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谢谢你

第一百六十一章 谢谢你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苏龙走上前,双手颤抖着抚摸着骨灰盒,嘴角抽搐,然后老眼一花竟然哭了出来。    苏龙实际上只有五十多岁,但看上去已经古稀之年,头发全部灰白,皮肤也已经松弛不富弹性。    这样一个老人,抱着骨灰盒痛哭流涕,见者伤感,不忍于心。    苏愚就那么一直看着苏龙,心里闷闷的,却没有被感染。她已经哭够了,她进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知道当年被抛弃的真相。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龙抹了一把眼泪,将索黎月的骨灰盒抱在怀里,不似苏愚那般紧迫,只是心翼翼,生怕弄坏了似的。    他细细摩挲着盒子上的花纹,就像在抚摸爱人的脸颊。    “月儿,你怎么就离我而去了呢?”他颤着声音道。    那声音里夹杂着的复杂情绪任何一个听到的人都会被触动,这是怎样刻骨的思恋,才能发出如此哀凉的语调?    苏愚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让他们分开,但从苏龙的表现来看,他是深爱着索黎月的,而从从百里邺的话中得知,当年索黎月不惜与家族决裂,也要和苏龙在一起,那是怎样的魄力和爱,才能做出那样的决定,没道两人守得云开见月明之后,再选择抛弃苏龙。    实际上苏龙也不懂为什么,当年那件事对他打击极大,并且索黎月失踪后,他终身未娶,再没有爱上其他人,只在这里等待爱人的归来,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年。    他看向苏愚,眼神里有亏欠。他知道她来此是为了什么,于是陷入回忆,开始缓缓讲述他和索黎月的过去。    “当年我初来帝都,自持琴艺非凡,心高气傲,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那时月儿还是索家的姐,名门闺秀,追求者众多。而听她自和百里家的百里邺定了亲,让很多人退却了。    我则是因为和人打赌,为了面子故意去接近她,阴差阳错之下我们相爱,到了最后谁也无法舍弃谁。    月儿是索家老家主最爱的女儿,i而我别刚开始接近她的动机不纯,平时也是风流成性,换女人如换衣服。老家主自然不愿意月儿嫁给我,我也因为自己酸腐的脾气和索家越闹越僵。    最后,迫不得已之下,我和月儿私奔。就在我们刚刚安定下来三的时候……只是三……她就不告而辞。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找到过她。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离开的时候已经怀了你。    苏愚……爸爸对不起你……”    一声爸爸,两个叠字,却代表着人世间最亲密的血缘。    苏愚静静地听他讲完,这些事她是第一次接触到,虽然仍然不知道自己被抛弃的原因,但起码已经了解了自己的身世。她从此之后不再是个孤儿,不再是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    苏龙看向苏愚的目光很复杂,苏愚不知道那是不是代表了父亲的爱。    但是虽然曾经无数次设想过和父母相认的情景,但真的遇到了,却发现自己并不能放下这二十多年受过的苦,即便知道眼前的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却怎么也张不开口叫出那两个字。    这或许是,越亲近的人,越不容易原谅,越是在乎,就越容不得瑕疵。    她知道苏龙难受,她也难受,但她需要时间去接受这个事实。    然后她便不再多留,像来时一样,不发一声地离开。    苏龙看着苏愚远去的背影,抚摸着索黎月的骨灰盒,“月儿,我们的女儿不肯原谅我呢。我知道,这是对我当年当年混账的惩罚,我会等,就像等你归来一样,等待她接受我。我不求原谅,只要她能叫我一声父亲,也就满足了……这是我们的女儿啊……”    坐在山鬼上,苏愚看向开车的楚行,忽然问他:“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冷血?”    楚行抿了抿嘴,似乎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回答:“不是冷血,我当初刚刚认祖归宗的时候,也无法接受自己有父母的事实。”    这是苏愚第一次听到楚行出有关自己身世的话,“你曾经也……”    “对,我曾经做了很多年的孤儿,结果当我已经接受这个设定的时候,父母却找到了我。不过他们不像你父母那样恩爱,对我这个没有抚养过的儿子,也没有过多感情,所以我和爷爷的关系更亲近。”    看着楚行这么风轻云淡地讲述自己的波折经历,再想想自己,苏愚有些不好意思。    她的家事,却让楚行陪着跑了这么多,而且很多事她都顾不上他的存在,可他却一声不响地站在自己身后,给予自己支持。    这一刻,她是感动的,楚行在她心目中的印象,也逐渐脱离那个贼贱而无耻的种马形象。他俊美无涛的容颜,排除掉那些内心的杂念,此刻在她看来是真的好看。    “你很厉害。”她,的是他对待波折时平静的态度。    楚行明白她的意思,道:“嗯,我知道。”    苏愚无语,只听他继续:“很多你现在经历的,就是我当年经历过的,所以你完全可以来依靠我,我比你想象的要成熟。”    对他这种先教育后自夸的话方式,苏愚已经习惯了,白眼儿翻了无数次,此刻也能坦然接受。    只是接受的仅仅是话方式而已,对于话中的内容,她依旧不敢苟同。    “依靠你?然后等哪你觉得没意思厌倦了,我一个人蹲墙角哭吗?”    楚行对此很是无语,他到底是怎么在她心中留下这种印象的?他很冤枉好不好。但苏愚是个有自己主见的人,对他的解释,在没有得到真实答案的时候,一向都是无视。    “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阴谋论。”他不快道。    “先不这个,最近,谢谢你。”苏愚对着楚行嫣然一笑。    苏愚不是不会笑,只是在外人面前很少笑,在面对阿生和简萌的时候,她要接地气很多。    这是她第一次对楚行展开这么灿烂的笑容,一下子让楚行愣住。    他只觉得今阳光格外明媚,是个值得纪念的一,心中痒痒的,密匝的睫毛微颤着,宛若寒潭的幽深瞳孔愈加深邃。    看着苏愚那两片粉嫩富有光泽的薄唇,此刻因为微笑而扯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忍不住就想一亲芳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