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伤口怎么来的?

第一百六十九章 伤口怎么来的?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因为房间里光线比较昏暗,而那个人又是背光,只能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    不过即便如此,苏愚还是很轻易就认出这是属于谁的身影。    “楚行,你什么时候来我家的?”她语气不善,任谁看到自己家里出现不请自来的人,都会不愉快,更何况是出现在自己的卧室里。如果她在家里裸奔,岂不是要被这个男人看光?    楚行从里面向苏愚走过来,身形逐渐清晰。    苏愚这才发现他的脸色很难看,没有挂着那招牌式的笑容,嘴角微微下垂,眼神也透着厉色,似乎正在因为什么事情生气。    见到他这个样子,苏愚一愣,却不知道他的气从何而来,此时此刻,该生气的似乎是她才对。    于是苏愚的面色同样阴沉下去,回视着楚行,并且没再开口话,等待他的解释。    楚行踱步到苏愚面前,居高临下地与她对视。    近距离地观察下,苏愚才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类似于落寞的气息。    “你……”她终是先开口,这种感觉让她震了一下。    只是开口之后,她又不知道要继续什么,只好又听了下来。    楚行盯着她很久,然后才道:“你去哪儿了?”    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他的眸子里却是笃定的神色,问出这一句话不是为了知道答案,而更像是确定什么别的东西。    苏愚此时正好没有看他的眼睛,所以漏掉了这个神色。    她以为他就是在好奇这个问题的答案,于是张口间便编了个自认为很完美的答案。    她:“去找阿生了,我和他打了个赌,如果能甩开你安排在我身边的人,就算我赢,然后他输给我一顿饭。”    她解释的很详细,在她看来,楚行好奇这个问题,无非是那些人将自己跟丢了。她只要撒谎将这段空白的时间填补过去,就可以了。    如果楚行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她的回答当然是可以的,但他在听过这个解释之后,脸色非但没有缓和,反而更加幽深起来。    不过只是片刻,就笑了一下,将刚才的神色遮过去,“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又遇到危险了……以后别这样了,我会担心。”    苏愚松了口气,庆幸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她不是个会撒谎的人,而且往往一个谎言需要用后续无数个谎言来弥补。只是她不想将此事告知楚行。    在她看来,既然楚行不是楚家人,那就没有必要来滩这个浑水。她这个人不喜欢麻烦,同样也不喜欢别人因为她而麻烦,更何况楚行刚刚帮她解决了一个事情,一还不到的时间,怎么能再甩给他一个事情?    除此之外,楚家这个庞然大物,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楚行虽然看似很厉害,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比得过一个世家。    她走进房间,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一边整理着擦过但还没有梳理的头发,一边看向他问道:“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出现在我家?别告诉我你又是翻窗进来的。”    实在是那一次楚行出现在她家里的场景太刺激,让她久久都无法忘怀。    还记得,那是她在家里尝试着自己做饭,不心将厨房给炸了。而就在这时,听到声音的楚行直接撞破窗户跳了进来,目睹了她的惨状。    “否则还能怎么来?”楚行颇有怨言地道,此时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    只是这语气让苏愚觉得,一切都是她的错似的,她应该主动给他留门,然后避免他跳窗。    这和她思考的完全不是一个方向好不好?他们是在讨论跳不跳窗的问题吗?他们明明是在讨论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正郁闷纠结着,楚行忽然一个箭步,抓住苏愚的右手。    “这是什么?”他语气恶劣地问着,面色再次一沉,黑的都快成块儿碳了。    被他握着的手心,有一块狰狞的伤疤,因为泡了水,伤口的位置向外翻起,已经成了白色,中间深可见骨,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疼。    他刚才就发现,苏愚理头发的时候右手明显不顺,谁知竟是受了这么重的伤。    他气得不轻,所以捏的有些用力。虽然不是捏在伤口上,但苏愚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看到他是因为这个发火,心里忽然一阵悸动,却对此不以为意。    “没什么,伤而已。”这句不是假话,她以前受过的比这重的伤多得是,从来不会矫情地喊疼。    而且那时候条件恶劣,往往伤口得不到处理,都是硬生生挨过去的,所以养成了习惯,受伤之后也不会太过在意,顺其自然就好。    听到她这么不把自己的手放在心上,楚行怒火中烧,表情跟要吃人似的,奈何苏愚最不怕吓,反过来对他道:“怎么?我自己都不当回事,你这么生气又是为什么?”    她是真不懂。    “苏愚。”楚行忽然叫她的名字,苏愚疑惑地看向他。“你知不知道你是个女人?”    闻言,苏愚反应过来他的异常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人这个词汇,往往代表了娇柔,代表了弱势。一般的女人会在自己受伤时寻求依靠和慰藉,更有甚者就像缠绕大树的菟丝子,将自己的生命依托于另一个更加强大的生命。    这道理苏愚懂,这现象也是屡见不鲜。但那只是普通的女人,苏愚的经历让她绝对无法和普通女人一样,将自己的一切都寄托在别人身上。    她一直以来奉行的,就是一切都要靠自己,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    她看向他的目光带上了深意,想到之前他过的话,她可以借用他的肩膀,她可以在他面前脆弱,因为一切有他在。    之前并没有将此放在心上,此刻两者结合,忽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依靠他吗?似乎没有那个必要啊。    想到这里,她想将自己的手抽回,毕竟将伤口晾在眼前,看着也很不舒服。    但楚行却抓的更紧了,并且问她:“这伤口怎么来的?”    苏愚当然不能真话,否则之前的谎就白编了。于是半真半假地回答:“这里面之前有个放射器似乎出了问题,我就把它挖出来准备重新换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