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故弄玄虚

第一百一十一章 故弄玄虚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闻言,苏愚的脸更红了。这种话题,不适合女人来讨论,而她也没有加入讨论的打算,只是心里又把楚行骂了一遍。    楚行相较而言则很镇定,“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更大的尺度。”    苏愚只以为楚行是在调侃,却更加笃定了他阅女无数,否则不会用这种老司机的口吻。    顿时就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嘴唇也产生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忍不住用手背擦了擦。    楚行脸色一沉,没再话。    一路畅通,看着窗外越来越熟悉的景色,苏愚有些诧异。    她来过这里,就在不久前,而那次是为了面见总统先生霍玺平。    心中掠过一丝猜测,她问:“楚行,既然是合作,你是否应该自我介绍一下。”    “我以为你对此不感兴趣。”楚行道,“你应该听过灵机集团,在答应与我合作那一刻,你就已经是灵机集团的一员了。”    灵机集团,总部并不在帝都,而是在帝国极南方的一个一线城市——海城。成立不到十年的时间,就从最初的籍籍无名发展成为现在世界瞩目的存在,在名望上,几乎能够与世家的家族企业媲美。    它同任何一个大集团一样,都是多维发展,涉及领域颇广。而其在科技方面最强,开发的电子产品占据国内半壁江山,宛若神话。    “我们现在要去见的,就是灵机集团幕后最大的靠山。”    王落尘对这些不感兴趣,他之所以会在这里,只是因为苏愚而已,所以听到这么无聊的话题,双手环胸就开始闭目养神,谁也不知道他睡着没有。    而苏愚则问:“既然是幕后,那就应该保密,介绍给我你就不怕我给你泄露出去?”    “我相信你。”楚行立刻道。    这句话的出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更是显得真诚可靠,反而是苏愚不知道什么了。    内心一角仿佛被触动,但转念想到这可能只是他在众多女人身上打磨出来,惯用的花言巧语,立刻就心如磐石,将萌动扼杀在了摇篮里。    之后没有人再交谈,一直到进入科学院的大门,苏愚才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而当他们进入那个苏愚前不久刚来过的办公室,看到总统先生的时候,苏愚感到情理之中又很荒诞,而她似乎被某人玩弄了。    她目光不善地看向楚行,而楚行当做没感觉到一般,上前和霍玺平打招呼。“霍叔。”    “你子,很不错。”霍玺平拍了拍楚行的肩膀,目光里全都是对晚辈的欣赏。    转而看向苏愚,和蔼一笑,“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苏愚从没想过自己还会和霍玺平见第三次,在她自己设想的人生里,就不该出现这样的大人物,而她只是想安心做一个能够保护身边人的普通人,或许偶尔会有惊喜,但绝不会出现大波澜。    只是事已至此,她不愿意也没办法,这条路白了还是她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    她礼貌的低了下头,“您好。”只是表情绝对算不上友善。    接受不代表原谅,既然霍玺平就是灵机的幕后靠山,那她早就与楚行合作的事,在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对她进行试探。这是苏愚不喜,也不愿忍受的。    苏愚的表情做的那么明显,现场都是人精,自然理解她为什么会这样。    霍玺平尴尬地摸了下鼻子,看向楚行,“楚,你来解释。”    他是个很有威严的中年人,忽然做这种动作,莫名的有些可爱,同时也从侧面反映出他和楚行关系匪浅,在他信任的人面前,会自觉地卸下伪装。    要这个世界上真正了解苏愚的人只有张启之、楚青再勉强加上一个简萌的话,那第四个绝对是楚行。    他对苏愚不仅仅是了解,也是唯一一个会利用这些了解去让她妥协的人,以往的例子就是证明。    这个男人,任何时候都是胸有成竹。    他对苏愚道:“简萌的父母最近都升职了,虽然工资涨幅不大,但一家人都很开心。”    这件事简萌和苏愚讲过,此时从楚行嘴里出来,则代表了另一层意思,这件事是他做的。    这邀功的语气那么明显,苏愚如果再不理解他的意思就怪了。只是这件事的确很合苏愚的胃口,当下拉开椅子坐下,表明了合作的态度。    霍玺平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炯炯有神的双目精光一闪,透着丝了然,看向苏愚的目光与刚才又是不同。    而王落尘看苏愚坐下,自己也照做。    霍玺平早就注意到了王落尘,作为奥核竞赛的颁奖嘉宾,自然认得这位黑马。虽然对他出现在这里有着些疑惑,但知道楚行接下来会解释,就没有专门询问。    只是王落尘这看着苏愚动作的样子,让他觉得很意外,据他了解,这位可不是个会看人脸色的主儿,相对于那个黑夜君王萧翕有过之而无不及。    楚行看出霍玺平的疑惑,解释,“今双喜临门,奥核前两名全部纳入灵机,我是来讨赏的。”    “哦?这自然是喜事,一会儿我们就去喝一杯,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和这两位清楚,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那是自然。”楚行道。    就在此时,苏愚忽然发问,“总统先生,请问您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在和我们交谈?”    霍玺平一笑,“这人啊,身份多了,就连自己都分不清楚了,更何况别人?你觉得我是什么身份,那就是什么身份。”    “嘁,故弄玄虚。”一直沉默的王落尘忽然出声。    霍玺平看向他,一点都不生气,“哈哈,这人老了,就爱故弄玄虚,是比不得你们年轻人。”    苏愚只需略一想就明白了霍玺平的意思。    有些目的,用单纯的某个身份很难实现,所以一个人可能会有很多重身份。虽然这些身份可能是互相冲突的,但所要达到的目的不会改变,身份也就显得不重要了。    她本就是好奇一问,此刻也没什么要的。    见此,楚行道:“那现在,我就详细一下这件事。”    【作者题外话】:不懂政治,文中每一句话都是情节需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