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八十七章 下去领罚

第八十七章 下去领罚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见苏愚这个样子,楚行就知道她已经妥协了。伸手摸了摸唇角,那里有一个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却依然残留着余温,让他心神一荡,眸色不由又深了几分。    接下来一路无话。    他们去的是一个比较现代化的会所,名为皇庭。    楚行显然是常客,进门之后都不用侍者引路,直接来到三楼一个包间。    这种高档会所都是会员制,苏愚虽然没有会员,但跟着楚行一路走来也没有人出来找麻烦。    不过还是有一些好奇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猜测是什么十分的女人居然会和楚行一起来。有眼见的,已经认出苏愚奥核第一名的身份。所以,引起了一片讨论声。    楚行对此习以为常,对那些议论声充耳不闻。苏愚虽然不喜欢,也只是皱了皱眉。    包间门打开,里面的装饰类似于ktv的格局,面积过百,再往里还有一些房间。    灯光比较昏暗,空气中正回荡着节奏感极强的歌曲,让空荡荡的房间显出一张热闹的错觉。    屋子里只有一个人,翘着腿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酒品,正拿着杯子自饮自酌,见到楚行一行进来也没个表示。    苏愚跟随在楚行身后,后面是尽职尽责的阿烬。关门的声音响起,就听楚行不悦开口道:“把音乐关了。”    黑暗中的人似乎这才意识到有人来了,哎呀一声跳起来,对着这边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老大好!老大威武!”    然后手忙脚乱找到操控台,将音乐关掉,又把灯光调亮,嘿嘿笑了两声。    苏愚被这前后反差弄得一愣,见楚行抬步过去,也跟着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心里猜测他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不是见朋友吗,听这人语气似乎只是他的一个手下啊。    不待她多想,身边阿烬刚在一个沙发上落座,就听那人啊的一声从茶几上翻跃过来,直接到了阿烬面前勾住他的脖子。    “可让我逮住你了,烬烬,你你躲我干嘛?来,咱俩坐一起。”    阿烬苦着脸,浑身僵硬地看向楚行向他求救,但楚行完全没有解救他的意思,自顾研究起前面五颜六色的酒水,也不喝,只是挨个闻了闻。    “嘿,你看老大干嘛?老大日理万机哪有空管你?来挪一挪,给我腾个地儿。”是让人挪一挪,手上却是直接提着阿烬的领子腾出一半沙发,坐了上去。    阿烬有苦不出,脖子生疼也不敢反抗,坐在那绷的像个学生似的。    那人估计看他好玩儿,更是左碰碰又动动逗弄他,然后忽然响起什么,一拍脑门。    “对了,烬烬!你上次不是要给我看个东西吗?还什么一定让我惊掉大牙?快拿出来,让我看看,快快!”    阿烬一听,汗都冒出来了,立刻给那人打眼色,让他别了,又心翼翼看向楚行,生怕他知道什么似的。    那人像是看不明白一样,一个劲儿问。    这时候,楚行研究完酒水,将其中一杯挪到苏愚面前,“尝尝,这个好喝,度数不高。”    然后才看向这边热闹的两人,“阿烬,我也很好奇,是什么东西?”    “少……少爷……”阿烬汗都冒出来了,瞪了一眼那人,又可怜巴巴地站起来,对着楚行认错,“少爷,我错了。”    那人立刻激动道:“你瞪我干嘛?”    估计楚行也忍受不了那人的聒噪,厉声道:“你闭嘴。”    “哦。”然后那人才安静下来,紧抿着嘴无辜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错在哪了?”楚行问。    阿烬看了眼苏愚,发现她正盯着面前的酒杯发呆,似乎对现场的事情完全不在意一样。他心翼翼地开口:“错在不该偷拍少爷,还……还……”    楚行声音一冷,“还怎么样?”    “还想拿出来和楚南攀比。”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那人眨巴眨巴眼,伸手捂住嘴,闷声道:“偷拍?和我攀比?”    仿佛这样就不是他在话似的。    “哎呦,烬烬的胆子好大呀,居然敢偷拍老大?”出来的话呀多幸灾乐祸有多幸灾乐祸。    阿烬又刮了他一眼,引得他又是一阵大叫。    楚行没再理楚南,而是对阿烬:“自己下去领罚。”    “是。”阿烬立刻应下,然后灰突突地离去。    “回来。”刚打开门,就听楚行喊道,“道歉。”    阿烬先是不解,然后立刻明白了什么,走回来对着苏愚鞠躬,“苏姐,对不起。”    “嗯,可以了。”    然后,才拉开门出去领罚。    苏愚从头到尾都没什么表示,像看戏一样,表情淡漠,那杯酒也没有喝。    楚行问她:“满意吗?”    虽然没有清楚满意什么,但苏愚早就猜出他意思,觉得很无聊。    他处罚阿烬,是因为看她不喜欢那张照片。    但如果真的是为了平息她的怒火,他应该惩罚自己才对,毕竟她更生气的是他拿出拿出那张照片,来逼迫她答应他的条件,而且还不要脸地耍流氓。    想到耍流氓,苏愚就觉得心口有一股气怎么也排解不出去。嘴唇上被咬出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不断提醒她自己的无用,空有一身本事,竟然连个男人都反抗不了。这让她觉得很羞耻。    她冷哼一声,知道他已经算是给自己低头了,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问他:“不是要见朋友吗?”那就别废话,见完我就要走。    楚行完全不着急,看了看她动都没动的酒杯,:“为什么不喝?”    苏愚诧异地看向他,他们的关注点完全不一样啊,“我为什么要喝?”她也升起了一点的叛逆。    “这是我专门为你选出来的,尝一尝。”楚行依然坚持。    他的目光仍旧儒雅温和,嘴角浅浅的笑意不亲近,却也不疏远。但苏愚就是感觉到一股危险的味道,仿佛只要她不喝,他就会对她做出些什么似的。    又来了,那种感觉。面对楚行,苏愚总觉得面对的是一头豹子,一言不合就会上来咬人。    她指动了动,默了片刻后,拿起酒杯。    很清甜的味道,没有加料。    然后一饮而尽。    味道确实不错,但她没有丝毫品尝的心思,表情阴郁,似乎喝下的是耻辱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