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凰:第一家主夫人 > 第八十二章 它的名字叫黎月

第八十二章 它的名字叫黎月

作者:涅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你师父倒是个奇人。”苏愚这样评价,能让萧翕甘愿拜师的人,她不认为会是个骗子,一定拥有着过人之处。    萧翕今穿了一身休闲装,简单随意的配色让他看上去更显年轻,本来就纯净的气质,此时看来更像个学生了。    他很赞同苏愚的评价,开心地笑起来,上前拉住苏愚的手,“走,我带你去见师父,他一定会喜欢你。”    苏愚本来就想见见这位老先生,此举正合了她的意思,就顺着萧翕进了屋内。    老先生应该不是个奢侈的人,屋子里的装饰看上去很随意,很古朴。墙上挂着几幅泛黄的字画,百宝架前一张简单大气的琴桌,桌下置几盆长势良好的绿栽,看上去雅致异常。    老先生端坐在琴桌后抚琴,一袭纯白功夫衫,阳光穿过敞开的窗户,铺洒在他身上,整个人都镀上一层光芒,宛若仙人,正所谓仙风道骨即是如此。    老先生头发灰白,皮肤已经松弛,可是眸中自有丘壑,即便低着眉,也隐藏不住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凛然之气。    这是个有故事的人。    苏愚为自己想法感到搞笑,这个年纪的人,又怎能没有几个故事。    两人的进入老先生恍若未见,琴音没有丝毫的停顿,仿佛已经沉浸在那声音萦绕出的故事中去。    萧翕拍了拍苏愚,示意她坐下,然后两人分坐在两张圆椅上,静静聆听琴音。    琴是好琴,区是名曲,而弹琴的人功力深厚,令闻之者神伤。    时值秋日,秋思之时,一曲秋风词而已,却让苏愚陷入无尽的哀伤。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何如当初莫相识……”    短短一曲,老先生弹了一遍又一遍,苏愚的神思也越飘越远。    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响起的是如此突然,毫无防备,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可是记忆一旦开了闸,就像止不住的洪水,一下子侵入了整个脑海。    她的心堵堵的,满满的都是苦涩和追忆,顷刻间时空转换,到处都是那个人的影子,怎么也挥之不去。    忽然,老先生三指并拢,斜向下对着一二三弦劈去,发出啪的一声,将苏愚的思绪瞬间打断。    被硬生生从记忆里拽出来,苏愚恍惚了一下,继而眼中一片清明。    这时,老先生才看向苏愚,而苏愚也正看着他。    老先生没有刻意做出任何表情,但神态间是不出的清冷高远。他看了片刻,神情莫测,似乎在透过她回忆另一个人。他起身来到茶几前坐在主位上,给自己沏了杯茶。    “你是……”    萧翕率先开口:“师父,这是我朋友,经常在窗外听琴,今恰巧遇到,就领她来见见您。”    苏愚略感错愕,他怎么知道自己经常来听琴?却对上萧翕明媚的像个孩子的笑意,就打消了疑虑。    她起身,像古人一样对着老先生躬身行了一礼,却没有话。    老先生一愣,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出,他笑着摆了摆手,“多此一举。”    这是苏愚进门后见到他第一次笑,虽然的话毫不客气,但可以看出他并没有恶意。    看来,老先生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难以接近。    萧翕却不这么想,他拜师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师父对一个陌生人这么笑过,心下很是惊异,却也为又发现一个两人的共同点而感到高兴。    苏愚莞尔一笑,“先生刚才是在思念故人吗?”    能将琴声弹得如此拨动人心,定然是弹琴之人的真情流露。她通过琴声想起了故人,那老先生是弹琴之人,定然也是在思念故人了,所以她才有此一问。    老先生没有回答,而是看着苏愚欲言又止,片刻后问道:“你叫什么?”    苏愚也不隐瞒,报出自己的名字。    “苏愚……这名字倒是很独特。”他看似随意地着。    “可能是父母期望我大智若愚的意思。”    “可能?”老先生很会抓重点。    苏愚默了一下,才:“我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所以只能猜测了。”    苏愚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波动,反而萧翕看了她一眼。    老先生又嘬了两口茶水,忽然开口道:“你愿意跟我学琴吗?”    苏愚和萧翕都是一愣,不明白他话题为什么转的如此之快,而且出的内容也是如此的让人惊讶。    “为什么?”苏愚问,她虽然对老先生的印象不错,也很钦佩他弹琴的功力,但并没有要学琴的打算,而且两人才刚刚见面而已。    老先生叹了口气,目光看向刚才弹过的琴,转而又看向窗外,对着飞鸟一阵发呆。    “你只需告诉我你愿不愿意,我给的机会只有一次。”    萧翕被打击到,“师父,您这是偏心啊,我跟着您这么多年,连琴都没有摸过,苏愚才来你就要教她?”    老先生瞪他一眼,“你闭嘴。”    显然两人关系很好,经常插科打诨。    苏愚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她来到琴桌前,仔细看了看这张古琴,确定了内心的想法。    刚才一进门,她就觉得这张琴很眼熟,仔细看过之后,发现它的确是自己记忆中的模样,心中一热,就对着老先生:“答应可以,我有个条件。”    “哦?”老先生似乎对她的条件很感兴趣,也不恼,“来听听。”    “我要这张琴。否则,免谈。”    嘭,老先生手中的茶杯被摔在地上,碎裂开来。    苏愚不为所动,定定看着他,只等他的答复。    老先生气笑了,“你好大的胆子!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把它给你?”    “不凭什么,我只是想要它而已,你给不给随意。”苏愚无所谓道。    萧翕呵呵笑了两声,给苏愚竖了个大拇指,引得老先生又狠狠瞪了他一眼。    两人的互动苏愚看在眼里,默不作声,只等他开口。    老先生没好气地看了看苏愚,发现她完全没有松口的意思,仿佛料定了他会答应一样。    他从琴桌上把古琴心翼翼地拿起,充满爱怜地抚摸了一阵岳山和琴弦,才似下定决心般:“好,我把它送给你。它的名字叫黎月,你记好了。从今以后你就来这里学琴,我亲自教你,除非我不想教了,否则你不能放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