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一百七十章 睡觉

第一百七十章 睡觉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苏愚一边,一边就感觉到周围气温直线下降,而降温的来源则是面前的男人。    来不及思考他为什么会这样,就听到楚行开口:“苏愚,你又撒谎了。”    “……”    什么叫又?难道他知道她刚才也是骗他的?    苏愚惊讶,还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亏她刚才还绞尽脑汁编造谎言,结果人根本就是什么都知道在看笑话?    只是他究竟对真相了解多少?难道连楚家的部分也知道了?    她还在混乱着,楚行就又道:“算了,跟我来。”    紧接着苏愚就感觉到自己被拉起来,“喂,你干嘛啊?”    刚刚不是还在生气吗?怎么转眼就这样?他要带自己去哪儿?    苏愚满心的疑惑,但楚行只是拉着她的手向前走。走出卧室,下到客厅,再然后打开门出了别墅。    “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我正要睡觉呢,不想出门。”苏愚往后拖着身子,但还是被拽着向前走,楚行的步伐丝毫不受到影响。    因为挣扎,不心碰到手心的伤口,苏愚下意识地吸了口凉气,随即就看到楚行终于停了下来。    他扭身看向苏愚,目光中闪过无奈。    苏愚睁着大眼睛也看向他,多少显得有点无辜。    下一秒,楚行忽然弯腰,把苏愚打横抱起,样子是标准的公主抱。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苏愚惊讶地问。    只是楚行根本不搭理她,没一会儿就来到自己家里,进门后依旧没有放下她,直到进入卧室,才把她心翼翼地放在床上。    苏愚对这间屋子、这张床还是挺敏感的,一骨碌就站了起来,拉了把椅子坐下。    然后静静地看着楚行。    楚行出去一会儿又回来,手里提了个药箱,过来给苏愚包扎。    苏愚乖乖伸着手,不像刚才那样闹腾,开始闭口不言,就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    楚行低着头,正专心致志地给她抹药,能够看出他性情不好,但用力很心。    失去了那标志性笑容的楚行,就像撕掉了伪装一样,露出其中最真实也是最真诚的内在。此刻的他,看上去竟然有一丝丝可爱。    虽然没有追问苏愚今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但并没有原谅她的隐瞒。嘴巴仅仅地绷着,就像个生闷气的孩儿。    见他这个样子,苏愚烦躁的心情忽然就平静下来,对他的举动也气不起来了。    当伤口被处理好时,只能无奈地问道:“我可以走了?”    谁知楚行抬眸道:“你以为我老远把你抱过来,就是为了处理伤口?”    “……”    不然呢?    苏愚微愣,他还想干什么?    楚行却忽然露出一个邪笑,将药箱扔在一边,起身,弯腰,伸手,就把苏愚圈在他和椅子中间。    因为他是站着,苏愚要仰头才能看到他的表情,只是头刚刚抬起来,就被楚行扑面而来的温热气息覆盖了。    “你……”    她只来得及出口一个字,紧接着嘴唇就被含住,条件反射要挣扎,脑后则多了一只大手,将她的脑袋固定住。    因为话时嘴巴本就是张着的,这下不用楚行费力,直接就达到了目的,迫使她的舌头与之共舞。    这个吻很绵长,不似以往的霸道,起初苏愚只是被迫承受,后来也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怎样,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无意间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楚行猛然一震,随后便是一震狂风暴雨般的热吻。    待苏愚终于能喘口气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躺到了床上,而楚行则正支在上面看着她。    那目光里的情绪很复杂,但有一点苏愚看懂了,那是一个男人面对女人时才会露出的热切。这缕热切穿透空气,直射向苏愚,能量太高,让她整个人的温度都开始上升。    她的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是该拒绝还是怎样,愣愣地没有动作。    而楚行则像是得到了默许,再次俯下身时就不止于对嘴唇的携取了。    身体被他煽风点火,整个人浮浮沉沉,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    当室内的温度持续上升,快要达到某个点的时候,一道手机铃声忽然突兀地响起。    苏愚猛然惊醒,瞪大眼睛看着脸颊残留红晕的楚行,以及感觉到丢失了一半衣服的身体,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下一刻,她顾不上手心还在手上,两只手齐齐对着楚行一推,然后动作迅速地钻进被子里,连脑袋都没露出来。    