阿生此刻我这手机,想到里面的三张照片时到底是怎样的心情。    苏愚已经停止了思考,她只是静静地坐在这里,就像往常很多次那样。    阿生煮水烧茶,她就拿起牛饮,然后两人一起欣赏着窗外的风景,虽然是已经看了很多年的风景。    可是现在,楼没了,阿生也要没了,窗外的风景还有什么意义呢?    苏愚握着阿生的右手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因为处于火焰中,也已经被烧成和阿生一样的鬼东西了。    但是她不在乎,哪怕从此自己的右手都将失去,她也不在乎,只要这只手在最后的时间,给了阿生最真挚的安慰,那她就觉得值得。    火焰还在继续燃烧,只是已经没有刚开始时那么旺盛。相反的,阿生身上的火则是越烧越旺,终于,在最后关头,苏愚听到了阿生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声音。    “再……见……”    这声音很平静,仿佛不是一个正遭受着非人折磨的人发出的,而像是与很多次的道别那样,过这句话不久之后,他们还是能再次相见的。    这声音发出后,苏愚就感觉到手里的那只手立刻脱了力,轻飘得像是一片树叶似的。    可是阿生的手怎么可能那么轻呢?他有着一身精瘦的肌肉,还无数次在她面前炫耀自己的美貌和身材。    而眼前的东西又是什么?    黑漆漆一团毫无美感,甚至连个人的样子都看不出来,这怎么可能是阿生呢?这一定是上给苏愚开的一个玩笑!张启之去世的时候还能对着她笑的,为什么阿生就要遭受这样的折磨?拿这些年的相守相知又算得了什么?为什么她前脚刚离开茶园,后脚他就要永远地离开她?    可能是丧失了生命的支撑,阿生的身体接下来很快就被焚烧殆尽,最后只留下一片黑灰色的粉末。    苏愚用她那只被烧得成了焦炭的手,轻轻在那粉末上抚摸着,可是无论如何也感觉不到它带来的触感,就像她再也感受不到阿生的陪伴一样。    她像傻了一样,在原地愣了很久。    空气里的烟味越来越重,已经到了不能呼吸的程度,可是她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浓烈的烟尘呛得她止不住咳嗽,眼睛里也被辣出了泪水,却不是伤心的泪水,因为这泪带动的只有表面的刺痛,却再也到不了心里。    她用完好的那只手将地上的粉末聚成一堆,然后一捧捧装进自己的衣兜里。最后发现装不下,就直接脱了上衣,用这残破的衣服将所有的粉末都裹了起来。    她将裹着阿生骨灰的衣服抱在怀里,就像抱着一个初生的婴儿,心翼翼的,然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她不想动,阿生走了,她便不想动了。    她曾经一直觉得,自己是要和阿生一起死的,反正两个人对生活都没有期望和热情,那还不如走的时候一起走,也还有个伴儿。    她过,反正都是活不长久的。可是阿生却,活不长久的是他,而不是她。    呵,他还真是会预言啊!    不是已经做好出世的准备了吗?不是打算不再畏首畏尾要大干一场了吗?不是要拿出勇气和那些不把他当人看的人对抗了吗?    那为什么又这么轻易地离开了呢?    是累了吗?    她也好累啊……能不能带上她一起走?    到了那边,年夜饭就不用再吃她包的饺子了,父亲一定会做一大桌丰盛的年夜饭的。    你们两个总是不对眼的,却在失去一个之后,才会想到对方的好,现在好了,去了同一个地方,又要吵架了?    ……    苏愚抱着自己的双膝,怀里是阿生的骨灰,然后意识渐渐远去。    她觉得自己的灵魂都飘了起来,身体轻盈得如同一片羽毛,还是白色的,周围的景色全是白色的,干净的白色,没有血色的白色。    她很喜欢这颜色,她觉得自己手上的沾染的血都似乎都被这白色洗净了,她觉得自己是要去投胎了,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新的生活里,她不再是苏愚,不再被父母抛弃,不再从孩童时期就要为生存而拿起屠刀,也不会有亲人在她之前离去……    她的灵魂越飘越远,眼前出现一片亮光,仿佛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只等着她去推开。    她刚伸出手,却觉得重力回归了身体,让她急速下降起来。飘了很久才到达的距离,只一瞬间就落下。    下一刻,她猛然睁开了双眼,入目的,是医院的病房,而身边,是一张熟悉的脸,却不是阿生。    这种残酷的现实感,让她心里满满的都是失落,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楚行的脸,似乎已经忘了这个人是谁。    楚行没有露出那惯常的笑,他的脸色现在很难看,比苏愚的还要难看。    苏愚的脸色之所以难看,是因为虚弱,而楚行,则是因为心情。    他现在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能用这种发誓表达着。    他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从没感觉这么无力过。    一种想要发怒却不知从何而起的情绪,让他忍不住想挖开面前这个女人的心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自己的位置。    可是他怎么可能那么做呢?于是只能这样表达着。    见苏愚醒了,却是带着一种生无可恋的表情,他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站起来,将苏愚那只已经废掉的手拿起,然后看着这只手却不看苏愚眼睛地道:“苏愚,楚青死了你就要死,那么你又把我放在哪里?!”    楚行话很少用感叹句,更何况是这种带着质问的感叹句。这是因为很少会有事情超出他的预期,可是自从第一次见到苏愚开始,这种意料之外的感觉就一直陪伴着他。    每当他觉得自己已经将苏愚看透的时候,她就会抛出一记重磅*,让他不得不成重新审视自己的行为。    当然,以前那些意外他都可以忽略不计,可是这一次,她竟然轻视自己的生命到这种地步!    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在没有人救援的情况下,她就会和那个楚青一样!化成一捧子难看的黑灰!    这让他如何能不激动?他恨不能打她!让她看看清楚,谁才是她最重要的人!!!    他舍不得楚青离开,那就要舍弃他了吗?那他做过的那些事,他们之间好不容易才有的感情,难道就都是不重要的吗?    这句话虽然是感叹句,可是他却压抑着声音,透着点咬牙切齿的愤恨感,头上的青筋都因此突出来。    苏愚从没见过这样失态的楚行,他什么时候都是衣冠楚楚儒雅从容的样子,此刻却用这种语气,这种表情来面对她。    可是她无法出言去安慰他,因为她比谁都清楚,在阿生化成灰的那一刻,她是真的不想继续留在这个让她疲累无比的世界了。    哪怕是此刻,就算楚行喊出了这一句,她还是无法做到释怀。阿生的死,已经成了她此刻迈步过去的一道坎儿。    坎儿的这边只有她一个人,剩下的人,则全都在另一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