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九十三章 这对我很重要

第九十三章 这对我很重要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的确是又见面了,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奥核大赛的颁奖晚会上,那个时候总统先生只是公式化对苏愚了几句话,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了,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场合下。    苏愚对这位总统先生很尊敬,虽然不想让他失望,但还是要把话清楚。    “总统先生,我想要让您失望了,无论您什么,我都不会答应签约的。”    总统霍玺平没有感到丝毫意外,只是保持着礼貌疏离而又威严的微笑,示意苏愚坐下。    苏愚坐到书桌前,等待着霍玺平的回答。    “我希望你能听完我的话之后,再下结论。帝国人民都知道,我是个不会轻易放弃的性格,在你这里,我同样会争取一下。”他没有刻意释放压力,用商量的口吻和苏愚。    苏愚点了点头,“好的。”    “帝国有三大三六个世家,从千年前的皇权时期一直延续至今,几千年的历史,让他们在这片土地上拥有无可撼动的地位,在某种意义上来,是与帝国政府并驾齐驱的存在。”    霍玺平开头就讲历史,让苏愚有些奇怪,但还是认真听下去,因为她觉得,即将有一个巨大的真相呈现在自己面前。    “或者的更严重些,真正操控帝国的,就是他们!”    “那您……”这个法让苏愚感到震惊。    她对政治和历史并不了解,知道的也都是普通人知道的那些。起码在表面上看来,霍玺平这个总统在帝国的分量还是很足的,而他又是有史以来最有威望的总统,苏愚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    世家虽然厉害,但在普通人眼里,也只是财富的象征,要真的与国家机构进行比较,能力还是薄弱了些。    “很多事情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不是吗?”他似乎完全不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是多么的惊世骇俗。    “帝国政府至今只有百年,但是六个世家却延续了好几千年,经历过多届政府的更替。有种东西的沉淀是无法撼动的,那就是时间。他们平静的表面下拥有着怎样的恐怖能力,这个无需我多了?”    他解释的很简单,让苏愚这个不懂政治的人也能轻易理解。    只是,“这似乎和我无关。”    “不!有关系!”他的斩钉截铁,声音如同军人般铿锵有力,“你应该已经猜到这次奥核竞赛的意义,现在,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次竞赛,就是我们为了某项研究进行的定向选拔,而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项研究的具体内容我还不能告诉你,但是我敢肯定,只要你今踏出这个门,那些世家就会找上你,而他们的手段,可不会像我一样文雅。”    苏愚皱眉,这的确是个问题,她虽然不惧,但总归是个麻烦。    “这个研究从开始至今,已经进行了三十多年,但目前还有一方势力取得成功。最近有人发现,如果谁能够得到最终的数据,将会拥有一项让任何武器都失色的能力!而拥有这项能力的一方,也会因为这种威慑力,成为最霸道最恐怖的存在。”    “一旦这项能力落到世家手中,对帝国将会是异常灾难,民众平静的生活也会受到威胁。我想,你也不希望那一会到来。”    这里面的复杂关系,霍玺平只挑了重点来,至于中间的原因等,则巧妙避过。最后给苏愚盖了个高帽,有点逼迫的意味。    苏愚即便不善言谈,但对这种言语间的压迫很敏感。虽然不喜,但考虑到话人的立场问题,依然静静听他完。    然后,她:“我们的视角可能不一样,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甚至大学都还没毕业,在上学期间没有突出成就,反而拿到过几十张补考单。您的话我很赞同,相对于**,任何人都更希望和平,我也不例外。可是,那又怎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而我的位置,还够不到你的地方。”    霍玺平沉默,她面前的女孩的确不一样,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感受到她丝毫的动摇。甚至在一顶帝国和平的大帽子扣下去的时候,依然很淡然。    这种人,要么冷血到极致,要么理智到顶点。这种特性,他只在一个年轻人身上看到过。    知道劝无用,他叹了口气,刚才质问时的咄咄逼人刹那间消散,他坐在转椅上,又成了一个无害的长辈。    “既然你已经决定,那我只能为帝国感到遗憾了。”    苏愚低头,“对不起。”    这是她今第二次对不起,实际上除了这句,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些什么。    刚才,她不是没有被动,但她已经答应了楚行,不和任何一方势力签约。她现在甚至觉得,楚行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有今的事,所以赶在所有人之前和自己达成约定?而且摸准了她答应后就不会悔改的性格?    苏愚以为今的谈话就算结束了,想要告别,却发现霍玺平看向她的目光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似乎在通过她回忆某个人。    这种目光她不是第一次见到,上一次出现在琴师苏龙的眼睛里。只是不知道他们回忆的,是否是同一个人。    但想到这两人的身份,以及过往经历,又似乎没有这种可能性。    苏愚又坐了回去,等待霍玺平开口。    没有让苏愚多等,他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卸去了总统包袱,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    他:“正事已经谈完,现在我以个人的身份,和你聊聊。”    苏愚有些好奇,所以并不抗拒这意外的加戏。    “不知能否告诉,你母亲的姓名。这……对我很重要。”他的眼神里有希冀,这让苏愚更加好奇。    但她对这个答案并不了解,所以只能如实答道:“我不知道,我是个孤儿。”    这次换作霍玺平震惊。但这情绪在他脸上只是一瞬,而且微不可查。他受过专门的微表情特训,对面部表情的控制力非一般人能比。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微不可查的表情才更加显示了他内心的波动。    他又看了苏愚良久,那目光苏愚不懂,只默默让他看着。    “您是想到了故人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