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八十三章 对不起

第八十三章 对不起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苏愚从老先生手里接过琴,神情郑重。因为她看得出,他对这张琴很珍惜,这里面肯定有一段精彩的故事。    但那都已经是过往了,现在这张琴是属于自己的,它的身上还会有故事,但那故事的主人则已经变换了。    用老先生拿出的琴囊将琴装好,又听了一袭注意事项后,苏愚答应以后每周一都会来月黎琴社学琴,风雨无阻。    然后,苏愚和萧翕两人在老先生复杂的目光中,离开了琴社。    苏愚背着琴,觉得心中缺憾已久的角落忽然被填满,心情格外舒畅。    她问萧翕:“老师父的名字是什么?”    萧翕好笑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背着的琴。    “你可真是厉害啊。师父这张琴宝贝着呢,平时连碰都不让别人碰,竟然就这么让你拿走了。不过你还是把那个老字去掉,他还不到五十岁,听到你这么叫他,有你好受的。”    “什么?不到五十岁?这怎么可能?”    “未老先衰呗,受过大刺激的人,总会有想不开的地方。”萧翕的没有太大敬意,但他对师父真的很了解,可见两人几乎是无话不谈了。    “师父他和你一个姓,单名一个龙字。”    “苏龙?这个名字似乎很熟悉啊。”苏愚皱眉,却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    “嘿,怎么你好?在琴社外听了那么久,居然不知道自己听的是谁的琴。这个下,还有谁能将古琴弹得如此出神入化?就只有那个二十年前名声大噪的少年才,御赐琴师苏龙了,被给我你没听过琴师苏龙的名号。”萧翕一脸鄙夷。    苏愚这才想起来,这位琴师苏龙经常被邀请去一些重要场合表演,也是位电视上出现频率极高的大人物。    没想到这样的人物,竟然隐身于秦风这样的闹市。    “我现在记住也不迟,既然收了琴,以后我就会好好去学,定不会辜负先生的一番好意。”    萧翕默了默,好奇道:“你为什么会对这张琴感兴趣?我知道你肯定不是因为它的价钱,虽然它如果卖的话,肯定不会低于七位数。”    闻言,苏愚的表情一僵,语气瞬间冷凝,“呵,你居然不知道。”    那一声冷笑充满了讽刺,和深深的心痛以及微不可查的恨意。    萧翕被这一声里面的情绪吓了一跳,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好好聊的苏愚,此刻竟然对他充满了敌意。而且她的话又是什么意思?他难道应该知道吗?    苏愚深吸一口气,然后重重吐出,才压制好情绪,她自嘲地笑着,里面都是苦涩。    萧翕这个人,明明做过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但他又是那么纯粹想要对她好,她不会去恨一个人,当年的事情她也早已不想去追究。    但每每想起,还是会忍不住有情绪波动。特别是当他特别无辜地问她为什么的时候,她再也抑制不住地爆发出来。    她停下脚步,定定地望着他透着不解的眼神,那隐身就像一只被母亲抛弃的兽,可怜得厉害。    苏愚闭了闭眼,“萧翕,我不知道你如何会忘记你做过的坏事,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你坏事做的太多,从而记不得了。”    她的眼睛没有焦距,呆愣愣地:“但你曾经确实伤害过我。十七年前,是你亲手把我送进了地狱。”    她得平淡,因为那些过往早已经在心中翻涌了无数次,早就磨光了棱角,疼得麻木。    见萧翕似乎还没有想起来,她继续:“从我有记忆时起,我的脖子上就有一个古琴木雕。那一年,我六岁,从孤儿院逃出来后遇到了你,是你亲手夺走了父母留给我的木雕,而那个木雕雕刻的古琴,和这一张长得一模一样。”    她的不详细,只将她为什么非要要这张琴的原因了出来。但萧翕却知道了很多。    他身子一震,不可置信地看向苏愚,他忽然哑口无言不知道要怎么话。    原来他真的伤害过她啊,还是在那么早的时候,他对他的伤害,又何止是夺走一个木雕那么简单,他对她做的事,已经可以让她去死无数次了。    怪不得,怪不得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的目光是那样的。他以为她是因为不吃不喝被囚禁,才那样用隐恨的目光看他。却原来,他们之间的交集,在十七年前就已经开始了。    苏愚的目光重新有了焦距,她低着头凉凉一笑,“你看,就是这样,这就是我为什么非要它的原因。因为我的那张琴被抢了,所以我只能再找一张。”    萧翕有些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从来没有一件事情让他感觉那么荒唐无助过。    他本是没有心的,怎么可能因为别人的事情而有情绪?他的生活里,只有自己喜欢和不喜欢的两种事和物。喜欢的,无论如何都要得到,不喜欢的,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毁掉。    可是面对苏愚,他不知道该怎样了。    他曾经以为他们是一类人,以为他们都是从不可思议的苦难中苟延残喘活过来的人,可是他没有想到,她的苦难竟然开始于他。    “对不起……我……”他恐慌地开口,伸手想要去抓住苏愚,却使不出后续的力量。整个人像被掏空一样,无助而可怜地站在那里。    苏愚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心想,瞧瞧,无论他做过什么事,她就是对他恨不起来,气不起来啊。    他总是那样,明明作做着世界上最令人闻风丧胆最邪恶恐怖的事情,却能摆出一副最无辜最纯净的样子,偏偏让她感到不忍心。    她也觉得他们很像,像到看着他就像在看另一个自己,她怎么会去恨自己呢?明明都是被伤害的人啊。    “它已经丢了。”她用的是肯定句。    萧翕知道她问的那个古琴木雕,他很想回答没有,但事实是,确实已经丢了。    他在抢走它之后,就像扔垃圾一样扔掉了。    他的沉默等于默认,而且苏愚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她提了提肩膀上琴囊的带子,默默地走了。    萧翕看着她的背影想跟过去,最终还是没有。就那么看着她离自己越来越远。    他咬了咬牙,暗自下决心,他一定要把它找回来,他要弥补他带给她的伤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