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委屈

第一百四十六章 委屈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苏龙已经很久没见到苏愚了,当苏愚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甚至恍惚了一下,才道:“你来啦。”    语气中有着欣喜,以及深深的不出的愧疚。    听出这一丝愧疚,苏愚心中觉得有些讽刺。她一句话没,将手中的照片直接放在苏龙面前的桌面上。    苏龙低头看去,却是浑身一震。“这……你是从哪儿找到的照片?”    苏愚没有回答,只定定看着他。    此时,楚行和萧翕才随后到达,他们进来后都没有开口话,而是各自找了位置坐下,既身在其中,又可以当做旁观者。他们都很好奇,苏愚看到照片之后来找苏龙是什么原因。而他们又各有猜测,答案就在眼前。    没有等到苏愚的回答,苏龙将照片拿起,满怀思念的眼神紧紧盯着那张让他魂牵梦萦多年的脸,那张和苏愚有着几分相似的脸。    “她叫索黎月。”良久之后,苏龙才出一句话,只是迷蒙的双眼,显示出他并没有从追忆中走出来。    然后他看向苏愚,眼睛逐渐聚焦,目光也再次清明,对着苏愚用一种难以理解的语气道:“她是你的母亲。”    当听到母亲两个字,苏愚浑身定住。虽然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但得到肯定的答案,还是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她的母亲?她从未见过面的母亲?    为什么她抛下自己,至今杳无音信?她可知道没有家人,她的童年是如何度过?她的人生又经历了怎样的苦难?她怎么能让自己的女儿去承受那些?她可知道她曾经有多么的想念她?暗无日的日子里,她多么希望一个名为母亲的人,能够接她走出黑暗,接她回家?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等到,一直到她绝望了,麻木了,也什么都没有等到,甚至连自己的母亲叫什么,长什么样都无从得知。    现在她终于知道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样了,而且是那么的漂亮,确是从一张照片上看来的。    她看向苏龙,“她在哪儿?她现在在哪儿?”    苏龙叹了口气,“我不知道。”    苏愚唰得站起来,“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不是我的父亲吗?那我母亲的去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的音量不大,也没有怒吼出声,只是用一种压抑的语调,缓缓出口,却听得苏龙一阵心酸。    “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过面了,我甚至不知道有你的存在。”    萧翕和楚行都被这个事实给冲击到了,他们谁也没想到苏愚的父亲竟然是琴师苏龙,而那张照片上的年轻女人,竟然是她的母亲。    楚行还好,只是在最初惊讶了一下之后就归于镇定,不过心中对苏愚过往的猜测更加混乱,每一条调查出来的线看似有关联,却怎么也串不到一起,此刻更加捉摸不透了。    而萧翕就比较懵逼了。    他和苏龙成为师徒好多年了,却从来不知道他竟然还有个老婆,而且他的女儿竟然就是他唯一的朋友,也是差点被他害死的苏愚!    更恐怖的是,这俩人是经过他的介绍认识的,他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却把他隐瞒的那么严实,直到此刻揭晓,他才意识到这点。顿时表情就变得十分丰富。    苏愚听完苏龙的这句话,直接伸手将照片抽走,然后对着沉默的两人扔下一句:“走。”就直接出了门。    苏龙立刻起身,对着苏愚的背影喊道:“苏愚!你难道就不想和我多呆一会吗?”    苏愚没有回答,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楚行不认识苏龙,临走时只意味深长看了他一眼,就追了出去。而萧翕则礼貌地和苏龙道别,却没有得到回应,然后也紧随而去。    人都走后,苏龙颓坐下来,哪里还有什么仙风道骨的超然感觉,剩下的只是人世间的心酸。    回想二十三年前,索黎月没有留下丝毫信息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那个时候他们明明已经克服了重重困难,眼看就可以在一起了。    他不知道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还是她忽然转变心意,亦或者发生了意外。他只知道他找了她很多年,去了很多地方。可她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没有出现过。    从最初的心痛迷茫不甘和堕落,到现在的麻木,他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心中却从未认为她已经来开了人世,因为即便是现在,他也承受不起。    想到苏愚陌生而仇恨的目光,他闭了闭眼,眼角有着湿润,却没有泪水滴落。    “罢了,就让女儿去找你。”他幽幽一叹,“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你活着就好。”    楚行出了秦风,发现苏愚已经坐在了山鬼的副驾驶上。他没有出声,直接打开车门坐进去,然后看向她。    苏愚就那么呆呆的坐着,很长时间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而楚行也就一直看着她,就连萧翕进来都没有理会。    车子一直没有发动,很久之后,可能久到让苏愚将这二十多年的事情全都回味了一遍,她才开口道:“呵,我还以为他们都死了。”    那单音节的笑声,一点都不愉快,反而充斥着化不开的忧伤和落寞以及自嘲。“既然没死,为什么不去找我?还是早就已经觉得抛弃我了。”    听着这话,楚行知道她此刻不需要人回答,但是感情的冲击让她有些失去理智,对问题的分析有些偏颇。    为了让她不再钻牛角尖折磨自己,楚行还是开了口:“他们没有不要你,只是不知道你的存在。”这是苏龙的话,楚行现在将它单独列出来,让苏愚好注意到重点,一减轻她心理上的负担和滋生出的阴暗。    果然,苏愚立刻就抓住了重点,只是多年积压下来的怨愤,让她即便知道真相也主观地不愿意去相信。    但她是个理智的人,很快就调整好情绪,只是红红的眼眶出卖了她。    “我只是觉得自己很委屈。”她道,虽然低着头,却是对楚行的。    楚行拍了拍她的肩膀,“只要人活着,任何事都不是事,更何况……还有我,你委屈的时候,我不介意你靠过来。”    苏愚将手中紧握的照片心翼翼放进怀里,然后了个不相关的话题:“你似乎很会应对这样的场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