铃声还在继续,随着这声音的持续不断,楚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开始的红晕是因为动情,到了后来则是因为愤怒。    活像一个被抢了糖的屁孩。    电话一直没人接听,响了一会儿后就断了,只是还没等两人松一口气,铃声就又响了起来,颇有些幸灾乐祸的韵味。    铃声当然不会带有感情,只是停在楚行耳朵里,它丫的就是在嘲笑!    从地上的裤兜里拿出手机,楚行单手接听,刚放到耳边,那边就传来一个戏虐的声音。    “老哥你干嘛呢?这么久接电话不会是被我打断好事了?哈哈!”    其实楚别声音里的戏虐不是故意的,他平时话也这个样子,出行对此也了解。    但是。    听着他的话,想到自己未完成的“事业”,楚行不得不进行迁怒,他现在急需要发泄情绪,而楚别正好撞在了枪口上。    只听楚行用阴寒得似乎粹着山冰雪和剧毒的声音道:“楚别……你和李婉完了。”    然后就挂了电话。    那头的楚别久久都没有回神,他张着嘴惊讶又无辜地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回想着刚才听到的那句话。    “靠!什么情况?不你让我打电话汇报吗?和我家李婉有毛关系啊?”    他烦躁地揉揉头发,半还处于懵逼状态。忽然想到什么,“我呸,我和我家李婉长地久,孙子才想拆开我们!”    楚行挂了电话后,依然觉得没有发泄够,看看床上的鼓包,欲言又止,喘了几口粗气,才一扔手机,走进浴室。    听到水声,苏愚一把掀开被子,用手背擦了擦头上热出来的汗,盯着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然后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从床上跳起来迅速地穿好了衣服,就要向外走。    而楚行恰在这时从浴室出来,正好挡住苏愚的去路。    “你……我要回家。”苏愚低着头道,从来没有这么底气不足过。    苏愚给人的印象一向是强势冰冷的,此刻却透着些委屈,配合她本就乖巧的长相,以及单薄的身躯,更加让见之者怜惜。    楚行心中一软,也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冲动了。    他伸手挑起苏愚的下巴,动作并不轻佻,他只是想让她抬起头而已。    苏愚顺着他的力道仰起脑袋,一张通红的脸露出来。    楚行被地惊了一下,这……这是害羞了?可是红得也太厉害了。他觉得好笑,唇角一勾,开口:“你脸怎么这么红?”    明知故问!    苏愚暗骂一声,气呼呼地甩开他的手,重新低头。“我要回家!”    这次语气有些强硬,带了些往常的影子。    只可惜楚行已经摸准了她的性子,当下又是一个俯身,将苏愚抱回到床上。    苏愚脸色一白,这在刚才还通红的脸上显得异常突兀,楚行一眼就看到了。    知道她在想什么,楚行拍拍她的肩膀,道:“不会了。”    苏愚刚松了口气,就感觉到不对劲,“那你这是干什么?”    楚行邪邪一笑,“睡觉。或者……你期盼我干点儿什么?”    苏愚气急,起身就要走,却被楚行拉住。    还没等她发飙,楚行就道:“陪我一会儿,我明就要走了。”    “你要去哪儿?”闻言,苏愚顿住,同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平时一直在一起也没觉得怎样,但当听他要走的时候,忽然就有些失落。    “别伤心,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只是回家过个年而已。我记得和你过,家里与我最亲的是爷爷,他年纪大了,我要趁着过年多陪陪他,年后就会回来。”    “哦。”苏愚道。她对此将信将疑,但没有多问。想了想觉得自己留在这里不合适,就又,“再见,我先回去了。”    楚行有些郁闷,他怎么也没想到刚才还因为他脸红的苏愚,转眼就又冷冰冰的了,他以为她起码会多些什么,却只得到这公式化的回答。    实际上他误会苏愚了,她只是不知道什么好而已,一时词穷,只能应付一下了。    楚行本来是想放她走的,这下子恶向胆边生,胳膊一揽,就又将苏愚推回了床铺间。    这下苏愚是真的忍不了了。    “你放开!”着抬腿就要踢人。    楚行有被她踢过的惨痛经历,提前就做好了准备,再加上他本来伸手就很敏捷,几下子就将苏愚牢牢困住。    苏愚被他圈在怀里动弹不得,气得直喘气,却无济于事。“你发什么神经?”    楚行躺在她身后,将下巴放在她的肩窝处,凑在她耳边道:“我刚刚过了……睡觉。”    然后就闭上眼睛,没过多久,就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苏愚一脸莫名地僵着身子。    他……他这就睡着了?那她怎么办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