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八十九章 小妖精

第八十九章 小妖精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苏愚坐在副驾驶位上,看着车窗外掠过的景色发呆,而楚行专心致志地开车。    就这样一路无话,到了书香门第苏愚的别墅前,楚行缓缓停下车,却没有开锁。    苏愚拉了拉车门打不开,扭头看向楚行,楚行也看着她,忽然伸出手拉过苏愚,让她撞了个满怀。    苏愚大惊,扭着身子就要起来。她产生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上次他拉自己,之后就吻了他,这次又来,不知道是不是还要耍流氓。    为了以防万一,她低着头挣扎,不让他逮到机会。    结果见她这样,楚行一声冷笑,腾出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看向自己。    “呦,还挺聪明,可是,你躲得过吗?”    话落,就低头准确无误地擒住她的唇。    苏愚气急败坏,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就像兽的悲鸣。    楚行又是攻城略地一阵扫荡,才满意地舔了舔唇。见苏愚满脸不服加羞愤地瞪着他,恨不能撕了他的眼神,身体略微颤抖着愤怒着,低低一笑,“不服气?你能拿我怎么样?”    这人真是太贱了!    苏愚挣了挣,双手还是无法解脱,“放开我!”    楚行挑眉,又低下头,两唇相碰,发出啵的一声。    “……滚!!!”苏愚大怒,感觉到他松了手,甩手就要给他一巴掌。    却被楚行轻易抓住。“打人不打脸。”    苏愚知道自己打不过他,动手肯定讨不到好处,愤愤把手抽回来,“别让我再看到你!”    这话一点威慑力都没有,连她自己都觉得没用。    楚行十分配合地嗯嗯两声,让苏愚更加恼火。    锁已经打开,苏愚打开车门下车,留给楚行一个匆匆的背影。    楚行浅笑,两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击。    还没走进别墅,苏愚的电话就响了,拿出来一看,竟然是楚行打的,二话不直接挂断,结果没过几秒就又打过来了,再挂断,再打一直到第六遍的时候,苏愚才接起。    “干—什—么—”苏愚咬牙切齿。    楚行淡然回道:“你的琴。”    苏愚这才想起来,刚才只顾着逃了,竟然把琴忘在了车上,只能原路返回。    楚行的车根本没有动,苏愚打开后面的车门,将琴取出背在身上,然后嘭地关上车门,每一个动作都在表明她现在有多不爽。    楚行玩味地看着她,没有再出声。    只是当苏愚进入别墅,关上门之后,用手指摸了一下唇瓣,嘴角闪过势在必得的笑。    苏愚回到家之后,先是把琴放在书房,然后烦躁地走来走去,简直到了坐立难安的地步。    响起一连两次被强吻,就一肚子火没处发,用手背狠狠蹭了蹭嘴唇,依然觉得万分难受,进入洗手间刷了两遍牙之后,才稍微好受些。    她躺在床上,脑海里不住浮现楚行那*不变的臭脸,即便有些微的表情依然板板得像扑克一样,道貌岸然地对她耍流氓。    臭流氓!靠!    一晚上辗转反侧,最后终于睡着,竟然还做了梦,一个春梦!    梦境重回他和楚行初遇的电梯,他手里拿着枪挑着她的下巴,语气邪魅,“妖精,让爷好好爱爱你。”    又是这句……    苏愚一下子惊醒,脑门上冷汗连连,狠狠锤了下被子,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看看表,才凌晨三点多,可是她已经没了睡意。    又在被窝里磨蹭了一会儿,才起身穿衣洗漱,去了健身房。    从健身房出来,已经是两个时之后。    她用毛巾擦着汗,神情恢复了冷然,全然不见刚才撒泼的女儿姿态。    去浴室冲了个澡,感觉肚子有点饿,就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也不热,就直接喝了。    然后去往书房。    书房里没有桌椅板凳,琴被她平放在地上。    她想了想,觉得应该弄一个琴桌出来。不过买的话,别人设计的款式她可能不太喜欢,就计划着应该自己动手做一套桌椅。    既然有了想法,就开始行动。    她去杂货间一阵翻找,果真让她找到几张梨木板,大和厚度都刚刚好。又找了些其他工具,就直接在杂货间忙活起来。    苏愚是个动手能力极强的人,再加上她的高智商,在经过起初的构思之后,一张桌子很快就在手里成型。    她没有动用一个钉子,而是用最古老的榫卯结构,不但好看,而且很结实。    凳子的做法如法炮制。    最后,又在桌角刻了一些繁杂古朴的花纹,用墨色颜料涂色,使得原木的桌椅去除了轻浮之姿,显出一派大气沉稳。    将桌椅安放在书房靠窗的位置,让沉重色调的书房都有了一丝灵动之气。    苏愚坐在琴桌前,伸手抚摸琴弦,感受从指间传来的奇特触感,神思却已飘远。    她是个孤儿,同世界上万千孤儿一样,有过一段孤儿院的经历。她怀念的不是那段经历,而是陪伴她那段时间的古琴吊坠。    那是她从有记忆开始就戴在身上的东西,从不离身。她不是没有幻想过自己的父母,想过那就是亲生父母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但凉薄的性子让她也只是在情绪有大波动时才被动地去想,更多的时候则是选择忽视。    从孤儿院逃出之后,吊坠就被萧翕抢走了,之后再没有见过。    不过就是个物件,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会极力保护,一旦丢了,她也不会过多去寻找。    因为,一个物件总比不过自己的命来得重要。    那之后的几年,她都徘徊在生死之间,偶尔想起父母,也只是一笑而过,并不带过多感情。    直到后来淡忘,再到后来见到这张叫做黎月的琴。    她才知道,她并没有忘记,她只是在压抑。压抑对父母的恨!    收回手,调整好心情。只喝了一点牛奶的肚子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她拿出手机给简萌打了个电话,约她出去吃饭。    简萌显然很高兴,苏愚请客肯定是吃大餐。    只是她在电话那边吱呜了一阵,心翼翼开口:“苏愚,那个……能不能不叫上阿生啊?”    苏愚奇怪,这两人不是处的挺好吗?难道又闹别扭了?不过以阿生臭屁的性子,也的确有这个可能。    苏愚这边好一会儿没有声音,简萌还以为是她不同意,就继续:“那个……其实……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单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