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答应你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答应你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我没空。”王落尘不等那人完,就直接开口,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他不是无视,而是太专注于自己的事情,时间对他来十分宝贵,浪费一秒种就是犯罪。即便那个人是自己的父亲,是一国之主,他也同样如此。    那人显然已经习惯了王落尘的作风,听到这句话之后就像来时一样悄悄离开了,仿佛只是为了过来传个话,而对于那边的要求则同样没放在心上。    新年的钟声响起,苏愚那边,阿生和萧翕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瓶瓶啤酒,在倒计时时猛烈的将酒瓶摇晃,然后互相喷洒着酒液。电视里传出国家电视台普同庆的音乐和贺词,让这个夜晚热闹非常。楚行则在钟声响起那一刻转身离开。    同一时刻的王落尘并没有因为新年的到来而有丝毫停顿,皱着眉头继续钻研。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度过新年的方式,只是对这个新年最印象深刻的人,恐怕非简萌莫属了。    自从上次苏愚和阿生从简萌家离开之后,她便陷入了这辈子最大的噩梦。    期间苏愚和阿生都有和她打过电话,但电话中的简萌都是正常的,再加上亲自去看过,所以两人不疑有他。    同样是大年夜,简萌家里却没有一丝一豪的喜庆,这在这个普通时间都很热闹的家庭,简直就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这二十多,邻居全都没有见过简萌家的任何一个人,都以为她们是去外地过年了,所以没有人关心屋内的情形。    此刻,如果有人能打开防盗门进去看看,一定会大为震惊。    客厅里本来明亮光洁的地面,现在看去覆盖了一层黑褐色透着暗红的粘稠物,散发出一阵这令人作呕的气味,奇怪的是这气味只停留在屋内,在外面却闻不到丝毫。    在其他房间里,同样的痕迹遍布地面和低处的墙面,甚至在有些地方,可以看到很明显的抓痕,和磕痕,竟然是人生生用指甲划出来的!    这样地狱般的房屋内,并不是空无一人。此刻,在客厅的沙发旁边,正有两个看不出人形的人躺在地上。之所以看不出人形,是因为他们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而且肮脏得结块,身体也像是遭受了重刑,乌青色已经连成大片片的伤痕,所有露出来的皮肤都不能幸免。    如果苏愚在这里,一定会觉得这两个人十分眼熟,因为她们赫然就是简萌的父母!    而在不远处,一个身形同样狼狈的女孩儿瘫坐在地上,完全顾不得脏,眼睛里全是麻木迷茫和恐惧。    她虽然狼狈,却没有受伤,身上的干涸的血液不是她自己的,而是别人的。因为在她的手里,此刻正握着一根断掉的筷子。断恨出伸出锋利的尖刺,上面的血色尤为浓厚。    “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她对着沙发的方向喃喃出声,同时握着筷子的手抖得厉害。    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没有因为她可怜的哀求产生一丝怜悯,只是一副为了完成任务不择手段的样子。而显然,女孩儿的话没有达到他的预期效果,于是不耐其烦地面向女孩儿,一双眼睛直直盯向她。    女孩儿惊惧地想要把目光挪开,却像是受了蛊惑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一样,脑袋硬生生自己给掰了过去,在眼睛目光相接的一刹那,女孩儿本来惊恐的眼神立刻一滞,化为毫无感性可言的呆滞,似乎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而只是一个被抽离了灵魂的傀儡。    随后,她握紧手中的半截筷子,缓步走向地上躺着的两人。只是那脚步硬邦邦的,仿佛腿骨都已经硬化,似能听到咯吱咯吱的响声,简直就是个被人控制的僵尸。    她来到两人面前,没有蹲下,就那么直着双腿,狠狠弯着腰,将手中的筷子一次次刺入两人的身体,发出噗嗤噗嗤皮肉撕开的声音。    两人本来就已经命悬一线地抽搐着,此刻看到女孩儿的举动,哀伤大过疼痛。他们早就想过自行了断,沙发上的男人就是个没有人类感情的魔鬼,不知道使用什么妖术让自己的女儿对他们一次次下杀手,然后趁着女儿悲痛惊恐绝望的时候,提出他的条件。可是每次他们刚一有动作,就会被男人阻止。    他不要他们死,他要的只是折磨,对心灵和**的双重折磨。    当男人觉得差不多了,眼睛缓缓一闭,女孩儿就恢复了正常。只是看到自己沾满亲人鲜血的双手,简直要崩溃地死去。然后就开始重复开头那一幕。    而这个女孩儿,不是简萌是谁?!    这么多下来,男人都没能让简萌妥协,早就失去了耐心。在他看来,这么个没用的女孩,直接杀了就行了,还能给他们办什么事?只是上面点了名要她去做,他也没办法。好在他临时想出的这一招似乎已经开始起作用,简萌似乎快要承受不住了。    “再来两次,我保证他们必死无疑。我的目的不是杀人,你也不需要做太多事,只是送个东西而已,就答应。”    只是送个东西这么简单的要求,他不明白简萌为什么到了这种地步都不同意,难道在她眼里朋友还不如父母重要吗?    这种问题是没有答案的,简萌必然不可能为了朋友放弃父母。但也不可能因为自身危机,就把灾难带给朋友。    在她看来,朋友和至亲,都是她能够用生命去守护的东西。可是越是两全其美,就越会顾此失彼,总有一方会受到伤害。    这种选择对她来太艰难,于是只想要逃避。可是逃避的后果就是要眼睁睁看着至亲被自己害死。    她从只是个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人生经受过最大的挫折,就是当初被一群混混围堵,可也被苏愚给救了。    她以为这个世界是美好的,是单纯的,即便有些许的肮脏,也该是正能量的。    可是这二十的经历,彻底颠覆了她的看法。    将她从云端一下子拉到了地狱。    她一直抱着希望,希望苏愚能够再次来救她,可是这次连苏愚和阿生那种很厉害的人物,都不能发现她身上的异常,她又能依靠谁呢?    她现在再也等不了了,这种刺伤亲人的深深的罪恶感,时时刻刻在这么着她的神经,此刻听闻父母几乎将要命絶在她手下,最后一道心理防线终于被从内而外攻破。    她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只是此刻再也没有那个,因为她的眼泪而无奈摇头的苏愚了。    她是真的不想伤害苏愚和阿生其中的任何一个,更何况他们一个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一个是自己喜欢的人,她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可是她太弱,太真,根本无法和这个恐怖的男人周旋,最后还落得如此地步。    她缓缓抬头,心里不住地对着苏愚和阿生着对不起,连灵魂都带着哭腔。可是不管有多愧疚,她都要去就地上的两个人。    因为……那是她的父母啊!    终于,她看向了男人的脸,用干涸得可怕的嗓子道:“我答应你,不过你要把我父母治好。”    男人直接无视简萌眼中决绝的神色,轻松地点了点头,然后递给简萌一个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